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老而不死是为妖
    谢寸官推开了阳台门,两把雪亮的长刀,已经缓缓地举起,但谢寸官突然间就停住了步子,略一停顿,靠墙边的两人都紧张地等待着,躲在推开的那扇门边的,正是鹤冈由子,她这边有门挡着,不好发刀,只好将眼睛看向另一个人。

    那个人几不可见地轻轻点头,就等谢寸官进来时,发出一击。

    但突然间,谢寸官将手中的门,往前猛地一推,同时一抬脚,就一脚踏在门上,将门撞出去,直撞向门后的鹤冈由子,同时身体往前一窜步,竟然是一个箭窜步,如猿似猴,马奔虎践一般,一下子就窜了进去,直接就窜到了房间里的沙发边。

    鹤冈由子的伴反应不可谓不快,雪亮的刀光,几乎掠着谢寸官的后背,劈空了。

    原来,谢寸官在推开阳台站时,阳台门的金属把手上,立刻映出的那个刀的影子,非常细小的一个亮点儿。但谢寸官是受过训练的人,平常一举一动中,最讲究见微知著,以小见大。明明是黑的地方,一个亮点儿,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就发现了埋伏。

    谢寸官此时一回身,就面对门后的俩人,双手背负,轻声问道:“鹤冈家的?”说话间,就看到了鹤冈由子的面孔,正是他刚刚看过照片上的女子,不由地惊道:“鹤冈由子?”

    鹤冈由子一听,对方竟然认识自己,不由地娇叱一声,跨步纵身,手中的胁差收到近前。就扑过去,准备落地时,一剑刺喉。她的那个同伴,却是闷声不响发大财,真接快步前窜。紧紧跟着鹤冈由子,就等她发出一击,吸引谢寸官的注意力后,发出致使一击。

    要说俩人的配合,确实是经过多年磨合的感觉。非常地默契。

    但她的身体刚纵到半空中,谢寸官突然手一抬,一个红影立刻向她飞来。鹤冈由子不由地挥刀劈出,劈开那道红影,红影应刀而断,却散落到空中,原来是一串手珠。

    原来刚才谢寸官将手背到身后。并不是装宗师,而是脱下了手上的珠子,准备当暗器使。

    珠子一出手,谢寸官的身体立刻窜向卧室,在他的枕头下。一把五六式军刺,那是常年在那里放着。卧室的门被他一脚踏开,躲在门后的那名杀手,立刻被门撞了个满脸血。

    操你大爷的,在酒店那有这样开门的!

    在他们原本的计划中,外面两人如果得手。那就万事大吉。如果没有得手,外面我杀手不管是死是活,都立刻撤退。那里。谢寸官一见杀手退去,自然心中一宽,如果这时他进了卧室,肯定会放松警惕,那么里面的两人,也许能一击得手。

    包括卫生间的鹤冈也由。也是一样,都是想杀人放松下来的心理盲点。

    但他们却不知道。谢寸官并没有空手同人缠斗,而是一甩手,打出手上的珠串后,就没出息地窜进来,要拿刀子拼命。结果这门就是这么开的。

    谢寸官一窜步,就到了床边,但他一伸手到枕头下,一摸却摸了个空。

    原来,人家鹤冈家的杀手,也有好习惯,到一个地方,先搜有没有对自己不利的东西,结果伏在床边那人,就摸走了他的军刺。

    谢寸官此时立刻心生警惕,而此时,床边伏的那人已经突然滚起身来,这是做杀手的训练课程之一,无论怎么躺着,都要能团身一滚,就站起来。

    当时,刀如匹练,就向谢寸官劈来。

    谢寸官顺手将手中的枕头拉起,直接轮到了刀上,刀过无声,忱头中的鸭绒立刻散飞出来。此时,谢寸官已经一脚蹬在床沿上,立刻将那床席梦丝床垫撞向那名杀手。

    杀手一刀走空,正要往前扑,脚下就被床垫撞中,立刻向前扑倒,跌向床垫上。。

    谢寸官此时已经踏脚上床,看着杀手跌下来的脸,另只腿直接走小鬼穿靴,脚尖就准确地钩在了对方的下颌上。小鬼穿靴腿是要练准头的,很多时候,起身时,膝盖在格挡对手的腿时,脚尖要正好点在对方膝弯里。

    这一脚上去,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立刻就被挂折了颈椎,直接死了。

    谢寸官此时人在床上,踏步向前,一个前滚翻,就从床垫上翻过去,顺手已经捞起了杀手的胁差。这是打斗中的经验,在不知道身后的情况时,尽量往前跑。不能原地转身,因为原地不动,很容易受到来自身后人的攻击。

    这时,外间的鹤冈由子和她的同伴已经追了进来,而门后那位,那满脸是血地跑了出来。

    谢寸官此时已经看到,自己的五六工军刺,正静静地躺在床边的地板上,于是一脚将床垫挑起来,再一脚踢在床垫上,将床垫飞出,阻住对方,一弯腰已经将军刺捡在手中。

    军刺到手,立刻一股熟悉的感觉就到了心中,在京城那山中的训练场中,一把军刺伴着他,每天在那些橡皮人身上,不知道要刺多少刀。

    可怜的床垫立刻身中三刀,被三只脚同时踏下,然后谢寸官就面对了三名刺客。

    照例仍然是鹤冈由子先冲,她刀法娴熟至极,并不像其他人将刀高高举起,一副要劈你的样子,而是将刀收在身前,等近身时,才一刀刺出。因为相较劈刀来说,刺刀易躲难防。

    而她就是要让对方躲,对方一躲她,自然注意力就在她的刀上,这样伙伴才有机会。

    但她这次却遇到了谢寸官,一个用刺刀的专家。看刀她一刀刺来,谢寸官竟然也双手持刀,一刀刺回来。但两刀相交时,一股冷汗就从鹤冈由子的额头上冒了出来,因为谢寸官刺刀的角度,竟然正好能将她的刀逼到外圈。而他的那把胁差,正对着她的肩头儿。

    不过,几乎在一瞬间,鹤冈由子将牙一咬,刀势不变。

    在这一瞬间。她做出的决断,就是用自己的肩头咬住谢寸官的刀,然后由同伴趁机杀伤谢寸官。因为,与她极有默契的同伴,此刻就紧跟在她的身后。

    刀光入体!好疼!她身体一颤。不由地闷哼一声。就在此刻,另一道刀光从她身侧直刺过来,目标正是谢寸官的心口。

    成功了!鹤冈由子不由地面露喜色,完全不将自己的伤当回事儿。

    但她突然间,似乎看到,谢寸官竟然在此刻,露出了一丝讥笑的神情。然后。就在她的不解中,谢寸官手中那把刀突然一分为二,一根尖椎一样的东西,迎住的那道刀光。

    于是,鹤冈由子就听到了叮的一声。他同伴的那把刀就几乎擦着谢寸官持锥的那条手臂滑过去,然后谢寸官手中的长刀,就那么刺进去,整个儿贯穿了她的肩头。但同时,手中那把尖椎儿,也就送入了她同伴的心窝中。

    满脸是血的那名埋伏着看到谢寸官杀神一般。顷刻间连杀俩人,重伤了武技最好的鹤冈由子,立刻惊恐地叫了一声。转身想跑。

    谢寸官脚下起腿,一脚踹开了军刺上的尸体,手中的军刺脱手飞出,直接就插在那人的后心上,一刀毙命!

    此时,被串在胁差上的鹤冈由子才从震惊醒悟过来一般。她猛地抬腿,伸左手从腿上就抽出一把短匕首。直接一挥手,就划向谢寸官的咽喉。

    谢寸官根本没有看她手中的匕首,只将手中的胁差把手,猛地一扳,就将她的身体搬得扭了一个角度。鹤冈由子不由地惨叫一声,就跌在地上,伤口的刀头一颤,让她不由地又叫出声来。这时,就只一个声音叫道:“姐姐!”

    鹤冈由子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突然大变,根本连头都没有回,真接叫道:“也由,快走!”口中喊叫着,人已经从地上弹了起来,也不管肩头上的刀,一把匕首冲上来,就同谢寸官拼命。但别说她受伤在先,就是她没受伤,也不是谢寸官的对手。

    谢寸官双手封门,下面一腿就踏在她的大腿上,将她踏翻在地。

    “放开我姐姐!”鹤冈也由一声怒吼,就扑了过来,手中的胁差就搂头劈下。谢寸官见刀来,不退反进,前腿一进,身体一沉,后腿就过了前腿,直接一下就从刀光下,扑进了鹤冈也由的怀里,双手成把,一把劲扑出去,鹤冈也由的身体就被这一把虎扑,直接打得腾了起来,撞到了身后的墙上,落到地下时,已经无力起身,只是不停地抽搐着身体。

    谢寸官一把虎扑,已经震伤了他的脊柱颈椎,打透了他的运动神经,让他一时根本无法起身。此时,鹤冈由子悲呼一声,也不管肩上的刀,扑到弟弟身边,看着弟弟惨白的脸庞,抽搐的身体,不由地尖叫道:“你把他怎么了?你把他怎么了?你这个凶手,他才十九岁!”

    谢寸官的眼神冰冷:“十九岁?那怕是再小些,拿刀出来杀人,就应该有被杀的自觉!”

    “你以为他想杀吗?”弟弟的样子,让鹤冈由子顷刻间就崩溃了,这个曾经的杀人不眨眼的女杀手,这时完全变成了一个神经质的、歇斯底里的疯子:“你以为我想杀人吗?我们只想好好地活着,像普通人一样活着,可是,我们能吗?能吗?”

    “你们这些杀人不见血的魔鬼!你们这些凶手……”她声嘶力竭地吼着。

    “住口!”一声暴戾的声音,喝断了她的叫声。鹤冈由子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地害怕地缩着身体,不再尖叫,只是抱着弟弟哭泣。

    谢寸官看过去,门口此时已经站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不过,那双冰冷的眼睛,让谢寸官并没有感觉到老人的慈祥,而是似乎看到了蛇的眼睛:冷血,无情!

    “鹤冈池也!”谢寸官忍不住道:“看来鹤冈家族真的动真格了,连你这‘剪刀’组第一杀手都派出来了!不过,你这么大年级,能行吗?”

    还没动手,谢寸官本能地就开始欺心诈意了。

    从刚才的样子中,他看到这个老人家性情暴躁。而且,这么大年纪还出来做杀手的活,显然是个不服老的人精。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么大年龄还敢出来做杀手,那手上可就不是一般的硬郎了。

    因为老人家体力不行,所能拿出手的,就只有武技经验和技巧了。

    “图越佳兵卫!”鹤冈池也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道,眼睛已经开始冒火了。怪不得鹤冈松原说这人难对付,现在看来果然。几乎一会儿功夫,就三死两伤。

    他的眼睛此时就冷冷地扫向了鹤冈也由,要不是这蠢小子坏事,自己根本不用出手。只要他好好地躲在洗手间里,谢寸官杀了人后,肯定要去清洗身上的血渍,那时再出手一击,多好!可惜这个没用的家伙,见到鹤冈由子受伤,立刻就跑了出来。

    不过,看那样子,也活不了了,也省得家长鹤冈松原老惦记着他。

    毕竟现在,要求嫡系子孙继承家长的呼声也不是没有。而嫡系的子孙中,男的就只剩这小子一个人了。只要他一死,自己今天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一半儿。

    因为今天的刺杀,不仅仅是杀谢寸官一个人,还要杀了这小子。

    至于那个迟到的鹤冈孝雄,此刻估计正在那里游车河呢。而鹤冈由子,要恨只能眼自己是个女儿身了。否则,鹤冈也由如果有她的努力和脑子,那还真不好办。

    “我老不老,你只须要问过我手中的刀!”鹤冈池也眼神冰冷,声音却充满了狠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