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死神来访
    正在用望远镜和摄像机监视谢寸官的一共四个人,其中两个人在阳台上,一个用望远镜在打量着谢寸官,则装着同他闲聊地样子,好像是两个游客的感觉。

    而在屋子里,还有两个人坐在里屋的沙发上。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的人,坐在沙发正当中。而另一个,比较年轻的,却只将半个屁股搭在沙发沿上,正用遥控器调试着阳台上的摄像机。

    俩个人都正看着电视上的画面,电视上明显地显示出rc的字样来,竟然在录像。

    “鹤冈君,图像效果怎么样?”坐在沙发沿上的年轻人问道。

    “还可以!”那个年长的打量着画面道。

    “那什么时候行动?”年轻的又问:“这人怎么得罪鹤冈馆长了?”

    “做好你的事,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那年龄稍长的人脸色一变,不客气地道。

    “是!是!是!”年轻人忙点头应是,不再说话,只是道:“那我们还要监视多长时间,都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了……到底鹤冈馆长打算什么时间行动?”

    “等家族的‘剪刀’小组一到,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稍长年龄的人答到。正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那人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道:“说曹操曹操到,这不就来了!”说着就接起电话,同那边沟通几句,就报上了地名。

    然后过了大约有十五分钟左右,就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立刻从外面进来了六个人,一个头发华白的老头。和五个精干的年轻人。老头儿精神矍铄,鹰钩鼻,眼眶深邃,但目光闪烁间,带着一股子暴戾之气。五个年轻人却都是面无表情。其中一个竟然是女子。其中一个脸上略显稚气的年轻人,手里提着一个大提包,感觉上很沉重的样子,一进门就将提包放在沙发边上。

    那包东西就发出哐啷的声音,显然是硬物。

    老头儿进门。看了看手腕上的一款老式手表道:“还有三分钟时间了,鹤冈孝雄怎么还没来,由子,你打电话问问!”

    那个女子就掏出电话来,拨出号码,问清缘由,原来是堵车了。

    “那就不等他了!由也由代替他出手!”老头儿看着那个脸带稚气的年轻人道。

    “不行。池也君!”那女子一直冰冷的脸就突然变色:“也由才十九岁,还没到出任务的年龄!”

    “那又怎么样?”老头的眼光一寒,盯着那女子道:“训练了这么久,全当是实习吧!”

    “可是……”那女子还想争辩,老头儿已经果断地截住她的话头道:“没有可是!既然身为鹤冈家族的成员。就应该为鹤冈家出力!不然,家族养着你们这些人做什么!”

    “我们四个要也成的!”女子仍然挣扎着辨道。

    “胡说!”鹤冈池也怒道:“这是经过二十余次模拟的刺杀计划,少个人怎么成!把房间的平面图拿出来……”

    女子再不说话,从身上掏出一张图纸,上面绘制的,正是谢寸官房间的平面图。

    老人坐在沙发上。图纸就摊开在他的膝盖上,老头就给那脸带稚气的年轻人鹤冈也由讲他进去后隐蔽的位置,以及等什么时候出来刺杀。

    那叫由子的女子虽然一言不发。但眼睛却饱含担忧地看着鹤冈也由。

    这两人是一对姐弟,都是鹤冈家族中比较清贫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被训练成刺客,专门刺杀一些对家族不利的人。

    不过,这个鹤冈由子和鹤冈也由的身份却有些特殊。

    原本鹤冈家族也像其他的大家族一样,家长是由嫡系子孙担任的。鹤冈由子和鹤冈也由就是鹤冈家族的嫡系子孙。他们的祖爷就是原来鹤冈家族最后一任由嫡系担任的家长。不过。到了他们的祖爷晚年时,原本该由由子的爷爷接任家长。但这个时候。鹤冈松原的父亲,著名的极真空手道弟子之一,却突然提出,现代社会应该不分什么嫡系,应当选贤。

    当时的会议自然不欢而散,然后不久,由子的爷爷三兄弟一起,就突然被仇家杀死在酒馆里。而仇人就被闻讯赶来的鹤冈松原的父亲击杀。

    就这样,嫡系没了男丁,最后只好将家长就传给了鹤冈松原的父亲。

    从那以后,鹤冈家族的嫡系子孙就逐渐受到了排挤,渐渐地在家族中被边缘化了。当然生活也就一落千丈。最后,他们这一支本该掌握家族命脉的人,就成了家族中最低等的人,鹤冈由子的父母双亡,于是她和弟弟也由,就被选入家族的刺客训练营,成为杀手。

    对于鹤冈由子来说,什么也没有这个弟弟重要,所以她一向出任务心狠手辣,就是想扩大自己在家族以及家族“剪刀”组织中的影响力,以便于自己有实力能保护弟弟。

    但没想到,今天本应该参加任务的鹤冈孝雄却不能按时到达,做为“剪刀”组长的鹤冈池也,竟然想让弟弟代替他出任务。

    就在鹤冈由子思绪万千时,那边池也已经向鹤冈也由交待完了任务。

    行动开始,仍然是由鹤冈也由提着那个大旅行袋,六个人就出了房门,走向对面的酒店。酒店里早有买通的服务人员,将他们直接带到楼上,指了谢寸官的房间,然后又交给他们一张服务人员开门的通卡,就匆匆下楼了。

    谢寸官房间的平面图,也是这位服务员帮着画的。

    但这些人却先打开了谢寸官对面的房间,这房间也是那个服务员提前帮他们订好的。进了房间,就开始换衣服,人人都换上了一身适合动手的紧打扮。鹤冈也由打开了那个旅行带,里面是六把武士刀。但都不是长刀,而是胁插。

    这么长的刀,正适合于刺杀。

    鹤冈池也看着已经结扎清晰的几个年轻人,神态冷峻地道:“各人都记清自己的位置,尽量能少些伤亡。一击得手!”说着话时,眼睛就冷冷地看向了由子:“千成不要感情用事,误了事情!最好不要让我老人家出手!”

    鹤冈池也是鹤冈家的老刺客,武功高强,经验丰富。他往往担任刺杀行动的最后一关。

    也就是年轻一代失手后,就由他出手,了结刺杀对象。

    几个人都默然不语,鹤冈池也一挥手,结扎完毕的年轻人们就立刻行动起来,先由鹤冈由子拉开门,探视了一下外面的情况。确定没有人之后,就直接拿房卡走过去,开了谢寸官的房门,然后就像猫儿一样,溜进了屋子。

    其他几个人也都速度极快。无声地窜了进去。

    几个人一进屋子,就立刻分散进去,两个人进了谢寸官的卧室,一个人进了洗手间,然后两个人,其中一个正由鹤冈由子。同另一个同伴,一边一个,普贴身站在阳台门两边的墙上。如两只潜伏的猎豹,守株待兔。

    谢寸官此时,坐在阳台上,而好巧的是,他手上的资料,竟然翻到了鹤冈由子的资料上。这是中午时。由龙翰京都公司传来的资料,里面竟然有鹤冈家族清除异已的组织“剪刀”组的资料。而做为“剪刀”组著名的女杀手。鹤冈由子的资料,被排在第六位。

    头一位,是“剪刀”组的组长,鹤冈一彦;第二位,是“剪刀”小组杀手训练的教官,鹤冈无言;第三位,赫然就是外间的老杀手,鹤冈池也;第四位、第五位也都是老杀手,鹤冈八达和鹤冈猜义。第六位就是“剪刀”组的新秀,鹤冈由子。

    而此时,谢寸官恰好看到了鹤冈由子这一页。

    这个女人不简单!这是谢寸官的第一感觉。鹤冈由子最辉煌的事情,就是刺杀山口组“武士会”的高手中野昌夫。当时山口组同鹤冈家族因为一件生意上的事情,有了冲突。就派了“武士会”是的高手中野昌夫带了数十名武士,前来威压。

    结果,中野昌夫等人在列车上,就遇到了一位娇滳滳的女子,却有很泼辣的作风,一路上同他们一起,喝酒猜拳,玩得很疯。而且,那女子对中野昌夫似乎有一见钟情的感觉,一路上从神户到了高知县,女子竟然同中野一起下了车。

    中野心里当然高兴,办了事,还能把一死硬派妞儿。

    于是,不知道是想向心爱的女人显示武力还是什么,反正中野就带着女孩子一起参加了对鹤冈家的谈判,然后……然后就在谈判桌上,女孩子突然拨出中野的刀,一刀就刺进了他的咽喉,并且当场以刀对刀,在比武中,连杀两名“武士会”的高手。

    最后,山口组这次谈判完全失败,于是,也就基本上对高知县处于半放手状态。

    这是谢寸官原来不知道的事情,他这时自然也就明白,为什么鹤冈松原不愿意加入自己的这个组织了。原来人家在同山口组的对抗中,早就占了上风。

    所以自己想分割的,反倒是鹤冈家族的即得利益。

    但是,谢寸官此时也不后悔,建立势力,难免磕谁碰谁。你不可能都绕着走,要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势力,那就要有遇神弑神,遇佛灭佛的魄力。

    不过,看着这个资料,也不由地让他心间警惕,鹤冈家族的剪刀手这么厉害,不会用来对付自己吧。他不由地沉吟起来,就在此时,屋里酒店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谢寸官就将手提电脑放在桌子上,起身进屋,准备去接电话。

    他推开了阳台的门,而在门的两边,两人四只黑漆漆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那门,两把雪亮的胁差,闪着寒光。

    这一瞬间,谢寸官离死神,只有一步之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