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戴家龙形腾渊起
    听了谢寸官的话,鹤冈松原还没开口,他下面的徒弟们已经炸了锅。直接呼拉一下子站出来三四个,愤然吼叫着,吵成一片。

    “你是什么人?也配挑战我们馆长?”这是反问型的。

    “你想同我师父交手就交手呀?先过了我这一关!”这是激愤型的。

    谢寸官却不言不语,直是看着鹤冈松原。

    鹤冈松原看着身材根本不像是练家子的谢寸官,虽然从心理上看不起,但毕竟久走江湖江湖,倒也不介意弟子上去试试他的身手。

    于是就顺着众弟子的话冷笑着开口道:“要是阿猫阿狗来挑战,都要我出手的话,那还不把我这做馆长的累死!你要挑战我,先胜了我的弟子再说吧!”

    说着,鹤冈松原就看向自己旁边的这些弟子们。看到他的眼光扫来,一个神情稳重,却带着一股子悍气的弟子就直接向前踏一步道:“馆长,让我来!”

    鹤冈松原一看,心中大喜,原来这名弟子叫冈本伊男,是个带艺投师的弟子。原本是个练习柔道的,并获得过全日本青年柔道大赛冠军。后来不知怎么的迷上了空手道,却是一路打过来,同许多空手道的师父都交过手,而且一路赢过来。

    最后到极真鹤冈空手道馆的时候,同松原交手,被松原一拳打翻,就当场拜师。

    因为是一身兼两门武艺,而且人又好战成性,所以在松原的弟子中,很快就成为佼佼者。而且,这个冈本伊男心狠手辣,同门师兄弟中较艺,也往往都会伤人。

    所以松原一看他请战,立刻就点头应了下来。

    冈本伊男就走到谢寸官面前。也不弯腰行礼,直接道:“请指教!”神态傲慢至极。

    谢寸官但笑不语,只是看着他。

    冈本伊男被他看得心头火起,却不得不捺着性子,又道一声:“请指教!”

    此时,谢寸官身后的郭踏虏就笑道:“阿猫阿狗挑战你师父,你师父不答应!难道阿猫阿狗挑战我师父。我师父就要应战么?来来来,你要同我师父交手。先赢了我再说。”说着话,就踏步隔到了谢寸官和冈本伊男的中间。

    冈本伊男正被谢寸官不理不踩的态度气得心中呕火,正好郭踏虏来挡横,当下竟然一言不发,立刻进步,左手一晃眼,右手就一把扯住了郭踏虏的左臂。臂膀一用力,直接往前扯带,身体一打横,右脚就往郭踏虏脚下伸,原来他看郭踏虏身高臂长,竟然直接就用上了柔道,想先跌他一跤。

    但他的腿刚伸到郭踏虏的腿前,郭踏虏已经双手抱膀,身体却直接斜行,挤向冈本伊男。

    这是破摔法的一个诀窍。任何时候。对方贴身使拌时,你只要斜向对方挤进,一般就刚好是对方发力的横处。对方就很难将你摔倒。

    果然,郭踏虏斜行一步,挤在冈本伊男的力侧,冈本伊男立刻就泻了劲。

    此时,郭踏虏脚下一崩一弹,直接将冈本伊男的腿横弹起来。身体再一挤靠,冈本伊男就踉跄一下,退了开去。他这边正往后退。脱开他手的郭踏虏已经踏步逼近。

    刚才的片刻交手,郭踏虏已经感觉到冈本伊男腿上有力。下盘稳固,所以出手就走一个侧角,起了蛇形。

    冈本伊男看郭踏虏眼看进身,突然脚下走斜,就到了自己的右侧前方。

    当时身体往左一倾,右腿就起一腿,侧踹郭踏虏的右腰。郭踏虏见腿来,直接右手一翻,掌往下塌,一掌按在冈本伊男的腿上,将对方腿按下去。同时左脚就进了盘步,直插向方的左腿后,左掌则侧护在右腮边,直接蛇盘法进身。

    他这一步蛇盘,进势盘得极低,高大一汉子,立刻矮了一半,直接一步就盘到了对方左支撑腿后。

    这就是所谓的进步要满,贴人要严!他这一盘步,直接就钻到了冈本伊男的胁下。

    冈本伊男练柔道出身,立刻本能地一把,就搂向郭踏虏的头部,他右腿落下时,就想跪郭踏虏的后腿右膝。但郭踏虏蛇盘一出,立刻接了蛇展。在他手还没楼过来时,右肩一栽就撞在冈本伊男的胸前,直接将他撞得身体往后倒去。几乎在进肩的同时,下面右手已经从体侧展起,直接将鞭膀之劲,打在冈本的小腹上。

    郭踏虏恼他出手无礼,这一股劲儿就没有收,就听嘭啪两声,冈本就倒在了起上,捂着小腹,脸色惨白。他只感觉自己的小腹如同给杠木击中一般,平常挺自信的腹股,在对方一击之下,竟然如纸糊的一般。

    那股劲透进小腹来,抽得他的肝胆肚肠,抽搐一般痉挛起来。

    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郭踏虏知道自己这一鞭膀,已经打透了他的腹肌保护,将人当场打瘫了。

    郭踏虏此时就面向鹤冈松原道:“你还有那个弟子要出手?”

    鹤冈松原一时无语,虽然说冈本伊男不算是他的弟子中最厉害的一个,但却没有那个弟子可以这么轻松地赢了郭踏虏。因为他自己是天生神力,所以鹤冈松原怎么看郭踏虏也都是天生神力的样子。心中本能地就有了一丝畏惧感。

    他将眼睛看向谢寸官道:“令徒确实好功夫!图越君,请!”说着话,就踏向了场子中间,竟然直接向谢寸官邀战。

    这也是鹤冈松原的聪明之处,他看郭踏虏人高体重,膀大腰圆,身如门神,怕他也是天生神力,那么自己的优势就没有了。在他看来,虽然谢寸官是师父,但功夫也不一定有郭踏虏好。就好像他自己,二十岁时,他的父亲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有时候,师徒关系,并不代表师父就一定比弟子厉害。

    看到鹤冈直接向谢寸官邀战,郭踏虏也不多言,直接退开。让谢寸官去打发他。

    谢寸官走上前去,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道:“我是四国岛黑龙联合会所的教官,来这里并无恶意,只是想邀请令兄的‘高知会’加入我们联合会所,一起共谋大事!如果松原先生能帮我向令兄说项,我们可不交手!”

    “哈哈!”鹤冈松原听了,就大声笑了起来道:“就是要我说项,也须得赢了我才成!否则你是我手下败将。还谈什么‘邀请’”。他并不知道谢寸官组织这个联合会所的意图,此时的感觉就是谢寸官想吞并鹤冈家的“高知会”。所以就更不客气了。

    而且,谢寸官此时这一软,也更让他坐实了自己的想法,谢寸官的功夫,极有可能还比不上自己的弟子郭踏虏。这时他的胆气更壮,直接就向谢寸官逼过去。

    谢寸官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欺心诈意四个字。他已经炉火纯青。

    因为他能感觉到鹤冈心中对自己的功夫并没有底,所以表现得有些忐忑。因此就故意示怯露弱,鼓励他的信心。都说是借法容易上法难,只有鹤冈果断出手,自己才容易借势。

    说话间,俩人就进入了攻击距离,鹤冈松原突然间一声大吼,直接往前一中步,左手晃眼,右手起拳。一拳就击向谢寸官的心窝处。

    谢寸官后退一步,就避开了他当胸一拳。

    鹤冈松原再进步,右手回缩到胸前,左手却从右手下一拳仰上掏出,目标是谢寸官的下颌。而下面左腿就随着左手同起。这一势,有此类似于中国传统武术听穿袖脚。正是起腿在手下的打法。

    为什么传统武术老说起腿在手下,是因为这样手在上晃眼吊意,吸引了人的注意力。自然出腿就比较隐蔽。另一方面,因为腿长手段,当你以手进攻时。自然离对方就是手部的攻击距离,对方对距离的判断。也会本能地以你的手臂为主,这时突然出腿,往往对方逃不脱。

    最后还有一点,这个时候出腿,也能将手下空裆护严。

    谢寸官在鹤冈出第二手时,就不再退,而是手起身落,翻丹提腿,上面双手护怀,下面小鬼穿靴护腿,竟然是往前一迎,直接就同鹤冈松原迎打个面对面。

    因为两人的势路有些像,于是手对手,腿对腿就撞在了一起。

    鹤冈松原的左手击中谢寸官护怀的手臂,立刻往上挂起,随着左腿落晃,右手就曲臂成肘,往谢寸官撞过去。

    谢寸官同对方撞在一起,身体不由一震,心中暗道:“好大的力气!”这一动心,立刻踩落小鬼穿靴腿,却将身体整个往下降去,身体同时横拧缠裹。

    这时,鹤冈松原一肘击来,谢寸官已经矮了身体,于是这本来撞向他胸前的一肘,虽仍然是撞在谢寸官的护怀的手上,却是撞在了手梢上,根本没有着力之处。

    这是鹤冈松原慢,如果他快一起,自然能撞到谢寸官。但肯定在俩人相撞之时,正好是谢寸官出横拧缠裹的劲。手劲再大,也比不过身劲儿。所以鹤冈松原这一肘要是撞实了,肯定就会被谢寸官横拧之力拨转,也不会伤到谢寸官。

    不过,他撞得快,谢寸官也落得快,所以此时谢寸官已经裹身盘腿落下,出了龙形。

    只见谢寸官的右腿出着踩踏劲儿,右脚拧着横儿,先是一腿蹬住了松原后腿的大腿,直接顺着他的斜角滑进去,最后就如重捶落地,咚地一声,硬硬地砸落在鹤冈松原双腿中间。正是龙形落地一式。

    这边一落地,鹤冈松原的肘就从谢寸官头上面挑过去,正将右胁露了出来。

    谢寸官立刻左手上举,在头上先封了对方向下砸肘的路子,然后右手反把,就推蹭鹤冈松原的腹前腰部,直接龙形起身势出,腾渊劲起。

    龙形落地一忽闪,带着身体压缩的反弹劲,所以是闪着起。

    许多人练龙形,都是落下去,等一会儿再起,这固然可以增强腿力,但却不是龙形的搜骨劲。龙形搜骨节节贯穿,就是要有一股弹簧一样的劲儿。身体下落时,全身骨节压缩,然后反弹起来,就是借着这股子弹劲,起落才能快,真正有潜龙腾渊如闪电的感觉。

    所以,谢寸官将身体往下一砸,趁着那股弹劲儿,嗖地又起来了,同时左腿已经擦着右膝弯,盘脚蹬出,带着翻丹田的展劲儿。

    这一腿正打在鹤冈松原的心窝子上。就听嘭地一声,鹤田松原的身体就直接被这一腿蹬踏出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