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赌局
    >船越健义一时脸色就变了,他这边全是长崎黑龙会的人,老老少少一百多号,本来看着黑压压的人挺多,但与对方一比,他立刻感觉自己就像街头裸奔的汉子,吊儿郎当的只有个锤子!因为对面黑压压冲过来的人,肯定不下四百人。

    要不怎么说山口组是日本第一大黑帮呢?近四万成员的大黑帮,那是闹着玩儿的!

    很快的,双方就冲到了一起,面对面地对峙起来。

    山口组的成员,今天比较正式,清一色的黑西服。而包括小藤苦二郎在内的七名武士会打手,则全部是黑色的武士服,小藤苦二郎这时就往前一站,直接道:“听说黑龙会东京总部来人了,我过来看一看,商量一下赔偿的事情!”

    船越健义看了一眼刚才一直低头弯腰,被他骂得很辛苦的鹤田信会,希望他上前答话。但鹤田信会此时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将眼光转向了旁边。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道:“什么赔偿!你们山口组昨天搬了我们的货物,还没有送回来,今天还谈什么赔偿?”

    “那些货物就算抵了我们铃木铧组长的医药费了!”小藤苦二郎很和气地道:“另外我们受伤的副组长高原江祯和保安部长北岛一雄先生的医药费,还需要你们筹集一下!”

    “什么!”船越健义一下子吼了起来,昨天被扫走的那些电子产品,总价值数七千多万日元,就只能抵了铃木铧的医药费,你铃木铧组长是重塑金身还是什么的!

    小藤苦二郎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船越健义的脸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看着对面黑压压的人群,他现在已经能理解鹤田信会为什么不去讨货物了。人家来人,肯定没来完。就好像自己这边一样。一百六十多号人,总留了三十号人看家的。

    他却不知道,山口组长崎小组总会员数有近两千人,今天来的这才四百号人。

    不过,人家来的全是能杀善战的年轻人,而长崎黑龙会这边,来了一百多人。就有四十多个老头儿,别说是否能杀善战。年轻人满打满也就六十来人。

    “……”船越健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要打对方人多,要讲理,对方讲的是用实力才能说话的歪理。他不由地看向自己身后的七名战斗部火组成员,他们因为刚坐飞机下来,就急忙来到这里查看情况,连称手的家伙都没有。

    而对方。三四百人全拿着家伙,领头的七个人,也全配了武士刀。

    “怎么?话都不敢说了吗?”小藤苦二郎阴森森地道:“还是需要我们用手中的家伙来说话?”口气中威胁之意,表露无穷。

    “你!”船越建义的身体就微微地颤抖起来,对方口的那种轻蔑的口气,让从小接受武士道精神熏陶的他受不了,但双方之间的实力悬殊,让他确实一时没了主意。

    “依阁下的意见,该怎么赔偿?”看到船越建义的窘态,鹤田信会终于开了口。他也怕这个年轻人万一有什么冲动举动。引起不必要的伤害,到时候自己也没法向东京总部交待。特别是船越次臣。听说船越次臣的儿子在新加坡被人杀了后,最疼这个侄子。他却不知道,杀死船越次臣儿子的,正是他身后的谢寸官。

    不过,看这个年轻人却没什么处事的经验,连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道理都不懂。

    听到鹤田信会的话。小藤苦二郎就将脸转了过来,傲慢地问道:“你是谁?你有权做主吗?”

    “一般的事情自然可以做主,但事情太大的话。我需要向东京总部请示!”鹤田信会镇定着自己道。眼神却不由地瞟了一眼谢寸官,现在他只相信这个图越佳兵卫的武力了。而且。山口组没有一来就一拥而上,直接动手,就说明事情有商量的余起。

    如果没有商量的余地,人家三四百人,你才一百号人还有近一半的老弱残兵,还不上来就打,废这话做什么。毕竟都是混堂口的,都是利益第一位的,谁也不愿意将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引得警方介入。

    “那些货品就算赔偿了铃木组长的医药费!”小藤苦二郎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鹤田信会道:“至于高原副组长和北岛部长的医药费,就用你们这处仓库和港口边的那处仓库来赔偿!”

    “啊!”鹤田信会不由地一愣,山口组这位还真敢要价啊。当时就道:“铃木组长的伤不知道多重,需要花费几千万日元吗?至于高原副组长和北岛部长,需要花多少钱,能不能拿出医院的收费单据来,我们肯定按着单据出这份医疗费!”

    “哼!”小藤苦二郎的脸色一变,怒道:“他们的伤值不到这许多钱,山口组的面子呢?我们山口组的面子难道就不值钱吗?”

    “我们本来是去找铃木组长谈判,谈怎么解决山口组和黑龙会之间的冲突问题,但是铃木组长不但不与我们谈,反而想扣下我们,当时我的人,不得已才打伤了他们……”鹤田信会一咬牙道:“如果阁下是我黑龙会的人,会怎么做呢?”

    “这些我不管!”小藤苦二郎蛮横地道:“我们山口组武士会的人,只是奉命前来讨要医药费和讨回面子的!”

    “如果你想这样讨医药费和面子的话,就指挥你的人杀上来!”一旁的谢寸官就开了口:“让长崎市的人们都看看,山口组是如何以多欺少的!也让一直在找黑道把柄的警方,能有机会到黑龙会和山口组去做做客!”

    谢寸官听了刚才小藤苦二郎的话,盘算了他的打算,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和顾虑。

    小藤苦二郎不想把吃进去的再吐出来,又不敢真正地引地大规模死伤的黑道冲突,所以在这里完全是以势压人,希望黑龙会能服软,让山口组得到一些实际的利益。

    而且,黑龙会在本州岛上,与高层关系紧密。山口组虽然也在上面有关系,却完全不能与黑龙会相比。真正让警方介入,对山口组就更加不利。

    此时,一名长崎山口组的年轻汉子,就到小藤苦二郎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

    小藤苦二郎再看谢寸官时,眼神就变了。原来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倾刻间连伤三人的那个黑龙会高手。对于北岛一雄的北辰一刀流剑法,小藤苦二郎还是有所顾忌的。虽然二人没交过手,但是他却看过北岛一雄和别人动手。

    那是一次山口组的武士会中的聚会,所有被外派的武士,没有重要任务的都要回来参加。那次也是多喝了些酒,北岛一雄在聚会上,同另一位武士会的剑士就起了冲突。那位武士先拔的剑,但当他的剑高高举起,正要劈下去时。

    北岛一雄突然拔剑,但他没有等拔出剑来,用剑锋攻击,而是拔剑的时候,直接进步将剑柄一下子撞向对方的胸口上,对方那一剑就没能劈下来。然后北岛一雄身体扭转,用才拔了一半的剑梢摆起来,扫中了对方的脸颊。

    在对方头晕眼花的时候,他才拔出剑,指住了对方的咽喉。

    对方清醒过来时,看到咽喉中的长剑,不得不弃剑认输。当时小藤苦二郎还仔细琢磨过北岛的几个手法,感觉用得挺巧。所以听说,有人竟然徒手将北岛打残废时,他感觉到非常惊讶,因为北岛的格斗经验是相当丰富的,怎么会连剑都没有拔出来。

    此时听手下讲,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将北岛打残的高手,他的心中突然间就燃起了熊熊的战意。做为一个剑武双修的高手,他很好奇对方是怎么做到了。

    “我们山口组才不会做以多欺少的事情!”小藤苦二郎傲然道:“我们山口组武士会一共来了七个人,你们那边也出七个人来,七对七,如果你们赢了,我们医药费一文不取,将拉走的东西送回来。如果你们输了,那就按我们的方式来,将两个仓库交由我们山口组经营!”

    谢寸官听了小藤的话,就看了鹤田信会一眼,没有再说话。

    而鹤田信会的眼睛,自然就看向了东京来的人。

    船越健义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这个目前黑龙会年轻一代的武技高手,正感觉刚才自己失了面子。现在听到小藤苦二郎的提议,生怕鹤田信会不答应一般,立刻出声道:“好,一言为定!”

    那边小藤苦二郎眼睛刚一亮,谢寸官就突然开口道:“不,这样不公平!”

    “怎么个不公平法?”小藤苦二郎还没开口,船越建义就不满地道。

    “山口组几人的医药费,根本不了我们那批货物,所以赌注只能限于那批货物!我们赢了,货物还回来,我们输了,货物就不要了,但与两个仓库无关!”谢寸官看着小藤苦二郎,一字一顿,声音清晰地道。

    “那有什么关系?”船越建义不由地不满地道:“难道我们会输?”

    “这不是输和赢的问题!”谢寸官道:“难道有人跑到你家,说,咱俩打个赌,你输了,我睡你老婆,你赢了,我不睡你老婆,你也跟人赌?”

    “你!”船越健义不由地大怒,要不是大敌当前,他真想扑上去,在谢寸官的嘴上来一拳。

    谢寸官却好像没看到他的怒气,而是面向小藤苦二郎道:“这话虽然不中听,理就是这个理!阁下认为呢?”

    “好!就依你!”小藤苦二郎原本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打算,对方既然识破了自己的伎俩,他也不欲过多纠缠于此。(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