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瞎猫也捉呆耗子
    >柴田听了内田省吉的话,心中却是一动。虽然他不满东京的安排,想同内田合做,但如果内田将这些东京的人打发回去,自己却就成了光杆司令了。那在北海道内田省吉的地盘上,自己还不是得任由得他搓圆砸扁了。

    当时柴田弘却是笑道:“内田君想给我派几个保镖,那太好了!不过,冈田和木村却是跟了我很久的老朋友了,虽然比武败了,但却都是经验丰富的武士,有时候,保护人并不一定非要多能打,经验也相当重要!我信任他们!”

    话虽然说得客气,但言下之意,我的事,还用不着伱作主!

    内田省吉却是呵呵一笑,他也没打算柴田弘能答应。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就是自己将心掏出来,柴田也不会轻易相信自己。何况,自己也没打算掏心。

    “走,我们再去看看其他地方……”内田省吉这时心情大好,兴致勃勃地道。

    柴田弘不置可否,却是任内田省吉安排行程了。不过,他也暗暗心惊于内田省吉的实力。看来虽然这几年头山雄表面风光,但内田省吉韬光养晦,却发展出不俗的实力。如果这些人真的除了武功好之处,都有间谍的头脑和本事,那内田省吉取代头山雄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到那时候自己何以自处呢?

    虽然头山雄和船越次臣这次的事情做得不地道,但自己却是早早地被打上头山雄一派的烙印的。毕竟船越次臣是头山雄的铁杆支持者。而自己却是船越次臣的好朋友,又是船越次臣将他推荐进黑龙会做顾问的。

    自己同内田省吉的合做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柴田弘不由地检讨起自己来了。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目前在黑龙会也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且头山雄和船越次臣将自己打发到北海道来,固然是想让自己牵扯内田省吉。何尝又不是给自己一个**山头的机会。

    目前自己不染指内田省吉的势力,同他和平共处,这一点是绝对没有错的!只要自己能趁此机会在新成立的试验基地中做出什么东西来,除了能进一步扩大自己在黑龙会里的影响之外,相信也能获得一定的机会扩充势力。

    现在没有势力,所以说什么都是虚的。

    等有一天自己真正有了实力,那无论是内田省吉还是头山雄,自然都不敢轻易的小瞧自己。柴田弘的心里,也打好了韬光养晦,偷偷发展实力的打算。

    他原本还想借助内田省吉的力量。去发掘安倍博士日记中记载的其他三个秘密试验基地。但现在他决定,在新的试验室里没有出来成果,发展出自己的势力之前,先不要去发掘那些秘密基地的东西。否则,弄不好就会像这次马来西亚的试验基地里一样。整整一吨半黄金,不知道最后便宜了谁了!

    鹤田信会终于在俩个儿子的陪同下,约见了谢寸官。

    因为自从那天发生了同山口组的冲突事件后,长崎市山口组“愚连队”的不良少年们,就将长崎黑龙会视为敌人,短短十几天之内,已经暴发了数起冲突。长崎黑龙会的年轻人中,已经有五人重任住院。另外轻伤者有十六七个人,其中包括鹤田信会的二儿子。鹤田则勋。

    鹤田则勋是在奈子的酒馆里被打伤的。

    事情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的,那天鹤田则勋正“路过”酒馆时,终于碰到奈子出门来,为酒馆里采购水果,于是就帮着奈子一起,帮忙谈价钱。搬水果。结果回到酒馆门口时,正碰上那天被谢寸官打跑的那批山口组的少年们。

    立刻就被围上了。

    鹤田则勋跟谢寸官才学了几天搏击,不过,因为谢寸官教的东西少,就两那招。而鹤田则勋刚见识过谢寸官的武功,正是心热的时候。每天都要将两个接手法练成百上千次。这时见被围上了,立刻嚷着要求单挑。

    日本的黑社会还是比较讲传统的,他们基本遵循盗亦有道的原则。

    特别是山口组,在很多地方,都遵循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听到鹤田则勋叫嚷着要单挑,那些少年们都笑了。因为鹤田则勋是个近视眼,人又长得瘦了些,外表显得很文弱。所以,在别人的眼中,这感觉就好像一只鸡仔被围在儿狼群里,还在那里蹦跳着叫单挑的感觉。

    而且,因为鹤田则勋毕竟是黑龙会的成员,也算是黑道中人。黑道中的人落了单以后,是有权利要求单挑的。按照规矩,山口组同意单挑之后,可以随意地安排人上,最厉害的也行,最不厉害的也行。但如果对方赢了,就得放对方走。那怕下次再堵上,伱不同意对方单挑都成。但这次是无论如何要放对方走的。

    见鹤田则勋瘦得跟个鸡仔似的,还叫嚷着要单挑,这些少年那会在意。

    于是一个对他气最大的少年就枪先上了场,正是那个在酒馆中轮铁链子,却被谢寸官用椅子拌倒后,一脚踢晕的那个。

    这少年还是一把撸下自己的T恤,露出满是刺青的身体,身上肌肉饱满,却比鹤田则勋健美了许多。因为鹤田则勋是空手,这名少年也没解腰上缠的铁链,就那么直冲上去,右手一拳就打向鹤田则勋的脸,直接封眼,典型的街口斗殴的作风。

    鹤田则勋看拳来了,心有点慌,本能地双手一舞拉,却使出了谢寸官教给他的印尼Silat中那个类似于猫洗脸的接手法。他双手在自己身体前双手一扒拉,竟然就将对方手拳给扒了下来。鹤田则勋记着谢寸官说的,双手下扒之后,要进步将第一只手比腹前往上挂起。

    他最近一直这么练的,已经练成了习惯。这会儿又是心慌之后,本能地使,所以根本想都没想。就进步挂手。而山口组的少年一拳击出手,被扒拉下去。自然就出了左手第二拳。但第二拳刚出一半时,鹤田则勋已经进了步子,将右手挑了上来。

    这一手斜斜的挑起,竟然瞎猫逮了只死耗子,正好挑在了对方的右脸上,直接打了对方一个反手的耳光。

    这一耳光,就将对手打愣了,而鹤田则勋过去也是练过空手道的,对方这一发愣,他立刻“哈”地一声。左手一个直击。打向对手的下颌。

    被他一巴掌煽愣起来的少年,竟然就给他这一拳,直接打得坐倒在地上。

    鹤田则勋显然都没想到,谢寸官教的这东西,竟然这么好用。一时也就愣在那里。

    于是愣看愣,大家一起愣,最后山口组的少年们脸色阴沉地看着他,在鹤田则勋还没反应上来时,突然间一拥而上,直接将他摁倒在地,暴踢一顿。

    “愚连队”的不良少年们,可没有老辈人那么守规矩。一顿暴打,鹤田则勋就赢了面子。输了场子,直接给送到医院了。虽然伤得不重,都是皮肉伤,但也让鹤田信会一阵心疼。毕竟鹤田则勋是家里的小儿子。

    不过,鹤田则勋却不感觉有啥不好的,反而有些美滋滋的。因为他感觉自己在单挑中赢了那个少年,是挺光荣的一件事情。至于对方不守规矩,打伤了自己,反而不甚在意。

    见弟弟被打,鹤田龙治心里就不愿意了,黑龙会虽然势力比山口组小,不想惹事儿,但也并不怕事儿。于是就纠集了黑龙会里脾气比较火的一帮子青年人,在街口上堵住了这帮子名叫“长崎之夜”的少年团伙。

    双方好一阵大打,对方伤了几个不知道,但鹤田龙治带去的人,有三个人被当然打昏,重伤住院了。接下来几天,山口组的其他几股势力知道了,就为自己人出头,隔三岔五地在街上堵黑龙会的年轻人,双方大打出手。

    几次冲突中,黑龙会里又有两人被打成重伤,轻伤人数就暴增到十六七个。

    鹤田信会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就想约山口组的老大出来谈谈,但恼火的是,自己这边竟然没有能镇得住场子的人。虽然长崎黑龙会中年轻人学空手道、拳击、柔道什么的也不少,但却几乎没有什么实战经验。打起架来,很多时候,还不如山口组一些没练过什么,就是爱在街头打架的小子们。

    而且,同长崎山口组的老大谈,可跟同那帮不良少年打交道不一样。

    长崎山口组老大铃木铧身边的第一打手北岛一雄,可是个杀过的人的好斗分子。据说这个北岛一雄自幼骄横凶悍,喜欢打架斗殴,被少年教育了多年。成年后,就进入了山口组,很快就成为头领们最喜欢的组员。第一次参加山口组的对外袭击战时,竟用手把对手中最凶悍的一名打手的眼睛给挖了出来,由此他获得了“熊人”的称号。

    到后来,有一位远近闻名的武师,酒后闯进长崎山口组的一个赌场,寻畔闹事。十几个山口组成员与之相搏,都被这名不武士打倒。北岛一雄赶到后,见有人胆敢在他的地盘撒野,当即火冒三丈,挥起日本刀,一刀就把这个武师杀了。

    杀了人后,北岛一雄并不逃避,在向同伙告别后昂首进了监狱,他被判了8年徒刑。

    从此北岛一雄在长崎黑道上声名大噪,长崎混黑道的人提起他,都是有些胆战心惊的。而北岛一雄也就整天别着他那把砍死过人的武士刀,招摇过市。

    对于北岛一雄,鹤田信会也是有些怕的,所以他希望同铃木铧谈判时,自己这边也有个能震住场子的人。而且,鹤田信会也想见见图越佳兵卫,这个儿子口中的“英雄人物”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能不能依靠他,帮自己训练一批属于长崎黑龙会的打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