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动手
    >..黑龙会的人本来要离开,此时就离不开了,虽然他们战斗力不行,但如果一个为黑龙会出头的人同别人动手时,大家离开了,那黑龙会还谈什么武士道精神。.

    其实鹤田则勋和哥哥鹤田龙治以及其他的长崎黑龙会的人,也在空手道馆里学过一段时间空手道,但在几次同山口组“愚连队”的冲突中,仍然是落于下风。一方面,这些不良少年是手里有啥用啥,敢下手。另一方面,在教练面前,虎虎生风的空手道招式,一到了街头,同样的不如一路王八拳好使。

    日本大多数空手道道馆,也存在着与中国武术同样的问题。

    当然,也有一些厉害的道馆,但鹤田兄弟却不是那些道馆的弟。

    刺青少年吼叫着,伸手解了下腰间手指粗的铁链,立刻轮着铁链冲上去。这是日本少年斗殴时喜欢用的家伙,携带方便,且不好格防。因为这东西抽出去,是会拐弯的。

    看着这名刺青少年的气势,明显是个敢下手,且有些格斗经验的。

    鹤田兄弟俩不由地担心地看着那个青年人,盘算着一会要是这青个人打不过,自己这些人要不要上去帮手。

    但就在这些,那青年人动了,他并没有往前扑,只是将桌边的一个空椅突然间用脚往前一踢,那椅就恰到好处地到了刺青少年的脚下,刺青少年一个跟头就跌翻下去。正好跌到了年青人跟前。那青年抬脚啪地一声。就踢到了刺青少年的腮帮上,将人直接踢昏了。

    “就这身手,还学人家混黑社会?”那年青人似是自言自语地道。

    这一句话一下惹翻了那群山口组的少年,旁边的另一个少年,也是一把扯下身上的恤,同样的露出满身刺青,然后提起桌边的一个垒球棒,就冲过去。这人学聪明了,一路上先将身边的桌椅板凳都用球棒击倒推开。

    但那年青人还是不动,直到他到跟前时。那年青人再次用脚踢出一个椅。

    这个少年就得意地用球棒一下将那个椅打开,就在他得意的一瞬间,眼前就不由一黑,然后就是星星。好多星星,再然后,就一跤跌倒,昏晕过去。

    原来,这次青年人踢出椅后,却立刻主动出击,在少年人用球棒打开椅时,突然进步,一拳就打中了少年人的下颌,直接将人仰面打翻。

    这两下虽然是面对面。但都无异于偷袭。自然镇不住那些少年,但这些少年们却不知道,拳法打法总诀的第一句话,就是拳打不防如破竹,偷打为豪杰!面对面人家能偷袭伱,这份心智反应,已经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了。

    因为瞬息之间,出谋用计且果断地付诸实施,那人的反应、速度及胆略都不会差。

    从来拳势通兵法,不通兵法莫习拳!幻想着功夫练到了。就能打人,那是自欺欺人!斗拳之间,天时地利人和,瞬间万变,单靠功力好就能打人。那还要拳法做什么。

    当下少年人们一声呼喊,这次再不一个一个单打独斗了。而是一窝蜂似地拥上去,提枪拿棒的,想要围殴这青年人。青年人此时脸色一变,不但没有后退,却是身体微一缩,就立刻窜了出来,直接迎上一个少年人。

    少年人手中的短钢管轮过去时,那青年人却已经蹲到了他的腿前,双腿盘锁了他的前腿,然后突然起身,直接双手将少年人捧打出去,砸翻另一个少年后,掉到了一张桌上。身体一回,右手伸出,就搂住另一个少年右手上的短刀,右手一按,左手一抬,双手一错手,就打落了少年手中的短刀。

    然后根本没有用手,只是弓进右步,肩膀头一下就靠在少年人胸口上,将少年人直接打得坐在地上,半天愣不怔怔的没了反应,显然是直接硬坐下去,震伤了脑。

    此时,另一个少年一愣神年,青年人已经再次窜步,一落地,双手上翻,就托打在少年人的下颌上,打得少年人仰面时,下面就起一腿,直接踹在小腹上,将人跺翻。

    不要说正在紧张打架中的少年,就是酒馆里的其他人,也没想到,瞬息之间,几乎一步一个,青年人就将四人打翻。加上前面偷袭的,就打倒了六人。

    此时这些少年就有些懵了,这种打法,他们根本见都没见过。

    不过,能出来混,脑那有简单的。一个少年突然间就提着刀,一把抓向那个年轻的女,欲要拿那女为人质,胁迫年轻人就范。

    但他的手刚要触到那女的脖颈时,那女的手突然从心窝窜出来,一把就掸开了他的手,双手翻把进身,三口并一口,双掌直接叠合,击在少年的下颌上,直接将少年人击得一个孤形线抛出,砸翻了一张桌。

    那年轻女放出人手,双手叠在腹前,楚楚可怜地站在那里,似乎那人不是她打出去一般。此时,这些少年人如梦初醒,离那女近的几个少年人,都立刻退得远远的,合着这小俩口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下,一声喊之后,一群少年立刻想跑。

    但这时那年轻人就喊了一声:“站住!”

    山口组的少年们不由地就停住了脚步,那青年人就道:“结了账,赔了打坏的东西,抬上伱们的朋友再走!”

    这些少年虽然不良,却还是比较讲义气的,立刻有人上去,跟老板算帐,其他的几个胆大的,就走上前,将自己受伤的伙伴抬扶着就走。但说到赔打坏的东西,少年们带的钱似乎不够。老板那还敢逼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疯狂小们硬要。就忙道算了算了。

    此时,那青年人就带着年轻的女走过来,对老板要多日本人有多日本人地一鞠躬道:“对不起!”说着对不起,却只给了酒钱,显然将打坏东西的账都算到了山口组的少年身上。

    正当俩人要离开时,鹤田龙治忍不住就叫道:“先生请留步!”

    年轻人就转过身来道:“有什么指教?”

    鹤田龙治忙道:“不敢!就是刚听先生说,先生的先辈也有人在黑龙会服务过!没有请教先生的大名?”

    “图越佳兵卫!”谢寸官报上颜裴给自己安排的日本名字。这个叫图越佳兵卫的人的爷爷,倒确实是过去黑龙会的老武士,曾经在中国东北做过收集情报的事情。

    “哦,图越君的功夫厉害!”鹤田则勋在一旁有些羡慕地道。

    “功夫之道。在现代已经没落了,不值一提!”谢寸官道:“不过,刚听说诸位是黑龙会的?怎么现在还有黑龙会吗?”

    “图越君不知道?”鹤田则勋奇怪地道:“三年前黑龙会头山大人的后裔和内田大人的后裔,重注册成立了后黑龙会。这件事在京都日报等大报纸上刊登过的……”

    “哦,我们夫妻二人一直在加坡工作,回来时间不长!”谢寸官装着日本人的样道:“所以对这件事听诸位说起!诸位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告辞了!”

    “图越君等等!”鹤田则勋忙道:“图越君好功夫,我想跟图越群学功夫,请一定成全!”说着就深深地鞠下躬去。

    要不是在国内时就知道,日本人就是躬鞠得再深,对人极有可能根本毫无敬意,谢寸官还真会以为,这个鹤田则勋对自己极尊重了。不过。已经知道这一点,他只是淡淡地道:“现在火器发达,武功之道,已经不值一提!我这纯是个人爱好的东西,不值得教人……”

    “图越君这话就不对了!”鹤田则勋道:“大日本的武士道是永远值得继承的!”

    “那就对不起了!”谢寸官依然淡淡地:“我这功夫,是在加坡时,跟一名中国人学的功夫,免官叫心意拳,不是大日本的拳法……”

    “不!不!”鹤田则勋道:“图越君误会了,我说的是武士道精神。并不是武功本身!武功嘛,只要是利害的,都值得学习……”

    谢寸官看了这个日本青年人一眼,却是认真地道:“传我功夫的那位先生说过,这功夫不教外国人。特别是日本人!”谢寸官这倒没有骗人,因为这话是田如文先生亲口说给他听过的。

    “那图越君不是日本人吗?”听了谢寸官的话。鹤田则勋有些奇怪地问道。

    “那时我在加坡,整天说汉语,那位先生先前以为我是中国人,就教了我!”谢寸官信口胡谄道:“后来知道我是日本人时,就不肯再教了,而且,要求我不能将学到的东西,再教给别人……”

    “这样呀?”鹤田则勋不由地失望道。

    “可是伱可以不听他的话!”鹤田龙治道:“反正他是中国人!”

    “那怎么行!”谢寸官故做气愤地道:“我图越佳兵卫答应人的事,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说着就做出很生气的样要走。

    “图越君!不要生气……”鹤田则勋忙道:“家兄不是那个意思……这样吧,我们可以打个折,伱自己练,我在旁边学,不算伱教我……这样行不行?”

    “不行!”谢寸官做出一副古板的样道:“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这种事我图越佳兵卫是不干的!不过……”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我刚这个拳法不能教伱,却可以教伱点别的功夫,有一种印尼的武功,也非常厉害,伱们想学,我可以教给伱们……”

    在印尼时,谢寸官也交流了一些印尼的Sl技术,他可以挑几个实用些的,教给这俩人。反正要进入鹤田信会的黑龙会小组中,而且要扶持这些人在黑龙会中有一席之地,自然要培训出一批骨干力量,能达到目的。(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