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到底发生什么事
    两辆面包车迅速发动,在夜色中消失不见,只留下重伤不起的三人,或躺或坐地在那里闭目等死。谢寸官叹了口气,却没有为难在人的意思,毕竟彼此立场不同,能来为哈迪斯报仇的,至少在义气二字上不亏。

    谢寸官一言不发,直接上车。林炳似乎意外于谢寸官的宽宏大量,因为谢寸官比武动手,伤人杀人都干净利落,难免给人一种错觉,这种人生杀予夺,草菅人命。

    但其实谢寸官想说,我本善良!

    林炳终于在确定谢寸官并不想对留下的三人采取行动之后,就发动了车子。车子后面虽然受损,但并不影响车子的性能。

    就在这时,坐在前面的戴若夕突然回过头来,对谢寸官轻声道:“恭喜你!”

    谢寸官先是一愣,随即释然。早在北京城他初接触戴家拳时,戴若夕曾经同他论拳,在比较他和田师两人身上对别人攻击的化解时说过,他能化,但不如田师的化显得饱满圆滑。那时谢寸官的化劲,是硬让黄士鸿喂出来的身体局部反应。而且,这些部位的化解与反击,都是身体局部肌肉的运动。但田师不同,他的化是以丹田做为支撑的灵劲变化,是全身整合之力,他的身体任何局部,都有丹田之劲做为支撑。

    田师常说,丹田的最初运动,就是上下翻转,是立圆的束展之劲。

    但到了后期,丹田是一个万向轮。可以上下前后左右都转,这样才能发出各种方向的束展劲!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如波涛汹涌,如水之翻浪。

    水中浪抛卷滚砸。是万向之力。劲如水决泻满圆,这个圆,也是万象之圆。

    戴若夕此时说恭喜,就是看出来,谢寸官的劲力,已经向田师那个方向靠近了。

    林炳送谢寸官等人回到住处后,就急忙地赶到拳场去,今天拳场的收入肯定是一个满堂红。你想戴若夕能拿到十五万令吉。那么拳场的收入该有多少。他刚才要陪谢寸官等人,自然不好意思在那里盘钱,这会儿送走了这些出力的朋友,却忍不住开车回拳场去。要清算一下今天的账目,肯定少不了!

    赚了钱,心情自然就好,加上又喝了点酒,林炳几乎是一路哼着俚曲儿。赶到拳场的。

    到拳场时,已经十一点过了,外间的饭店早就打烊了,林炳一路就直接到后院。走进了通道。边下通道他心里还边骂赌场的另一位管事老林,也不知道给自己打个电话或发条短信。告诉一下收入或道个喜。

    到了铁门处时,铁门已经关了。难道这些家伙竟然已经回家了?不可能呀!这才多会儿,这些野猫子们那次赌完拳不闹到一两点钟。

    或者是今天赚钱多了点,一帮子家伙庆祝去了。

    也不知道通知老子一声,林炳就一边按下开门的密码。而密码按下去,门竟然没有开。难道这些家伙还在里面,那怎么能在门这边一点动静都听不到呢?林炳一边想,一边拨通老林的电话。

    电话拨通了,但只震铃没人接。

    就在此时,铁门突然打开了,林炳刚想说话,脸色已经变了,他转身就想跑,却被身后伸出的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脖子。然后他就感觉心窝处剧疼,他立刻就软了身体,倒了下去。

    那人将林炳拖进门,放到门边,让他静静地死亡。就有将大铁门关上了。

    此时,在整个拳场中,已经如修罗场一般,拳场的客人早就在十一点下班时散尽了,此刻,横七竖八地躺在拳场中的,都是拳场中的工作人员。包括那几位等着散场后结算工资的艳舞女郎。

    而在现场来来往往忙碌的,却是柴田弘和他带来的日本人。

    拳台当中的铁笼,此刻已经被移到了一边。铁笼下却是一个两米多深的圆形坑道。在那里,有许多仪器。几个日本人正忙着引电,接通这些仪器。而柴田弘正焦急地在坑道边上走动着,心里一直喊着,天皇佑护,让这些仪器不要失灵。

    终于,一位戴眼镜的黑龙会工作人员抬起头来道这:“柴田君,好了!这些仪器保护得非常好!已经通上电了,电源也变压到位,可以操作了!”

    “好!”柴田弘激动地跑向那个下去的阶梯旁,顺着阶梯走下去。边走他边从身上掏出一个日记本来。这就是安倍博士的日记,复印件已经送到了黑龙会的总部。

    他将日记本放在旁边,按照日本记本上的操作指示,一一按下按钮。

    然后就只见前面那个深深的大海洞里,立刻有光亮透出来。一股深沉的,如深海兽吼的轰隆声就从海洞中隐隐传来。

    “松田君,你去看看,海下面有什么东西!”柴田弘道,却将自己胸前的一只望远镜取下来,递给那个刚才对他说话的工作人员。

    那个人就带着望远镜,向那个大海洞边走去。

    “你们俩个,去保护好松田!”柴田弘对另外两名黑龙会战斗部火组的成员道。那俩人中的一个,就是刚才刀杀林炳的人。

    那三人就立刻向那个大海洞口走去,在那里,有一个稍微凸出去的台子。松田就上了台子,两个火组成员,一边一个,紧紧地抓着他腰间的皮带。

    海洞里风很大,松田伏在栏杆上,将望远镜往下看。

    此刻,大海洞的四壁上,从许多小洞中,都射出道道灯光来,照得里面如同白昼一般。一条沿壁小道,弯弯曲曲地顺着崖壁通下去,到了下面离海面还有几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而此刻,海水在波动着,一股深沉的声音,正从海底不时地传来。

    这样一直持续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松田的脸都被风吹麻木了,他看得都不知道该看什么了,突然间,下面的海水的活动就剧烈起来,然后又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一个黑乎乎的巨大箱体就浮出了水面,看不清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上面满是黑乎乎的海泥。

    那箱体继续上升,最终到那个台阶的底部时,就停了下来。

    好巨大的一个箱体,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松田忙对柴田弘叫道:“柴田君,好像,好像出现一个大箱子……”

    “天皇佑护!”柴田弘一跃而起,对着几个火组的战斗人员道:“吉川君,你带你们小组人守到这里,有人来,格杀勿论!等接到我的通知,立刻从这里撤出去,上去回到酒店,等候我的命令。撤退前,按下这个按下这个按钮,将这里复原!”

    一个年轻却透露出沉稳的年轻日本人就应了一声。

    柴田弘然后对余下的二十多个人道:“我们下去!用绳索将每个人都串在一起,以防有人失足!”说话间,他身边的一个日本人已经从旁边的一个背包里,掏出两圈绳索来。而绳索的上都有一个个挂环。

    另外一名日本人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个腰圈带,分给每个人。

    大家都系上腰圈带,再将挂环系在腰间。一个瘦小的年轻人在最前面,其他人都串到了一起,一个接一个,就走上了那个下去的长长的阶梯。

    酒店里,谢寸官同平常一样,凌晨五点时,就早早地起来练功。正当他刚开始做抻筋盘骨的软十盘时,他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谁这么早会打电话?谢寸官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电话上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谢寸官按下接听键,里面立刻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谢寸官先生吗?我是沙巴州客家公会华越为会长,我们负责接待你的林炳先生出事了,你立刻到山打根华行医院来,他说有重要事情告诉你后,才肯去病房里做手术!”

    谢寸官不由一惊,但他迅即醒悟过来,林炳这是怕自己万一从手术台上下不来。所以事情肯定极其重要的了。谢寸官就立刻道:“华先生,请将将电话免提打开,放在林炳先生耳边!”

    电话里就传来一阵杂音,接着是华越为的声音:“谢先生让你接电话!”

    谢寸官接过电话,就直接对林炳道:“林哥,现在立刻让医生接你去病房手术!什么事情,都比不上你性命来得重要!在去病房的路上,你想好了,用最简短的话,告诉我事情发生的地点,是什么人做的,以及你想告诉我的最重要的事!”

    电话里,林炳默不作声,但是病房里这时似乎已经动了开来。传来了医生指挥护士抬林炳上手术床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但林炳却沉默着,等只剩下脚步声时,谢寸官才听他虚弱地道:“拳场里,日本人,在找重要的东西!中间的铁笼能打开,下面有机关……”

    “好!林哥,你安心治病,我立刻赶去拳场!”谢寸官说完,毫不拖泥带水地就挂掉了电话。然后拿起房间电话,立刻打电话到郭踏虏和刘凡的房间,让二人立刻下楼。

    挂上电话,立刻打电话给酒店前台,要求叫一辆出租车。然后出门下楼时,才给戴若夕打电话,告诉她自己三人有事出去,让她小心照顾好郑秀清。

    目前,他身边的人,都是接受过军事和反间谍训练的。而且,戴若夕又有一身好功夫,在酒店这种公共场所,她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下楼后,出租车在五分左右之后才到,三人立刻上了车子,却没有去医院,而是直奔林炳的那个拳场。那个地方,谢寸官走过几次,他是受过训练的,记路极准。

    拳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