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鸡有侵斗之勇
    林炳终于在人们的骂声中,坐不住了,他忙跑上台去,拿着话筒向大家解释道:“这么漂亮的女拳师是少见,但小见并不代表没有!而且,这位女拳师只所以来打拳,就是因为经济上遇到了问题,大家要是真的心疼她,一会开打时,多押点注,就算是支持她了。”

    这就是久混江湖人的精明之处,说是上去解释,其实是打了个广告。

    骂归骂,但这些人寻找刺激的心还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林炳的一番话,这下,可让台下寻找刺激的大叔们找到渲泻点了,立刻就喊成一片:“姑娘,我押一千令吉买你赢!”“***,一千令吉你也好意思喊出来,老子押一万!”“一万算什么,我罗斯夫今天豁出去了,十万,看到没,十万……”

    水手们赚钱容易,花钱更容易。

    在一片吵闹声中,林炳的心里就乐开了花,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不,应该说大大地出了他的所料,这一场押注金额急剧上升,一路飙升到平常的七倍多。不过,赔率却意外地几乎持平,戴若夕的赔率并不高。

    做为赌搏业的老人精,林炳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原来这些人在道义立场上押了戴若夕赢之后,却感觉太不靠谱,于是就在经济立场上,又向对手投注一笔相对差不多的赌注。当然,里面也不乏一些冷血人物,直接押对手赢的。但这样一来,本来应该是押戴若夕输的人多的那种赔率并没出现。

    这时,哈迪斯就不乐意了,自己的弟子同一个初中女生比武,竟然赔率基本是一比一。这传出去,自己的脸往那里放。他从印尼离开时。将印尼的财产能带走的都带来了,到了这边,一时还没有找到投资方向,此刻都是汇票、股票和现金,于是就将拳场的人叫来,直接拿出一多半,押自己的弟子赢。

    这一下,竟然将赔率就扳到了一比二,心里才平衡了一些。

    心道,虽然来了还没投资。这一注押下去。可就赚了几年投资的收益。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地乐开了花。还忍不住动员自己周围的人,快投苦哈时的注,这种一群人发疯后,稳赢的局那里去找。要放到平常。就是有女拳师上场,那铁定赔率是一边倒的,就是最扣赢了,来个一赔二十的,押上二十块钱,才能得一块钱。而且,这一块钱,再被赌场抽两毛,就只有八毛的利了。这样你押上二十万。才能赚八千,有什么意思。

    但今天,刚好这些人疯了一样投这女孩子赢,将赔率拉得这么近,这是多好的赚钱机会呀。一席话说得周围的人都动了心,柴田弘身边的几个日本人。还有塞夫拉的手下,甚至柴田弘都拿出钱来,买哈迪斯的弟子苦哈时赢。

    苦哈时是哈迪斯弟子中的佼佼者,上一场拳赛中,就赢了林炳他们社团从新加坡请来的华人拳师灰熊。那是一个膀大腰圆,力量无穷的光头汉子,上来表演时,让助手用木棍在身上乱抽,甚至用手臂折弯了两米长的麻花钢。

    但同苦哈时动手时,接手之间,被苦哈时一个引手,就捆了身子封了脚,一下子就放到在地上,一脚取裆,虽然没踢死,却也去了半条命去。

    所以,对于苦哈时,这些人还是挺有信心的。这也就是那些场外的汉子,注押两头的原因。虽然同情戴若夕,但却并不想输钱,所以许多人就买了两头赢。即给戴若夕赞助了抽头,又不会太输钱。

    这种赌拳笼斗没什么规矩可讲,拳手在拳场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认输。

    许多人甚至认为,可能一开始动手,这个女孩子就认输了事。估计林炳这拳场,还做不出来让这么漂亮可人的女孩子,同人硬拼生死的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主持人下台,裁判上台。这个裁判没有什么作用,惟一的作用,就是在拳手们处在不利于搏斗的地方或者一方借助了不该借助的方式,来抗衡对手时,裁判就要将他们移到另一个地方,原样复位姿势后,让继续比赛。

    裁判一上场,往两人中间一站,一挥手,比赛就算开始了。

    苦哈时就立刻贴身进步,虽然他同许多人抱着同样的心思,感觉这华人女孩子就是上来骗钱来了。但他却不想让她轻易地拿到钱,因为做为印尼人,做为哈迪斯的弟子,苦哈时是有很强的排华情绪的。他虽然没有起心将这女孩子打死在台上,但却也给她吃些苦头。

    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他刚抬腿想进步,那个女孩子身体突然向往一坐,一条腿就毫无征兆地伸出来,脚尖翘起,就阻在了他进步的脚前面,阻住了他的进步。

    这一下,苦哈时就有了一种闪空了的感觉。

    因为在他心中,根本就没想到会遇阻,他的心甚至已经想出,他落步之后,如何盘脚,用膝盖将戴若夕锁腿顶倒,然后下一条腿如何踢她,踢什么地方,让她受多重的伤,然后结束比赛。但他一抬腿,腿却被钉在原地,这种感觉,真的好郁闷。

    但这只是郁闷的开始,因为戴若夕前腿一阻他,后腿就进了步,身体一下子就贴了进来。

    看到戴若夕那熟悉的一腿,谢寸官的心中不由地一颤,当初在京城里,在那间俱乐部中,他借故放倒了丁玉喜时,戴若夕执意要和他比武,他当时刚想进步时,就中了戴若夕这么一腿。那就是这一腿之后,他被戴若夕贴身拔根,然后用贴墙挂画的肘劲儿,打了出去。

    也就是那一肘,让他不小心扯破了她的衣服,却奠定了他们的感情基础。

    但今天,再看到这一腿时,他们却已经如普通朋友般地平淡了。

    戴若夕就有这样的才华,她总能在眼睛根本不看你的情况下。你一起身动手,她就能将一条腿斜斜地送到你想进步的脚前。阻住你的动作,截劲截心兼截意!

    苦哈时的反应极快,虽然腿下被阻,但戴若夕刚一贴身,他的右手就一把伸出,反掌插向戴若夕的面部,同时左手成拳,紧跟右手之后,一右手受阻,左手就连环出击。一般人对于这种连珠拳。防不胜防。都只能是一退破千招。

    他此刻就是要让上步的戴若夕,怎么进身怎么退回去。

    但戴若夕进身时,已经手起身落,双手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封了门户。所以,他的右手反掌,就插在戴若夕的右手臂上,两人手一触击,戴若夕右手就顺势顺着左臂下抹,左手就换上来。手找腮肘找心,手不离怀肘摩肋,正是戴家拳架变化时,严实自己身体的秘法。

    她这一换身形。脚下步子却已经直接夺门而入,直进苦哈时的双腿之间。

    苦哈时的左手拳这时击出,就正击在戴若夕的左手臂上。

    此时,苦哈时的身体已经和戴若夕的身体紧紧地撞在了一起,他甚至能闻到戴若夕呼吸之间,那股好闻的处子香味儿。他从来没有同人动手时。贴得这么近过。

    戴若夕此时就动了起来,她的左手一把苦哈时的左手,往自己颌下一回,这一个运作,将苦哈时西亚就没发出力的左手上那股劲儿,又卸了一份。右手成拳,就从肘弯处往上,如弹丸之惊弹,几乎是贴着自己的身体往上起拳,就弹打在苦哈时的左肘弯,将他的左手臂就撞到了体外,而戴若夕的右肘就直接往自己心口合闭,继往向前送出。

    她的左手,就护在自己的右肘部,拳成凤眼,随肘击出。

    苦哈时双手尽出,此时要再攻击,自然需要先蓄力。而他想抬膝时,却发现两人贴得太紧,自己只要敢抬腿,就会自己跌倒。

    他还没从这种被人捆住般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时,就感觉自己心口处突然一痛,接着又是一痛。竟然戴若夕一肘一拳,前后几乎同时击中。他不能置信地张大了眼睛,想不到这女孩子竟然劲儿这么大,一时打得他竟然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就在他这心神被痛楚一牵之时,戴若夕的右手肘往回收,右拳如弹,一下子就弹了回来。目标正是他瞪得老大的眼睛。苦哈时只感觉眼前金星一冒,就有些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感觉了,他的一只右眼已经被打得暴肿起来。这还是戴若夕做为女孩本能地留了手。要放在谢寸官或者白志刚等人,这一拳非打暴眼球不可。

    戴若夕右拳封眼之后,根本不回拳,右手刀手下切,就顺着苦哈时的右膀抹下来,同时她的右肘成拐,随着脚下进步一摧,横肘如刀,一肘就横搁在苦哈时的心窝上。这一肘带了展身之劲,苦哈时只感觉自己心口一股灼热如火窜起,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但戴若夕似乎早就料到了他这一下,抬起的左手一把就挡在他的嘴前,将他一口血及时挡住,而戴若夕右肩头此时已经硬栽下去,一膀就打在他心口上。

    这一膀将苦哈时直接打得连退都退不出去,直接原地扑通一声,就硬硬地坐倒在地上。

    戴若夕一步退开,左手上满是苦哈时喷出的鲜血。

    坐在地上的苦哈时又是一口血喷出来,然后就扑通一声,仰而摔倒,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台上台下的人一时都惊傻了,从俩人一动手,苦哈时进步都没有能进得来,就在原地出了两手,然后给戴若夕一侵怀,就拳打肘击肩靠,一连五打连环,然后就吐血不止。

    让台下的人们一时有一种错觉,合着这哥们是上台表演吐血来着!

    台下先是一片寂静,然后就听许多水手大叔们都用各种语言“你妹哟!”地叫了起来,这也太那个差异人心了。

    谢寸官看着台上那依然娇小的身影,不由地在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戴若夕的功夫明显地比以前更俊了!这个人前从不露贵,人后却下功夫的女孩,虽然表面上人蓄无害,但骨子里却倔强得厉害。这一手戴家鸡形,谢寸官自问自己上台去,也不一定能打出这样的水平。

    她将一切都算计到了,甚至不想让苦哈时那一口污血,喷在她的脸上。所以她将本该穿喉的一掌,改成了堵嘴。

    对面山洞中,哈迪斯声嘶力竭地叫起来:“站起来!站起来继续打,你这混蛋!”他的心在流血了,他的家底,在这瞬息之间,又缩水了一多半。洞子里的其他人都同情地看着他,想着刚才比赛前,他侃侃而谈多好的投机时机时的样子,大家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在中国武术界,有一句话,要小心女人、老人和孩子……”柴田弘喃喃地道。

    “你妹哟!”洞子里押过注的人都鄙视地看了这个号称中国通的日本人一看:“刚才也不见你早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