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海盗宝藏”斗拳场

第六十二章 “海盗宝藏”斗拳场

作品: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 作者:小子无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就在谢寸官在步嘉村吃水屋时,在山打根着名的海上王海鲜餐厅最大的一个包间内,也正进行着一次宴请,如果他在这里,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张桌子上,最少有他两个熟人,一个是印尼拳师哈迪斯,而另一个,却是他以为,已经潜逃回日本的柴田弘。

    尽管黑龙会在印尼策划的排华暴乱,以华人实现自治,暴乱失败而告终。但柴田弘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相反,此刻他显得有些踌躇满志的样子。

    宴会的主人,是马来人塞夫拉。

    塞夫拉是山打根市着名的富翁,也是山打根着名的渔业大享,在山打根市还有几家零售百货商店,兼营娱乐业。娱乐业方面,有几家夜总会和赌场。虽然他不直接插手黑道的事情,但山打根市的马来人黑道行事,却一直都看着他的脸色。

    “哈迪斯先生!”塞夫拉此时端起一杯酒,向哈迪斯道:“感谢您及您的弟子们在这几天所出的力,等那个地下拳场一到手,我在东海湾的那个船队,就是您的产业了!”

    哈迪斯笑着端起杯子,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而听到塞夫拉提到那个地下拳场,一直静静地坐在哈迪斯旁边的柴田弘的眉毛不由轻微一跳,却是看着塞夫拉,故做不经意地道:“尊敬的塞夫拉先生,我不明白,为什么您对那个拳场那么感兴趣呢?那里倒底有什么东西。值得您用一个船队来换呢?”

    塞夫拉听了。不由地一愣,片刻之后,才略带尴尬地强笑道:“哈哈,纯属个人爱好,个人爱好!来,我再敬诸位一杯,大家喝好,喝好!”

    闻言,明显地,哈迪斯和柴田弘的脸上。都不易察觉地露出一股子冷笑的意味。

    不过,俩人却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哈哈笑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步嘉村水屋里。谢寸官等人一顿饭吃得也分外开心,等杯盘撤下去时,丫丫给大家又送上热茶汤,谢寸官小口地呷着茶汤,看着林炳不时地逗弄着怀里的小弟,硬要担小弟弟的小牛牛,小弟弟拼命抵挡着不让捏。

    一旁的小丫丫红着脸,依偎在戴若夕怀里,看着林炳老而无状的样子。一顿饭的时间,小丫头已经喜欢上了这个身上气味闻起来很好闻的姐姐。

    戴若夕搂着丫丫小小的身子。眼睛一闪一闪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凡则静静地坐在一旁,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切。但眼睛里却满是一种缅杯的神情。

    谢寸官看了一眼刘凡,他知道刘凡的妻子如果不出事的话,当时已经是副营的刘凡此时要么已经提了正营,带家属到部队。要么已经转业回家。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此时他的孩子也应该有林炳怀里的小弟弟这么大了。但偏偏他的妻子却摊上那么档子事,并且那好强的女人连自己的丈夫都没见,就自杀了。

    从王一丙那里。谢寸官知道,刘凡同自己的妻子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发小,夫妻感情极好。刘凡在部队犯的最多的错误,就是休探亲假时,老是超假。

    所以这个平常在部队同战友相处时。几乎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憨厚男人。就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借部队的车出门办事的机会,一天一夜二十四小时,往返上千里,连杀六人,并且在第二天早上按时返回部队,交了差事。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却正好被一个熟人看见。

    当时被军事法庭判了死刑的男人,从法律上讲,没错!六人只是强奸,死者死于自杀,而且,就是这样,那六人也罪不至死。

    但从感觉上来讲,那个女人,也许就是刘凡的整个世界。

    在一起的人里,谢寸官感觉自己最摸不清的,就是刘凡这个人。因为,其他的人,再难缠的人,像王一丙,曾世雄,那个是省油的灯。但谢寸官却都感觉有迹可寻,因为他们俩个再难缠,他们也是人,有人的感情轨迹,所以谢寸官总能感觉到他们的做事走向。只有刘凡不同,谢寸官永远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就像此刻,明明你感觉他已经动了感情,但他还是像个旁观者。

    谢寸官一直有一种感觉,似乎生活对于刘凡来说,就像一场电影,他会为其他的故事情节感动得哭或笑,但却永远是看电影的那种感觉。

    将怀子里最后一口茶汤喝光,谢寸官就对林炳道:“老林,我们走吧,这会儿左右没事,去你那个拳场看看!”

    林炳听了,不由微微一怔道:“现在去?”

    谢寸官点点头,看着他的脸色道:“恩,突然间想去看看,不方便吗?”

    “方便!怎么会不方便!”林炳就将笑成一团的小弟放到地上,在小屁股上又拍一巴掌,在小弟弟抗议的目光中,站起身来,对着屋里的妇人叫了一声。那妇人出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在她朴实的感觉中,自己一家人同客人一起吃的饭,怎么好意思收钱。在林炳的一再解释下,这是客人的要求,她才讪讪地收了钱。

    一旁的戴若夕站起来时,轻轻地亲了一口杯里的丫丫。

    丫丫的眼睛里就流露出一股难舍的神情来,突然跑进屋子里,一会儿跑出来,手里竟然拿着一个系了红绳的银挂坠出来,那上面的红绳已经有些发黑,纯度并不很高的银饰已的纹路中,因为长期的氧化,已经发黑,明显地是有些年头的东西。

    丫丫将手里的挂坠递给戴若夕,戴若夕不由地吃了一惊,她打手势问丫丫。是给自己的?丫丫点头。掂着脚站起来,将挂坠伸向她的脖颈。

    那妇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却明显地忍着没说什么,却趁人不注意,伸手擦了擦眼睛。

    戴若夕略一犹豫,但看着丫丫渴望的神情,终于弯下身子,让她将挂坠挂在自己脖子上,然后亲了亲丫丫因开心而泛红的小脸,轻咬着唇。同谢寸官一起离开。

    谢寸官临出门时,就突然对林炳道:“这里的饭菜真不错,明天晚上,我们还来这里吃饭!”

    林炳一愣。提醒他道:“明天晚上我们要去赛拳!”

    “赛拳要很长时间吗?”谢寸官忍不住问道。

    “一共要赛三场,就是早点结束,也要到**点钟了……”林炳小声道。

    “那有什么关系,到时候打赢了,不也得找个地方庆祝吗?”谢寸官满不在乎地道:“在那不是吃一顿,就定在这里吧!”

    林炳稍一犹豫,就对一旁的女人说了几句话。妇人就立刻笑着答应。一旁的丫丫显然听得明白,小脸上立刻泛起了笑容。

    戴若夕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谢寸官转身就走了出去,原来有时快乐如此简单。

    出门上了车子,林炳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戴若夕道:“戴女士很有人缘呀。丫丫看来真的很喜欢你,把最心爱的银坠儿都送给了你……”

    “哦?”戴若夕看了他一眼,用手摸了摸胸前的坠子,问道:“这坠子很值钱吗?”

    “哦,那倒不是!”林炳看了一眼那坠子道:“只不过,这是丫丫去世的父亲,留给丫丫的,平常都在布袋子里包着,连看都不让别人看!”

    “哦!”戴若夕轻哦一声,将脸轻轻地别向了窗外。

    车子顺着街道一路开。渐渐地靠近了海边,终于到了一幛老房子前,林炳将车子停下来,就带他几人下了车子。进了屋子,屋子里灯火通明。竟然是一个小饭馆的样子。

    立刻就有年轻的汉子迎过来,叫一声:“炳哥。这么晚怎么还过来?”

    林炳轻轻嗯了一声,却没介绍给谢寸官认识的意思,只道:“带我们去后院!”

    汉子点点头,就直接带着几人,往后院去。

    到了后院,竟然是一道显得极厚实的铁门,气氛都有些压抑的感觉,黑压压的。汉子伸手在旁边的墙上摸了摸,那门就哗啷一声打了开来。

    林炳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谢寸官等人进了铁门,竟然是长长的一个小门洞,看来这后院的墙不薄。穿过门洞,就进入了后院中,院子里,三数个汉子正站在那里,看到林炳进来,都叫一声:“炳哥!”

    谢寸官等人打量着院子,竟然有一种庙宇的感觉。

    此时的林炳,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在市集嘻嘻哈哈的样子,而是有些严厉的感觉。他一言不发地向谢寸官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就转身带路。转过一个墙角,主到了一间房前,一个汉子就上前打开门,拉亮了里面的灯。

    谢寸官等人一进来,不由地有些吃惊,这个房间一进门,一股潮腥气儿就扑面而来,这里竟然是一个通往地下的深深通道。而且,看这地道的样子,似乎有些年前,不像是新修的建筑。因为地道很宽敞的样子,却已经长了青苔。

    林炳带头就走下去,谢寸官跟上,戴若夕跟着他。而刘凡此时却对谢寸官道:“寸官,我不喜欢这种霉味儿,就在上面不下去了。”

    谢寸官转头看了他一眼,知道刘凡这是谨慎,不想全部人都进到这个不知深浅的洞子里去。当时就点点头道:“也好,你在这陪这几位兄弟聊聊!”

    然后转身就跟着林炳往下走。

    越往下越,谢寸官越吃惊!通道里灯光很好,但明显地,这些灯都是后来加的。在通道墙壁上,明显地还有一些明显是装灯的地方,但那却是那种老式的灯罩。而且,上在的铁架已经被严重锈蚀。通道全是石头砌成的,青石面上湿漉漉的,显然这个地方水气极大。而且,隐隐约约间,能听到通道内传来隐隐的雷声一般的轰响声。

    终于走到了通道的尽头,一个大铁门在灯光下闪着黝黑的乌光。

    而隐隐的轰响声,就从门后传来。

    林炳这时一回头,对谢寸官和戴若夕道:“欢迎二位来到‘海盗宝藏’赌拳场来!”说着话,一按墙上的按钮,那道大铁门就扎扎地打开来,一个巨大到让人目瞪口呆的空间就出现在谢寸官和戴若夕面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