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冷兵器之战(5)
    要说人活得就是个气势!虽然华人青年人数少,但这些已经见过血腥的青年人,已经不像刚开始时那么生涩胆怯了。{书友上传更新}而且这些青年亲人在后等他们保护,兄弟在前等他们救援。而且,生在印尼,长在泗水,从小受的压抑,似乎就在今天,就在这一刻完全地暴发出来。

    大家呼喊着,狂叫着,好像晚上进了夜店一样,兴奋得都有些狂躁起来。每个冲上去的人,一时间都抱了必死之心,个个如小老虎一般,手中的砍刀、棍子,如同死神手中的镰刀那么犀利,肆意地收割着生命,也付出着鲜血。

    跟着谢寸官向前冲的,是一个百人队。而另一个百人队,则向前平稳推进。将前个百人队杀伤的印尼人补上一刀杀死,而将受伤和死亡的兄弟的抬下去。

    此刻,在唐人街长街之上,最高的那幢楼上,正架着几台摄像机,远远地吊着这边的情景。没有什么剪辑,就是一个远远的画面,这些拍好的带子被人一路小跑地拿下去,直接就通过李莫奇手中的电脑,接驳着卫星,传出去。

    这些人都是谢寸官他们请来报道拳赛的记者,此刻他们就充当了现场报道的记者。

    他们要将这件事,通过他们的媒体,报道给全世界。

    林耀辉在记者的镜头下,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已经连续向警察局报了四次警了。但得到的回答就是:警员马上到达。请耐心等待。

    一旁刚拍摄完这个情景的那个英国摄像师在放下机器,取出带子时,不由地骂了一声:“狗屎!”表达对事件的不满。

    林耀辉则擦着头上的汗水,有些担扰地望着楼下远处,那杀成一片的地方。虽然看不到血肉横飞,惨呼嚎叫的场景,但他还是忍不住地担心。他知道,在泗水周围,这一刻其实也潜伏着无数的受过军事训练的华人青年,他们都同他一样在等待着。

    等待着这里杀出结果来。

    谢寸官的人终于同左侧街口上的人们汇合到一起。但二个百人队,此刻仅仅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而死亡的,大部分是镖枪手。而谢寸官冲进来的百人队。也折损了近二十个人。谢寸官他们还没回头,图泰尼已经指挥着自己身边的那部分暴徒冲上来。

    这些人是真正的战士旅的核心,都是从印尼退伍的军人和警察部队中选取的佼佼者。他们同其他一盘散沙的暴徒不同,他们有组织,有纪律,也有其他暴徒所不具有的狠杀之气。(_)

    这是图泰尼手上最可倚仗的势力,他已经隐隐地感觉到,谢寸官似乎是这些华人青年人主心骨,所以他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留下来。

    这些冲上来的暴徒并没有急着上前进攻,而是先冲到谢寸官他们身后。将他们的退路封死了。谢寸官将所有的人集中到一起,让伤者站在队伍最中间。此刻,大量的暴徒在图泰尼的指挥下,已经封住了他们的退路。

    谢寸官当机立断,率领这一百多人,直接往对面的街口冲去,他要汇合那边的人。

    图泰尼大叫着:“阻住!阻住!不要让他们汇合!”那些往前冲的印尼暴徒才反应过来,插在两只队伍中间,想要阻住他们。

    此刻,右面街口的华人青年已经发现了谢寸官他们的意图。立刻也冲过来,同他们汇合。

    “冲起来!冲起来!”一个百人队长吼叫着:“不想死的冲起来!”

    这些本来已经绝忘的华人青年,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提起了力气。他们以为他们已经没救了,放眼周围。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印尼人。这时看到谢寸官领头,带着大家来救他们。立刻鼓起残余的力气,杀了起来。

    两队人都生向往之心,一时犀利无比,将阻在中间的印尼人杀得人仰马翻。

    等战士旅那些人反应过来时,两队人已经混在一起了。

    右侧街上的这些华人青年死伤竟然比左侧街口少了许多,二个百人队,此刻竟然还有一百五十多人都能战斗。其他的也是伤的多,死的少,这些伤员都互相扶持着。

    谢寸官不由地着意地看了一眼刚才叫喊的那个百人队队长,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在那个时间,起到了极强的激励士气的作用,显然这个青年人不简单。

    现在谢寸官手下,不缺能杀能打的人,却缺少这些能指挥的脑子。

    “你叫什么名字?”谢寸官冲到这个队长身边,军刺闪电般地吞吐一次,戳翻一个冲上来的印尼汉子,大声问道。

    “林胡峰!”那年轻人的回答却很轻。

    谢寸官当时就吩咐道:“我在前面冲,你在后面组织镖枪手接应!你们还剩多少根镖枪?”他随意地问道。

    “还有大概一百根!”林胡峰这次回答的却很大声。

    谢寸官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自己随口一问,就能答上来。这人倒真是个将才。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能知道自己手中的武器数量,发挥不同武器的效果,才能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保护自己。

    “用到该用的地方!”谢寸官叮咛一声,然后就伸手点将:“你、你、你、你、你——”他一连点出十几个人来,都是刚才冲杀时身手好,冲得猛的人:“你们都跟着我,一起在前面冲杀!其他人不管原来职务,都统一听林胡峰指挥!”

    大家都应了一声。

    谢寸官将手中的军刺握紧,立刻大吼着越队而出:“杀!”他吼叫着,向前冲去。

    挡住街口的印尼人立刻也迎了上来。

    现在情况很特别。谢寸官这一队人。前有印尼人阻挡,后有印尼人追杀。而他面前的这帮子印尼暴徒,也是后要阻挡主街道上那个华人百人队的绞杀,前要同谢寸官这队人搏杀。只不过,这些印尼暴徒人数足足超过了四百,比谢寸官这边人多了一百多人。

    如此多的人,已经将街道几乎挡严了。

    谢寸官带着那十几个勇猛汉子,一下子就如楔子一般,打入这队印尼暴徒中间。而身后,林胡峰则带着其他的人。刀棍手在外,镖枪手在内,最里面则是伤员。林胡峰的指挥才能真不是盖的,按排得有条有理。而且。主要的是,刚才他们那一队人都服他。

    谢寸官一方,突然发难,打了对手一个猝不及防,一下子楔入对方中间,但这批印尼暴徒多数都是军人和警察部队退伍人员组成,却比平常的普通暴徒强横了许多。在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像膏药一样贴上来,死咬着他们不放。

    一时间又胶着在一起,每进一步都困难。而且。谢寸官身边那几个强悍的华人青年,纷纷倒下,一时间,只剩他一个在前面,就给印尼人围上了。

    谢寸官眼神阴冷如蛇,手中的五六式军刺已经整个儿滑腻腻的全是血。

    看他落了单,三个最凶悍的印尼暴徒立刻围了上来。谢寸官脚下蛇步,身体斜行。三个合围而上,猛然间,当中一个理了寸头的印尼汉子率先发难。手中的砍刀从谢寸官面前虚劈一下,立刻如毒蛇一般,向谢寸官咽喉刺了过来。

    谢寸官迎刀而上,手中的军刺同时刺出。

    他用的还是拦拿扎的刀法,军刺略带弧形。拧打拧进,在对方刀上一荡。就将对方的刀荡开去,手中军刺就直接在对冲中,送入对方咽喉。

    这人的手捂上了喉咙,眼神中却满是惊讶的神情,就那么不甘地倒了下去。毕竟他手的砍刀要比军刺长上一些,却在对冲中被对方刺死,而对方却毫发无损。

    谢寸官一刀刺死面前的这个汉子,立刻身体一转,就往这人倒下的地方钻过去,直接用背将人扛开,撞向自己右侧,阻住另一名汉子。

    那名汉子也是犷悍之辈,见自己同伴身体过来,竟然毫不犹豫地一脚踏开。手中刀带着风声,就向谢寸官劈了下来。谢寸官根本没有管他的刀,手中军刺直接捅向对方的咽喉,直接全部捅入,直到军刺的把手,撞到对方的喉头上。直接将对方撞翻。

    刚才那一刀,他没法闪,因为后面已经有印尼人冲了上为。

    这种群体的刀战就是这样,一定要不断地往前冲,千万不能后退。因为人这种动物,还是往前冲时,动能最大。狭路相逢勇者胜,根本没有其他道理可讲。

    你往前冲,后面的人就追着你跑,而你一旦往后退,就真正成了腹背受敌了。

    谢寸官刚撞翻这名印尼人,后面的那把刀已经带着风声劈了下来。毕竟谢寸官打倒人有一耽误,这一耽误间,这名印尼人已经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

    谢寸官此时,手中的军刺正刺向前面的一个印尼人,他没有回头,因为已经来不及回头了。他最佳的选择,就是能一刀洞穿前面的敌人,自己前冲,让后面这一刀走空。

    但前面的敌人却没给他这个机会,这个人没有迎着谢寸官杀,反而是挥着刀,舞出一片刀花,阻挡谢寸官。

    眼看谢寸官就要避不开这一刀了,突然间,一条长刀带着啸风,就从他身边闪过。寒光一闪中,就夺地一声,钉入那人的胸膛里。

    “杀!”随着一声吼叫,谢寸官前面的几名印尼人就被撞开,数十人呼啸而来,领头的人,正是梁山。而另外的人,却不是那些华人青年,而是白志刚、李柏文等一杆子老鸟们。

    关健的时候,这些志愿队的人终于动了起来。

    这些军人素质虽然好,但冷兵器的单兵做战能力,显然不如这些练了一辈子武术,而且知进退,通打法的拳师。一时间就被撕开了一个缺口。直接被杀透之后,接上了林胡峰的队伍。就在这片刻间,林胡峰的队伍也死伤惨重,数度被人撕开刀棍手的缺口,冲了进去。

    不过,在他的指挥反击下,这些缺口很快被弥合,但饶是如此,这五六分钟时间,他不到三百人的队伍,又倒下去三十多个。而跟谢寸官冲在前面那几个凶悍的华人青年,仅仅只有四个完整归队,其他的都被淹没在印尼暴徒当中了。

    这边接应上以后,立刻返身回杀,而后面,已经将预备的华人青年,调上了三个百人队,镖枪一时齐飞,硬生生地挡住这伙凶悍的暴徒。(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