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冷兵器之战(3)
    此时,暴徒们冲上来的越来越多,谢寸官刚才掷出了手中的五六式军刺,此时正被一名印尼暴徒从那个日本人身上拨了出来,而那个日本人的长刀,也被捡了起来。***谢寸官同梁山手中都没有了武器,这在这种杀戮之地,是非常危险的。毕竟,任何一个那怕是没练过武功的普通人,手中有刀,其杀伤力肯定不亚于一个掌能碎砖的武林高手。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虽是俚语,但也说出了一个事实。

    谢寸官猛地就扑了出去,迎面就撞上一个小个子的印尼汉子。这人眼色阴狠,看过来的眼睛充满了仇恨。他叫苛卡,他的哥哥是九八排华暴乱中的骨干分子,不过,在后来政府对九八排华暴乱进行调查时,将他哥哥送到了监狱里。

    但人就是这样,苛卡并不感觉自己哥哥在暴乱中的兽行有什么不妥,反而将政府对哥哥的惩处,仇恨记在了华人身上,对华人充满了恨意。

    此时见谢寸官冲了出来,立刻挥动手中的砍刀,高高举起,向谢寸官迎冲过来。

    谢寸官脚下一个箭窜步,到了近前,身体突然一矮,一个猴竖蹲就进了他的手臂之下。谢寸官的左腿进到了他右腿后面,而右腿就抵在了他右腿前,随着矮下身,膝盖就顶在他胫骨上,左手臂肘就先砸在他的膝盖上,左手捶头子甩下去,就砸在他的足踝高骨上。

    苛卡正往前冲,谢寸官明明窜了过来。他手中的刀已经准备劈出,但谢寸官突然就从眼睛消失,而是钻到了他的腹下。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腿上两处地方被榔头敲中一般疼了起来。而他的身体由于惯性作用,就往谢寸官身上扑爬过去。

    原来谢寸官久练戴家猴桩。不知不觉间,气血已经能很轻易地行至手上。所以他现在的肘捶,已经不是一般的重了。一下子就打得苛卜呲牙咧嘴,差点叫出声来。

    而谢寸官这一进,身体缩小下去,不光避开了苛卡的刀,也同时避开了另两个迎上来的印尼人。他的身体此刻钻在苛卡怀里,其他的人刀也不好往他身上招呼。

    谢寸官下面肘捶得手。立刻起身,使出了沪上心意的起手横拳。

    苛卡几乎在一瞬间,先是感觉腹部火烧,接着下颌一痛。最后是心窝子疼。却是谢寸官先是拳打小腹,然后冲天而起,撞了他下颌,最后随着摧步进身,双肘用出的。却是戴家贴墙挂画的肘劲儿。谢寸官拳劲充沛,一连串的攻击,苛卡的身体不由得重伤,往后飞出。谢寸官左手画圈一把,已经从他手中夺过了他右手中的砍刀。

    此时。苛卡身后的人,被他身体这一砸。就撞倒了两三个,这两三个倒下去,又拌倒了两三个。因为此时后面的人此时还在往前冲。

    谢寸官手中有了刀,立刻步走斜行,却是掠过倒下这一片人,往自己右侧穿插过去。

    那里,那个捡起他五六式军刺的人,正往前冲来。斜行间,谢寸官就迎上了冲到面前的一个印尼暴徒。这人身体墩实,人还未到跟前,手中刀已经高高举起。

    谢寸官窜步迎上,一下子就贴了身体,左手刀如毒蛇一般,一个吞吐间,就在他心脏里出入了一次,那人的刀还没来得及落下,身体就一下子被掏空了力气,脚步不停,踉跄软倒。但谢寸官根本不待他倒下,右手一个戴家崩拳,拳上冲天打了下颌,翻丹进肘后就展身发劲,一肘就挑在对方心窝上,将已经要软塌下来的人就抛打出去。

    戴家心意崩拳,崩拳似箭属木,非箭也,有舟行浪头之势。而舟行浪头,劲在船底,所以主要劲力,都在这一肘之上。

    他在那人被打起来时,脚下进步,右手一抄,就将那人手中的刀拿到了手中。

    这人被抛出去,自然就阻了身后的人,此时,那些冲来的印尼人看谢寸官凶悍异常,转眼之间,连杀两人,不由脚下步子一滞,就在这一滞间,谢寸官右手新得的砍刀,已经抡臂甩出,那刀打个旋儿,就卜地一声,插入那个拿着他五六式军刺的印尼人的心窝里。

    那人脚下还正往前跑,上身中刀着力,就立刻被仰面跌倒,地上却多是血水,惯性带着他滑着血水过来,在谢寸官前面两步处,就被拌在那个被抛出人的身体上,停了下来。

    谢寸官左手刀交右手,再次飞出,这次目标却是那个手持日本长刀的印尼人。

    那人看刀飞来,忙乱舞手中长刀,结果竟然瞎猫抓个死耗儿,将谢寸官的飞刀磕开。但谢寸官此时已经大跨步,到了军刺前面,脚一挂把手,就将军刺桃了起来,接到手中。军刺到手,一种熟悉到骨子里的感觉一下子就到了身上。

    谢寸官虎吼一声,踏步而进。

    两个凶悍的印尼汉子看他丢了砍刀,拿上了不起眼的军刺,就呼喊着,交叉冲了上来。谢寸官眉也不皱,却根本不管二人,只管向那个拿了日本长刀的印尼人追去。

    那人看谢寸官追来,竟然想转身想跑。

    就在此时,一个印尼暴徒已经冲到了谢寸官面前,手中长刀轮起,就劈了下来。

    谢寸官后腿蹬处,身体带劲,好像根本没看到空中的砍刀,直接往前迎了上去。手中的军刺划出一个小小的扇形面,就叮地一声,磕在那人劈下来的刀刃上,将刀顿住,手却不停,直往前刺却,就贴着那刀的护手,直接刺进了那人的咽喉。

    心意拳从枪化出来,其劲力很多时候,就带了枪中的拦拿扎的劲意。

    谢寸官和戴家门牛刚子谈拳时,牛刚子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心意拳谱上说的硬打硬进无遮拦,他感觉应该是拧打拧进无遮拦。当时牛刚子讲得就是手臂拧转,连顾带打的扎枪劲。

    虽然当时这句话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但谢寸官却注意到了。他学的这一套军刺之法,本身就是刺的动作。这种拧打拧进,似乎正合适。不管牛刚子这个理论对不对,能不能得到多数心意门人的认可,但对于谢寸官来说,这句话用在军刺上,却有高屋建瓴的效果。

    于是他就在小小的军刺之上,贯入了这种拧劲儿。却取到了枪法中拦拿扎的效果。

    因此,这一刀他手带旋劲儿,军刺在拦开对手的砍刀同时,就扎了进去。一刀直取咽喉。这个强悍的,精力旺盛的,大喊大叫的印尼人一个子就变得安静下来,他的身体由于惯性还向谢寸官冲来。

    谢寸官军刺在手,那种感觉又同拿砍刀时不一样了。

    砍刀如虎。那是充满霸气的东西,所以打起来是硬杀硬进。而军刺却如蛇,是充满灵性与诡异的东西,所以杀起来是身如游鱼。

    眼看这人的身体带着惯性。冲了过来。谢寸官腿走蛇步,身体往左一转。肩头一扛,就将这人的尸体斜撞出去。挡住了自己左侧的方向。顺着这股劲儿,他的身体就缩低出右仆腿,直接迎上右侧冲上来的另一个人。

    这人正往前冲,谢寸官一这仆步低腿,自然就顶在他的脚上。

    这人脚下受劲儿,就直接往谢寸官身上的跌扑下来。谢寸官手中军刺一个吞吐,出入于这人的心脏里,而且就带了挂劲儿,将人也往左侧挑去,这人的身体就斜斜地跌向左侧。

    此时,谢寸官的左手已经顺下了他手中的刀,移开身体时,拿着日本刀的那个人才堪堪转地身去。谢寸官左手轮开甩起,手中的刀就闪电般地飞入那人的后心。

    那人就带着长刀,扭身摔倒,刀就掉在了地上。

    谢寸官此时已经跨步进身,直冲长刀而去。中间有两个印尼汉子欲要阻他,给他连续两个突刺,第一个人在刀还没落下来时,就被他一刀洞穿了心脏。第二人刀堪堪砍下,也被他一刀洞穿心脏。那把刀砍到身上时,已经变得无力,只是在他背上,留下一道血印子。

    谢寸官此时已经冲到长刀前,身体一个雀地龙仆下去,起身时手中军刺再次洞穿一人的心脏,左手已经顺势捡起了刀。

    此时,对面的印尼人都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被他十步之间,连杀数人的勇武惊呆了。

    谢寸官拿着长刀,同这些人对视着,缓缓退开。这个时候,他不能急退,这就和人同狗对峙一样,一旦你退得快了,狗儿就以为你胆怯了,铁定要重新扑过来。所以人一定退步要缓,让对方知道你并不怕,也不急,你上我就杀你的那种意思。

    谢寸官这一退开,印尼人立刻跟进。

    刚才他一人孤军深入,现在就退回到自己的人中间。此时,这里已经杀成了胶着状态。华人青年们虽然是头次上场,但一是身上全穿了防割背心,二是梁山和谢寸官的凶悍,给了大家一定的信心。三是见过血之后,大家也不那么怕了。

    所以虽然轻伤者不少,但却没有一人后退,都是大声呼喝,死战不退。

    而背后的镖枪手,此时也发挥了作用。那里印尼暴徒冲上来猛了,十几杆镖枪就立刻飞过去,给予强力的杀伤。

    谢寸官退到已经重新拿过一把鬼头刀,配合着年轻人杀敌的梁山身边,叫一声:“梁山哥,给你刀,看趁手不!”

    梁山接过刀来,却只看了他一眼,没说趁手不,只是轻道一声:“谢谢!”

    但谢寸官却真正的从这平淡中,感觉到了一股子情义来。这种心灵的感觉,很是奇怪。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

    梁山此时就道:“孩子们体力消耗太大,手脚都有些慢下来了,得换人了!”

    谢寸官点点头,这种搏杀最耗人体力,比在拳台上打还耗人。一般拳师,在平常能跑个十公里,二十公里的,这一跑就是十几分钟,近二十分钟。但真正到了拳台上,三数分钟,就气喘吁吁,就是因为搏杀同跑步不一样,精神高度集中之下,人的消耗更大。

    这一接战之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两分钟,但这些华人青年许多人已经喘了起来。

    精神压力太大的缘故。

    “镖枪队发镖枪阻击,刀棍队往后撤!”谢寸官厉声喝道。

    此时他同梁山在大家心中,那已经是军心胆魄的存在了,他一声令下,后面的镖枪队立刻发出数十杆镖枪,就将他们身前的印尼人扎得稀稀拉拉的。拿刀的、拿棍的华人青年,就学着他俩的样儿,缓缓地往后退。

    谢寸官和梁山两人,一把军刺,一把长刀殿后。就开始有条不紊地后撤。

    对面的印尼人被一阵镖枪扎得稀落,而且他们缺少统一指挥,虽然那几个日本人带头往前冲,但却被再一阵镖枪阻住,一时竟然没能组织起像样的进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