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杀戮的前夜
    听了谢寸官的话,张博然哭得更凶了,哽咽道:“谢寸官,你知道吗?师兄虽然好像处处同你做对,但他对你也是极欣赏的,你们本来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

    “不!”谢寸官流着泪,但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来:“我们已经是最好的朋友了!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有些朋友,片刻就是一辈子,刹那就是永恒!佛协他是我的朋友,很好的朋友!”

    “这孩子从小就犟,可是对武术却极爱。***可惜我和刘三继承的朱家拳都已经不大全面了,要是朱师爷在,他看到这孩子,肯定会喜欢得不得了!多好的一棵苗子……”杨师听了他的话,就叹了口气道:“佛协不在了,我们在这里所起的作用也有限,就不打扰你了,我们明天就送他的尸骨回家。博然你跟你师叔回去收拾东西,我在这里陪佛协,真不知道回家去,该怎么给他的家人说,都只有这一个宝贝蛋儿呀……”

    “不,师伯,我不走!”张博然此时却摇头道:“我要留下来!师哥他一直的愿望,就是恢复朱家形意的风采,他没做完的事情,我要替他做完!”

    “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和你师叔怎么能放心?”杨师不由地道。

    “师伯,我已经是大人了!”张博然轻声道:“师兄在世时,总是对我说,要重新博采众家之长,恢复朱家形意的光彩,他有什么心得。都会毫不保留地告诉我,总希望我不要走弯路,能练出一身好功夫。现在师兄不在了,这里这么多高手。我替他同大家交流!”

    说着话,还略带孩子气的脸上,就露出倔强的神情来。活脱脱又是一个李佛协的样子。

    看得杨师不由一阵唏嘘,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谢寸官看到这种情形,就对杨师道:“杨师父放心!佛协是我的好兄弟,博然也是!他留下来,我会照顾他!我在他就在,我不在他也在。绝对不会让他有所闪失!”

    杨师闻言,看了他一眼,终于一咬牙道:“那也只好如此了!”

    当天晚上,在印尼华商总会和谢寸官的主持下。华人拳师们为李佛协和马力强开了一个小型的追悼会。马力强的家人也来了,来的是他的妻子和一儿一女,他们是来接马力强的尸骨回台湾。

    梁山在为李佛协上香时,深深地躬下一身体。

    武林中敬功夫不敬人,但敬精神更重过功夫。梁山一辈子服的人不多。(_)但李佛协的那股劲儿,让梁山深感觉佩服。因此他分外虔诚地上了香后,说一声:“兄弟!原谅哥哥鲁莽!等哥哥到了那一天,到阴间肯定要找到你。给你陪不是!”

    一席话,说得站在灵堂旁的张博然又掉眼泪了。

    虽然李佛协同其他人都没什么交情。但物伤其类,一夜大家都在悲伤中渡过。

    而唐人街之外。一夜也都不平静。

    首先在泗水市医院,正在疗伤中的古纳,被一伙极端分子冲进医院,从病床上拖到街上,活活地折磨死了。理由是他失败之后,竟然接受华人的治疗,太没气节了。

    而唐人街之外的数家华人商店,被砸抢一空,店主或者看店的人被杀。

    当消息传到马文都那里,再传到谢寸官这里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泗水市警察局已经抽调警力,封锁了数条街道,开始查询凶手。

    但暴徒们却聚集成团,不肯离去,与警察对恃。

    当天的拳赛自然就暂时停了下来。到了中午时,暴徒们就越聚越多,马文都不禁担心起来。谢寸官却让他冷静,因为这次的事情,有日本黑龙会参与,肯定不会是这么小规模的。对于唐人街华人来说,没有准备好。对于黑龙会来说,自然也还需要一点时间。

    就是他们要提前发动,也须得有统一的行动指挥。

    估计黑龙会的人此时正在紧急商量部署。

    另一个原因,就是他还没有得到自己的情报系统的信息,因此上他判断,这只是小股的极端分子的自发行动。目前还不能形成气候。不过,他已经让马文都通知在唐人街之外的华人,都撤回到唐人街来。

    中午饭时刚过,泗水市的一千二百名子弟就回来了,他们十人一组,进入唐人街。不过,路上他们也遇到了小股的极端分子,大家起了些冲突。但这些人都按谢寸官的叮咛,都是有限反击,迅速撤回唐人街。

    谢寸官这时也吩咐戴若夕等人撤回唐人街来。

    另外联系晚上要到的一千八百名支援泗水的热血青年,让他们在商船到达泗水后,先停在船上,不要上岸,等天黑后,再进入唐人街。

    谢寸官猜得没错,此刻,在柴田弘的住处,他正同哈迪斯一起主持召开会议。

    如果他在场的话,也能看到两个熟人,一个是哈迈德,一个是墩?特查,这是战士旅派来配合日本人的人员之一。在会议会中,高低胖瘦地坐着一屋子印尼人,这些人中,有极端组织的头目十五人,都是印尼全国各地的极端社团组织的精英。

    还有战士旅的六个人,他们是配合这次行动的中层。另外,在外面的酒店中,还有从战士旋抽调的印尼退伍军人一百五十名,这些人许多都是参与过九八年排华暴乱的那些军中指挥者和挑唆者,当年就是这些人以军事化手手段,带领武装暴行,进行排华暴乱的。

    另外还有三十多位日本人,都是黑龙会派来,协助柴田弘的战斗部精英人员。

    这边在开会,而在柴田弘卧室边上的一个房间里。铃川由子正戴着一个耳机,而耳机联结在手机,正进行录音。她录完一段就按发射键发出去。

    此刻她的眼神,已经完全没有白日里由子的那种温柔恬静。而是透出一股子难以言说的精明来。

    柴田弘终于安排完一切,看着那些人都趁着夜色散入泗水城中,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对着同样长出一口气的哈迪斯道:“明天就是好戏开场的时候,我们去喝一杯?”

    哈迪斯就哈哈笑了起来,明天也将是他的丰收日。除了他的徒子徒孙和控制下的印尼黑帮能为他抢来海量的财富之外,日本人也将会付给他一大笔钱。

    于是他就笑着点头。却也好意思地提醒柴田弘道:“柴田先生不打算今晚庆祝时,吃掉那只你养了好一阵子的百灵鸟儿?”

    柴田弘就给他说得心一下子热了起来,哈哈大笑道:“哈迪斯君真是个风趣的妙人儿,今天是该好好庆贺一下了!”说着就站起身来道:“请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说着,就起身往后院子里走去,他换衣服,顺便再带上铃川由子。

    几分钟后,柴田弘、哈迪斯就带着一身和服的铃川由子出了门。开车向哈迪斯的一个相的酒吧驶去。他们刚离开门,在柴田弘住处对面一直蹲着的一个面孔黝黑的平凡汉子就站起来,跨上印尼人常骑的那种摩托车,尾随而去。

    而此时。在泗水市唐人街的一间酒店里,李莫奇整天二十四小时开着的电脑前。正坐着满脸严肃的谢寸官和戴若夕,他们正听着电脑里播放出来的。经过解密的录音。那录音正是柴田弘和哈迪斯开会的情况。

    旁边的两个年轻华人正在为他们做翻译。因为那些日本语和印尼语,虽然他们都能简单地听,但像这种长篇大论,还是不大明白。

    终于听远这段会议,谢寸官没有作声,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接电话的正是曾世雄。几分钟后,曾世雄就出现在谢寸官面前,谢寸官直接道:“曾哥,你和若夕联系刘凡,按计划接任盈回来!”

    曾世雄就点点头,就带了戴若夕出去。

    哈迪斯和柴田弘开了个包间,就带着铃川由子进去,也给哈迪斯叫了一个陪酒女郎。由子还是那个恬静优美的样子,只是进包间时,她的眼睛不经意似地扫了一眼楼道,然后进门时,用手扶了一下门框,于是在那个门框上,就出现一个小小的,不引人注意的花纹儿。

    那是一个小孩子玩的那种图章的东西,只不过,这个花纹在街上并没有卖的,这是一个手工刻出来的精美小刀图案。这也是悍刀的标志之一。

    她们刚进去不久,那个跟上来的黝黑汉子就上了楼,顺着门一间间地看过来,当看到那个图案时,微一停顿,就走了过去,叫了楼上的服务员,开了隔壁的包间。

    二十分钟后,曾世雄就带着戴若夕来到了这家酒吧,不过,此时戴若夕却也穿着一身和服,跟着一身西装,牛高马大的曾世雄,在他们身后,是五六个印尼警察。

    “先生,就是这一家!”曾世雄用日语向那领头的警官道。他那雄生雌声的娇柔,听得那名警官不由地一抖,忙道:“你确定吗?”

    “确定!”曾世雄用日语道:“有人看见她就在这里面……”

    于是那警官把手一挥,那五六个印尼警察就拿着警棍,进了酒吧。酒吧的经理一看,忙拦住问什么事情,那警官就道:“这位铃川枫先生的妹妹在印尼旅游时失踪了,今天有人报案说是发现人进了你们的酒吧,所以我们来搜查!”

    “怎么会?”经理忙道:“我这酒吧都是合法的生意,我们老板是托尼查?隆,警官你看……”说着就递过一小卷钱:“惊扰了客人,不大好吧?”

    “你好好想想,那位小姐穿着日本人的和服,很明显!”警官当然听过托尼查,那也是泗水市的名人,自然不敢造次,于是就提点经理道。

    经理忙叫过领班,打听这么一个人。领班自然记得铃川由子的样子,当时就带人过去。

    柴田弘喝了会子酒,酒助人兴,终于有了感觉,正想抱着铃川由子动动手脚,启动一下气氛,门就被推了开来。然后就听一声惊讶而娇媚的日本语:“由子,真的是你!”一抬头,就看到人高马大的曾世雄,正关心地看着他怀里的由子,而旁边,还有一个长相甜美,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正气愤地看着他。(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