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重伤死亡
    马团松的脸sè变得有点难看,因为他希望出现的结局没有出现。txt电子书下载**{:

    ..

    友上传更新}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其他的想法,就会偏离本来的道路。按说他也是华人,自然应该希望华人赢,但心里有了其他想法,竟然在此时,希望白志刚输了比赛。.

    另外一名副会长和秘长,则互相对视一眼,俩人心中说不上来的滋味儿。

    此时,印尼方面迫不及待地就推上的期亚罗。

    期亚罗是一个已经退役的印尼搏击手,原来在东面亚一带都很有名气。早期在印尼国内比赛,后来转入一些地下拳场打黑拳,听说赚了些钱后,就不再打拳,转面追求武道方面的学问。后来就被印尼著名的拳师诺克收为关mén弟子。

    诺克就是哈迪斯的父亲,印尼著名的silat传统拳师,在当地武术界,是大师级的人物。

    不过,期罗亚相对于克鲁来说,是一个已经过气的的拳手,在三十岁以上的中年人心中,很有市场。但在现在年轻一代心中,对他并不十分熟悉。

    所以,期罗亚出场时的气势,远远地比不上克鲁那么风光。

    华人方面上的是马力强,北螳螂派拳师。马力强的父亲是一名军人,是随着国民党的败退,到达台湾的。后来从军队中退役后,就在高雄开了一家武馆。马力强是父亲在台湾重新娶妻后生下的孩子,生他时他父亲已经四十多岁了。

    马力强生下来就tǐng壮实。小时候就喜欢打架。但因为身体壮实。而且父亲的弟子众多,在他生活的那一片区域,几乎没人敢惹他,所以练武时极不用心。

    这样一直hún到十八岁时,他的父亲已经六十多岁了,就遇到有别的武馆的人前来踢馆,马力强的父亲同别人一场争斗,竟然被人打伤。武馆也就开不下去了,只好收拾东西,带他到高雄乡下。投靠了马力强的外公。

    也就在这个时候,马力强才开始好好练功。而他父亲也一心一意地教他,这样一练就是五年时间,马力强二十三岁时。螳螂拳的硬功夫终于练出来了,他重新回到了高雄。找上了当初踢自家馆的那家武馆,往场中一站,接手间就一招螳螂秘肘,直接将对方下颌打碎了。

    接下来,在恢复了武馆之后,他又连续胜了多位前来踢馆的武林中人,终于让马家北派螳螂拳在高雄市立住了脚。(1_1)这个时候,马力强的父亲想让他能将硬功再练柔一点,不过。马力强的功夫在当地已经差不多顶尖了,而且,经营武馆杂事也不少,所以根本顾不上练功。

    这样三耽搁两耽误的,马力强的父亲旧伤发做,就去世了。

    这时俩人往台上一站,马力强久练硬功,身体非同一般地强健。而期罗亚的身体就差了些,虽然人不瘦,但过去年轻时的块块肌ròu。此时已经少了一股子瓷实劲,而多了几份软润。过去棱铮的气势,如今已经被一派平静所替代了。

    “能赢吗?”印尼商务部的长官还在台上看呢,泗水市的政fǔ官员就忍不住问一旁的哈迪斯。如果再败了,那商务部的长官肯定会不舒服的。

    “以斯亚罗的功夫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哈迪斯道:“他是我父亲晚年最喜欢的弟子之一,修练得相当出sè……”

    “希望如此!”那个官员看着气势如虎的马力强。还是有点担心。

    这边看台上,马团松正在大讲自己马力强过往在台北同人比武的“光辉事迹”,讲自己老表的“秘肘”硬功,可以用手腕击碎两块方砖等等。边讲还边注意看谢寸官的动静。

    谢寸官脸上倒是十分平静,尽管马团松同他不合作,但他还是希望华人能赢。

    此时,台上的裁判已经宣布的比赛开始,马团松才停了口,关心地看着台上的马力强同期罗亚的比赛。马力强也不让他失望,一开始,就步步进bī。

    螳螂拳是属于大拳种,是一mén长拳短打相结合的拳法。其手法螳螂钩手,撕拉划挂,非常凌厉。而其三肘,秘肘、肘和肩头,随着身法变化,挨靠连环,也非常厉害。更何况,这路拳法,八打八不打,八刚十二柔,**颇多。

    而马力强一起手,手如螳螂刀,左右上下不离期亚罗的脖颈;脚下步踩七星,左突右进中,三肘如一肘,崩补进挨,不离期来罗的颌、心、肋。

    期罗亚相比之下,就显得弱势了许多。

    他的双手却抱成一个奇怪的mén子,右手小臂横在xiōng前颌下,肘照右肩,而右手却护在左脸前。左手掌护在右手肘下,而左肘却护着自己的左肋。下一刻左右手就倒换了方向,左手如刚才右手,右手却如刚才左手。

    如此这般的手手转换,在几乎步步后退,却封栏拨闭,将马力强的攻势悉数化解。

    而他的膝步则非常灵活,总能恰到好处地阻碍马力强的进步,让他身强力大的优势无法淋漓尽致地发挥。而在如此强的攻势中,期罗亚的眼神却一片平静,而且平静得有些怕人的感觉。因为他的眼睛很冷,冷得毫无生气,好像一条蛇。

    台下的马团松兴高采烈,好像比台上的拳手还兴奋。

    他不断地大声叫好,大声叫着老表,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同马力强的关系一样。还不时地斜着眼睛看谢寸官。

    此时,谢寸官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开始为马力强担心了。

    但这种情形,看在马团松眼里,却成了谢寸官不愿意马力强赢,感觉削了面子的表示。他忍不住问谢寸官道:“谢先生。我这老表功夫不赖!哈哈……”

    谢寸官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幸好刚才那一场chōu到的不是他!”

    “什么?”马团松一时没有明白过来。而此时,印尼华人总商会的秘长却听了出来,忍不住道:“谢先生你的意思是,如果上一场是马师父上的话,就要败吗?”

    谢寸官看了他一眼,这人虽然心思已经不纯,但能力还是有的。就点点头道:“是的!马先生的功夫是极好的,但刚多柔少,不能持久,这样打下去。对他极不利!nòng不好就……”后面的话,他忍住没说。

    “怎么会!”马团松忍不住叫起来:“他现在打得多好,你怎么就咒他败呢!你这人安什么心思……你……”

    “住嘴!”听他叫得太不像话,一旁的林耀辉终于喝止了他。然后林耀辉就转头向谢寸官道:“小谢。我老头儿不懂功夫,我也看这马师父打得tǐng好,你怎么就看他要败了呢?”

    谢寸官看了一眼林耀辉,就轻声解释道:“中国武术的根子,就是道家哲学!所谓细水长流,盈不持久的道理,林老定是听过!”

    林耀辉点点头道:“这个我明白,可是……”说到这里,老头就停住了话头,喃喃地道:“细水长流。盈不持久,物极必反,盛极必衰,是这个道理吗?”

    谢寸官点点头道:“马师父是以硬功著称的,如果要打倒对方,应该在前十招就搞定对手。如果前十招搞不定对方,那么也就是对方能抗住他最盛时的进攻。随着进攻时间稍长,他气力消耗一大,攻击力下降,此消彼长之下……”说到这里。他忍住后面的话没说。

    马团松不服气地道:“小jī肚肠,见不得别人赢!”就不再理谢寸官了。

    而此时,台上的马力强已经有苦难言了!他已经额头见汗,有些气息不济的感觉了。他有一双能将砖都敲烂的手,但奈何对手根本不是砖。而是一团棉huā!不,更像一根弹簧。硬硬地经住了他千锤百炼似的攻击。

    他明知道。这样打下去自己很危险,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因为他稍有停顿的意思,对方的手过处,肘就bī了进来。而接手之下,他感觉到了对手根本不弱于自己的力气。

    期亚罗的眼神越来越冷,已经有些冷硬如刀的意思了!他知道眼前这个华人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自己只有一动手,就能将他打败。但他还是没有发动,而是冷冷地耗着他人气力。因为他不仅仅是想打败他,他要伤他,最好是打死他。

    而只有消耗完他的气力,那么他的身体才会成为一座没有城防的城堡,能被自己一击打塌。因为当马力强身体处的力气耗尽时,身体各处没了力气,自然就没有了抗力。

    “不好!”谢寸官很快看出了事情的危机之处,忙对林耀辉道:“我们认输,这个印尼人不怀好意!”

    “我看你才不怕好意!”马团松终于忍不住翻脸暴发了:“你是不是只想让你的人赢,不想让别人赢,我这老表打得这么好,你让认输,你什么意思?你说你什么意思……”

    就在他的吼声中,那边期亚罗终于动了起来。

    就在马力强左手螳螂爪划过他的眼睛前面,右手一掌直扑他的腮mén时。期亚罗身体一侧,让过他的左手,右手往前斜chā,手背就触到了他的右手腕处,轻轻地划出一个弧线,将他的右手一领。左手已经上前,把住马力强的右肘弯往下一按,右手掌背就甩出去,直接甩以马力强的腮mén上,甩得他头部不由一晕。

    就在这一晕间,期亚罗已经进了步子,右手肘直接挑了起来,一肘击在他的下颌上。

    颌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但期罗亚显然并不打算放过他,他右手顺势再下来时,就扒住了马力强的头部,用力往下按,下面膝盖早抬了起来,一膝顶在马力强的心窝上。而同时,左肘已经高高扬起,狠狠地砸在马力强的后心上。

    台下的人能清晰地看到,热血从马力强口中放shèxìng喷出的情景。

    期罗亚退开,马力强直接像一滩泥一样,瘫软在台上。印尼人欢呼声一片,而此时,上台的医生已经做出了重伤死亡的手势。

    ..,请按“CRTL+D”将“”加入收藏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