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群情激愤
    “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到我们差克林饭店去闹事,而且打伤了我的人,抢了我的钱!”洛卜今天窝了一肚子火,却在哈迪斯的压力下,不敢动粗,这时见到闹事的正主儿,立刻怒火冲天,厉声咆哮。(.._)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我们的地盘来闹事,而且扎这么大势,你当我们好欺负吗?”接口说话的是郭踏虏,他身材本来高大,这时又在谢寸官的教唆下,诚心立威,一时间顾盼生风,雄姿英发,立时惹来了无数冒小星星的目光。

    “呃——”洛卜听了郭踏虏的话,一时不适应,差点儿憋往一口气,生生将自己憋出内伤来。怎么世道真的变了吗?咋天才有华人到泗水城印尼混子们圣地一般的差克林饭店闹事儿,今天就有华人敢在他面前这么直接地叫嚣,难道是自己穿越时空了吗?

    他这一不说话,那些印尼混们子也愣了,片刻间就鼓噪起来,显然受不了郭踏虏的狂言。

    一旁的马文都却吓坏了,这不是成心想找死吗?真要是闹将起来,事情闹大了,谁能管住这些印尼人,到时候损失惨重了,谁来赔。当时就对一旁的郑立明道:“郑立明,你们义福堂这是什么意思?诚心挑事吗?”

    郑立明早得了谢寸官的话,当时把心一横道:“什么意思?我这不是声援咱福仁堂吗?当初咱们福州洪门,仁义洪福四个堂口下南洋时,各位祖辈当时不是歃血为盟,定要守望相助,护我族类!所以今天我们来了!”

    马文都一时语塞,当初下南洋时,仁义洪福四个堂口。确实是有这么回事儿。到了南洋的初期,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到了后期,随着印尼**运动,巫统执政。对华人进行了残酷打压,以致于仁义洪福四个堂口不得不由明转暗。数十年之后。竟然湮灭于日常华人当中。这几年虽然恢复起来,但却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宗旨,而纯粹成了他们这些堂口执事管理唐人街的工具。

    对于印尼人欺侮华人方面,除了义福堂有时还会出面外,其他三个堂口基本都是弹压于内,示弱以外。连续几代人,被印尼这些黑皮“猴子”,确实欺负得怕了。

    马文都虽然知道郑立明的话不错,但他是唐人街的既得利益者。怎么会冒得罪印尼人的风险。当时就变脸失色,怒气冲冲地道:“郑立明!我看你是诚心添乱来了!昨天我们本来已经赔了钱,了了事,是你的人却去抢了钱回来,引出今天的乱子。*..**你说,你是什么居心?难道你是想引祸患给我们的族人吗?”

    郑立明被他脸色一变,一时倒也接不上话来。虽然大家都有一股子热血,但毕竟在印尼,华人几代在这些黑皮“猴子”的欺侮下,灾难深重,损失惨重。九八年雅加达的暴乱中,那种惨象,压在每个印尼华人的心头,让大家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光是在印尼人心中,就是在华人心中,已经认为自己是二等公民了。

    谢寸官听了马文都的话,不由地接过话头道:“千百年来,羊儿一直有着温顺的性格,可是你见过不被宰杀的羊儿吗?当年的印尼人在荷兰殖民时代,地位还不如华人!可是今天你看看,华人的地位还不如当年印尼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想过吗?”说到这里,他的头转向了那些围观的华人:“你们想过吗?”

    周围的人都愣了,显然谢寸官对大家是陌生的,他的话也是陌生的。

    “其实很简单,今天印尼人的地位,是当初**运动中的老辈子印尼人用鲜血换来的!他们流血反抗了当时的荷兰人,所以他们得到了今天的地位!”谢寸官看着大家眼中那股陌生的情绪,接着道:“那么我们呢?我们华人当年许多人,跟着印尼人一起搞**运动,出钱出力流血,但是印尼人在分享胜得果实时,却将我们排除在外!甚至连我们当初帮助他们搞**运动的那些英雄们,最后也被他们血洗了!可是这能说怪他们吗?”

    谢寸官看着这些开始动容的面孔:“我说不能怪他们!因为,如果我们是一只猛虎时,又怎么会愿意绵羊来同我们平起平坐!几十年前,印尼人在流血,他们用流血争取了今天的地位,而九八年我们也在流血,我们用流血惊吓着自己的胆子,让我们生活得更像绵羊!”

    “这是耻辱!这是我们做为人的耻辱,更是我们做为华人的耻辱!”谢寸官的声音不由地大了起来:“五千年来,中国人从不怕流血!元朝时,十户人一把菜刀,行连坐之法,不照样被我们的先人赶回了大漠,那时靠的是什么?就是我们汉人不怕流血的那投劲儿!”

    “众位都是洪门子弟,我们洪门当年成立的宗旨是什么?”谢寸官更大声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反清复明,这些话不论怎么说,其实都是一个意思,就是赶走欺负我们的人,保护我们的族类!”

    “可是福仁堂、洪福会和福扬武馆你们在做什么?”谢寸官就看向对面的马文都等人:“你们不光自己不为华人出头,而且一味打压我们义福堂!而且,我们义福堂并不是出门去惹事生非,只是不愿意受人欺负!”

    “好,不说这些以前的事情!就说说今天的事情!”谢寸官指着那些“塔克虎”的人道:“昨天这些人在大街上,抢了马先生的女儿,而且伤了她!在被我们华人逮住时,不但不道歉,而且破口大骂!于是,那位……”他说着,手一指一旁的常健康道:“那位先生就踢了对方一脚,然后这人……”他指的是那个中年人:“就让马先生赔钱给他们的人,赔了两万美金,我看不过去,就去将钱抢了过来……因为我感觉,这些印尼人太狂了!”

    “可是,是谁让他们这么狂?”谢寸官指着周围的华人道:“是我们。是我们自己!这么多年,我们流血少吗?但每一次流血,都只能证明我们的懦弱,每一次流血,只能让这些印尼黑皮‘猴子’更猖獗。从而更凶狠地对待我们……因为不光是他们失去了人性,我们也已经失去了人性了!”

    “你们可能不服。我们是受欺负的一方。怎么能说我们推动了人性!”谢寸官大声道:“做为人,不光是不欺负人,也不能受人欺负!欺负人的,是失去人性变成了兽性,而被人欺负却不敢反抗的,何尝不是失去了人性,变成了牛羊这样的家蓄家禽之性!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绵羊!”

    “所以我今天在这里想问大家一句话?”谢寸官几乎吼了起来:“我们还是人吗?如果我们是人,我们要这么给人欺负吗?如果我是人,我们就没有一点儿血性吗?难道还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代代都过这种龟孙子们过的日子吗?”

    一时间,周围的华人都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年来,世界各国华人,对于印尼华人的遭遇。都是抱以同情的态度,但谢寸官今天的话,却让他们感觉到更加屈辱。但这种屈辱不是来自于别人。而是来自于他们的本心!

    年纪大的人眼睛湿润,年轻人却涨红了脸。

    常健康终于忍不住扯着喉咙吼开了:“我们是人!我们有血性!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绵羊,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办?”他这一吼,身后罗根社等人立刻站到了他的身后,跟着一起叫起来:“我们有血性!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绵羊!”

    马文都抖着嘴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虽然一忍再忍,不想惹事情,但那只是出于保护自己家产的一种本能。女儿马燕受伤虽然不重,以他的财务,那点小伤连点疤都留不下来,但女儿从昨天回家,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有出来。

    他是过来人,自然知道,**的伤害能过去,心灵上受的伤害,一辈子都磨灭不了。

    做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怎么会不明白谢寸官话中的道理。只不过,知易行难而已。而且,做为商人,他自然就多了一份瞻前顾后的犹豫,而少了谢寸官做为武者的那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豪气。

    今天在场看热闹的本来就年轻人居多,一时间,唐人街整个福仁堂门口的华人,群情激昂,喊打声一片。洛卜等人势单力孤,在这股声势面前,脸色不由地有些发白。他想用凶横来撑住脸面,但在群情激愤面前,却不是不收敛了气势。

    “你们等着!”洛卜等人留下一句场面话,转过身就灰溜溜地走了。甚至一个胆小些的印尼混子,因为脚下匆忙,不由地拌了一跤,倒惹得华人中笑声一片。

    此时,常健康已经走到谢寸官面前,昨天谢寸官顶撞马文都时,他就感觉痛快。今天虽然自己一起被骂了,却更是感觉痛快淋漓了。

    “这位兄弟,面生的很!”他一抱拳道:“以后有事,你招呼一声,我常健康水里来,火里去,皱个眉头,我就真是龟孙子!”

    谢寸官忙拱手还礼道:“不敢!我本不是咱们当地人!只不过,一笔写不出两个华字,换衣换裤,也换不了这身黄皮肤!华夏儿女本一家,守望相助也是应该的!”

    一旁的马文都听了,不由地问郑立明道:“小郑,这人不是你们义福堂的人吗?”俩人过去本是好友,只是因为意见不同而生份。这时一旦抛开心里的成见,他心中对郑立明也不由地亲近起来,就叫上了过去的称呼。

    “不是!”郑立明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马兄,我们得换个地方说话,有大事情!”(未完待续。。)

    ..,请按“CRTL+D”将“”加入收藏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