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那路神仙显了灵
    第十六章那路神仙显了灵

    谢寸官和郭踏虏离开后,差克林饭店的混混们就炸开了锅,这是多少年都没有的事情。两个华人冲进饭,竟然抢了他们的钱。就是唐人街华人中最牛逼的老大也不敢这么做。

    伤了的人是分别属于当地不同的黑势力组织,有号称“泗水暴风”的飞车党徒,有以凶狠著称的“屠夫”成员。受损最严重的,却是“塔克虎”的手下,不但被伤了两个人,而且勒索来的二万美金也被抢走了。

    正在楼上接待客人的酒店的老板墩?哈迪斯也被惊动了,看着自己饭店里一片儿狼籍,而且听说是被两个华人砸的,这个一向以低调著称的印尼人真的火了。

    紧跟着才板出来的客人,赫然正是黑龙会的顾问之一柴田弘。

    原来柴田弘去新加坡接应船越建夫等人,没料到等他到达时,船越建夫等人已经被谢寸官屠杀殆尽,联盟会议也流产了,他连对手是谁都没搞清楚,就刹羽而归。

    但稍用点脑子就知道,做这事的肯定是中国人。

    他与船越建夫的父亲关系不错,这件事自然让他感觉很内疚。因此,这次黑龙会要利用印尼人的排华情绪,给中国政府难堪,他就主动请缨,承担了这次事情。

    黑龙会高层只怕他不肯,自然允许,而且将黑龙会教头古川也派了过来。

    而在柴田弘身后,却是谢寸官的两个老熟人,一个是哈迈德、另一个是特?查猜。

    这两人现在一人一身名牌西装,是做为“战士旅”的高层被邀请来参加并配合柴田弘主持的这次行动。毕竟在印尼,“战士旅”是做为巫统之下的一个分部存在的,从一个政党的角度来说,自然比其他黑帮这种乌合之众要强上许多。

    而且,“战士旅”成员以退休的警察和退伍的军人居多,这样的人组织性、纪律性以及杀人放火的经验,自然要比普通人强上许多。九八年事件中,许多参与指挥者,多是当时的现役军人,而现在,这批军人大多都在“战士旅”中任职。

    就像这间酒店的老板,也是“战士旅”的关系联系上的。

    在泗水城,几乎任何一个黑帮,对这位老板都非常尊重。因为这位老板出身的家族是印尼最著名的武术世家之一,家传的印尼silat传统格斗术,在当地影响极大。泗水市里混黑混得比较成功的人,几乎都是这位老板父辈的弟子,见了他,都得叫一声师兄才成。

    刚才几人正是在商议接下来如何策划和实施暴乱,谁知道竟然在这时候,有人虎口捋须,挑起争端。看着楼下闹哄哄一片,嚷着要拿刀拿枪搞事的混子们,柴田弘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起事的好时候。因为通过“战士旅”调动和联系印尼各地的极端排华分子的事情还没安排到位,这个时候,如果仓促发动,肯定起不到最好的效果。因为外地的暴乱分子没有到位,泗水市的警察能调动得开,一个弄不好,就会被警察镇压。

    这时和九八年不同,那个时候,是印尼高层的需要,从是在军方一些将领的支持下搞出来的事情。而且,那个时候,警察几乎是按兵不动,到后期才出来收拾残局。

    但现在却不同,完全是一次民间组织的活动。虽然黑龙会已经通过人接触一些政界和军界,以及警界中倾向于排华的高层,希望能得到这些人的支持。但这个事情,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这些人的态度还没有统一。

    所以柴田弘还需要时间来调配这些事,于是他在墩?哈迪斯的耳边轻语几句,这位老板就叫了一声:“住口!”

    楼下立刻安静下来,听这位老板的安排。

    这位老板就道:“除了‘塔克虎’的人,其他人都乖乖地回家去,近期不准去唐人街闹事!曼斯其,你让洛卜来见我!”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塔克虎”组织的那个受伤的中年人说的。洛卜就是“塔克虎”的老大,正好是哈迪斯父亲的徒弟,所以他能说得起话。

    大约半个小时后,洛卜就来到了哈迪斯的饭店,哈迪斯的吩咐很简单,可以同华人闹,但不要有过大的冲突。不闹,显然不合乎印尼人平常的风格,但闹过头了,引起较大的冲突,如果引起警方介入,说不定会暴露大家的企图。

    对于哈迪斯来说,出现一次暴乱,死伤一些华人,只要能给自己带来难以想像的收入,都是值得的。这也正合乎谢寸官的判断,对方在直接行动前,不会有过份的引起警方介入的举动。因为任何警方的介入调查,都有可能将黑龙会支持排华暴乱的事情牵扯出来。

    当然这种事情在没有完全定下来之前,是不可能告诉洛卜知道的。

    虽然得了这样的吩咐,但洛卜显然感觉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儿,第二天一大早,唐人街里就冲进来一队印尼人,这伙人虽然没有携带利器,但钢管和木棍却是少不了的。直接就围了福仁堂的堂口,其实也就是社团的办公地点。

    得到消息时,马文都正在自己的电子制造厂处理生意上的事情,没奈何只好放下生意不谈,赶紧回到了唐人街,到了福仁堂的大门口,这里已经被印尼人围住了。

    周围也围观了许多华人,但都不敢靠太近,只是远远地看着。

    大门里,常健康等年轻一代人,手里提着木棍、砍刀守着大门,不让这些人进去。大门口吵闹声一片,印尼人声音越来越激昂,几乎就要动起手来。

    看到马文都,守在福仁堂里的几位大佬都松了一口气!这些印尼人气势汹汹地跑来,说是福仁堂的人伤了他们的人,抢了他们的钱,要进去搜人。

    大家怎么敢让他们进去。

    马文都有些无奈地叹口气儿,这几天怎么了,流年不利还是咋的。先是出了个不听吩咐和调遣的义福堂,然后昨天自己的女儿又被人抢了,而且还受了伤。这刚赔了两万美金,怎么今天又找上门来了。

    但叹气归叹气,他还是忙走过去道:“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大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看到他出了面,那个将一只手吊在胸前的“塔克虎”中年汉子,就附嘴在洛卜耳边,轻轻地说了什么,洛卜就打量着马文都。

    显然洛卜并不认识马文都。

    这其实就福仁堂的悲哀!马文都是唐人街上最大社团的老大。而“塔克虎”只是泗水印尼人的一个三流帮会,但洛卜却不认识马文都,甚至不知道福仁堂是干什么的。

    “有什么好说的!”洛卜口气挺横:“昨天你的人打了我们的人,赔了两万美金。一回头,不但将钱抢了回去,又打伤了我们三个人!啥话不说,一人二万美金,一共赔我们八万!加上昨天抢回钱,对我们不尊重,再多付一倍,刚好是个整数儿,十万美金!另外,打我们的人,要交出来!”

    马文都听了一愣,不由地就看向了常健康。

    常健康虽然恨不得是自己,但也不想帮别人背黑锅,只是摇头道:“不是我!”

    马文都一路看过去,年轻人子弟们纷纷摇头,表示事情不是自己干的。马文都就转头向洛卜道:“这位先生,你看这事情是不是有些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洛卜蛮不讲理地道:“我们的人只看到是华人,所以这钱你必须得赔,而且,人也由你们负责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你们也太不讲理了!”一旁的常健康不由地吼道。

    “住嘴!”马文都忙喝斥住常健康,才转头对洛卜道:“这位先生,年轻人不大懂规矩,你别同他一般见识!十万美金,不是个小数目,一时到那里去凑这个钱?而且,确实不是我们的人打伤你的人,我们也不知道去那里找人……”

    “放屁!”洛卜火了:“你们不是华人社团吗?犯事的不是华人吗?一个不知道就能推却责任吗?是不是感觉我们来的人有些少,不够分量,需要我多叫些人!”

    马文都的脸色一下子有些变了:“不,不是那个意思!钱我们可以出点,但事情真不是我们做的,我们真不知道在那里去找人……”在马文都的心中,这些印尼人只是找茬子勒索钱财,他其实是不信有华人敢抢印尼人的钱的:“只不过,十万美金也确实太多了点儿,您看,一共有三位受伤,加上昨天那一位,一共给五万怎么样?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的!”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偏吃罚酒了!”洛卜嘿嘿冷笑着,对一旁的中年汉子道:“曼斯其,立刻打电话叫人来,砸了这个会馆!”

    马文都立刻慌了神,伸出双手道:“别……别,这位先生,一切好商量!你给我们点时间,我们筹钱,也顺便帮你们找那些打了你们人的‘人’!”

    就在此时,就听旁边有人出声道:“不用找,我们就在这里!”

    两路人马闻声转身,就看到了谢寸官、郭踏虏和郑立明,以及一帮子义福堂的人。

    看到谢寸官和郭踏虏,那个中年汉子立刻尖叫起来:“是他们!昨天就是他们俩个人在差克林饭店,抢了我们的钱!”

    一听俩人的话,洛卜火冒三丈,而马文都的脸都有些白了:“苍天呐,大地呐,圣母玛丽亚啊,这俩二百五,竟然敢去差克林饭闹事,竟然还能囫囵着回来,这是中国的那路神仙显灵了啊……”

    ..,请按“CRTL+D”将“”加入收藏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