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拨云见月
    第十五章拨云见月

    整个饭店几乎在一瞬间炸开了锅,竟然有华人在这里抢当地人的东西。那些印尼混混们一时叫嚷起来,有好勇斗狠的,已经跳起来,手中提着酒瓶、板凳的,就扑上来想揍人。

    邻桌上一个身体结实矫健的印尼汉子,手提一个酒瓶就大吼一声,扑了过来。

    谢寸官和郭踏虏见已经捅了马蜂窝子,自然不肯留手了。谢寸官起步就往前迎,人一动,脚就勾了个椅子过来,腿下鸡步一趟,膝盖顶处,那个椅子就撞过去,正倒在扑来的人面前。那人扑得急,此时已经停不住了,忙一个跳步,想跳过椅子。

    他人刚到半空,谢寸官的腿已经直蹬过去,一脚就踹在他小腹上。

    人在半空,就直接叫一声,被平蹬出去,拌在椅子背上,直接砸到旁边的桌子腿上,将桌腿儿都撞断了,那张桌子就倒塌下来,上面的碗儿碟儿的,碎了一地。

    谢寸官踹出这个冲在最前面的,立刻后退一步,一伸手从桌子上摸到一个盛菜的碟子,先将里面的菜泼出去,泼了第二个冲上来的人一脸,然后那个碟子就打着旋儿,切在第三人人的咽喉处,那人就捂着咽喉倒了下去。

    此时,郭踏虏也已经往前踏出一步,迎上了一个冲上来的印尼混混。

    那混子手里拿着一把椅子,高举过顶,迎头就砸。郭踏虏脚下窜步,扑体入怀,对方椅子堪堪砸下时,一个崩拳就打在混子的下颌上,连人带椅子就倒撞出去,撞翻了身后的另一个汉子。此时,谢寸官已经进一步到了那个被泼了一脸菜汁的汉子跟前,他左手提着钱箱不方便,直接出右手,一个托塔手,合了趟步儿,就将人摞翻出去。

    谢寸官和郭踏虏本来还想从大门出去,但已经过不去了,冲过来的印尼混子太多了,已经几乎将大门堵上了。郭踏虏还想硬冲,谢寸官就叫一声:“后退!”在叫声中,他轮圆了手中的皮箱,一家伙就轮翻了身边一个“塔克虎”手下,还在呆愣中的混子。

    此时,其他几个混子已经扶起了被他用桌子撞翻的中年汉子。

    谢寸官却根本顾不上再过去收拾他,直接往前一个大跨步,就扑向玻璃窗前。

    一个躲闪不及的印尼混子以为他扑上来打人,立刻举起手中的短刀向他扑来。谢寸官将钱箱往前一挡,那人一愣神间,下面早起一腿,一脚就踏在那人腹股沟上,将人直接踏翻在窗前。然后往前一进步,就到了窗前。

    因为左手提着箱子,脚一勾,一个椅子就到了右手中,顺便轮圆了,就砸在窗玻璃上。

    玻璃四溅,扑上来的混子们不由地愣了个神。谢寸官已经大喝一声:“走!”就从玻璃窗的洞中,窜到了街上。

    郭踏虏一个裹手虎扑,直接扑翻了一个已经冲到他面前的汉子,高壮的身体灵活地一扭,就从玻璃的豁口钻了出去。

    里面一打起来,窗外街道上的郑林生已经吓呆了,片刻间才反应过来,忙拿起电话,拨了郑立明的电话。但电话刚响了四五声,还没接通。谢寸官和郭踏虏已经跃窗而出,到了大街上。那边饭店里的混子们也一声喊,翻门走窗,都扑到了街上,向两人围上来。

    谢寸官将手中的钱箱往地上一扔,返身就对冲过去。

    冲在最前面的,正是一个“塔克虎”手下的汉子,已经掏出了怀里的匕首,直对着谢寸官的脖子刺过来。谢寸官似乎根本看不到他手中的匕首,不腿反进,迎着匕首就扑过去,右手在上,左手在下,一个裹拳剪手就接上去,右手虎口掌缘一磕对方手腕,左手就弹打在对方的肘弯处。

    这正是杨道昌先生教给他的拨云见月手。只不过,杨先生告诉他的是一个手法,而谢寸官此时已经蛇拨草的横劲上身,进手就翻丹摆胯,扭了身体。一股劲儿就顺背过肩到了肘上,右肘此时也就顺到了对方心窝上。

    就听崩地一声渗人声响,那人的身体似乎一顿,此时他右手顺手就夺下了对方的匕首,然后返肘回手,右手就反挂在对方脖颈上,左手已经顺下去,轮劲打在对方腹股沟上,同时就进了右腿,一卡位,身上劲一展脱,就将手中的人整个儿扭翻在地。

    那人倒下就没起来。

    谢寸官看也没看,就迎向了扑上来的第二个人。这人手里提个酒瓶儿,轮圆了就砸向他的右太阳穴。谢寸官仍然是一个拨云见月手,只不过将左势换成了右势。他这次是左掌虎口缘一磕对方的手腕儿,右手匕首就反刺在对方的肘弯处。在那人的惨叫声中,匕首刃儿一挑,将对方的皮肉挑开,手同时一转,匕首把儿就推在对方的腮帮子上,同时脚下一趟步儿,就封腿入胯,直接将对方推起,头朝下砸落在地上。

    就听那人一声闷哼,直接在地上被砸晕过去。

    第三个人已经冲到跟前,看见这种情况,不由地一阵胆寒,就在他一愣神间,谢寸官直接一个过步箭窜,起手横拳匕首把儿就打在下颌上,他现在已经将戴家翻丹束展运用纯熟,一出手就是手力带身劲儿,直接将人打得双脚腾空,落到地上就已经裂了下颌骨。

    另外一边,郭踏虏也冲上前,连续两个劈拳,放翻俩个汉子。

    后面的人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一时愣了。

    谢寸官停住脚步,立刻后退,左手捡起箱子。此时,那个“塔克虎”领头的中年汉子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放下我的钱!”

    已经愣神的印尼混子们才反应过来,发一声喊,又要往前冲。

    谢寸官右手扬处,一道寒光直接没入那中年汉子的肩窝。这是他不欲在闹市杀人,否则这一刀就是咽喉而不是肩头了。

    那人正往前扑,肩头中刀,立刻一跤跌倒。

    这一手就镇住了这些混子,谢寸官同郭踏虏趁机没入围观的人群中。那边郑林生自然早早地就混在人堆中跑了。他们两人并没有直接回唐人街,而是挡了一辆出租车,先回了一趟酒店。然后等晩上时,才回到郑立明的医馆里。

    此时,郑林生早就到家,将当时的情况学给郑立明和郑秀清父女听。

    郑立明这才知道,似乎这个瘦瘦弱弱的谢寸官甚至要比郭踏虏还要下手残火。郑秀清带着半信半疑的神情,打量着谢寸官,怎么也从他身上想像不出,郑林生说的那个威风八面,大杀四方的样子。

    谢寸官回到房间里不久,就传来了敲门声,开门就看到郑立明。

    他就轻声笑道:“才准备找你说事,你就来了!”

    郑立明就干笑着,进了房间,坐下来只挠头,好像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谢寸官就笑了道:“郑先生不用这么为难,我知道你问什么事情!你放心,主次的事件对方肯定会压下来,不会把事情闹大的……”

    “哦?”郑立明就露出惊奇的表情:“为什么?他们不是正想找事儿吗,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借口和机会?”

    “因为他们所图甚大!”谢寸官解释道:“如果放在平常,这次的事件肯定就成了导火索,但这次不同!这些人策划的,可不仅仅是一次矛盾,而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排华暴乱,所以他们反倒会把这次的事压住,不会往大地闹!否则,引起警察的警觉和注意,对于他们以后的行动反而不利!所以这次他们会闹,但不会大闹……我们就是过份一点儿,他们也会保持克制……”

    “你这里让人时刻监视着福仁堂那边,只要有动静,我们就去!这次我们要趁机将事情闹大,要夺取福仁堂在整个唐人街的影响力!”谢寸官看着郑立明的眼睛道:“这是我们的一次获取唐人街有血性的年轻人支持的机会!”

    “哦!”郑立明点点头又摇摇头,最终是半信半疑地走了。

    送走了郑立明,谢寸官就拨通了曾世雄的电话,让他带着朱向辉住到戴若夕酒店附近的另一个酒店,虽然他的分析是这样,但却不能绝对排除事情会发生最不可能的变化。必要时,就只能动用自己的力量,杀几个重要人物,制造一些混乱了。

    安排好这些事情,谢寸官这才回忆起今天的动手经历,他感觉自己似乎摸到了一些东西。今天动手时,已经超越了以往的形式的限制,十形真意在他身上,已经有了一个和谐的统一。他仔细地体味今天动手时身体的情况,感觉上翻丹坐马步更生胯劲,而身体内时时纵猴之意,主要的机变在尾骨和大脊上。

    尾骨一竖,脊椎变化,才有了猴意。

    ..,请按“CRTL+D”将“”加入收藏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