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红花绿叶本一家
    第八章红花绿叶本一家

    位于印尼爪哇岛的泗水市,是印尼除首都雅加达之外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印尼重要的贸易和商业城市,这里也有着印尼第二大海港,是东爪哇的首府。

    泗水市治安形势稳定良好,商店、娱乐场所、高级酒店林立,居住着近百万华裔,尤以原籍闽南人最多。在城中,华人建有郑和清真寺,是世界上第一个以郑和命名的清真寺。

    更令人惊异的是,离这个城市的“唐人街”不远,竟有一座孔庙,建于清朝光绪三十二年,据说是康有为提议而建。当地华人说,先有孔庙,后有“泗水”城名。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的原因,在中国山东也有一城叫泗水。孔子去世后,就葬于鲁城北面的泗水边上。

    在唐人街的一个小巷子口上,一家不大的门面上,挂着“福林跌打医馆”的牌匾。此刻,院门洞开,围了一圈子人,但却都是在门外指指点点,看着门里的情形。

    原来这个小小门面里,竟然别有洞天,里面是一个不小的院子。

    此刻院子里,两帮人马正在对峙着。

    一方就是医馆的主人郑立明,此刻正站在门厅处,看着院子里两个年轻人放对。在他的对面,则围立着两队人马。

    一群是宽衣大裤的褐衣人,每个人的胸襟上都绣着一只白鹤。站在最中间的是一个清瘦精悍的八字胡,四十多岁的样子,正是唐人街一家“福扬武馆”的馆长方正人,家传的白鹤拳法。

    另一群则是清一水黑裤白t恤的汉子,却是洪福会的人马,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平头精悍汉子,是洪福会的教头,练铁线拳出身的凌照尓。

    而郑立明其实也是练武出身,他练的是同白鹤拳同门不同支的食鹤拳,也是家传拳法。

    食鹤拳是福建鹤拳中成拳较晚的拳法,成拳于清末民初,是近代武术中崇尚实战的一门拳法。郑立明的太爷是正宗的食鹤拳传人,当年下南洋时,将这门拳法带到了印尼。郑家世代是开武馆和医馆为生,是洪门福建分支义福堂中的人。

    早期印尼政府还没有取缔华人社团时,义福堂在印尼还有活动,后来随着政府压力加大,就渐渐地湮灭了。近几年印尼政府放开了对华人的高压政策,特别是九八年“排华风暴”之后,新上任的总统瓦希德,为了缓和种族关系,于二000年颁布六号总统令,允许华人宗教和传统自由进行而不需要获得批准。

    随着党禁的解除,印尼华侨、华人为了争取政治地位,保护合法权益,新成立了几个由华人主导的政党,如印尼融合党、中华改革党、印尼大同党等。一些华人社团也渐渐露出萌芽。于是,郑立明也就将义福堂恢复起来,开始行医和传授武艺给年轻人。

    但义福堂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受到了其他几个华人社团的强烈排挤。

    原因是郑立明的义福堂恢复成立后,所集结的人大多是一些年轻人,而且以九八年“印尼排华风暴”中的受害者这多。而且,他带着义福堂的人,数次对抗当地爪哇族势力对华人的欺侮,引起了这些爪哇族势力的强烈不满。于是这些势力就施压给唐人街的党派、商会和社团,杨言义福堂再坏他们的事,就要对唐人街进行报复。

    于是,一些在只敢在华人面前耀武扬威的华人社团,怕引来当地人势力的报复,竟然开始一致排挤义福堂,要求郑立明立刻解散堂口。

    郑立明自然不答应!他的妻子就是在九八年的暴力事件中,丧生在雅加达的街头,连尸体都没找回来,只留下他与女儿郑秀清相依为命。

    所以,他不明白,不能保护自己族人,这些华人社团成立的目的是什么!

    但不管他明不明白,最近几天,华人社团中接二连三的有人上门来踢馆。

    今天就来了福扬武馆的,按说院子里动手的两个人用的都应该是鹤拳,只不过一个用的是白鹤拳,另一个用的是食鹤拳。但从两人动手中发现,两人所用的,已经不完全是鹤拳的样子了,明显地也加入了现代搏击的东西。

    义福堂上场的是郑立明的侄儿郑林生,他手上用的是食鹤拳的打法,但脚下的步子,却没有了南拳的那种稳定,而是有些现代搏击自由步的样子。他的对手,是福扬武馆的大师兄,在当地有“战鹤”之称的岳明。

    就在场中打成一片时,两个人却一路打听,来到了福林跌打医馆,这两人正是谢寸官和郭踏虏。原来据颜裴提供的情报显示,黑龙会同印尼当地极端势力接触后,似乎将泗水做为这次行动的地点。

    一方面泗水是印尼的第二大城市,在印尼影响很大。另一方面,泗水市政治经济稳定,在九八年“暴力排华”事件中,几乎没有任何波及。所以,当时雅加达的许多华人,都移居这里,这里华人人口一时激增,似乎在这里行动,更能打击华人信心,在世界上造成影响。

    而且,从情报上显示,黑龙会的资金,正是流向了这个地方。并且,印尼各地的一些极端排华组织骨干,正慢慢地流动向这个城市。

    郑立明的义福堂成立后,有明显的对抗当地势力的行动,因此,颜裴的情报人员,就将这里做为一个突破点,与郑立明取得了联系。

    郑立明此时正处在内忧外患当中,有人支持,自然一拍即合。

    于是,谢寸官和郭踏虏就来这里,想同他先接触接触。

    谁想到一进门,就碰上了有人上门踢馆的事情,俩人也不言语,只是挤过人群,想进入院中,但却立刻被人挡住了,挡他们的,正是福扬武馆和洪福堂的人。

    此时,院子中间的争斗却在此时分出了胜负。

    只见“战鹤”岳明上面右拳一拳击面,郑林生一个鹤封手,左手在前,从下往上扶起。右手在后,向上提起,掌心向下,双手如鹤嘴一般张开,岳明的拳头一进来,就接拿住对方的拳头。

    接食鹤拳的打法,一合上对方的手,就往回扯,反关节拿对方。对方一反手,立刻顺势转身,折弯对方的手臂,趁起摆肘击向对方的心口,然后反肘击对方的下颌儿。

    这一招串连势,是郑林生打小就练熟了的套子。

    所以当他的手一触上岳明的拳头时,郑林生立刻转身准备扯动他。

    但岳明拳头出手,一触上他的手时,立刻反手就抓住了他的左手腕子,立刻运力后拉。俩人这劲儿一抗,虽然郑林生双手,岳明单手,但岳明往后拉,用的是身劲儿,所以一条手臂一下子给拉直了,但俩人的力量竟然是个旗鼓相当。

    郑林生用的是转体的劲儿,但接手时,双手离身体有点远,所以劲儿没合上身子,一把没扯动岳明,身体就有点拙了起来。

    而此时,一臂给他扯住的岳明已经踹出了右腿,直取他的肋下。

    手拉腿踹,一腿就打个正着,就听砰地一声响中,郑林生只感觉肋下剧疼,不由地手上一松,就给岳明扯回了手臂。岳明手上一松,立刻向左转体,左腿就鞭上郑林生的脸。

    郑林生肋下正疼,眼前一黑,金星四闪,竟然给这一腿鞭上了面门。

    当时鼻血飞溅,就往后蹬蹬蹬退了几步,拼命想要站住,但终于没有站住,一跤就跌倒下去。岳明得势不让人,立刻往前窜步,一脚竟然再次踏踩郑林生的面部。

    一旁的郑立明见事不好,脚下一窜步,就挡在郑林生前面,叫一声:“住手!”人随声出,双腿一个嵌马,就封住了岳明的腿。

    岳明腿下受阻,立刻本能出拳击向郑立明的面部。

    郑立明双腿嵌马,双手一提劲,膀如鹤抖,将岳明的拳头就开出去,双手直往前插,双手五指就分别标在岳明的两肩窝上,就只岳明一声疼叫,直接就往后倒在地上,双臂竟然一时抬不起来。郑立明这才是正宗的食鹤拳法!

    此时,福扬武馆的馆长方正人就动了起来。

    他一伸手,拉出自己一个弟子,往前一甩,那个弟子就往郑立明身上撞去,而此时,方正人清瘦的身体突然后退,竟然向郑立明的斜后方退去。

    郑立明双标手打倒岳明,心下不由感到一丝歉意。人家同自己的侄子光明正大的比斗,羸了郑林生,自己虽然出于救人之心,而且呼阻在前,但毕竟与偷龚一般无异。

    他才准备说两句话致歉,就看身前褐影一闪,一人扑怀而来。

    当时本能地提膝怀斗,抱出鹤封手之势,欲要封住来人。就在此时,他感觉后腰处猛然一疼,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颈椎处如遭刀扎一般剧疼起来。

    却是方正人一闪到他身后,趁他心思不属之际,先是一腿弹在他的腰侧,然后撮手如鹤嘴,一下子点在他的后颈上。

    郑立明颈椎处一疼,立刻感到头晕眼花,站立不稳,一头就向地上栽倒下去。

    在晕迷中,他就听到侄儿郑林生和女儿郑秀清的一声惊叫声。

    福建鹤拳是大门派,据传是清朝康熙年间,浙江丽水拳师方振东,授拳艺予独女方士娘。而方士娘作为女性,平时喜欢在溪水旁练功。在练功过程中,观察了鹤之寻食、振翅、跳跃、飞鸣与宿立动作,加以仿效,并将其结合到拳术当中,创造了“少林白鹤拳”,后人称之为“白鹤拳”或“鹤拳”。

    后来,在长期流传中不断发展、衍化,至清末逐渐形成了风格各异,特点突出,拳理技法自成体系的纵鹤、飞鹤、鸣鹤、宿鹤、食鹤五种鹤拳。

    但五种鹤拳虽然风格相异,但却都保存了白鹤拳的弹抖劲。

    而且,练鹤拳的人多练硬功,郑立明练的是五指穿刺的铁沙掌。而方正人却练的是五指撮击的“鹤嘴锄”,寻常的砖头被他撮手一击,也能击个粉碎,何况是郑立明的颈椎。

    此刻,郑林生和郑秀清将扑伏地上的郑立明扶转过来,只见他面白如纸,双目圆睁,显然痛坏了。“爸,你感觉怎么样?”郑秀清的声音中就带出了哭腔来。

    “郑立明,只要你答应解散了义福堂,我这里立刻送上解药!”方正人冷声道:“红花绿叶本一家,一笔写不出两个洪字来!”原来方正人的祖辈也是洪门子弟。

    “什么红花绿叶本一家,你们也都是洪门弟子,怎么能帮着外人来欺负咱们华人!”郑秀清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们这样做事,还是洪门弟子吗?”

    “住嘴!”这时开口说话的却是洪福会的凌照尔:“你父亲处处与爪哇人做对,迟早要给咱们华人惹来麻烦!你家死了人,也不能连累大家是不?今天你散也得散,不散也得散,信不信我让人拆了你们福林堂的招牌!”

    “我不信!”郑秀清还没开口,就听门外一个声音传来。

    ..,请按“CRTL+D”将“”加入收藏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