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你累不?
    第四章你累不?

    听到谢寸官问红拳的东西,康顺风沉吟一下,才开口道:“当年我也和陈二柱交流过太极,感觉太极的一些东西非常好。也同人交流过通背,当时那位朋友的通背,真的漂亮,让我感触颇深,恨不得自己也能练成那样的功夫……”

    “当时,向山哥正在我身边,他给我说了一段话,我记得清清楚楚!”

    “向山哥当年跟我师父走了很多地方,也见识了很多功夫,各种东西都让他感觉很神奇,有些就忍不住模仿着练起来。我师父当时跟他说:‘山子,你记着,不管见识到什么功夫,都是为了全乎咱的红拳,把能借鉴的东西借过来,把和咱红拳不犯劲的东西可以拿来用,千万不要看着别人的东西好,去练别人的功夫,邯郸学步,那样一般都得不偿失……’”

    “当时我也发现,练别人的东西,很多时候,别人的东西没练好,反而把红拳还偏了去了……要知道,天下功夫花样百出,穷毕生之力,能练出一两样,都已经很不错了,我们真的把功夫练串了,反而成四不像了!这就是贪多嚼不烂的道理!”

    “今天,我也将这话转送给你!我是练红拳的,二柱是练太极的,各门都有好打法,好劲力,但人生在世,势不可用尽,便宜不可占尽,好东西要留几分于人,所以你练拳,还是要以心意**拳为主,看到好的打法用法,可以用其形,而不可求其实,各门的打法我们都可以拿来用,但记住一条:合则留,不合则去……”

    “再好的打法,都要用自己的劲力功法打出来,合到你心意**的劲力功法上去,一旦与自己的劲力和功法犯冲,再好的东西,也得放弃,否则,那就是邯郸学步,贻笑大方!”

    一席话说来,谢寸官心里就有些热乎起来。

    这个道理,黄士鸿也给他讲过,但黄士鸿是自己的师父!而康顺风,却只是新识的朋友。能对他说这样的话,乍一听有些交浅言深,但却也让他感觉暧心。当时点点头,俩人就开始聊一些打法经验,聊到兴致处,熊子支架子,康顺风给他演示一番。

    谈谈说说就到了九点多,因为康顺风第二天还要出远门,谢寸官就告辞出来。

    回到家时,母亲和姐姐正在看电视,姐夫李一迁却没有在家,一问姐姐,说是怕老人担心,回他父母那里去了。谢寸官点点头,李一迁虽然毛病多多,但对自己的亲人却好。

    谢寸官陪着母亲和姐姐看会电视,一起说话,然后就告诉母亲,他明天就要回京城了。

    母亲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这么多年了,都已经习惯了儿子不在身边。

    直到母亲累了,回房休息后,谢寸官才对送了母亲回房的姐姐道:“事情解决了,你和姐夫下来什么打算?”

    谢思就道:“我和你姐夫商量了一下,我们搬回他父母那里住,把我们的房子先卖掉,把生意恢复起来!不过,他这次出事,已经失去了好多朋友的信任,这个关系恢复,需要一段时间的……我也打算辞职,去他的公司帮他!”

    谢寸官听了,似笑非笑地道:“姐夫现在愿意了?”

    谢思脸上不由一红,原来她早有这个打算,但当时李一迁因为花花草草不断,所以宁可她辞职后在家做全职闲太太,也死活不同意。

    “这次的事情,你姐夫改变了许多!”谢思轻声道,这次的事情,多亏了谢寸官。而且,从保护她的曾世雄身上,她已经感觉到了弟弟的不一般。

    “嗯,那就好!”谢寸官点头,却从身上摸出一张卡道:“不过,姐夫要恢复生意,倒不用卖房子,你们就是要回去和姐夫父母住,自己有个住处也方便!这张卡上的钱,应该够你和姐夫二次创业了!”

    谢思摇摇头道:“这怎么成,你赚的钱是你的,我们怎么好……”

    谢寸官打断她的话道:“姐,你就别说外道话了!咱爸不在的早,这些年家里多亏了你还有姐夫,我想我们和别的姐弟不同的地方,就是从小一起相依为命长大的!再说,这会儿你正怀着我外甥,我不想你太累了……”

    谢思听了,脸上一红道:“什么外甥?八字还没一撇呢……”说着话,眼睛却也红了起来,却是谢寸官那一句相依为命的话引起了她的心思!小时候,谢寸官为她打架,长大了,还是这个弟弟为她遮风挡雨。随着谢寸官年岁渐长,已经越来越有父亲的样子了。

    要是父亲还在,很快就可以看到他的外孙了,那样多好!

    想到这里,谢思也不再矫情,接过谢寸官手里的卡道:“那好!我们就暂时不卖房子,不过,你要用钱时,就言语一声,那房子地段儿好,倒不愁卖……”

    谢寸官微微一笑,只是点头。

    回京城的第一件事,谢寸官就是请颜裴吃饭。

    吃饭的地儿,定到了一家私菜馆,会员制的那种,每天出多少桌饭都是固定的,一桌不会多,也一桌不会少。而菜是要提前预定口味的,用的是叶准星的会员卡。颜裴的口味儿,他也打听过了,因为颜家是湖南人,所以喜欢吃辣。

    颜裴赴宴穿的是一身职业套装,很有干炼的卸姐范儿。进了屋里的第一句话就是,算你小子有良心!

    说话间,就去了外套,谢寸官忙帮着她接过外套,挂在门后的衣柜里,关好柜门。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所以挂衣物都有专门的柜子,而不是挂在衣架上,怕饭菜的味儿串上去。

    因为只有俩个人,所以谢寸官要的是一个小包间,桌子也不大,就是一个大概能坐四个人的桌子,但却是小圆桌,而不是外间饭店的那种四人主桌。

    俩人一坐下,服务员就送入茶水,是谢寸官点好的极品龙井。

    茶里面,颜裴最喜欢龙井。

    为她斟上一杯茶,谢寸官双手捧起自己的杯子,只叫一声:“颜姐!”

    颜裴就笑了起来道:“干什么?别搞得太隆重了,气氛太隆重,我累!我整天打交道的人,个个都是人五人六的,就差把自己裱起来挂墙上了,你就不能让我轻松点儿?”

    谢寸官就笑道:“就这一杯茶,喝了我就随便了……总得给姐姐你表示一下嘛!”

    颜裴不再说话,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时,就道一声:“好茶!”

    谢寸官心道,当然好,一两一要万多。不过,今天他就是出血来的,听到颜裴道一声好,忙给她再续上一杯。

    下来他就随便了许多,俩人说些闲话儿,颜裴讲一些宫廷间的趣事儿。谢寸官则讲一些江湖趣闻,甚至自己小时候一些糗事,以讨狮子姐一笑。

    颜裴模样妩媚,但却不是那种小鼻子小嘴的精致,而是眉宽眼大唇厚,有一种内敛烟媚的英气。特别是皮肤极好,直如羊脂美玉一般,滑腴紧弹中,似乎带着盈盈的水气儿。这么一个大美人儿,听叶准星道,不知怎么的,竟然一直没有结婚。

    菜很快端了上来,谢寸官一看,不由地一愣,盘子好小!这么一小盘,两三口就完了,这店也太黑了吧!但将东西往嘴里一送,他就不言语了。他是上海人,并不太喜欢吃辣,但这道菜一入口,他感觉辣也是一种享受。

    一起菜,菜就如流水一般,一道道地,一股介儿往上上,摆满了桌子。

    过了有二十分钟左右,服务员进来,竟然将一桌子全撤了下去,然后又开始上菜,一会儿就又摆上了一桌子。原来这家私房菜,每份菜量极少,但样数却多。

    吃吃喝喝,俩人的话题渐渐地就转到了工作。

    颜裴那里,已经将谢寸官从新加坡带回来的资料请专业人员分析过了,而且,相应的也加大了对一些组织和人员的监视。说到这里,颜裴就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叠资料,谢寸官不由一阵苦笑,这女人,竟然是带着工作来的。

    接过颜裴手里的资料,谢寸官就看了起来,原来这是一份关于印尼情况的报告。

    原来从日本黑龙会,最近有一批可疑资金汇往印尼,随着对这笔资金的监视,一个可怕的问题就凸现出来,原来黑龙会在唆使印尼一些组织,要组织起来再次打击印尼华人。

    “你还记得九八年的事情不?”颜裴脸上带出了一股愤怒道:“当时政府**,走私严重,物价飞涨,国内民众情绪不稳!苏哈托政府为了转移民众视线,暗示地方军政府煽动排华行为,将矛盾转嫁到华人身上,于是惨案发生了。我相信你如果看到了,也会被那些血淋淋的照片所震憾,那些印尼极端分子,放火打砸抢,强奸妇女,火烧儿童,割人头颅,将华人不当人!当时政府也很被动,因为我国是不接受双重国籍的,所以除非是战争,否则无法干涉……”。

    “哦!”谢寸官也是知道当时的事情的,他在网上看到过照片:“那我们怎么办?”

    “政府不好出面,我们只有依靠民间的力量!”颜裴道:“虽然印尼不让华人参政,但六百万华人,本身就是一股很强的力量!以民间力量,对民间力量,华人应该不会吃亏!九八年的事情,如果是印尼政府出动军队,屠杀华人,我国政府自然师出有名!但当时的事件,发生于印尼民间,印尼政府也是做出了姿态,反而令我国政府被动,不好干涉别国内政!”

    “以民间力量对民间力量?”谢寸官咀嚼着这句话:“你的意思是?”

    “发展印尼华人的民间组织,成立华人行会,使他们具有非正式的武装力量!”颜裴一脸的严肃。

    “切!”谢寸官鄙视地看着颜裴:“不就是黑社会嘛?说得这么拐弯抹角的,你累不?”

    ..,请按“CRTL+D”将“”加入收藏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