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突如其来
    第七十二章突如其来

    周坤收账的地方,是村上一个大仓库。

    上海是港口城市,物流来往密集,自然需要大量的仓库来存放转运货物。但在城里寸金寸土的,那有闲地儿盖仓库。所以,郊区的许多村子,都利用闲散或不宜耕种的地土,盖起仓库来,供物流转运存放货物。

    这个村子也盖了几个大仓库,这些大仓也都需要看仓的人。

    这些看仓的人,都是在当地有些背景的人。否则,不仅存在货物被资的问题,而且没有一定实力,也无法在这个市场中竞争。这个村上的仓库,都是由周坤带一部分人看着的。他们成立了一个叫鑫坤的物流公司,专门提供仓库租赁和运输服务。

    当然,也帮助金鑫财务公司放款和收账。

    要说,王二合确实是个聪明人,他将金鑫财务分解开来,在市内有正经的生意做掩护。而在外间,则分出一些所谓的“业务员”放高利贷。但这些放高利贷的却是将钱先借给一些当地有势力的人,再通过这些人放给借款人。收帐的事情,也是有这些人负责。

    当然,他们放出的钱是每个月百分之六七的利,而到了这些人手中,就成了百分之十左右。三个多点就做为这些人的收入了。

    金鑫财务从不直接插手放款和收账的事情。而孙立仁其实就是金鑫财务的代表,这个周坤是范新成的一个弟子,也就是金鑫财务外围的放款和收债人。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给合法生意和非法生意划上了界线。

    金鑫财务本身做的是合法的事情,而这些外围的人,就承担了所有非法的事情。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金鑫财务并不承担多少责任。

    按说孙立仁根本不应该管周坤的事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知道孙立仁是王二合的妹夫,有事就象征地请示一下。但不曾想孙立仁是个爱指手画脚的人,渐渐地就养成了这边的事情,都要问过孙立仁的习惯。

    而且,王二合的妹子对孙立仁偶而偷个腥一直睁只眼闭只眼,也养成了孙立仁好色的毛病。如果周坤不说后面那句话,孙立仁也许根本不会去管这件事,但孙立仁一听,对方还不上钱,又带个漂亮女人,就起了瞎瞎心思。

    孙立仁和柳增带着六七个人赶到仓库时,看到了李一迁和谢思。孙立仁就一呆,为啥?因为认识!原来这个孙立仁就是当年纠缠谢思,要处朋友的那个小混混。他本来是跟夏信义混的,但他成了王二合的妹夫,夏信义自然就管不上他了。

    他记得谢思,谢思却根本不记得他了,因为毕竟当年是他有心,谢思无意。而且,谢思结婚早,婚后一直没有生孩子,模样身材变化都不大明显。

    而孙立仁这两年变化却大了些,模样老成了,身体也壮硕了。

    孙立仁这坏心一起,却不说话,招手将周坤叫到了一旁,嘀咕一番。周坤就奸笑起来,这事儿他也不是头一次帮孙立仁做了。不过,原来都是逼迫一些借了贷还不上的,有些姿色的女赌客。现在这个是男赌客的老婆,一看就是个良家。

    周坤过来就对李一迁和谢思道:“公司的规矩,宽限时间顶多一周,一个月绝对不成!”

    李一迁和谢思不由地就露出祈求的神情来。因为李父要处理那么大的别墅,如果时间太紧,肯定要吃大亏的。一个月都不一定能处理出正常的价钱来,何况一周。

    “要不我们再多出点利息?”李一迁想了想道。一千万的别墅,稍微抬点价,都是几十万,多出点利息,只要处理从容,肯定不会吃大亏。

    “没有这个规矩!”周坤扫了一眼谢思,摇头拒绝。

    “帮帮忙!请帮帮忙!”李一迁和谢思一个劲地说好话。

    周坤拿足了架子,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才开口道:“其实有个法子,不过,就怕你们不肯答应!”

    “什么法子?我们可以……”谢思刚要开口应承,李一迁一把拉住她。

    李一迁不像谢思那么单纯,他是做过生意的人,知道对方越是拿做自己,所提出的要求越不简单。

    “刚才那个是我们老大,他看上你老婆了……接下来不用我说那么明吧!”周坤涎着脸道:“同意了,五十万,宽限你两月,不同意,那就五十万,一周内还钱!不然,别怪哥们手黑!”说到最后,脸上就狰狞起来。

    “流氓!”谢思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忍不住骂道。

    李一迁则有些铁青,却强忍了怒气道:“五百万,不是小数目!道上规矩是可以上息延期还款的!你这是有意为难我们了……”

    “为难你妈个逼!”周坤当场变了脸,一脚踹翻了李一迁,骂道:“跟我讲道上规矩!规矩就是爷定的,睡你老婆那是给你面子,不然爷今天当场废了你!将这女人拖进去……”最后一句,却是跟自己身边的两个小弟说的。

    放高利贷是个技术活儿,对于李一迁的背景,这些人早就打听过了。李家没有什么有靠山的人。而谢家,孤儿寡母的,一个儿子好像在北京,也是大学毕业没多久,能混多好。

    孙立仁有王二合做后台,弄个女人算啥。

    李一迁被一脚跺出去,就知道今天事情不能善了,翻个身手里顺手就拉起一根橇杠,轮起来就冲向周坤。周坤身子往前一冲,伸手就托住了李一迁的手,一脚踹在他小腹上。

    这一脚同刚才踹翻他那一脚不同,那一脚是立威的,踹得是长劲,不伤人。这一脚却是急劲儿,一家伙将李一迁就踹得跪在地上,捂着小腹岔了气儿。

    周坤打得性起,顺手从小弟手里扯过一根管叉,向李一迁走过去。

    谢思一下子就扑到李一迁面前,叫道:“你想干什么?”

    “将她拖开!”周坤恶狠狠地道,俩个小弟就过来拖谢思,谢思拼命挣扎,哭喊。

    “你们这是干什么?”孙立仁适时地带着柳增出现了,脸上带着一股子笑意:“有啥事好好说嘛,弄得呜呼喧天的,这是干啥?”

    周坤一摆手,那俩个小弟就放开了谢思。

    孙立仁就笑道:“谢思,这么多年没见,还是这么漂亮!”

    “你是谁?”谢思听他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由一怔,扶着李一迁,问道。

    “真不记得我了?真令人伤心!”孙立仁道:“当年我可是天天追你,从学校门口追到家门口,还跟你弟弟,那个叫什么寸官的干过一架……”

    “是你?”谢思这才反应过来,依稀记起这么回事儿。

    “唉,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忘不了你,你就不能可怜我一片痴心吗?”孙立仁就笑出了一股子邪气来:“睡一觉就值了五十万,也只有我舍得这个钱了……”。

    “无耻!”谢思忍不住怒骂:“不要脸!”

    “哦?”孙立仁看着她脸涨得通红,胸部起伏,却感觉到一阵的兴奋刺激:“既然你不念着我的好,那这事我就不管了!”说着打个眼色。

    “将她拖开!”周坤说道,立刻上去俩个小弟将谢思拉开。

    李一迁想挣扎起来拼命,周坤手中的管叉就凶狠地抽在他一条腿上,打得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往后退。

    “住手!住手!”谢思拼命地挣扎喊叫。

    李一迁被逼到了一个货箱的拐角,周坤对着李一迁的头,慢慢地举起了管叉。但却没有直接轮下,只是看着谢思,威胁之意表露无遗。

    就在此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谢思的身后,双手猛地抓住两个扯着她胳膊的小弟的头,用力撞在一起,“嗵”的一声响中,两个人都直接给撞晕过过去。

    谢思一回队,就忍不住就叫一声:“寸官?”

    谢寸官将姐姐扶起来,对着那边举着管叉的周坤道:“举个管叉你吓谁呢?当老子是吓大的吗?有种你砸下去!”

    周坤眼睛不由地一眯,凶狠之色就现在脸上。

    他十几岁出来混社会,靠得就是一股子狠劲儿,当时牙一咬,举手就要砸下去。

    这时就听有人叫道:“哥,不要!”他一回头,另个方向就出现了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钢弩,遥遥地指着他。旁边一个高大的汉子,手里扭着一个年轻人的胳膊,正是他弟弟周宁。

    周坤的父母去世得早,他可以说一直与弟弟相依为命,日子过不下去时,周坤就开始混社会。周宁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跟哥哥混。只不过,因为他一直在哥哥的羽翼之下,就少了周坤的那股子狠劲儿。

    后来,周坤开了物流公司,就送他在成教班学了个会计,现在他就在哥哥的物流公司做会计。因为从小相依为命,所以兄弟俩人感情一直很好。

    此刻周坤看到弟弟给人抓住,一下子就急了:“放开他!”他吼道。

    “这么凶啊!”王一丙轻声道,突然间一脚踹在周宁的腿上,就听咯噔一声,周宁立刻惨叫着跪在地上,王一丙这一脚踹脱了他的膝盖。

    周坤脸上戾气一闪,举起管叉就想砸李一迁。

    王一丙就里的弩箭就转向了周宁的头上道:“砸下去,试试看?”

    要是钢弩对着自己,周坤说不定真会砸下去,但钢弩对着自己的弟弟,周坤的手就颤了起来,怎么也砸不下去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