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漂亮的**
    第七十二章漂亮的

    谢思一出门,就接到了李一迁的电话,李一迁在电话里将消息就告诉了她。夫妻二人一时都轻松下来。虽然事情紧急,李一迁父亲的别墅可能要贱卖。但毕竟是价值近千万的别墅,经济不景气,也怎么能卖个六七百万吧。

    到时候剩余的钱,再加上借来的钱,也能重新开张个什么生意吧。

    相信以李一迁的才干,只要用上心思,肯定不至于让一家人饿肚子。

    谢思回到家时,李一迁已经做好饭。李一迁其实做得一手好菜,只不过平常不轻易下厨。偶而就是下厨,也多是做为追女孩子的手段。

    过去俩人还没结婚时,谢思吃过几次李一迁做的菜,婚后,就只有在逢年过节回娘家时,李一迁偶而会露一手。平常,已经很少享受到了。

    夫妻二人吃饭。明天就是还款的日子,俩人就商量了一下,打算拿出五十万,先清一下利息。然后就请人家宽限几日,等别墅卖了后,再清款。

    商量完毕,用完餐后,谢思起身收拾碗筷,李一迁就从背后一把抱住妻子:“对不起,思思,以后我一定只对你一个人好!一定!”

    谢思将头轻轻地靠在他怀中:“不,以后你可不能光对我一个人好了……”她扭转头,轻吻着他还微有些红肿的脸颊道:“还要对孩子好,对爸爸、妈妈,还有我妈和我弟弟好……”

    李一迁红着眼睛点头,搂着谢思的腰身,轻抚着她的小腹。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李一迁和谢思就出了门,俩人要去银行取钱。

    因为银行取款是有一定限度的,超过一定的钱数,需要提前一天通知。所以这事儿,还得长熟人帮忙。不过,好在李一迁原来做生意,在银行还有一些朋友。大忙帮不帮,像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还不至于袖手。

    李一迁本来就不上班,谢思是专门请了假,陪丈夫一起张罗还钱的事情。

    夫妻二人开着谢思的qq,拿到钱就直奔嘉定区。那里是上海郊区之一,离他们的住处还是有些距离的。车子开着,渐渐地就偏离了大路,越走越偏,到了农村。

    这里就是李一迁经常来赌钱的地方。

    其实算不上赌场,大多数就是一些有点小势力的农村混子,在家里做庄开赌。

    但在这里的“仁哥”却是不同的。仁哥并不是这附近的人,家在城里,但却在这村里买了房。他也不开赌做庄,而是给附近赌场提供“码车”。

    所谓的“码车”就是专门提供换筹码的车子。

    因为国家法很对赌博的定义,是以现金入出为界限的。为了钻这个空子,就出现了“码车”。来参赌的人先在“码车”,将现金兑换为赌场筹码,然后带筹码进赌场。这样遇到公安查处时,没有现金出入,就不好定罪。

    赢了输了,就带着筹码再找“码车”兑出钱来。

    能给人提供“码车”的,肯定需要有不小的势力。否则,黑钱容易被“黑吃黑”不说,而且容易被“仿码”。因为这些筹码并不像人民币,有非常严格的防伪标记。这些筹码是非常容易被仿制的。如果有人仿制了你的筹码,再卖给一些赌输了的赌客,来换钱,怎么办?

    所以,经营“码车”的人,要比经营赌场还麻烦。

    而且,发展到后来,这些“码车”就开始放高利贷。这是“码车”和赌场双赢的一种赢利方式,无形中放大了参赌的资金量。

    “仁哥”的原名叫孙立仁,长得一表人才,本来是城里的黑道小混子,混得并不怎么得意。结果一次在夜店里泡“马子”,灯下黑找个了看着身材还算妖娆,脸上涂了彩妆的。上过了,第二天早上一看,傻眼了。

    这妹纸的脸形和身材都不错,就是半边脸上一道疤,疤上还有一块大大的黑斑。

    晚上涂了彩粉看不来,到白天就露馅了。本来上都上过了,看着不顺眼分道扬镳就好。但孙立仁那天不知怎么了,一时大怒,竟然甩了妹纸一巴掌。

    那妹纸挨了巴掌,也不生气,冷笑着看他出门,就打了个电话。

    孙立仁下楼就给人围了!十几把砍刀、管叉,吓得他腿都软了。

    这里是大城市,不是小乡村。敢这么招摇的,那是势力!要知道,再大的城市都有黑社会,只不过,城市越大,犯罪成本越高。

    在小乡村里,你砍死个人,估计十数万就差不多搞定了。到了中等城市,那怎么也得几十万,大城市,那就得往百万上头说话了。

    但同样的,越是大城市,混黑获利也越大。

    在小乡村做个黑道老大,一年进个几万、十几万就不错了。到了中等城市,进个几十万、百把万的,都可以了。在大城市,一年进账没有数百万、上千万,你就别说自己是老大,你只能算是个小混子。

    孙立仁傻眼了,那妹纸却很淡定地下来。

    一下来,先是还了两个巴掌,出了气,然后就破口大骂:“姑奶奶是丑了点,但你***也没付出啥!让你白上了,你还给我一巴掌!他娘的你长得帅了不起是不?上了我你感觉亏是不?现在两条路,一条是娶了老娘,让你天天上!另一条,你自己从这条街上走出去,只要你能走出去,老娘我同你两不找……”

    孙立仁看看妹纸,再看看那些汉子,最后选择了妹纸。

    原来这妹纸的哥哥是那一带有名的大混子王二合,随便人家手底下出个带名号的人,孙立仁都是站在边上,连哥都叫不上的角色。他自己跟的老大,也就是这些人手底下的小角色。

    不过,孙立仁却也算是走对了一步棋,从此不敢说一步登天,但他当时跟的老大,从此以后,就开始叫他一声“仁哥”。

    孙立仁后来才知道,妹纸脸上本来没有那块斑,是哥哥王二合得罪了人,人家堵不住他,就堵了他妹子,脸上割一刀,上了墨汁儿。本来挺白净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才成了那个样子。

    不过,这妹纸也狠,愣是不说哥哥在那里。王二合后来混大了,自然最疼这个妹子。

    妹纸嫁了他,倒也不欺负他,对他也挺好。央着自己的哥哥给孙立仁找个事情。大舅子就给他安排了这个事情,管理着嘉定这边的“码车”和高利贷。这里是大舅子最坚固的势力范围,而这生意,在黑道上来说,是比较安全不容易出意外的生意。

    孙立仁从此吃香的喝辣的,就一样不好,老婆脸上那块斑整天晃得他难受。

    不过,他有钱却不敢养情人,因为那妹纸说了,你偶儿偷个腥,解决性饥渴,老娘不管你。男人家家的,都是下半身管上半身的货!但要是养情人,敢变心,我让你一辈子做太监。

    孙立仁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这老婆那是说到做到,在这方面倒不敢马虎。

    这个村子的环境不错,正好有家人儿子去了国外,要处理房子,孙立仁因为经常在这边做事,就买了下来,做为自己的别院。

    他正经的在外面的身份,却是金鑫公司在这片的“业务经理”。

    一般的业务办公,都有下面的小弟处理,他根本不插手。只是遇到麻烦事时,他要出面镇场子。其实镇场子他也就是个样子,大舅哥那里,给他朽了两个助手,一个是过去某省队退役的专业散打冠军叫赵增,另一个是过去这一带方圆百里内有名的武师范新成。

    散打冠军说是他的助手,其实就是大舅子给他配的保镖。

    真正平常出面镇场子的,是那个武师,因为这人是地头蛇,在这十里八村的徒弟多。而且,这些徒弟大多是地方上能踢能咬的。

    孙立仁其实也从小好武,小时候在学校,曾经练过一段时间拳击。过去做小混子时,就是靠拳击镇住了几个小弟,混生活。现在生活安逸了,却也没丢掉那股子向武的心思。他在村子买的房是个四层小楼儿。第一层做了公司的门面,第三层做为自己的住处,第四层主要是隔热和堆一些杂物。而第二层他收拾出来,挂了沙袋,钉了桩,做了个练武厅。

    平常没事时就自己练练,然后就是给那些好动的小弟做发泄过余精力的地方。

    他虽然没有拜师,但范新成和柳增却都不介意给他指点一下。特别是范新成,同王二合兄妹那是老交情,看到孙立仁爱这个,自然是有一说一,从不保守。

    做为孙立仁的助手兼保镖,柳增同孙立仁住在一起。平常的这个时候,范新成都会过来陪他和柳增一起坐坐,指点他练练拳。但今天,范新成有一个徒弟娶媳妇,请他去喝酒,所以范新成就没过来。孙立仁就同柳增带着拳套,打对练,电话却响了起来。

    孙立仁被电话一乱心思,就没挡住柳增的拳。而柳增也没收住手,就一拳打在他脸上,将孙立仁打了个趔趄。孙立仁忍不住“操”了一声,过去接起电话。

    电话里就传来负责收账的周坤的电话:“孙哥,那个李一迁今天来还款,说是手头不方便,能不能先上上利息,再给他宽上一个月?”

    “那个李一迁?***,我知道那个是李一迁!”孙立仁用手揉着脸,大骂道:“收款就收款,给我打个屁电话,害老子挨了一拳!”。

    一旁的柳增就笑,俩人关系不错,他倒不介意孙立仁发邪火。

    “就是欠咱五百万那个……”周坤听出来孙立仁不开心,忙陪着小心道:“钱数大,我做不了主呀,孙哥!”。

    “哦?”孙立仁听了,声音立刻降了调,按这数目来说,周坤是该问问他。

    “他现在能还上多少?”孙立仁问道。按规矩,这么大数目,是允许人上息宽限的。因为现代社会毕竟和过去不一样,许多不光彩的生意,一般都不会做赶尽杀绝逼迫人的事情。

    “他只带了一个月的息,他说是保证这个月内清账……”周坤那边就笑道:“要不孙哥你来看看,那家伙今天来还带着他老婆,那女的挺漂亮的……”

    孙立仁一听,眼睛就放了光:“你在那里,我马上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