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撤离
    第六十七章撤离

    谢寸官随着进步,右手的三棱军刺就往上抬起,他反手握刀,刀柄向里。

    左手就落在自己了右手后,推住右手把处,军刺斜斜向上,刺尖闪着寒光,随着他贴身进步,直直地对着船越建夫的咽喉戳过去。

    船越建夫的长刀刃部已经伸到了谢寸官身体之外,根本不可能砍中他了。

    好个船越建夫,不愧是黑龙会战斗部第一高手,他立刻弃了刀刃,改用刀柄砸下。

    军刺尖利,但却无刃,船越的双手和刀柄往下,就将谢寸官手里的军刺砸开。不但砸开了军刺,而且明晃晃的刀刃就到了谢寸官额前,还有双手握着的刀柄,就到了他的下颌下。

    谢寸官右手就随着对方的力,将军刺下落,左手立刻一把就推住船越建夫的刀柄。

    如果他不推住对方,那么对方顺势往下拉刀,刀刃就会割破他的头。如果反送刀柄,刀柄也会击碎他的下颌。

    所以谢寸官左手一把推在船越建夫的刀柄上,手同手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响。

    见手响,往进闯!谢寸官左手一着力用劲,右手军刺又被对方压住,当时身体一转,就以左手着力处为轴心,进了右靠。

    沪上心意虽然看似直进直退,但腿带剪子股,肩带拧裹劲,整个肩臂一线,如常山蛇阵,阻左右肩进,阻右左肩进,阻中则左右皆可进。这个拧裹劲,就好似戴家丹田功之翻浪劲。

    只不过,戴家心意翻浪劲是立园,下下翻。

    而沪上心意的翻浪劲是平园,腰为轴,左右翻。

    所以左手推了中路一受阻,谢寸官立刻右肩进靠,这就是沪上心意高明的地方。这一靠进去,一下子就靠在船越建夫的左肩处。

    船越建夫刀柄被谢寸官一把按住,他是双手持刀,正想开劲将谢寸官挤推出去。但谢寸官此时却进了右靠,右靠一进,左手自然有一松。因为人没法在两个方向同时用力。

    正好这时船越建夫往前用劲,身前突然一空,他心里自然一惊。

    在这惊悚中,左肩头突然一股大力传来,他的身体就不由地往右前方斜斜跌出。

    谢寸官一靠将人发出,立刻进了左步,右手军刺白蛇吐信,刺向船越建夫的左肾部。船越建夫往前跌出时,只感觉左肾处一痛,却是已经给刺刀洞穿。

    好个船越建夫,左肾一痛,立刻反刀撩出。脚下不但不停,反而加速跌出。谢寸官正在进步再追,寒光一闪中,刀就到了小腹。谢寸官立刻收步,同时将手中的军刺轮过来,磕在刀刃上,将刀势阻住,解了这一刀破腹开膛之危。

    船越建夫这一刀,暗含着类似于回马枪一样的智慧,不但解了自己的围,而且差点儿将谢寸官开膛破腹。

    有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刀,谢寸官的军刺竟然只刺进船越建夫身体里寸许,并未重伤他。

    就在此时,谢寸官突然心生惊兆,立刻向前窜出。

    在他刚窜出去时,一刀寒光就闪过他刚才立身之处,却是那名藏人突然出手偷袭。

    谢寸官左腿前扒,右腿跨步,连窜两步之后,右腿落地,立刻抬进左腿,却不向前过右腿,而是贴右腿成寒鸡步。同时,身体左转,扭身回来,三手往右合,右手军刺就随身划出一个扇形面,向左合住,护了半边身体。

    此时,那名藏人一刀走空,就跨步轮刀,抢前想连环进攻。

    他刀刚轮到谢寸官身前时,谢寸官已经蓄世待发的左寒鸡步就立刻跨出。二人对冲到近前时,长刀刚刚掠过,谢寸官就破刀幕而入。同时右手军刺提鞭扬斗式,横在身前,铁闩封门。左手成把,一手罩脸而去,扰乱对方意识。

    藏人挥刀回斩,收步欲退。

    谢寸官已经冲进了刀幕当中,手中的三棱军刺就往刀上磕去,他用的是军刺的根部,推挡长刀的根部。刀剑相交,发出一声铮鸣,谢寸官的军刺就顺着长刀的刃往里滑,左手没有击中对方面部,顺势下拍,就一把把住对方手腕。

    左手回扯,右手三棱军刺就从左手上贴臂钻出。

    藏人情急之下,改双手持刀为单手持刀,右手翻转,一把就握住三棱军刺,往外推出。

    谢寸官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双手交叉,给藏人双手捆住。但他立刻进步闯身,往前贴近,同时右肘就翻起,直击对方的腮部。

    藏人偏头避过,谢寸官肘往下压,就进了右栽靠。

    这是螳螂秘肘的东西,先手后肘再靠,接一进三。藏人的长刀被他逼到身外,没有什么作用。而胸部给他一靠,虽然不重,但却打得人歪身仰。

    但谢寸官进靠不是目的,进靠就是要对方的重心,和给肘上蓄力。

    果然,藏人身体一仰,谢寸官滑步开肘,双肘争背力,硬开三皇锁!一肘就打入藏人的当心窝处,发出嘭有一声,一肘几乎打碎了胸骨。

    藏人直接跌落出去,口中鲜血直喷。

    因为旁边还有一个船越建夫虎视眈眈,所以这一接手之间,谢寸官招行险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放翻。也就在此时,船越建夫已经调整好受伤的身体,拔刀而上。

    对于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最恨的就是这些亡我之心不死的日本人。侵华战争中犯下累累罪行,中国人以德报怨,没有索取赔偿,为日本的战后恢复建设,做了莫大的功德。

    但日本人却在经济恢复之后,紧抱美国人的大腿,忘恩负义,加紧了对中国人的新一轮挑衅。这世上不是穿西装、打领带、说话文绉绉,一句一个您就是文明人;也不是穿粗衣、条毛巾、说话粗声大气就是粗鲁人,文明与粗鲁之间,主要还是看做事情的道理通不通。

    不过,船越建夫肾部受伤,虽然不足以致命,但三棱军刺的创口却是很疼,以致于他身形步履有些怪异。

    船越建夫一刀劈下,谢寸官身往侧走。

    船越建夫一刀横扫,谢寸官身往后退。

    两刀之后,船越建夫只感觉后肾处一股热流,不断地流出,濡湿了他腰上的衣物。他不由地停下来,想喘一口气儿。此时,谢寸官却目光如刀,直进硬上!

    船越建夫一刀刺出,谢寸官右手三棱军刺以手臂为柄,像镰刀般地从下往上一挂,就将长刀挂到了体外。同时左手向前一把,就把住了船越建夫的手腕,往上一抬,右手军刺斜向上挑穿,一刀就刺穿了船越建夫的右手大臂。

    船越建夫一声大叫,就丢了手中的长刀,左手伸向右胁,去拔腰间的胁差。

    谢寸官右手一抽,左手用力按下,将他的右臂就按到胸前,压住他的左臂,手中三棱军刺再出,如毒蛇一般再次穿过他的右大腿。

    船越建夫又是一声叫,身体不由地往后退。

    谢寸官急步紧跟。

    船越建夫左手胁差已经抽了出来,谢寸官左手继续按着他的胸,直往前压。他就不由地踉跄后退,一直被撞到墙上,他才嘶吼着,将手中的胁差劈也。

    谢寸官手中的三棱军刺如毒蛇般的一吐即收,就准确地洞穿了船越建夫的手腕。

    手中的胁差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船越建夫大吼一声,竟然以肘砸下。

    谢寸官手中军刺再次吞吐,鲜血溅处,船越建夫的左大臂就再被洞穿。在他的嘶吼声中,三棱军刺准确地连续穿出,一刀洞穿了左大腿,一刀穿入小腹,扎破了脾脏。

    谢寸官这时才缓缓地退开,看着船越建夫靠着墙臂,无力地滑坐在地上。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他声音冷森:“而你的结果,也将是日本挑衅中国的最终结果!”

    此时,按照船越建夫吩咐,那些人已经迅速地跑出了建筑。他们不敢向朱向辉开枪的那个方向跑,而是出了另两个方向的门。

    四周的碉楼上,四双眼睛死死地通过夜视仪,看着那些惊慌的影子。

    直到逃的最快的人,已经靠近大门和栅栏时,扑扑的枪声就响了起来,黑暗中,那些匆忙逃逸的“遏华联盟”的漏网之鱼,就像被割麦子一般,一个个倒了下去。

    没倒下的立刻如受惊小兔般的慌乱起来,叫喊着,奔跑着。

    但无论他们如何跳动,总快不过枪弹的收割。终于,一些人哭喊着,伏在地上。有些甚至跪了下来。

    黑龙会在选择地方时,只嫌选择的地方不够清静。但此刻,这些人只嫌这里太清静。

    碉楼上的枪口终于停止了射击,大楼门口,谢寸官已经提着一把三棱军刺,走了出来。他根本看都没看那些死亡的、受伤的、卧倒的、甚至是跪着的人。

    他没有杀他们,也不屑于杀他们。

    今天当他们屈下双膝,就不配在做中国的敌人。

    四面碉楼上的“悍刀”成员们都收拾装备,迅速下楼。大家在门口汇合,开车离开。

    身后的英式建筑二楼中,船越建夫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的活力,从那七个孔洞中慢慢地流逝着。他闻着满楼道的血腥味儿,看着不久前还信心满满,济济一堂的“遏华联盟”成员横七竖八的尸体,突然感觉自己同黑龙会一起,在新加坡这块地方,讲了一个冷得不能再冷的冷笑话。

    是的!这真是一个冷笑话!因为他的身上越来越冷,瞳孔在慢慢地放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