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溃退
    第六十六章溃退

    最先反击谢寸官的是余下的一名越南鬼子,也是最后一名越南鬼子!

    他咆哮着,将手中的军刺直刺向谢寸官的心窝。

    谢寸官快步纵窜,手中的军刺相对刺出。不过,他的军刺带了一个斜角,斜斜地挑在了对方军刺的内侧,占了中线,就将那夺命一刀,斜逼向外,贴着自己的大臂出去。

    三棱军刺带着令人窒息的扑声,就进入了最后一名越南鬼子的心脏。

    进步抬脚踏踩拔刀,这名越南鬼子的尸体就后飞出去,阻挡了一侧人的进攻。

    此刻,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刀,搂头盖顶劈了下来。

    谢寸官左手军刺迎刀而上,身体过步前窜,直往对手身体里面钻。

    他的军刺迎的是对手长刀的后半段,几乎是戳向对手的手腕。对手的刀虽长,但必须举高才能有力量。而谢寸官的军刺却只要伸出就能刺人。

    长刀呼啸,军刺如锥。

    扑上来的是一名日本武士,正是跟在船越身边的那个亀井。

    军刺终于还是贯穿了亀井的手腕,因为谢寸官跟何守戒练刺杀术时,最先练的就是刺刀的准头。开始在身体周围挂满一圈圆球,用刺刀一刀一个刺中。等球荡起来,还有一刀一个刺中。这样练一段时间,等刀不落空时,球就变小了。

    再练球再变小,直到像指头肚一样大小时,就开始像武侠小说中传说的那样,刺苍蝇、飞蛾等一切能见到的空中活物。这种练习之下,亀井长刀虽快,手腕的速度却慢上一倍,谢寸官刺不中才奇怪了。

    在亀井的惨叫声中,谢寸官右手军刺已经如蛇一般突出,插入他的心口。

    军刺拔出,谢寸官已经进步,右肩一拧,就撞在亀井的胸腹上,将人撞了出去。直撞向最前面的那道冲来的人影,阻住那人的脚步。

    阻住这人的步子,另外一人却冲了上来,谢寸官此时根本管不着是谁。

    群架上,逢人便住怀里扑,双手占中不离心!拳脚一线取人命,临去要用靠来击。所以谢寸官右手军刺扇面击格,目标是对方扬起的手,左手军刺刃尖朝外,手护腹前。

    整个身体就撞了进去。

    来人惨叫出声,手腕被军刺击碎,惨叫声嘎然而止时,却是谢寸官左手军刺已经突入他的心窝里。左肩随进步,将人撞飞出去,直接将后面冲上来的人拌倒在地,跌在谢寸官身前。

    这人本能地抬头欲起身,谢寸官右脚趟出,一脚趟在这人的脸上,直将人头往后踏折。

    这两人却是两名小菲。

    此时,剩下的人被压缩到了楼梯口,空间越来越小,也被惨烈的气氛感染和压抑,发一声喊,数人就同时奔出。

    谢寸官此时却不再进,而是往后退。

    他退的时候,双脚高抬,生怕被后面什么东西拌倒。所以武术中有低进高退一说,就是因为进步愈低,进速越快。而退步太低时,眼不明势,怕被异物拌倒。

    谢寸官虽然已经退步高抬,却仍然一下踩到了一具尸体身上。

    他立刻步不落实,往后就滑,但脚步一落到地上,下面却是鲜血,脚下不由一滑。

    此时,他一顿一滑之间,一名敌人已经冲到了跟前,手中的刀就刺了过来。这人却正是印尼人拉赫曼两兄弟中的一个。

    双生子心灵感应超强,兄弟之一用刀刺来,另外一人却直接由左向右斜下轮劈。

    谢寸官退不能退,脚下又滑,用上不劲,索性就放松身体,跌个叉下去。同时他的左手的军刺上举护头,右手军刺突刺而出。

    军刺入肉的声音传来,那个举刀刺出的就一个踉跄往前跌扑。

    另一把刀下来时,正好劈在谢寸官左手军刺上,就滑过来。而此时,正好他的兄弟跌下,竟然一刀就劈入他兄弟的身体。

    谢寸官此时左手就往前甩出,手中的军刺就带着啸音,直扎入因劈中自己的兄弟,而有些愣神的那人的咽喉中。军刺脱手,谢寸官左手一扶地,身体像跳街舞那样一翻,就翻身站了起来,此时,又一道人影飞快地冲过来,谢寸官想也不想,右手中的军刺就脱手飞出。

    来人抱着脖颈,惨叫着往后跌倒。谢寸官迅速后退,退到刚才杀越南鬼子的地方,又拔出一把军刺,这才看清,自己最后一击,杀死的是一名**分子。

    谢寸官一退开,楼道空间一放大,这些人立刻就失去了进攻的勇气。

    刚才谢寸官杀神一般,冲到近前,压缩了这些人的生存空间。给人的感觉,是退也是死,进也是死。所以人人都拼命反抗。但谢寸官这一退出去,生存空间扩大,这些人也就立刻停止了反击,你看我,我看你,眼中就有了恐惧的感觉。

    从他们一群人取了兵刃怒气地冲冲上楼,到谢寸官刚才的一个冲锋,他们就被谢寸官杀了两名日本武士、六名越南鬼子、两名小菲、马来的孪生兄弟和一名**分子。

    此刻船越建夫的眼神已经充满了不可思议!十八个人冲上来,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就剩下两名腿部打颤的小菲,一名还算镇定的缅甸人和一名眼神中满是愤怒的**分子。

    船越健夫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知道自己这次的任务,是彻底的失败了。

    “你们退下去,让所有人快快地离开这里!我要和他决斗!”船越建夫吩咐道。

    两名小菲和缅甸人立刻就转身逃了下去,而那名**分子却眼睛通红地举着手里的日本长刀道:“我来帮你!”原来刚才被谢寸官弄死的另一名藏人,正是他的妻弟。

    船越建夫看了他一眼道:“我要和他单独决斗!”

    船越建夫已经看出,这些人的功夫,要么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要么是日常打架中磨炼出来的,并没有系统的个人格斗技艺。而谢寸官却是一种极高深的个人格斗技艺,但这种格斗技艺,却是非常简单直接,杀伐决断,没有现代搏击的许多禁忌。

    更可怕的是,谢寸官对于格斗有一种本能的临场发挥智慧,对于格斗,对于人的心理,他有极准确的洞察力,所以他能极有效地利用格斗中的种种意外,甚至是制造种种意外。

    就像刚才击杀六名越南人,他先是诱敌深入,利用狙击干掉一个。

    然后他将计就计,干掉了第二个单挑的越南人。接下来又利用一具尸体,干掉了三个偷龚的越南人。最后却突然一改用讲的风格,直突猛进,以技艺杀掉最后一名。

    所以如果这个藏人帮自己,极有可能不但不能帮到自己,反而被谢寸官利用了。

    那名藏人听了船越建夫的话,就默默地退到一边,手持长刀,盯着谢寸官。

    谢寸官轻轻看了他一眼,眼神就对上了船越建夫。

    船越建夫将手中的太刀担在肩上,轻轻地蹲下身体,双眼恶狠狠地盯着谢寸官。

    谢寸官慢慢地走开去,弯下腰又捡起一把三棱军,两把军刺轻轻在手中一碰,发出叮的一声响,就对着船越建夫走过去。

    船越健夫也蹲着身体,双脚慢慢地换着,向谢寸官靠近。

    俩人终于进入了攻击距离,船越建夫大喝一声,猛然进就,双手一轮担在肩头上的刀,灯光之下,刀如匹练,斜劈向谢寸官的颈肩,打算将他一刀两断。

    谢寸官在船越建夫手臂一紧张时,就往前进了左脚步子,左手军刺斜往上插,直插向他的手腕。右手军刺紧贴体侧,左脚落地一扒地,就进了右步,却没直接出刀,而是前弓后箭,将右肩靠上去,同时手中的军刺就护到腹前,刀柄搁在丹田上,刺尖朝向船越建夫。

    船越建夫眼看军刺直穿向自己的手腕,双臂微一曲,手腕微收,手中长刀就劈在谢寸官手里的军刺上。船越建夫双手持刀,刀长力猛,谢寸官左手军刺在这猛力一击之下,发出叮的一声向,虎口一麻,竟然就脱手而出。

    船越建夫一刀磕飞谢寸官左手军刺,立刻滑步扬刀再劈。

    这是剑道中最基本的组合——滑步连劈。船越建夫一口气可以连劈几十刀,在和同伴们练剑时,往往数次就将对手手中的剑劈掉了。那还是以长刀对长刀。现在谢寸官手中军刺是轻兵,自然更经不住他连劈了。

    但谢寸官左手军刺一飞,并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往后撤退。

    他不但不退,反而对当头之刀,恍若未见,竟然踏步硬进。

    这里面其实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练兵器的人都听过,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长兵自然要同对方拉开距离,而短兵却要贴身近战。

    船越建夫刀长,应该拉开距离。谢寸官手上军刺短,却要贴身才有利。而且,刀光一闪,电光火花之间,你那有时间算计,这一刀能不能劈住你。所以,从师学武,先学一个信字。就是要信老师,信拳谱!老师和拳谱上既然说了一寸短,一寸险!那你就要近身。

    但如何进身?

    肯定要闪过对方的刀,进对方的身。

    那么怎么闪?

    拳谱云,进即闪,闪即近,不必远求!也就是你往前冲自然就闪了,不要左躲右闪的想太多。所以谢寸官左手刺刀被击落,却直接进步。

    他进,船越建夫也滑步而进,俩人的身体就撞到了一起。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