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国术之真义
    二个缓缓地向中间站定,那个墩实一些的越南鬼子手中的军刺就垂在了大腿下面,掩在身体后面。(..)谢寸官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比较懂刀的。

    一般影视剧中看到的,拿把小刀在体前晃呀晃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刀在那里。

    而且,手臂伸个半直,攻击距离减半,靠着脚下突步进击来提升攻击力度和距离,一不小心,还会被人一脚或一把打掉刀子。

    这样对付外行可以,因为外行一般心中容易怯。

    但对付真正的内行,却不行!因为刀在前,那是孤军深入,没有身体做后盾,易为人制。所以,有经验的刀手,都是将刀收藏身后。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旦近身,蓄劲有力,攻击距离长。而且,刀离身近,也容易护身。

    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所以谢寸官在跟何守戒学刺杀术时,何守戒就说,关健不在于刀放那里,而是你怎么用刀!用法对了,刀在那里都一样。

    谢寸官摆出的姿势,就是刺刀在前,不过,他的手臂却并不伸出去,而是贴在前腿面上,刀尖上挑,闪着幽光。

    此时,那个越南鬼子的眼神就在周围扫了一圈,在一个瘦小的越南鬼子脸上停了一下,才转过来。谢寸官的眼睛也就瞟了那个越南鬼子一眼,心中暗自提了个神。

    黄士鸿给他教拳时,曾说过,眼为心之眸。能泄千万心思,所以同人在一起,要注意对方的眼睛。人的眼睛是很奇怪的东西,你如果注视一个睡着的人。往往能他“看”醒了。俩个人目光对视,总有一个人会早早别开,而且眼光一离开对方的眼光,立刻就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但是如果你让这人看一块石头,他却可以看比对视更长的时间。

    所以同人放对动手,一定要注意对方的眼神。

    当然,注意不是紧盯不放的意思,毕竟动手中。眼法也有很多讲究的。

    但一个人修炼眼法,一般只修自己对肢体语言有敏锐感的一两种。要不就是注意对方两肩,要不就是注意对方胸部,要不就是注意对方眼神。总之。你看人的什么部位,能更准确地预判人的动作,这个部位就是你练眼法关注之所在。

    打个比方,你如果看人的胯,就能判断他下一步走向何方。*..**那么比武动手时,你只须看对方的胯就可以了。

    但无论修那种眼法,动手之前,要注意的一定是对方的眼神。

    心有所思。眼先为变!这是战略层面的眼法。

    越南鬼子一眼,就让谢寸官注意到了那个瘦小的越南鬼子。

    此时。对面的越南鬼子已经开始转圈走场子!他不断地将自己逼向谢寸官侧面,谢寸官就不能不走动起来。防备他。

    但谢寸官只走了几步,就站到了过道中间,离其他越南鬼子有一段距离时,就停了下来。不再移动步子,只是将身体转着圈,应对着。这样就转到了谢寸官背对其他越南鬼子的方向。

    这名越南鬼子的眼神微微收缩一下,眼睛越过谢寸官,看向他的背后。

    因为在谢寸官身后,那名瘦小的越南鬼子突然打出一个手势,立刻他左边和右边的越南鬼子都轻启脚步,准备向前靠。

    但就在这一瞬间,谢寸官却突然就动了起来。

    他进左步,过右步,空中换腿,一个过步箭窜就跳到了这名越南鬼子跟前。

    这名越南鬼子虽然刚才眼神有些涣散,但谢寸官跳到跟前时,也反应过来。左手往上一起,晃引谢寸官的眼,身体一进步,就撞进来,同时手中的军刺就从臀边挑刺出来,直戳谢寸官的腹部。

    虽然动作有些匆忙,但却准确快速,这完全是多年格斗的下意识反应。

    谢寸官一落步,就立出猴竖蹲的身法来,却没有立刻匆忙进攻。因为对手刀在体后不出,就有潜在的危险。三棱军刺虽然厉害,但如果自己不能一刀致命,那怕自己的刀就是刺入对方身体,对于这种厮杀成性的军中汉子来说,也能一刀刺死你。

    因为对方是可以受伤,自己却只有一个人,不能受伤。

    所以一落地时,他先身体后坐,拉出一段距离来。

    对方出手出刀时,谢寸官已经进入完全的格斗状态,本能地左手往上应手,右手刺刀也刺挑出去。不过,他一起手并不是直刺,而是将军刺斜向外,握把放在丹田部,整个身体扭转,用身体将军刺在腹前划出一个弧形扇面。这个扇形面,就护了整个小腹和心口。

    身扭刺转扇面护体,这是两重防守。一重是军刺划出的扇形面,另一重就是转体。

    人身体除了肌肉外,还有骨头,将整个身体转起来时,骨头也就转了起来。这样本来支撑身体的骨架,就会形成一个防护网来。很多时候,对方的刀已经刺入你肉中,却被转来的骨头一撞,就滑出去。虽然难免破皮伤肉,但要刺入内脏就难了。

    对付拳也是一样,身体旋转起来时,骨架就会形成一个防护网,格拳劲。身体形成一个旋转的斜面,卸劲化力。

    叮地一声响中,越南鬼子那把军刺就被这个扇形护面击打去,挑破谢寸官的衣服,几乎贴着他肋部的肉皮刺滑出去,一阵火辣的感觉从肋下传来,但谢寸官眉头都没皱一下,听到呆的一声响,他手中的军刺就反手刺出。

    一声极小的扑声中,军刺就破皮入肉,对面那近在咫尺的黑红脸膛一下子就变得扭曲起来。谢寸官一刀刺入,身体却根本没停,他有左手一把就抓住对方的肩头,右手刺刀就别着对方的身体,走了一个侧斜进步,将对方的身体在原地一旋,他就过了对方的身体,躲在对方身体的后面。

    扑扑扑,三声轻响,三刀入肉。

    却是三名越南鬼子,此时已经从身后突击过来,挺刀刺他。不过,因为谢寸官早有防备,在刺了同自己放对的越南鬼子一刀后,立刻窜身用刺刀别着他的身体,转到他的背后,将这名受重伤的越南鬼子挡在身前。

    于是,三把刺刀就刺入了越南鬼子的身体上,这名越南鬼子身体一挺,这次不死也得死了。三名偷龚的越南鬼子一惊,本能地想收步拔刀。

    但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当三名偷的越南鬼子将刺刀捅入自己人身体里,他们同伴的身体是正被谢寸官旋转起来的,刀刺入体,立刻被身体别转,三人冲得又急,收不住步子,就不得不随着这股旋劲进了步子。

    几乎在一瞬间,谢寸官就转到了他们的侧面。

    他右手刺刀此刻已经拔了出来,手轮弧形,刺刀的把就击在离自己最近一个人的后脑上,将人直接砸倒。刀砸过来,立刻支刺出去,就顺着第二个的在左肋扎了进去。

    因为对方是一个斜向前扑的劲,刀一入体,冲力就将刀别住了。

    谢寸官立刻弃刀不要,丹田束翻,右肘一拐,一肘就横击在对方肋部,在这名越南鬼子的惨叫声中,将他击得撞向第三名越南鬼子。

    两名越南鬼子就同时跌出去,撞在了过道边的墙上。

    谢寸官右肘出去,立刻裹回身体,进步出左靠。一靠就将手中的越南鬼子身体放出去。然后大过步,冲了过去。

    此时,那名被撞在墙上的越南鬼子此时正推开自己的伙伴的身体,想站起来。谢寸官已经右腿一脚踏踩而出,直将他的头踏蹬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响,直踏得这名越南鬼子头破血流墙掉皮,头晕眼花视不清。

    谢寸官右腿落地,左脚就同时铲向他的脖颈。

    一声骨节错裂的声音中,这名越南鬼子的头就耷拉下来。

    谢寸官这才弯下身体,从刚才被刺中肋骨的那名鬼子还在抽搐的身体上拔出三棱军刺来。不过,在拔出来时,他的手先往里送了一把,确保刺中了心脏。

    谢寸官提着带血的军刺,又走向那群已经有些呆的人,他在走过那名被军刺柄砸晕或是砸死的越南鬼子时,右脚落下去,正趟踩在那人的后颈上,将颈骨踢断,才弯腰从那名中了同伴三刀的越南鬼子身上拔出另一根军刺。

    两把军刺在手,谢寸官的眼睛里就闪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光芒来。

    有点像狼,凶狠中带着些许的疯狂;有点像虎,威猛中带着一丝张扬;又有点像狐,狡诈中带着残忍。

    他走向那些已经惊呆的敌人。

    他双手中的军刺轻轻相击着,发出叮叮的清脆的响声。

    他的脚踩过地上的鲜血,发出泥泞粘沾的令人难受的声音。

    他的身体那么稳定,仿佛不是去杀人,而是去赴朋友的约会。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他似乎听到了金弋铁马踏破冰河的嘶鸣,似乎听到了传自千古的响亮呤唱!国术!原来这样才是国术!什么个人荣辱,什么义气千秋,什么争名斗利,全抛脑后!

    “只杀敌,不表演!”

    谢寸官眼角有些湿润,他习武多年,终于在今天明白了李存义先生当年定义国术的真义!终于摸到了国术的真谛!(未完待续。。)

    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