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猴桩身法
    [第二卷江山万里任君行]第五十八章猴桩身法

    ------------

    第五十八章猴桩身法

    戴家拳的猴桩,在练拳时是桩法,而在接手时,却是一个重要的身法。

    谢寸官这几次同人交手,就用上了猴桩的身法,立刻感觉到了这个身法的奇妙之处。让他感觉神奇的,有三个方面,一个是手起身落;再一个是小鬼穿靴;最后一个是拔根。

    戴家心意接手,讲究出洞入洞紧随身,也就是出手和回手,双腿贴肋摩胸,从心口出,从心口入。这种出手方式,不迎不接,只护已身。而且,配合着出洞入洞的手法,手起身落和手落身起是最大的特点。

    手起身落,就是对方出拳进攻时,手从心出,往上护身,但整个身体却屈落下来。这样做的好处时,比单纯的起手防护,将身体防护严实的时间更快。因为单纯的起手,只是手从腹部向上,将整个身体屏蔽式防守一遍。而手起身落,不光手在起,身体也同时下落,是一个甲车(手)乙车(身)相对开的运动,自然速度快一倍。

    小鬼穿靴则是化打合一的腿法。

    从来腿法都是防守和攻击分开的,但戴家心意却在鸡腿提踩的一提中,加入了括点的劲意。在以腿防腿的同时,就击打了对方的攻击腿。并且能有效益地裹缠对方的进攻腿。配合着手起身落丹田翻,整个身体在一瞬间就被弥合起来。

    而且,戴家猴桩的身法有一个仰头的动作,这个动作配合着颌下的手,就形成一个圆弧形的抛物面,这种情况下,对方就是击中你的面部,所能作用到你头部的伤害力量,也能消解大半。

    最后再说拔根。如果接手不走小鬼穿靴的腿法时,那么猴桩的进身身法,就好像是一个三脚形的木楔子。对方的拳进来时,我的手从心口往上撑防,小腹丹田上翻,下面的腿往前贴地犁进。身体随着翻丹,有一个向后坐向下蹲的动作。

    这样的情况下,对方的手接触到我的手臂时,就会被一股往上(手臂向上)往后(身体后坐)的合力掀起。同时,我的前腿、后腿同地面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夹角,贴地前趟。当我的腿接触到对方的腿时,也会自然地产生一个向前向上的推力。

    这样的一股劲儿,随着我的身体同对方的身体贴在一起时,就自然产生一个向上的拔根劲儿。这种情况下,对方冲得越狠,向上拔根的劲也就越大。

    就好像一个平行前进的砖,碰到一个三角形的楔子,相撞的力量越大,楔子的角度越小,就越容易被拔起来。

    当然,这些都是理论!正向一句俗话说的,打铁还须自身硬!不管理论上你多占便宜,都需要有一定的功夫做为支撑。否则,一个鸡蛋壳做的楔子,理论上再动听,也将一块砖拔不了根。

    谢寸官在房间里,一面蹲着猴桩,一面总结理解着猴桩的作用。

    尽管在群敌环伺之下,但他的猴桩还是蹲得平心静气,无丝毫杂念。他包肩裹胯溜臀,仰面朝天不见天,双眼藏神一线间。他每吸一口气,小腹丹田就卷紧一分。此刻,他的意念中,走的是运劲如抽丝,似乎整条大脊无数缕丝丝劲意,都通臀肌,过会阴,导入了丹田中。而两条腿上,也有无数缕丝丝劲意,都通过小腹上翻,连接到了丹田中。

    当腹部越来越紧,腿与大脊越来越实,到了爆发的顶点时,突然间他就挺身立起。

    猛然之间,谢寸官咬牙切齿,舌顶齿缝,丹田之气上冲下砸,双手双脚的指骨似乎都要脱手射出,一股气机翻裆过背,直过尾闾、上夹脊,直冲玉枕。谢寸官这一起,虽然是展势,但却在展的同时,将劲蓄而不发,敛在体内。

    发为害,敛为养!

    随着气开两路,他禁不住劲气冲喉,一声惊啸尖锐的“噫”音,似乎震荡到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整个身体大骨的骨间髓管里,似乎都颤了起来。

    一颤之后,整个身体禁不住轻轻地抖了几抖,一股酥麻感从小脑弥散开来,霎时间遍布全身,整个身体的汗毛,都似乎被这股气机荡漾起来,一股芜苏的感觉就遍布了全身。

    小腹里,丹田处,那一点**就愈发强烈起来。

    而后腰两肾、命门一时就火热起来,如火一般迅速地慢向全身。

    几乎一瞬间,身体就微微地出了汗浆。

    谢寸官站了几分钟猴桩后,就开始行拳,五行拳、四把捶、十大形。练完戴家的心意,就开始走沪上心意,鸡步摇闪、单把、双把、然后是四把、然后是十大形。

    这一路路拳走下来,却尽数地将劲意敛在体内,看着势势暴烈,却落地无声。

    当朝阳在海平面升起时,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晨练之后,在两个印度美女的伺候下,用过早点,房间里就来了两位意外的客人。一个就是谢寸官昨晚新收的女学生伊斯玛汗,另外却是一个强健的印度男子。

    “老师,这是我的大哥费德西普,他也喜欢搏击之术,所以我带他一起来见见老师!”伊斯玛汗双手合什,尊敬地道。

    一旁的那位男子也双手合什为礼:“听舍妹说先生搏击之术厉害,所以来拜会一下!”

    谢寸官微微弯了弯腰,表示还礼。

    “我来之前,看了先生昨天同人赌拳的录像,感觉很神奇……”费德西普轻声慢语,他的汉话有些生硬:“我从小跟日本一位空手道大师练习过空手道,现在请了一位泰拳师父在学习泰拳,也曾跟赛普先生学习瑜珈和印度的古武术……”停顿了一下,补充道:“赛普先生是舍妹的老师!我也看过电影上的中国功夫,感觉很神奇,模仿过但几乎有格斗中不可能实现……昨天听舍妹说起先生,我就调了先生的录像,感觉很奇怪,这是马来的武术吗?”

    谢寸官听了,轻轻摇头道:“不,这是中国功夫。”

    “中国功夫?”费德西普的眼睛瞪得老大:“怎么和电影上的完全不一样?”

    谢寸官只笑不语,西普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用手挠挠头道:“不知道能不能看看先生的功夫?”

    谢寸官轻轻摇头道:“我学的中国功夫,老师说过,只杀人,不表演!”

    “噢?”西普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只杀人,不表演,和电影上不一样?”

    谢寸官点头道:“中国功夫表演的东西,就是你在电影上看到的,是观赏性的!真正传承的功夫,是用来杀人的,看起来即不好看,也不帅,而且一些东西让有英雄情节的人听起来,甚至有些不屑,感觉有些下流!你看了我赌拳的录像,应该知道那个日本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西普的脸上有些惊讶:“不是这样被你一掌……”说着,就做出谢寸官当时掌戳咽喉的动作:“戳死的吗?”

    谢寸官摇摇头道:“你应该问一下你们拳场的医生,看看那名武士是怎么死的?”

    费德西普奇怪地道:“难道不是戳死的!”说着,竟然真的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口中这次说的是一串印度语。谢寸官听不明白,但一旁的伊斯玛汗的脸就精彩起来,竟然有些微微地脸红。因为她听到哥哥复述医生的话:“什么!你说那个日本人是被人捏破阴囊,活活疼死的?噢,mygod……”

    挂上电话,费德西普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显然还有些不可置信。

    终于回过神来,他眼睛就看着谢寸官道:“难道中国功夫,都是这样抓人……那个……下体吗?你是马来人,怎么会去学这种……功夫?”他的口气和眼神中都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谢寸官就轻轻笑道:“我问你,你学搏击术,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打人了!”费德西普一挺胸部。

    “打什么人?”谢寸官问道。

    “打……我看着不顺眼的人!打挑衅我的人!”费德西普一脸的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打人都打对方什么地方?”谢寸官又问。

    “打他的脸、他的腹部……”费德西普道,并挥舞着双手,加强自己的语气。

    “那为什么你不打他的脚,打他的拳头呢?”谢寸官再问。

    “因为他们那里不怕打,很坚硬!”费德西普一副你问这真白痴的表情。

    “对呀!可是阴部比头部更软,比腹部更不经打!为什么我捏碎了他的阴囊,你感觉很不以为然的样子!我上台赌拳,打死无悔,又不是现代竞技檑台,表演给人看,赚的门票钱,打阴部最省力、又最简单直接,这样打有什么不对吗?”谢寸官反问道。

    费德西普一时语塞!

    谢寸官又一指伊斯玛汗道:“令妹和你一起都练过功夫,如果你是敌人,现在攻击令妹,请问令妹怎样才能战胜你?是打你的脸、你的腹部还是直接踢击你的阴部?”

    “当然……是阴部!”费德西普看了看伊斯玛汗纤细的身体,终于点头道。

    “竞技檑台上,当然是按规则打!但在日常搏斗中,特别是生死悠关的搏击中,檑台上不让打的,就是我们专门要打的!”谢寸官轻声道:“这是以弱胜强的唯一机会!”

    Y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