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若夕打死了人
    第三十章若夕打死了人

    当麻雀儿开始树叽叽喳喳时,平静的一天又开始了。

    谢寸官已经将庙门口的地扫完了,然后他去庙里拿簸箕,准备倒垃圾。他一路往庙里走时,都是翻裹着丹田,顶着胯骨,身体微微地向后坐着走。

    他的头只是微仰,但却已经出了猴桩的意思。他现就是按着田师父说的样子,一举一动,处处皆气联丹田。田师父曾经说过,他过去练拳时,地里做庄稼活铲个土,扛个麻包,都要合丹田之气力,久而久之,丹田之力就合到了人的一举一动,这样与人动手,丹田劲儿也就成了本能的劲儿,根本不需要花费心思去想。

    有人可能会说,这样已经不是标准的猴桩了。

    但猴桩只是戴家拳里训练丹田劲和身法的一个桩法。

    桩法只是训练手段,不是训练的目的,如果已经出了丹田劲儿,用丹田时,就不需要非是猴桩的样子。田师你就向谢寸官表演过,老人站直不动,他扶腰摸腹时,老人的丹田照样翻滚如球,根本不像初学者,非要做出猴桩的样子,才能翻转丹田。

    学规矩就是为了破规矩,破不了规矩,就是教条的东西。

    没听过教条了的东西,还能打人。

    谢寸官这样走着,就能感觉自己的腿渐渐地实沉起来,但却前实后轻,就是一条腿大腿面儿,胫骨一侧,感觉沉甸甸的。但大腿后侧臀肌下方,还有小腿肚儿,都有一种轻飘的感觉。而且,特别的是,这个时候,臀肌与腰背、命门与两肾间的肌肉,就有一种吃劲的感觉。

    过去,他好像从来没感觉到自己这里还有肌肉。

    这样走一阵儿,两肾处就开始热,精力就感觉旺盛起来。

    但当他刚从庙里出来时,一辆银灰色的小车就停到了庙门口,车下来的人,却是田师的外甥白志刚。俩人从头次接触后,再只见过一次。白志刚太原开公司,平常比较忙,很少见到。谢寸官经常见到的就是田师父村的一些弟子,牛刚子、程虎子、龙龙,还有邻近的李柏。五一前后,还见到了几个外地的弟子。

    此刻,看白志刚的脸色有些严肃,见了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算是打了招呼。却不像平常那样嘻嘻哈哈的幽默。谢寸官本能地感觉到有什么事情,垃圾也不揽了,直接跟他进庙门。

    庙里,田师父也正扫院子,白志刚一开口就道:“舅,有个师妹子北京出事了,太原杨叔那里让你去一下……”

    田师父一愣,道:“太原那个杨叔?”

    “我道昌叔……”白志刚道:“那师妹子的妈妈就我道昌叔家等着呢……”

    谢寸官听了,心里不由一动,道:“白哥,你说的那个师妹是谁?”

    “你没见过,她叫戴若夕……”白志刚道:“她春节那会来看师父时,你还没来……”

    谢寸官心头一惊,这个名字他怎么会不认识。只不过算下来,他同戴若夕也有三、四年没有见过了。他离开戴若夕爱张苗儿后,就已经见她很少了。偶而见到,也都是淡淡地打个招呼。到张苗儿去世,谢寸官万念俱灰,连母亲、姐姐都很少联系,别说是相忘于江湖的戴若夕了。甚至来田师这里学拳,也没告诉别人他同戴若夕的同学关系。

    但此刻听到这个名字,特别是听说出事了这三个敏感的字,让他不由地心一动,就想起那张酒隐现的小脸来。

    “若夕出什么事了?”田师父的脸就现出吃惊与担心的神情来。谢寸官同老人相处这么长时间,极少见到老人变脸动色的样子,一般情况老人都是憨憨地笑着。就是有徒弟说外间有人说他练拳练得不好时,老人也只是笑道:“你们出去,可别说人家谁练的东西不好,东西都好着哩咱的东西好,人家的也好感觉不好,那是咱不懂人家的好……”

    “她同人比武,把人打死了……”白志刚的脸色就流露出沉重来。

    “啊”田师父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咋会这样呢?那娃娃根本不是乱来的人……咋会这样呢?走,快去看看……”说着,老人将手的扫帚就直接扔到了地,拉着白志刚的膀子就走。

    “我跟你们去”谢寸官突然开口道:“我北京的大学,有些熟人……”

    “那就一起走”田师父转头看了他,说一声,脚步根本没停,又对着屋里的师娘喊一声:“我有事太原,你看好门”屋里师娘应了一声,出来想问什么事,三人早就出了庙门,了白志刚的车子,直奔太原。

    戴若夕确实打死了人

    她大学毕业已经快两年了,他跟谢寸官是同年级的学生。张苗儿去世时,他们都是大三学生。谢寸官因为失去了心所爱,悲痛之下,也不管学业,直接走了江湖。但她却按部就班地完成了学业。拿到毕业证后,她却没有再找工作,而是继续留京办培训班。

    因为经过三年多的实践和努力,她的戴氏心意拳培训班已经越来越红火了。主要是因为她教的猴桩健身效果极好,主要表现三个方面,一个是练了这个桩,经常性地龙身三折状态,颈椎和脊椎的毛病能很快改善;二一个就是练了这个桩,因为腹部闸气与翻滚的原因,肠道蠕动好,所以大便极好,拉得又快又软,而且痔疮什么病的全没了;三一个练了这个桩功,命门撑开,肾水开活,人无虚火,有助于睡眠质量,能改善人的亚健康状态;四一个练这个桩功,对于小腹肥大有明显的减小效果。这个倒不是减肥的效果,而是这个桩功对于腰直肌和腰肌有锻炼作用,能让这些肌肉紧起来,就自然起到了收腹的效果。

    正是因为这样,还没毕业,她的培训班已经火了起来。

    俱乐部看来钱了,不但专门给他安排了环境优美的训练室,安排了助教,也加大了广告宣传力。

    当然,还有一支心意传人京城里也正打开局面,就是王映海先生一支的弟子,他们也京城讲学和办培训班,这也扩大了戴式心意拳的影响。

    到大四时,戴若夕一个月的收入,都已经超过一些京城白领了。

    所以大四毕业后,她就直接到俱乐部班,做一个专业的心意拳健身教练。

    不过,她的班分两个部分,因为还有许多人是奔着心意拳的技击作用来的。但这个却也就惹来了不少麻烦。你想一个美女教练,教人打架的功夫,自然就吸引了许多对技击有兴趣的青年人。而且,京城里还真没有像她这样修为的戴家拳传人,因此这个技击班竟办得比健身班还火。

    而且,戴若夕手里确实有东西,开始是有一些练过的学员同她试手,自然就让她两下放翻。然后就开始有一些跤师,前来讨教。

    戴若夕开始自然拒绝,但偶而实过不去了,也出手。往往都是胜出对手。她功夫不错,手又善良,同他交手就是赢了,也会全乎别人的面子。

    这样倒也交了不少武林朋,京津武术圈里,渐渐地有了一点名气,人都知道京城里莎莎俱乐部有个练戴家心意拳的美女,挺厉害

    名气一出,来跟她学拳的人就多了起来,戴若夕因为这是办培训班,所以就没有像过去跤师教拳一样,投过师的不要。因为培训班学员和老师之间,一般没有师徒关系。

    但偏偏这样就出事了。

    京城的另一家健身俱乐部里,有个教练叫牛大夯,三十多岁,生得膀大腰圆,是天津一支形意门的弟子。功夫也不错,而且是个有实战经验的,圈子里也挺有名气。

    牛大夯的培训班里有个学生,跟牛大夯起了龌龊,就不学了,跑到戴若夕的培训班里学心意拳。而且,这小子是个有点天份的,竟然学得有模有样,有天没事,就回到原来的培训班里,同过去几个相好的一试手,那几个人都不是对手。

    于是这位就吹了,吹心意拳多牛叉,又说是当年李洛能戴家,将戴家拳没有学完,许多东西都只学了一半,所以心意拳比形意拳厉害云云。

    这种说法其实现祁县还是挺有市场,但这是不客观的说法。

    李洛能当年戴家学拳,后的功夫,是一些戴家子弟都比不的。不是说学那一家,就得进入那一家。因为人家李洛能是全乎自己这个人的功夫修练,不是非要将戴家拳练成怎样的效果,人家本身就有花拳的底子,而且功夫已经了身子。

    人家后创出形意拳,就是脱出戴家拳的壳子,另起路了。

    结果,学生们不知道啊,一看这人去练了一段时间,自己都打不过人家。又听人这一说,竟然一晚就跑了十几个学生,到了戴若夕的培训班。

    牛大夯课来,一看,咋学生一下子少了一半儿,一问剩下的人,情况一学,牛大夯不干了这不光枪了自己的学生,还侮辱到袓师爷身了。当时就带着其余的学生,直接找到了戴若夕的门,口口声声要挑战,要看看形意拳厉害,还是心意拳厉害。

    戴若夕问明情况,当时就将那十几个学生退了,并向牛大夯道歉。

    但牛大夯此时却有些不仗义起来,他看戴若夕的学员比自己的多得多,就是退了这十几个,也有自己的几倍。心里就想,自己要是打倒了这女娃子,不就有了大批生员了。而且,戴若夕娇怯的样子,加谦逊的态,也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这女孩没东西,都是因为漂亮,才给人捧的因此说话就难听起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