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同居生活
    战鼓咚咚,马蹄声疾,人来人往,厮杀声一片。

    谢寸官催马疾驰,人影身边穿梭,厮杀声回响耳边,突然间一骑斜冲过来,马上战将横刀跃马,如天神一般出一声怒吼,人借刀速,刀借马力,挂头带肩,斜劈下来。

    谢寸官措手不及,身体向后力躲闪,但明显来不及了。

    一杆长枪突现,如灵蛇吐信,闪电般地一个吞吐,那名将官的颈侧闪过。

    血花飞溅,那名纵马疾驰的战将身体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枪一带,身体凌空而起,跌落马下。谢寸官转头看去,救了他一命的人儿正挺枪勒马,向他露出一个微笑,脸上酒涡隐现。

    突然一只长箭带着令人心颤的啸音,铮地穿过颈甲,射入了那人的颈侧。

    枪杆倒转,抽了谢寸官的马上,马跑起来的一瞬间,谢寸官分明看到,救他一命的人正张开嘴巴,嘶喊着什么,却没有声音出。

    “快走——”这是谢寸官对那个口型的理解。

    那个面容分明是戴若夕!

    “若夕!若夕——”谢寸官大声呼喊,身体剧烈的一震,清醒过来,浑身是汗。

    原来是南柯一梦!

    “珍惜那个有酒涡的人,也许他(她)就是你前生的恋人,带着你前一世的记忆,今生来找你……”这段话突然间就出现谢寸官的脑海里,他禁不住泪水就流了下来。

    灯光突然亮起,谢寸官不由地伸手遮眼,即挡住灯光,又遮住泪水。

    “怎么了?你怎么了?”身边传来小声的问候,谢寸官抬头,就看到张苗儿一脸担忧地站床边,单薄的身体上挂着宽大的睡衣,显然他的梦惊醒了她。

    春寒料峭,谢寸官忙起身,将一件衣服围拢她:“没事,做了一个梦!”谢寸官将她往她自己的床边送过去,怕她受凉。

    “又作恶梦了?”张苗儿轻声问。

    “算不得恶梦……”谢寸官轻声安慰她,他不能她面前谈这个梦。

    同戴若夕分手已经有两周了,谢寸官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奇怪的是,每次都是一模一样的场景,难道她——若夕,真是前生自己的恋人。

    安抚了满脸担心的张苗儿,谢寸官回到自己床上,躺了下来。他的脑海再次清晰地浮现出同戴若夕分手的那个时刻!那天戴若夕像往常一样打了饭过来,放他的面前。可是他却没有吃,一动不动地坐那里,看着戴若夕忙着放碗分筷。

    “我们分手!”他不知道自己当时这一句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什么?”双手突然停顿,亮晶晶的眼睛看过来,满是疑惑。

    “我们分手!”谢寸官又道,他怕再拖一刻,自己就要那亮晶晶的眼光退却了。

    “为什么?”些许的震惊,不解的神情。

    “我喜欢别人了……”谢寸官有些艰难地道。

    “哦?”晶亮的眼睛里就起了雾气,但却没有流泪,甚至还有一丝倔强的笑容,不过,谢寸官能从看出苦涩来。

    俩人都陷入了沉默,戴若夕手的筷子无意识地拨着碗里的饭粒。

    “她比我对你好?”声音里有了鼻音。

    “你们都对我很好!”

    “她比我漂亮?”鼻音再加重。

    谢寸官摇头否定。

    “嫌我是个贪钱鬼?”鼻音重了!

    谢寸官再次摇头。

    “只是选择吗?”戴若夕抬了起来,脸上已经有了泪。

    谢寸官心里一疼,忍不信道歉:“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你要是变了心,不告诉我,那才是对不起!”戴若夕泪眼含笑:“这样很好,至少没有欺骗,说起来,还得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照顾我,给我一段美好回忆的时光!”

    “真的对不起!”谢寸官再次说道,他也再没有其他话可以说了!她的注视,站起身来,走出饭厅,身后留下了若夕还有她为自己打来的饭菜。

    “还以为今年生日会有大蛋糕呢……”戴若夕看着那离开的背影,泪眼朦胧,声音极轻。谢寸官不由地脚步停顿,然后才迅速离开。他没有敢回头,因为他已经无法再面对那对纯情的眸子,无法面对那含泪带笑的面孔!

    爱过了分手,怎能无伤。

    谢寸官当天就从宿舍里搬了出来,住到了张苗儿这里。他怕面对郭踏虏质问的面孔,怕面对路燕凯和李波疑惑的眼神。既然同张苗儿确定了关系,他就希望能让她量快乐。

    孤独惯了却又一直渴望爱情的张苗儿高兴异常,虽然女孩了的矜持让她不得不力压抑着自己的兴奋,但举手投足、进进出出之间,都能让谢寸官感到她的那股雀跃。

    俩人既然已经确定了感情,张苗儿就让谢寸官进入了她的西厢房。

    谢寸官终于正式进入了张苗儿丰富的内心世界,他也这才现,表面艺,看着2b的张苗儿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她搞集邮、搞收藏,有整整一柜子的邮册、琳琅满目的各种钱币、整整一面墙的博古架上,全是她收来的青铜器;她还学习雕刻,她有几套不同的刻刀,木雕的、石雕的,她的一些作品堆房间的地上,谢寸官虽然鉴赏不了,不过,却能感觉到她作品的灵性。

    张苗儿一旁兴奋的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这个娃娃是阿褔的,借鉴了无锡的泥娃娃形象;那个小狮子是镇纸,是仿着绥德门狮形象;还有那个石鼎,是三个腿儿的,所以说三足鼎立嘛!后,房间的另一角,是布幔遮住的,张苗儿站那里,抬起一只手,拉着布幔角儿,口“铛铛铛铛”地叫着,然后拉开了布幔。

    谢寸官一眼就被惊呆了,这里占了房间四分之一大的地上,一个用无数火柴棍搭起的古代城市的模型,已经初见规模!无论是城墙、塔楼还是城的房间、店铺,都是由火柴棍一根根粘起,拼一块的。街道上铺着青石,也是按比例的一小块一小块拼起的,甚至每块青石上都雕出了花纹儿。街道上还有许多木雕的形形色色的小人儿,千姿态,来来往往,整个一个立体版的清明上河图。

    谢寸官震惊之余,看着一旁,像个献宝的孩子般兴奋的张苗儿,心涌起强烈的酸楚!但正是青春好年华的女孩儿,整日里埋头房间,做这些退休老人打时间的活儿,那是怎样的一种寂寞人生啊。他忍不住就轻轻过去,将她环臂间。

    张苗儿的身体明显一震,不过,这次却没像小兔子一样跳开,眼睛里却慢慢地蓄满了泪水,寂寞的心头一次感觉不再孤单。她的身上,有一股明显的来苏水的味道,她的每一件衣服,洗过之后,都会用来苏水浸泡一次。

    就是这样,渴望人群的她,还是小心地躲避着别人的接触。

    这个被命运不公平对待的女孩子,以一种负责任的态,而对自己悲惨的人生,却从来没有想过报复社会。什么是英雄!不是打打杀杀才是英雄,不是屠城掠地才是英雄,像张苗儿这样负责人的女孩儿,她就是一个凡人英雄。

    就这样,谢寸官开始了他同张苗儿的同居生活。

    开始一周,谢寸官住东厢房,张苗儿住西厢房,但一个下雨天,张苗儿就窝谢寸官的东厢房,迟迟不肯回去,直到哈欠连天,都不肯走。谢寸官才感觉出不对劲儿来,后来张苗儿才告诉他,她一个人下雨天,睡西厢房,有些怕。

    谢寸官不由笑道:“原来一个人住这么大院子都不怕,现有我陪你住,怎么反而怕了?”

    张苗儿就小声扭捏道:“过去每天晚上,我都把整个院子的灯开亮了,晚上电视也开一夜,你来我才不开了,嫌浪费电……”

    谢寸官就拍拍自已的床道:“那你就睡这里呗,反正床够大……”

    “这样不好!”张苗儿的面孔就有点红红的可爱:“一个床上睡,我怕……虽然说是感染的可能性极低,但就怕万一有什么……”

    “那怎么办?”谢寸官皱眉:“难道你要坐一晚上?”

    “要不把我的床搬过来,放那边”张苗儿指着房间的另一头墙角:“我睡那里,间有个屏风挡着……”

    谢寸官这才明白这小妮子的意思,却不由地笑她道:“还要屏风干啥,要啥没啥,还怕我看吗?”

    张苗儿立刻涨红了脸:“谁说没有!你看有没有……”说着就挺起了胸,骄傲地道:“近我又胖回来一点儿……”

    谢寸官故意盯着她的胸,却装着找不着的样子:“有什么?那里?”

    “你去死!”张苗儿大怒,伸腿踢他,谢寸官早一纵而起,从她身边嗖地窜了过去道:“我去搬床!”于是大半夜里,四合院,乒乒乓乓地响动了半天,谢寸官终于把张苗儿的床搬到了东厢房里,与自己隔床相望。

    “喂——”熄灯后半天,黑暗突然传来张苗儿的声音。

    “怎么了?”谢寸官迷迷糊糊地道。

    “我的胸是不是真的很小?”张苗儿的声音有些虚虚的。

    “嗯,不过,我正喜欢掌宝……”谢寸官下意识地道。

    张苗儿一时没了声息,但接着就反应了过来:“去死!”黑暗传来她生气的声音,然后就听啪地一声,谢寸官那边就叫了起来:“坏丫头,你用什么丢我?”

    “鞋!”张苗儿气鼓鼓的声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