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交待
    黄士鸿的家就是他的小修理店,外间是铺面,里面是住人的地方。谢寸官进门时,黄士鸿正弄了几个小菜,几两小酒喝得滋润,看见他进来,只是随手从身边再拿出一个酒杯,给他倒上一杯酒道:“自己取筷子!”

    谢寸官将手里带的东西放下,又将灯笼挂他房间的一个钩子上,就自己拿双筷子,坐了他的对面,先端起酒杯抿了点酒,又挟了一口菜。

    房间的小电视里正放春晚,不过,谢寸官从来没对春晚感兴趣过。

    “有心事?”黄士鸿眼睛多毒的,一眼就看出他心神不属的样子。

    谢寸官点点头,将手里的杯子和筷子都放下,略微斟酌一下,就将自己北京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黄士鸿听,黄士鸿越听神色越凝重,当听到谢寸官说的自己所接受的训练时,黄士鸿终于动容了。

    “这些都是江湖杀法!”这是黄士鸿说的第一句话。

    谢寸官听了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不由地瞪起了眼睛。

    “过去人将杀人取命的方法,分为两种!一种叫江湖杀法,一种叫丛林杀法!江湖是有人的地方,是人群利用人性和人的心理盲点做事!丛林则是无人之地,要利用地形、自然之力杀人!”黄士鸿轻声解释道:“两种杀法有相通之处,也有区别!就好像设置机关这一项来说,江湖杀法是要让普通人不注意,但却要让你想杀的人注意,所以就要考虑所追杀对象不同于常人的敏感点,以此来设伏。而丛林或自然环镜,却只是要伪装得好,即不能让让你想杀的人现,也不能让动物触机关就可以……”

    “哦?”谢寸官听了,不由地有些动容:“黄伯伯你也懂这些?”

    黄士鸿没有接他的话头,而是站起身来,站他的床头,从房顶上一个壁柜里,翻腾了半天,终于拿出一个油纸包来。这不是现代的塑料纸,而是过去拉桐油纸。将这个纸包拿下来,放桌子上,打开来,里面竟然是几本麻黄麻黄的手抄本书,就递了过来道:“这是我早些年串江湖时,遇到一个算命先生,他不知道为啥,被人毒打。我当时心里不落忍,就伸手管了个闲事,到后来,我同这人就成了朋友,这几本手抄书,就是那人给我的,都是一些江湖哄骗人的窍道花招。我是练武人,对这些东西不欣赏,现你弄了这事情,我就把这套书给你,这里面具体的方法并不稀奇,奇的是它专门教给你怎样生活,利用人心的盲点,或人性的缺失之处,来做事情!应该比较适合你现弄的这个事情……”

    “您感觉我可以做这事?”谢寸官不由地问道。

    “过去人说,学好武艺,货于帝王家!帝王是什么,不就是过去的朝廷、现的政府吗?有政府背后支持,你这些武艺才不会白学……”黄士鸿给自己倒上一杯酒道:“不过,做这事,你要注意不能埋没良心,没良心的事情不能做,谁说啥都不行!”

    谢寸官点点头,忍不住想伸手翻黄士鸿给的那本书。

    黄士鸿却按住他的手道:“别这里看!拿回去慢慢琢磨,这都是些阴损折寿的法门儿,比练拳都厉害。据说当初总结这些东西的人是一个有钱人的公子,手无缚鸡之力,后来因为家逢大变,为了给家人报仇,一个弱书生,整日里就琢磨着报仇的事情,后他就靠自己的智慧,想出种种办法,将当时把他家破家灭门的一众人等,从高官到小民,从小地痞到江湖豪客,到江湖门派,一一剪除。报完仇后,他总结自己几十年的智慧,写了这个东西。搞明白了这个,比武功还厉害!”

    谢寸官沉默不语,他并不感觉黄士鸿危言耸听,因为他喜欢打f,他知道那里面许多意识好的,会阴人的,专门利用人的心理盲点的,战绩往往比枪法好的人都高。

    “学了这些法儿,人自然会变得有些阴损,所以一定要常练拳,练一个光明磊落出来!心头一片光明,才不会误入歧途!”黄士鸿后叮咛道。

    谢寸官点头,二人就不再提说此事,而是喝着小酒,聊着闲天,不知不觉地就过了一个小时,谢寸官就告辞了黄士鸿,回到家里。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谢寸官用电话给一些关系不错的老同学拜了年,又给马通、刘振朝、王倾城都通了电话。不管怎样,几个人对自己态都不错。后给肖翰业拜年时,肖翰业正好也无聊,就约他出去见了个面。

    同肖翰业见面,也没什么正经话,就是喝点酒,聊聊天。说到叶准星和孙佳楠的事情,肖翰业敬了谢寸官一杯酒。不过,同肖翰业见面的过程,谢寸官却意外地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接通,让他好一通惊喜,竟然是戴若夕的拜年电话。

    听着电话里那欢快的声音,谢寸官立刻感觉天都蓝了一些。

    “谢谢你!你明白我意思的!”戴若夕结束通话时,突然说道。谢寸官明白她是说那五千块钱的事情,看来那笔钱她拿到了,谢寸官也就放心了。

    初二早上,姐姐谢思就同姐夫李一迁回家来,李一迁虽然花心,却很会来事儿,嘴也甜。一到家先把谢寸官的母亲,一口一个妈,又是礼物又以是红包,又是购物卡,将老太太哄高兴了,又将谢寸官拉到一边,直接给出一个3888的大红包,就连蔡风帆都有一个红包。

    然后一家人就坐了李一迁的车子,出去热闹。

    谢寸官就现,母亲真的对蔡风帆挺谈得来的,蔡风帆也特别注意照顾谢妈妈。而姐姐谢思,似乎也对蔡风帆挺照顾,和对他这个弟弟一模一样。这让谢寸官很高兴,他北京上学,一时顾不上家里,有蔡风帆这样一个朋友帮他看顾家里,他也放心。

    抽个空儿,谢寸官就和姐姐谢思没人处说话。

    “姐,我明天就准备回北京!”谢寸官开门见山,

    “哦!”谢思仰起好看的眉毛。

    “那边有事情……”谢寸官斟酌着言辞道:“我接受一个有关以后工作的培训。”

    “工作?你才大一!”谢思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

    “有一家比较特殊的机构,看了我的武艺,所以愿意出资培训我,让我以后为他们工作!”谢寸官感觉还是要提前给姐姐和母亲打个预防针。

    “看了你的武艺?”谢思的脸上就有些狐疑:“不会是做什么坏事?”

    “怎么会!”谢寸官不由地汗一个:“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

    “可是现代社会,什么样的公司还会需要有武艺的人?”谢思的脸上充满不解。

    “那可就多了,像保全公司、健身学校之类的,都会需要有武艺的人!”谢寸官道:“目前,我就正一家保镖训练营接受培训!”

    “做保镖?会不会有危险呢?”谢思有些不安地问。

    谢寸官不由地后悔自己实话实说,不过,眼里就忙安慰道:“不会的,现社会,保镖出事的概率,就和普通人遇车祸的概率差不多!”

    “这么低?”谢思流露出不信的神情。

    “真的!”谢寸官信誓旦旦:“这是官方统计数据!”

    谢思就不再说什么,她对谢寸官这个弟弟还是很相信的。

    “妈妈那里,还要姐姐你遮掩一下!”谢寸官后道,这才是他跟谢思谈话的终目的。

    “恩!”谢思点头,这时正着着蔡风帆同谢妈妈一起走过来,谢思忍不住道:“这个小蔡和你什么关系?听说他父母都不了,就他一个,是个孤儿?”

    “恩!”谢寸官点头道:“他是一个朋友介绍给我的,搞一个研究,需要清静的地方。我看他人还可靠,就介绍住咱家,一方面咱有些收入,二一方面,也能让他陪陪咱妈,你平常上班也忙,没时间,妈那人又比较独,整天一个人家里。”

    “是呀!”谢思点头道:“而且,他跟妈也挺投缘的,妈妈总是夸他!而且,我能感觉到,小蔡也喜欢妈妈,有好几次,我听他顺嘴时,也管咱妈叫妈了……”

    “哦?”谢寸官突然就想到了除夕时,蔡风帆的神情来,若有所思。

    “你想什么?”谢思看到了他的走神,忍不住他眼前晃晃手。

    “没,没什么……”谢寸官摇头笑道:“姐夫近对你咋样?”

    “他——”谢思听谢寸官提起李一迁,眉头就有点皱起来了:“还是老样子!”

    “我就知道!”谢寸官有点恨恨地道:“看今天那马屁精样了,就知道老毛病肯定没改,是不是又做什么事,给你现了,走曲线救国的路子呢。”

    谢思叹了口气,沉默下来。

    谢寸官就看着远处正打电话的李一迁,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不过,现他也将这个姐夫没办法,只能安慰姐姐道:“他会得到教训的,你犯不着生气!”

    谢思情绪不高地嗯了一声,让谢寸官不由地后悔自己多嘴。

    (第一卷结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