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二人双求师
    虽然挨了一拳,而且是被偷袭的,但谢寸官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你想大庭广众之下,将一个女孩子外衣扯落,人家生气那是肯定的。戴惹夕打了他一拳,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裹紧了谢寸官的衬衣,匆匆出门去了。

    这时那大个子师兄才对谢寸官道:“小子,现知道戴氏心意的厉害了!我师妹刚才还留手了,不然,一个墙挂画,不打得你丢半条命,也要让你呕出三升血!”

    谢寸官心道:“那也未必!”刚才戴若夕墙挂画虽然快,但谢寸官的本能反应也不慢,相信那一肘虽然可以伤了自己,但谢寸官绝对还有一战之力。不过,谢寸官此时还有些心惊,这戴家心意拳确实直接。而且,他没有搞明白,那女孩子明明是束缩身体,怎么就能拔了自己的根儿。

    让他不解的是,自己同女孩子鸡腿对鸡腿,提踩胯步都一样,怎么会被对方一腿顶到自己的后腿。当时俩人身极近,他可没看到人家的腿上动作,只感觉对方当时身体一低。

    对方还是个女孩子,这要是换个男的,或者换她师父来,自己……

    谢寸官自从学了沪上心意拳之后,第一次开始想往另一门拳法。

    他震惊,一旁的郭踏虏震惊,他可是专门访过祁县的,当时见识了一些戴家拳传人,动起手来,根本接不住他的身崩拳。而且,他听太谷车家一支的形意同门说,戴家拳也没什么厉害人物了。但没料到,今天这么一个娇小俏丽的女孩子,放倒了谢寸官,竟然还能留一手。这时,就听那个大个子师兄开始给那几个弟子训话:“看见没!这就是戴家心意拳,我入门时间短,没得真传,但你们戴师姑却得了真传的,你们能有这机会,是缘份!知道吗?是很大的缘分……所以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学好戴家拳!”

    那几个才学蹲桩的学员就一个个小脸放光,好像不久就要神功大成的鸡血样。

    戴若夕一会儿之后,就回到了训练场,脸上的眼泪已经擦净,却将谢寸官的衬衣穿到了身上。谢寸官虽然个头不很高大,但相比戴若夕的娇小身材来说,还是算威猛型的。所以那件衬衫就显得有些大,但这不仅不损戴若夕的美丽,反而让本来稍显稚嫩的女孩子,多出一份性感的风情来。

    “你的衣服我先穿着!”她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谢寸官道。

    谢寸官没有废话,不过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忙从身上摸了半天,才找到张红钞,又从郭踏虏的身上借了四,凑够一千递给戴若夕。

    戴若夕犹豫了一下,就接过去小声道:“本来武行人,不应该让你赔的,不过,我真的需要钱!这俱乐部教学生,必须要穿这种教练服的!”

    谢寸官点点头道:“我弄坏了你的衣服,赔是应该的!现已经是社会了,武行一些老规矩也要改了。”

    “那你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出来,够不够生活费?”戴若夕小心地问道。

    谢寸官忍不住就盯着那张真诚的小脸,这是多么清的一股空气啊!看着闻着都让人开心的人儿!他轻声笑道:“够!我只是没装身上……你练这个……戴家拳多少年了?”

    “我十一岁开始练的,八年了!”戴若夕听了他的话,就将钱装到裤兜里道。

    “八年!”比谢寸官自己还长两年。

    “你师父是?”谢寸官忍不住打听。

    “我有俩师父,一个太原市,一个祁县,是农村老头儿。俩个人都没啥名气,说了你也不知道!”戴若夕道,却不由地避开他殷切的目光,就表现出一股娇羞来,毕竟刚才走光先,加上又穿人家衣服,又拿人家钱,心里总是有些不自然。

    “哦,不方便说名字吗?”谢寸官忍不住追问。

    “你真不认识的……一个叫杨道昌,是我的启蒙师父,主要教我心意拳打法。一个叫田如,是教我桩功的师父!”戴若夕犹豫一下,还是回答了他。

    谢寸官想了想,倒确实没听过这俩个人,他只网上看到过一个姓王的和一个姓穆的心意师父的视频,而且都是片段。

    “你方便给我留个电话吗?”谢寸官后终于问道。

    “我没有手机,宿舍电话是……”戴若夕给他报出一个座机号码。

    “介意多收个学员吗?”谢寸官轻声问道。

    “什么?”戴若夕一时没有明白。

    “我想跟你学这个拳!”谢寸官也就不再拐弯抹角。

    “我怎么能当你师父?”戴若夕道:“我们真动起手来,我不是你的对手!”

    “哦?这话怎么讲,你明明刚才赢了我……”谢寸官心立刻惊奇起来,因为这也是他的心里话。别看刚才戴若夕占了上风,但真正二人继续动手,谢寸官还是十有八要赢。

    “因为你身上有一股劲儿,要伤你很难,除非是我师父……”戴若夕轻声道:“你身上有一股油滑劲儿,和我们戴家拳练成后的灵劲很像,一般人打你很难伤你……”

    “哦!”这回谢寸官真的惊奇了,因为他看来,一般人有戴若夕的见识的功夫已经不容易了,结果现,这小丫头的见识还要高一重天:“你们的灵劲是什么?”

    “我也不十分清楚,田师父有这功夫,感觉上就是你打他,就像水田打泥鳅,力量总有些飘,打不瓷实!”戴若夕轻声道,眼神有些迷离:“师父说这叫灵劲!不过,你的灵劲比他老人家还差一些,因为我感觉你好像是一套化力的程序,而师父是一种难以捉摸的本能……”

    谢寸官听了,不由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小丫头这样总结自己的挨打法门。

    他这虽然是黄士鸿喂出来的身子,但细想起来确实是一套程序,都是先迎后闭再切再滑再转,也许不同的部位有所调整,但都是一套固定的方式。但丫头所说的灵劲儿,却让他有一种神往之情!本能地化力,岂不是到了化劲的境界。

    黄士鸿走的地方多,同人交手多,见识的拳法也多。传给他的东西,也颇繁杂。

    就好像形意拳,黄士鸿也有一套东西传他,虽然同郭踏虏的还有区别,但却有相近的地方。而且,谢寸官听他说得多的,却是形意拳的明暗化三劲。

    明劲其实没啥,就是个顺劲,劲力顺达,上下一致,力于梢,就到了明劲阶段。而后能出自己身所能出的大劲儿,就是明劲的巅峰了。

    明劲劲,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就是放松,劲,放松,劲这样的一个转换。

    暗劲就复杂了,许多人解释都不同。但黄士鸿的解释是,就像太极的棚(提手旁)劲,也就是像一根弹簧,放那里,看着没劲儿,但你按或拉,它就有劲了,这个劲一般是对顶劲,你推它也推,你拉他反拉。这个弹簧里面的劲,就是暗劲。所以内家拳,练到后,就要周身无处不弹簧,有了这个劲,暗劲就上身了。

    到了这个时候,你一动他就立刻能应。看似无力,其实劲早,就是暗劲。

    暗劲与神意的关系极大,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暗提之劲。

    而化劲,却是要将这个弹簧本身蕴含的对顶劲,转化为想顺就顺,想逆就逆的劲儿。就是你推,我可以顶你,也可以不顶你,顺着你来,这个就是化劲了。练到化劲阶段,自然就有太极拳的一羽不能加,一蝇不能落的灵动。

    化劲就已经是神意之极致,达到了虚实转化的境界,这时,也就有了化神为虚的能力。

    谢寸官看来,戴若夕口的这个灵劲,就有些化劲的味道了。

    “那我要学戴家拳了!”谢寸官就轻声道:“这么好的拳法!”他这一句话一出口,那边戴若夕就一愣神儿,立刻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谢寸官是学好拳法,而不是拜师入门的那种。意思就是不管你能不能打过我,但这个拳法不错,他想学。

    “我教你不好教,你要真有意,我可以介绍你跟田师父!不过,就看你师门里怎么样了?”戴若夕也轻声道,俩人的话都很小,显然不想让别人听到。

    但别人怎么会听不到,那边郭踏虏的耳朵竖得比驴都高,刚才俩人纠葛时,他好像啥都没听到,这会儿到了实质的地方,立刻高声道:“算我一个!我也想见见田师父,跟他老人家学两手,至于师门,不用担心,我是家传!”

    谢寸官翻着眼睛鄙视一下这个下山摘桃子的货!然后也轻声道:“我师门也没问题,我师父本来就不是正宗弟子……”这话倒没错,黄士鸿先学艺于西安,再就艺于周口,后又到了上海。而且,一身杂拳兼数家,自然没什么太深的门规。

    重要的是,黄士鸿其实于谢寸官来说,像一个父亲,而非师父。

    因为黄士鸿一生未娶,无妻无子。至于白老爷子这一块儿,虽然谢寸官因父亲的关系,叫一声爷爷,却也没有正式入门。

    戴若夕的大眼睛就眨呀眨地看着二人,心道:“为学拳,就可以这么无耻!连师门也不认了?”不过,从此她的培训班里,倒真多了两个无耻的学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