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沪上心意拔剑式
    而此时,四周的军人都没有现,谢寸官其实是半闭着眼睛的,静静地等对方靠近。因为他此刻正处路灯之下偏一点的地方,而对方几人却周围比较暗的地方。

    谢寸官深吸一口气儿,突然劲向四人暗处两人的正跑过去,似乎想从那里突破对方的包围圈。四名军好手立刻动了起来,两人靠拢堵截,身后俩人就追了过来。就那俩人堪堪追到路灯下时,谢寸官却返身回头,向其一人迎去。

    谢寸官为什么一直眯着眼睛,就是不想让灯光收缩自己的瞳孔,以免进入暗处时,眼神不清。此时对方俩人靠拢,他却杀了个回马枪,回身对着刚才比较暗的地方冲进灯光下的一人。大家都知道,人暗处瞳孔放大,当骤然进入亮处时,眼睛受光的刺激,本能地有一个眯眼的小动作。这个动作一般不影响人的行动,但那是一般的时候,这生死决斗的瞬间,任何一点能引起人的思维变化的东西,都会影响到人的判断和反应。

    谢寸官迎上来时,这名刚冲到路灯下的高手正收眯眼睛。

    谢寸官的稍暗的地方,就这一下,对方眼神就有些不清。本能地出右拳,直击谢寸官的身影,出拳虽快,却稍嫌有些惶急。谢寸官迎拳而上,右手反甩对方肘部,左手迸齐两指,直点对手肋下。正是同出同进的蛇形拨草。当时右掌将对方的肘反拍上之后,他已经右肩后撤,而左肩顺入,左手两指就一下子戳对方的右肋下。

    对方一声闷哼,身体一顿。谢寸官顺势拧肩裹身,左手反撩上穿,往上直拍对方耳门。掌背却恰好挡对方左肩前,同时左靠也就进了对方腋下,往上一顶,对方身体后仰,此时只好拼命想稳重心,谢寸官右手早成凤眼拳,一拳就椎对方的心窝上。

    嘣地一声渗人的骨肉相击的声音,这名军好汉就再次哼出声来,直接往后跌倒。

    此时,另一名军汉子已经近身,身体不跳不纵,一腿就对准他的后脚踹下来。

    谢寸官顺势往前,身拧体转,一面卸对方的劲,一面转体面向对方,同时运气于腰,硬接对方的脚法。避无可避,他只好运用出挨打的功夫,让对方少伤自己一点儿。

    对方一脚踏谢寸官的身上,谢寸官身体一颤,斜斜歪出。

    此时,又一名军好手已经紧步赶上,却是一脚前扫,直击谢寸官的腰部。这倒不是对方就盯住了他的腰,而是身速步急,无法起高腿。而低腿感觉上,肯定杀伤力不够。谢寸官眼看对方腿来,本能地鸡步一起,提腿封格,左臂立脚合腿,封了腿来的一侧,同时右手就向对方提把而起。

    那名军汉子一声冷笑,他军以腿法著称,这一腿力饱劲重,直欲将单腿站立的谢寸官一腿扫倒。

    谢寸官果然因身势不稳,又单腿提起,给这人一腿扫出。

    但这名军汉的笑容刹时就冻结脸上,因为就他的腿接触到谢寸官的身体一刻,他突然听到一声轻轻的机括鸣响,接着感觉到自己的膝弯给利刃割断一般,剧痛不已。脚一挨起,就一个踉跄歪倒地上。不由叫道:“大家小心,这小子手里有刀!”却原来谢寸官使提把时,已经将手弹簧刀的按钮按下,出了刀刃,顺着对方扫出之力,伸刀措过对方的膝弯。

    尖怕穿刺,刃怕划拉,是用短刀的诀窍。这个时间,人身上的衣物并不厚,刀刃划拉过来,一般都是寸深的口子。这寸深的口子一般身体肉厚的地方,自然不算多重的伤,但偏偏这一刀划对方的骨多肉少的膝盖上,竟然将这一名军好手,一下子给卸去了战斗力。

    瞬间,四名高手又倒两人。

    余下的两名汉子一声怒吼,已经双方夹击而上。谢寸官迈步急退,此时,天还不算太晚,打斗声自然惊动了公园里的路人,以为是寻常的打架斗殴,一些人已经靠近观看。谢寸官突然就叫了起来:“我是人民大学的学生,被军队的人追杀,麻烦那位打110给报个警!”

    俩名追杀者不由一愣,他们自然知道谢寸官是个学生,但此刻给谢寸官叫破,难免会有一丝愧意,毕竟能称为军高手,自然都是一些上进心比别人强,荣誉感比别人高的军人。就这一愣神间,谢寸官手寒光一闪,那把见过血的刀已经带着寒光向一名军汉掷去。

    那名军汉一愣,本能地矮身避刀,而谢寸官却此时,向另一名军汉扑去。

    这名军汉反应也快,一拳带风向他胸口击出。谢寸官腰上脚,已经隐隐作疼,他本来肺伤未愈,此时是胸内如火,知道伤势已经不好控制,已经不适合游半,必须速战速决。

    当时吐一口气,将肺气息吐,身体往右拧转,左肩闭门迎客,将这一拳斜斜迎逼而出。身体却已经扑入对方怀,左手提扬而起,随着手上动作,又是一声机括的轻鸣。

    这名军高手只感觉肋下一凉,然后就剧疼传来,却已经给谢寸官左手的刀子直捅入肋腔。而此时,谢寸官肺伤再重,一口血已经喷出口来。想想看,这些军高手那一个不是杀伤力惊人的汉子,他虽然闭肩斜逼,但光这份震动之力,就足以加重他的肺伤了。

    “好小子!却还有一把刀!”这名肋下利刃入体的军汉忍着疼,不由地赞叹一声,却是软软地倒地。肋下的刀谢寸官却没有拔,而是松手留到了他的体内。

    军汉自然知道,对方这是给自己留一线生机的意思,心不由地对接了王家这个任务有些懊悔。其实他们也都从侧面听到了王家和谢寸官的恩怨。军厮杀汉子,自然不屑于王家这种小鸡肚肠的做法,比武输了,人家又不是偷袭的你!心都颇有些不以为然,但都是见过血的汉子,也不会对谢寸官有什么同情之心。执行命令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王老太爷军方颇有威望,都是努力向上的好汉子,自然希望能因此搏个前程出来。

    但此刻,这名汉子却真的懊悔了,对方无论心智还是韧性都是上上之选的人才,而且这关健时候,一把利刃有多重要,却为了他的一线生机而放手。自古好汉惜好汉,他真的后悔接了这道命令了。而且,像他这种生命力旺盛的汉子,自然还有一搏之力,他却放弃了。一方面是保命,另一方面,却是不愿意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谢寸官此时也已经软软地要倒下,却倔强地往前两步,伸手扶住了那棵树,站那里道:“我同王茫是比武前,已经肺部受伤!我同他讲话时,他突然难,这种情况下,我就是知道他的身份,敢留手吗?这件事,军区特务连叶准星参谋可以做证!你们不信,可以去打问打问……我们武道人,既然沾了这一个武字,就该知道英雄放对,跌死无罪的道理!打输以后,就这样追杀我,真***操蛋!”。

    说着话,却是喘着对后一名军汉道:“今天将命送给你了,你来取!”

    那名军汉听了他的话,心难免有了一丝愧意,但此时却断然不能收手了。

    你谢寸官就是有一千个道理,但你将我们八人放翻了三对半,只剩了我一个,再饶过你,以后还能混这圈子不。虽然武人讲也讲一个义字,但为了同伴,背负不义之名,却还是一种义!那汉子也不答话,只是缓步向前,看着站立不稳的谢寸官,突然间一个扫腿,就扫向他的腰部。谢寸官身体力往后退去,做着垂死挣扎。却仍然没有躲过去,吃他一腿啪地扫肘上,直接靠了那棵树上,摇摇欲坠。

    汉子再进步上前,这次直接一个高鞭腿,直扫谢寸官的头部。

    但就此时,谢寸官的一条腿突然一滑,似乎站立不稳,瘫软下去的样子,身体拧转,似乎要去扶那棵树。汉子一腿走空,眼前就突然失去了人影,堪堪站稳时,才现谢寸官已经前腿成仆,伸入他的身后。

    军汉一惊,就此时,谢寸官却一个过身,重心由后腿往前移过,往后扭着的身体就翻拧回来,如从腰拔剑一般,一肘就从肩担出,直击他的小腹。

    小腹下那一阵剧疼,让这后一名军高手不由地骂出一声操来,却已经疼得使不出力气了。谢寸官用的正是卢式心意的拔剑式,这一式,劲力过腿过身,如将军拔剑而得名。

    谢寸官此时喘息着,就站直了身体,他飞快地从怀里掏出那个黄士鸿传给他的粗布包,从里面拿出两个瓷瓶来,一个就着鼻子猛地一吸,却是降肺燥的黑粉。另一个则倒出一个丸药来,直接放进嘴里嚼服了。

    这两样都是控制伤势的药,谢寸官此时服了,却是要找上王家,讨个公道来。

    他并不知道叶准星已经同那个颜姐通过电话,为他摆平事情,他只知道,升斗小民,此时已无退路,只好用一条命,拼出个前程来。

    而且,谢寸官已经想通了,事情弄得越大,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就越安全。因为升斗小民,此时只能靠舆论的力量。有了舆论的帮助,自己那怕就是死了,以黄士鸿的老奸,定能保护母亲和姐姐的周全。

    叶准星靠不住!张苗儿靠不住!我谢寸官就靠自己!他心没来由地升起一股悲壮来,京城又如何,王家又如何!大不了舍得一身剐,敢将皇帝拉下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