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王茫是谁?
    一个易拉罐儿地上哗啦啦地滚着,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终于减速停了下来。却很快又被一只脚踢动,又悲惨地滚动起来。脚的主人穿一身让人忍不住想怒视的搭装,头收拾得像个小刺猬,脸上化着浓浓的彩妆。对于易拉罐儿惊扰路人一点歉意的自觉都没有,看到有人看她时,还会皱着眉瞪回去,一副谁惹我,我就和谁苦大仇深的模样。

    所以,当一辆自行车突然斜斜地出现面前,并且前轮辗压住那只已经变形的易拉罐时,似乎一路想将这个易拉罐踢回家的彩妆妹纸不由得怒目而视,肩上的大挎包儿已经拎到了手上,一副准备轮过去的样子。但看清车上那人一张欠扁的脸时,手里的包却划了一个弧形,抛搭到了自己的背上,小脸儿崩得紧紧的,脸却转向了一边。

    谢寸官用手挠挠头,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

    张苗儿脸转向一边,却有一丝笑意悄悄地从唇角荡漾开来,若有若无。

    “咳——”打破沉默土的方式。

    “回家呀?”搭讪时土的方式。

    “废话!”张苗儿根本不客气,虽然她已经知道谢寸官和朱娟莉没什么关系,朱娟莉已经专门找她解释过了,而且张莎莎也佐证了,但谁让咱是女孩子呢?咱有傲娇的权利。

    “要不我送你?”谢寸官拍拍自己胯下的坐骑:“环保卫生低碳,清风徐徐扑面,北京城里转一转,还管晚饭!”这是来之前早就想好的词儿了,倒歉总归是个尴尬事儿,所以谢寸官早早做了点功课,这时就厚着脸皮念出来。

    张苗儿回过头,板着小脸看了一眼他的坐骑:“直接就说是一辆二手自行车!还环保卫生低碳,咋不说运动健身锻炼?”

    “我脑子笨,想不出你这样的好词!”谢某人忙拍马屁。

    张苗儿这时就看了车轮下的易拉罐儿道:“你压坏了我的罐罐!我本来想踢回家卖给废品站,换两毛钱的!”

    谢寸官听了这话,就知道张苗儿原谅自己了,立刻轻松下来:“咱管赔,还附带里面的汽水儿……上车?”

    张苗儿就点点头。

    谢寸官将车子摆顺,等她上车。张苗儿却蹲下身子,将那个瘪了的罐罐捡起来,小跑过去,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才又跑了回来,上了谢寸官的车子。

    来之前,谢寸官已经外院附近看好了一家餐厅,属于好吃干净不贵,而且菜品小吃丰富的那种口味儿比较综合的类型。毕竟他同张苗儿一起时间还短,摸不着她的口味儿。到了餐厅,谢寸官本来想点炒菜,但张苗儿却要了一个餐厅搭配的套餐。

    等食物上来,坐到餐桌上,张苗儿动筷之前,突然小声道:“对不起!”

    谢寸官一愣,不明所以。

    张苗儿轻声道歉:“其实朱娟莉和莎莎已经给我说了,那天我误会你了,还踢了你一脚!刚才……刚才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

    谢寸官看着张苗儿掩盖彩妆之后的面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来之前,他设想了好几个场景对话,惟独没想到这个场景,这样的对话。他对张苗儿认识还不深,但他已经感觉到,这个女孩子是与自己想像不同的。

    接下来俩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亲密而又带着必要的距离。不过,明显地,还是比以前关系近了些。吃过饭,谢寸官就带着张苗儿去叶准星的老兵酒,今天是训练叶准星的时间,郭踏虏已经早早过去了。

    现基本上叶准星主要是靠郭踏虏喂,除却那些江湖诡计,打斗方面的经验知识,郭踏虏也是非常丰富的。所以,叶准星的拳架上有什么问题,郭踏虏基本都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来。而且,郭踏虏教人也极有经验,他自己就是被自己的父亲喂出来的。

    对于叶准星这样已经有相当基础的人,不可能重学一门拳法。就像当初李洛能先生不可能重学习戴家拳是一个道理!他需要的,就是传统武术科学的拳架和攻防经验,特别是顾法粘法和缠法这些东西的破解与应用。说白了,他就是汲取传统拳法他没有的东西。

    叶准星的目标是自己的老婆孙佳楠,是形意八卦的高手,他每次动手吃亏,游场争斗还能争一争短长,但一旦近身,就缩手缩脚。空有一把子气力,总被孙佳楠缠拦粘顾,弄得没有一点脾气。而这个过程,稍不注意,就被孙佳楠把住放翻。

    当然夫妻间不是生死斗,一些承接对换的两败俱伤的打法也不能用,所以技巧就重要了。

    谢寸官进院子时,郭踏虏正给叶准星喂身子。

    以郭踏虏的身手,叶准星已经能准确地迎闭切滑逼靠挎,将他的攻击化于无形。而这才过去一个月时间。所以,过去有个太极门的老拳师教拳,收带艺弟子时,一般先问你练了多少年。练了三十年的,教一个小时十万元;学了二十年的,教一个小时三万元,练了十年的,教一个小时五千元。而对于初学者,教一个月,收你二三元。

    有人不明白,问为什么?

    老拳师讲,练三十年的,我能教给他的东西,都是金字塔尖尖上的金贵东西,只是点个窍,教得轻松,却是值钱的。练二十年的,教的是金字塔腰上的东西。练十年的,教的是入门的东西。而初学的,教的都是门里常识性的东西,他就是不跟我,跟任何一个练太极的师父都能学习,二三元都是收得高的,许多师父免费教的,也就是这些东西。

    而且很明显,练三十年的,学一两个小时,技击之术就大进。

    而且,一般一两个小时之后,老师也没东西可教了。

    现,像叶准星练了多年功夫,而且涉猎广泛,他所需要的,也就是金字塔尖尖上点窍的东西。一窍通事通,他差的就是知道与不知道的问题。

    等叶准星停下来休息时,谢寸官一边递过去毛巾,一面就道:“叶哥,差不多了!我们能给你补的打法的东西已经差不多了,再深入,就成了我们门里的东西,除非你改变拳风!这个没有必要,你现就是要加强实战,将小郭喂你的东西,应用到实战去!你的酒,肯定不缺少实战的机会……不过,叶哥,我年纪小,不懂事!人微言轻说句大话你别见怪……”

    叶准星听了他的话,不由一愣,当下站住身体道:“你说!”

    谢寸官心里斟酌一下措词道:“人都说一日夫妻日恩,日夫妻海样深!你同嫂子的事,不是我这年龄和阅历能评论的,不过,我父亲我十二岁时,就意外身故,我母亲守着我们姐弟俩个这么多年,直到现一提起我父亲时,还是泪流不止,想念得紧!但其实我父亲世时,他们俩也经常吵架!所以,她经常对我说,和一个人的关系,不要总想现的感觉,多想想他死后你的感觉,这样你的心才会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叶准星听了谢寸官的话,就怔怔地站那里,半晌之后,叹了口气道:“我会好好想想的!”正这时,汤雅就和张苗儿走了进来,不知怎地,谢寸官就一阵心虚,总感觉汤雅看过来的眼神有些怪怪地。

    “准星,王茫几个来了,看着不太高兴的样子……”汤雅的眼神扫过谢寸官,却转向叶准星道。

    叶准星此时却已经从刚才的情绪缓释过来,听了汤雅的话,当下就狂笑道:“心里想着他,他就来了!”却转头对谢寸官道:“走,到前面去!你让我这一个月专门盘架,让小郭喂身子,不许和别人实战,我可憋坏了!今天刚开禁了,就有人送上门来了,正好去验证一下我这一个月,到底都学了些什么?”说着,就带着众人往外走。

    谢寸官走后,张苗儿也就放缓脚步,和他走了个并排,轻轻白了他一眼轻声埋怨道:“以后说话要挑时间挑场合,别说那么直,刚才正好汤雅姐听到了!”

    果然给听到了,谢寸官不由一阵狂汗!看着前面跟叶准星身边的汤雅,心道一个弄不好,说不来就要失去叶准星这样一个朋友了。

    不过,转念一想,就是事情再倒回去,自己还是会给叶准星说这句话的。于是,心里也就释然了,却是问张苗儿道:“这个王茫是谁?”

    提起老兵酒的事情,张苗儿却不陌生,就笑道:“叶大哥的对头呗!当年追母老虎时的情敌之一,也是大院里一起长大的,他总是笑叶大哥娘娘腔,叶大哥同他,那是屡败屡战!他们俩当年打的架比当时老兵酒的比赛都多……估计是听说叶大哥要和孙老虎离婚,又来找茬打架的!”

    “哦?”谢寸官立刻有了兴趣:“他厉害么?”

    “老虎团的格斗教官,你说呢?”张苗儿又白他一眼。

    谢寸官看着她好看的白眼仁儿,忍不住道:“别老这么电我好不?我这人受不了诱惑……”

    张苗儿举手欲打:“臭美的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