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路燕凯的涩痛
    要说刘十三的办事能力还真不是盖的,第二天一大早,谢寸官刚下第一节课,这位神通广大的管家先生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是车子弄到了,他教学楼旁边的操场上。

    谢寸官过去一看就喜欢,一辆七成的捷安特汉特车,正是谢寸官喜欢的样子。上海时,谢寸官就有一辆这样的车子,每天骑着上学,连成色都差不多。只不过,他那辆车没有后座,这辆车有个后座。有后座好,可以带人,谢寸官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人坐自己车后的样子来。这时刘十三看着他就笑道:“车子两五,我嫌不好听,就花四十块钱配个后座儿,有点超标……”

    谢寸官根本没有用心听他说什么,已经推车小跑两步,身体一旋,一下子就腾身坐车子上,骑着车子绕着操场转了小半圈儿,撒个欢儿,然后回到刘十三面前。刘十三看他开心,也就变得笑眯眯了。谢过刘十三,看着这位大叔离开,谢寸官一时心情大好。学校里有个车棚儿,他打算将车子送到车棚去。结果就听有人喊叫:“啊,寸官有车了,成有车一族了……”听声音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路燕凯。

    然后就听李波说道:“山地车还有个座儿,准备带谁呀?”声音里有浓浓的笑意,自然是别有所指。两次冲突事件后,李波同谢寸官的交情深了许多。毕竟对于李波来说,遇到事情不离不弃,不半途逃跑,就很够朋友了。

    “不管带谁,我要这车子的处女坐!”这是郭踏虏调侃的声音,一副准备上车的样子。吓得谢寸官驾着爱车,落荒而逃。就郭踏虏那身板儿,他坐了估计谢寸官就得去圆圈!而且后座儿,让他那“丰臀”一坐,没准儿会变形。

    郭踏虏哈哈大笑着,看着逃窜而去的谢某人,大叫着:“不够意思……”他和谢寸官自然是铁的一对儿了。

    路燕凯笑着,有些羡慕地看着郭踏虏和谢寸官开玩笑儿,他是个敏感的人,自然感觉到了俩人间非同一般的感情来,那是一种可以托付生死的默契。不过,他羡慕,却不嫉妒。因为,他知道,这些性情汉子面前,交情是需要用真诚交换的。只要自己愿意为他们死,那么肯定也能换来他们的生死承诺。但路燕凯不会,武叔叔死的那一年,父亲自责懊悔的样子已经让他看淡了这些东西。

    想起了武叔叔,路燕凯的眼前就出现一个瘦小精悍的汉子形象来。

    一笑带些女人气,眼神总是温柔地看着你,谁也将这么一个质彬彬的人,同道上混的人联结不到一起。但武叔叔却真的是道上混的,而且是混得比较凶的那一类人。小时候路燕凯非常喜欢武叔叔,因为这个叔叔会抽时间陪他玩儿,会教他打功夫,而且每次来家里,都会给他带一大堆好吃的东西。那个时候,路家的生意还没起色,父亲还只是批市场的一个小布贩儿。男孩子心总是喜欢英雄的形象,路燕凯记得几次,父亲的小店有人找事时,父亲总是陪着小心回话。而有几次摆不平时,无奈之下,打电话给武叔叔后,武叔叔一个人走进店来,和人讲理,结果冲突起来。当时武叔叔伸手捞起父亲量布的竹,硬是凭一根竹尺,将五个拿了砍刀管叉的汉子,放倒布市上。

    再后来,武叔叔就出了事。也是因为路家的事,同一个大的混子有了矛盾。人家扬言要放了他的血,父亲当时变卖了生意,腾出钱来,托人托关系,想讲和,但对方不答应。武叔叔是跑路之前出的事,就是想走前给父亲告个别。他们家属院门口,遇到了袭击。当时,他只要跑进那个家属院,跑到路家,直接报警,肯定能活一条命。

    但他却没有进家属院,没有进路家,而是选择了从那条已经给对方的人挤得满满当当的小街杀出去。他不想带麻烦给路家!于是,那条一五十米长的小街,他硬生生地冲出一多米,一柄三棱刮刀,他捅翻了对方十一个汉子,重伤五人,死亡人。他自己,身二十七刀,活生生地被砍刀管叉放了后一滴血。他的手,却还捏着一个变形金刚的机器人,那是当年版的,路燕凯一直想要的那一款擎天柱。

    那一年,路家几乎是惨淡渡过。

    父亲得知武叔叔的死讯时,将整个家里能砸的东西全砸了,然后就开始终日以泪洗面,借酒浇愁。而那个变形金刚,就永远地收藏路燕凯的书架上,永不拆封,连上面的血迹,都没有擦。那上面的血,并不知道是武叔叔的,还是别人的,由红变褐,由褐变黑,渐渐地分不清是什么东西,而永远刺眼的,是上面一个五指抓出来的痕印。

    第二年,父亲终于从颓废重站了起来,重站起来的父亲,一下子从一个书生气颇浓的人,完全地转变成了一个市侩的商人。他不再那么斤斤计较于那些保护费应不应该交的问题,他甚至会为了打击竞争对手,而收买那些来收保护费的人,让他们砸了别人的店。他会为了一单生意,喝酒喝吐了,去厕所吐完了再去谈笑风生。他会为了一单生意,管一个完全陌生的,甚至对自己不屑一顾的人叫哥叫得比亲哥还亲。他会为了一单生意,从酒店里叫一个鸡去扮自己店里的公关经理,给客户上。

    但是,只有当武叔叔的忌日时,书房里彻夜不熄的烟头,才会再向路燕凯呈现出原来的父亲。路燕凯知道,父亲拼命地赚钱,无非是两件事,一是要给武叔叔报仇,二是要找回武叔叔的妻女。武叔叔的妻子生下他的女儿后,劝他收手不成,带着女儿偷偷地回湖南老家去了。那个女孩子同路燕凯同岁,他们是同一个医院里,一前一后生下的,当时生下这一对儿女时,两位父亲还开玩笑说,要结成亲家。

    但武叔叔的妻子却带着女儿不告而别。

    再后来,杀死武叔叔的大混子自己混破了事,被公安枪毙了,而打听了一圈,当年那个同武叔叔一起生活了三年却没领证的湘妹子,根本就没回过家乡。

    路家的生意因此而起,但路燕凯感觉到,对于父亲来说,再圆满的家庭,再大的事业,都永远翻不过横心头的那一个淌满血水的武字!所以,他虽然羡慕谢寸官和郭踏虏的交情,却并不想学他们一样,交心交命做朋友,他的心,一个人一辈子为家人伤心就够了。武叔叔还有那个他记忆根本没有样子的女儿武明晓,是路家人心一个伤不起的痛!

    没人知道路燕凯心翻腾的想法,众人只能看见他脸上涩涩的笑容。

    大一生上午时间安排比较忙,下午谢寸官和郭踏虏一般都安排图书馆看书。他们将图书馆内的阅读学习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专业拓展类的学习,一部分是知识拓展类的,还有一类,是一般大学生不注重的,就是古籍典籍的阅读。

    人大的藏书极其丰富,这让二人如鱼得水。

    俩人阅读的古籍大多是道藏或医五行类的东西,因为心意形意拳许多练法的东西,与此息息相关。国古代的养生术,同国画一样,是大写意的东西。一个人一种理解,一个人一种练法,但却总能找到殊途同归的路子。

    就好像告诉你,一个地方城南,然后告诉你分辨方向的办法,就由你自己找路去南方。而不会告诉你这个街口左拐,那个街口右拐。所以国化才会出现家争鸣的场面,国拳法才会出现派流传的局势。

    俩人下午看书,晚上则会找一处僻静的地方,交流演练拳法,这已经是俩人每天一次的必修课。

    虽然人大的僻静处不好找,但这只限于谢寸官这样的羞怯男生。对于像郭踏虏这样的爽快人生的人来说,事情简单地多。他就是一副你谈你恋爱,我练我的拳的样子。可是,你这打拳走势,踢踢嗵嗵的,别人那有心情谈恋爱。当然,这也得益于他非同一般的体魄,一般的男生看到他的样子,就没有了冲突的**了。虽然女人面前逞英雄很牛逼,但女人面前被人打成狗熊时的样子肯定恶劣。

    所以大多数被打扰的男男女女,都会小声骂一句神经病,然后走人。

    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郭某人独霸的一块练功的好地方了,再没人愿意来这里找不痛快了。谢寸官一来到这块地方,立刻就喜欢上了。一块硬土地面儿,方方有个十来平米的样子,间一棵大松树,如伞如盖,周围是一圈半高的冬青和小树。俩人这里,带上两瓶水,交流练拳,确实是福地儿。

    谢寸官给郭踏虏传了一口气吸到脚后跟的法门来,主要是练个一气贯通的顶劲儿。郭踏虏则给谢寸官传了三体式的鼓荡丹田法。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