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要多傻有多傻
    听了陆放天的话,身后的两个汉子就往桌上扑,不过却没亮刀子。毕竟陆放天已经漂白了,出门带的人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揣把刀子。所以,他只是特意从自己以前的手下那里招了一批身手好的,敢下手的人。说砍了他们,只是过去道上混的习惯用语。

    因为进来是谈判,所以其他的十几个人都外面,会议室里,除了姚窜猴儿就是这两个退役特种兵出身的保镖。他的心,像谢寸官和郭踏虏这样的年轻人,一个姚窜猴基本就搞定了,俩保镖也就是个摆设,纯用来壮声势,吓唬人,装样子的。

    结果这小子年纪不大,却比姚窜猴这样的老打家子还奸滑,竟然一把阴了姚窜猴儿,打得老姚同志卧地不起,一世英名流水。

    陆放天下了令,两个保镖上去,他自己却向门口退去。江湖混老,胆子混小,这话是一般老江湖自嘲的话语,但其实这是一个因果颠倒句,正确的应该是胆子混小,江湖混老。因为只有够小心的人,才能江湖混到老年。那些做事不讲后果,动不动武夫敌国的,基本都是革命未成,事业未起时的傻b炮灰。

    陆放天正是混老江湖的人,所以他做事非常小心。

    虽然他心对保镖拿下两人还是有一定信心的。毕竟两个退役特种兵都是内外西,传统和现代兼修的高手。小时候家都学过传统武术,到部队后练了现代搏击。平常没事还学学西方的一些搏击术,这些人是实用主义者,根本没有什么内家外家之分,这个能练那个不能练的概念,所有的东西,就是服务一个打字。所以内家、外家、传统、现代都涉猎过。但陆放天却还是要出门去,和大部队会合才放心。

    谢寸官此时那能放他出门,对面俩保镖上桌邀战,他却一步就窜下桌子,身手之快,同刚才上桌子阴姚窜猴那是天壤之别。一跳下桌子,他就双手一推桌子,对郭踏虏喝一声:“推!”郭踏虏对他的脑子,现已经是服了服了又服了。听他喊叫,立刻双臂一把桌沿儿,用力推那个长案式的会议桌。

    桌子好沉,根本推不动,好个郭踏虏,此时就显出形意的功夫来。

    大喝一声,双臂一较劲,臀尾一溜,小腹一圆,然后往后忽拉一挺。那大条案就噌嚓一颤,终于动了起来。加上谢寸官双臀一紧,臀肉相交,后腿一蹬,吐气开声:“噫!”一股热气就从脚跟直起,窜腰过背,直到后脑。一个大条案就让二人一下子推上前去,直顶向门口。正准备出门的陆放天心头一惊,转身过来,伸开双臂想要抵住条案。

    但条案已经给谢寸官和郭踏虏二人推出了惯性,人力助案力,案力借人力,就直接撞了上来。

    条案一动,上面两个保镖自然立足不稳,就本能地已经蹲下身体,稳住身形。等条案起了速,平稳运动时,俩人就身体一歪,双手扶住条案,一腿支撑身体,另一条腿就蹬了出来,分别蹬向谢郭俩人的面部。果然不愧是退役特种兵的精英,战斗欲强,反应也超一流。

    谢寸官和郭踏虏同时缩头,双臂同时用力,将条案加用力地推出。

    道理很简单,因为条案离二人头越远,两人就越安全。这一下好惊险,两名特种兵的陆战靴堪堪着两人的鼻头,力量却已经,只有脚底的灰尘扑俩人脸上。而此时,条案也已经将陆放天生生地挤了门上。

    身后的木门彭地一声就被硬崩倒开,倒塌下去。而陆放天的胯骨也给条案狠狠地挫伤,双臂由于过份用力,肌肉也给强扭伤了。整个人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时站不起来。饶是这样,余势未的条案就嗵地一声,撞墙上,感觉上将整个楼都震得颤了两颤。

    力窜向旁边的姚窜猴也不由地一阵后怕,以刁钻著称的他,对于力量总有一种本能的佩服。此时他再看谢郭二人,眼神就有些变了。

    俩名特种兵倒是神色未变,条案后一撞,自然让他们俩人身体也是一颤,倒条案上。但俩人却几乎同时身体一扭,就滚下条案,踏足地上。不可察觉地,俩人同时吁出一口气,对于练武的人来说,还是站地上,来得踏实。

    谢寸官和郭踏虏俩人将条案顶门边,却也给会议室里面清开了场子。

    俩名特种兵就往前一窜,将二人逼向那块空地方。

    谢寸官此时忍不住咳了一声,刚才推条案时,过份用力,他的肺里又有些火热起来。郭踏虏不由地转头,关心地道:“寸官,还行不行?”

    谢寸官摆摆手道:“还撑得住!就是肺里火烧一样,旧伤作了……”

    郭踏虏关心:“撑不住不要硬撑!”

    谢寸官这时就想起被他扔楼梯上的那根甩棍来,多好好亲切的一根救命棍呀!想起棍子,不由地笑着骂郭踏虏道:“郭子,**的和刀刀枪枪棍棍有仇啊?还是你师父没教过你兵刃,上次青街,扔了菜刀,刚才上楼,又扔了甩棍,否则现我一棍手,天下我有,多惬意的事情啊!”

    郭踏虏闻言一愣道:“你也不早说!我爸教我形意拳时,不让我用家伙,说是人一有家伙就有了倚靠心,手上的玩意就弱了!”

    谢寸官听了,忍不住就笑了道:“你傻呀,你爸那是让你练拳,可不是教你打架!外面打架,你没兵刃总是吃亏的……练拳练得不好可以再下苦练,可以重来,打架一次打不好,小命都丢了,也没机会重来,是不!”

    郭踏虏想了想,点头道:“也对,下次再有家伙,不扔了!”

    这时,那两名特种兵面对郭踏虏的一名就道:“还想有下次么?”窜步向前,却不是冲向郭踏虏,而是冲向谢寸官。却是听二人谈话,知道了谢寸官有伤身,于是感觉此时不打落水狗,都对不起祖坟冒青烟的这份运气。如果放倒了这小子,那自已陆老板眼里不是就成了红人了。要知道,这小子连姚老都放翻了。

    郭踏虏看到这家伙不顾自己,却猛地扑向了谢寸官。不由地怒吼一声,斜斜迎上,但另一名特种兵却已经迎他过来,窜步向前,双手抱身,一腿就蹬向他的小腹。虽然不齿同伴这样抢功,但特种兵训练出来的团队协作精神,却让他本能地配合队友人行动。

    扑向谢寸官的那名特种兵心一喜,知道自己赌对了,老实的伙伴还是配合了自己的抢功行动。事后也不能亏待了这小子,他心时想着,却已经窜步向前,准备挥拳击向谢寸官。

    打架心思要单纯!你师父没教过你吗?谢寸官看着这人突然从郭踏虏那里冲过来,心里反面放轻松了,他后腿从边上往前一甩,就勾了身侧边的一个椅子,向扑来的人扫过去。

    正前扑的特种兵心头一惊,骂一声操,操归操,却不得不停顿一下身体,出腿去阻挡脚下的椅子。而此时,谢寸官却已经扑了过来,他没有直扑,而是走了一个弧线。特种兵的眼里就露出一丝讥诮的神情来。抢攻还走弧线,真够2b的。腿下已经扫开阻挡他步法的椅子。落步出拳,目标是谢寸官的脸。

    然后,他就奇怪地看到,谢寸官的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笑意。

    接着,黑影一闪,乌云盖顶。特种兵不由地“靠”了一声,谢寸官轮过来的手上,分明地轮着一把椅子。抱头、憋气、紧身。木椅身上散了架,然后小腹下就了一腿,头刚台起来时,谢寸官右手把计就落到了脸上。头懵腹痛,心窝处又是一疼。

    倒下去时,特种兵感觉自己要多傻b有多傻b。

    人家走弧线,原来是拉椅子去了。想到自己当初教官训练时曾说,进入一个环境格斗,先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武器,这些武器包括:雨伞、水笔、皮带、桌椅……,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谁让教官把桌椅排到第四个。这是特种兵昏死过去前的念头。

    另一边,郭踏虏双手熊抱,迎上去时,前腿一抬一弹,就钻进扑来特种兵的怀里,双手连翻,使出劈拳,右一掌劈开对方的护手,左另一掌劈进去,劈向对方的胸部。结果那个特种兵肩头一合,就化开他的第二掌,手从怀出,双撞掌,八字开,就撞了进来。

    郭踏虏身体一顺,右肘合向左掌,封门接手,对方的双掌就撞他的肘掌上。听手响,往进闯!二人一撞,随着一声响,郭踏虏提腿弹崩,往前一钻步,左手就往下扒拉,右手就钻了出去。正是劈生钻的钻拳式。

    特种兵双手一沉,本能地偏了头,这是挨打挨出来的反应。

    郭踏虏一拳走空,拳出肘随,当时左手肘就顺了进去,一肘斜击,这时特种兵的脸正转向了另侧,这一肘就击对方的颈侧。特种兵给打个正着,身体一颤,郭踏虏钻拳连环,左手拳却钻出劈势,从下往下反劈对方肩侧颈窝。

    这一拳是出势拳,力饱劲圆,一下将对方劈翻。然后往前一窜步,一脚就弹到对方腮边,当时将人弹昏过去。动手时,心无二用,此时一静下心来,才看向谢寸官,却见他正坐一把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脚下倒着另一个特种兵。

    “靠!”郭踏虏不由地爆了粗口,自己还担心他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