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流氓打架
    胜彩酒的三楼上,一间大大的办公室里,此刻陆放天正双手踞桌而坐,一副天下我手的雄霸气势。而一直默默地站他身后的老头儿,这时正抱着双臂,坐旁边的沙上打瞌睡。陆放天的身后,此时已经换上两个健硕的壮汉。

    谢寸官坐陆放天对面,郭踏虏坐他身边的椅子上,一脸怒气。而如受惊小兔一样的朱娟莉此时,有些紧张地坐谢寸官身体靠后一点的地方。

    “我的儿子不能白挨这个打!我陆家也丢不起这个人!”陆放天目睁如鹰,锐利逼人,看着谢寸官胸前的竹牌儿:“你就是有虫二的义字牌也不成!”。

    “那陆前辈你说怎么办?你是不是觉得你儿子逼迫人家女孩是应该?”谢寸官自知没人家那份“虎”气,声音不急不缓,一如既往地平静。听了陆放天的话,他不是不气,不过,黄士鸿经常对他说一句话,狠手上,和气嘴上。聪明人打人,要哭着打,打得对方肉痛,自己却要哭得比他还凄惨。

    “什么逼迫?男欢女爱的事情,谁能说清……说不定人家小两口就喜欢这个调调!”没有外人场,陆放天显流氓本色。当年,京城里,能跟虫二爷争一争短长的,基本也就陆放天。一手翻拳短脆精悍,放倒了不少好汉。

    后来虽然漂白,但那只是生意,不是人品。

    流氓穿件白衬衣,还是流氓。只不过,是一个看着干净的流氓而已。

    陆放天为了家人收手,自然是极其护短的人,谢寸官试图和他讲理,自然是不沾边的。不过,好谢寸官虽然没入江湖,却早已经从黄士鸿那里听说了江湖的事,所以并不像郭踏虏那样气愤。而且,谢寸官本身从小就是个嘴上也不饶人脾气,只是因为家变故,才收了性子,此时却给陆放天激了出来。

    习武人可以忍气,却绝不受辱。当时就顺着陆放天的话说道:“前辈说得不错,男欢女爱,年轻人的事,谁都说不清,还是由我们年轻人自己来解决!”言下之意,我和你儿子的事,让你儿子自己来。

    “哈哈哈哈——”陆放天大笑起来:“有虫二撑腰是不?”

    “我做事,从来不需要别人撑腰,打输了也不会回家叫爹喊娘!”谢寸官轻声细语,像和老朋友谈心:“不过,我感觉陆前辈这一笑,还真有些电影枭雄的味道呢!”

    “小子,逞口舌之利么?”陆放天如何听不出他的讽刺,当时就变了脸色。

    “不敢!这就翻脸么?搞了半天,我还以为前辈有多深的城府呢?”谢寸官的左手已经悄悄地握住了屁股下的椅子。右手却端起面前的茶杯儿,做出要喝水的样子,却不喝。

    “就是,以为上来是讲理,结果听放了半天屁,就是听不出来一点理字来,费这时间干啥,要动手就放马过来!”早就不耐烦的郭踏虏蹭地就站起身来。

    “呵呵,数年不威,真将我陆某人当成病猫了!”陆放天脸色阴得能滴出水来:“姚老,看来这京城已经将咱两人给忘光了……”

    “既然舍不下江湖风光,何必装什么退出江湖!”谢寸官此时已经撕破了脸面,嘴上就不饶人了:“一唱一合,难道陆前辈当年的名声,是说相声说下的!”口调侃着老前辈,却大大咧咧地屁股也不抬。

    “找死!”这次开口的却是那个姚老,身子一提,就窜上桌子:“小子是不是仗着自己有两手玩意儿,来上来陪老人家玩玩!”这一手倒叫谢寸官小吃功夫,五十岁的人,这份弹跳力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

    这边郭踏虏早就不耐烦了,当时一步就跨到了桌子上,不过,他身材高大,现的房子顶高又低,加上胜彩的会议室也加了吊顶,这一上去,头就上了天花板了,动手显然不方便。谢寸官就笑了道:“你太高了,老家伙气血两亏,我受了伤,让我来,一会硬骨头你啃!”这么说,一是号准了郭踏虏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再就是激怒这个姚老。

    因为从姚老刚才的话语,知道这老头儿有点火爆脾气。

    正如孙子兵法云,怒而挠之!老头易怒,谢寸官就激怒他。因为真正的武人,不像我们普通人,看一个怒气冲冲地,就会本能地有些害怕。武人放对,怕的是那些冷静的人。

    郭踏虏听了谢寸官的话,加上桌子上动手,对于身材高大的他来说,确实不大方便,就一蹦下了桌子。谢寸官就站了起来,将手茶喝了一口,才踩了凳子,上了桌子,边上桌子边道:“老人家走路要稳,别一天学着年轻人蹦蹦跳跳,真不小心跌一跤,老胳膊老腿,也不知道经摔不,万一摔没了,唉……”说着话,上了桌子,手里还端着个茶杯儿。

    这个姚老京城里老一辈的顽主,也是挺有名的一个,匪号姚窜猴。是大圣门的高手,早年从南方流窜到北京,后来入赘到一个老姑娘家里,做了姑爷,就有了北京城的户口。没几年,同岳家闹不和,将大舅子小舅子几个全打了,而且以伤害罪入狱。狱结识了陆放天手下的一个小弟,出狱后,就跟了陆放天。人虽然瘦小,但一手猴拳耍奸弄滑,用得刁残,手上不知抠过多少人的眼,裆底下不知道偷了多少人的桃子,道上混的汉子们提起他来,裆下都凉嗖嗖地。窜猴的意思,自然是身法奇快了。

    陆放天当年道上混,没有虫二爷的那份义气,靠得就是一个狠字。所以收山后,仇家也不少,于是姚窜猴也就不混了,跟他做了个保镖。陆放天这几年漂白成功,混得风生水起,他也就水涨船高,好几个公司里都有股份,是铁了心跟陆放天了。

    谢寸官一上桌子,姚窜猴就身子一卧,出了猴意,眼睛却真盯着谢寸官的眼睛。

    这个桌子是那种长方形台式会议桌,有一米半宽,米长,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要说这房间里,除了这桌子,还真没有动手的地方了。

    谢寸官却没拉架式,只是问道:“老人家是大圣门的?动手前我先问一句,是掏裆挖眼下流招式齐使呢?还是明点的比试武功!”

    姚窜猴气他出言挖苦不停,当时就冷哼一声:“招式齐使,无所顾忌!”

    他话一出口,谢寸官就一声轻笑道:“好!”好字出口,姚窜猴已经身往前窜,下面先是左腿过步前窜,身体一斜,出了猴势,却是右腿簧弹,直击谢寸官的前腿左膝侧。谢寸官左腿一提,却没有鸡腿踩扑,左手往外一出,迸指如剑,点向姚窜猴的咽喉。

    姚窜猴冷笑一声,双手猴抓出手,左手刁腕,右手点肘弯,刁打合一。这猴拳有个名堂,叫大圣檑鼓。他左手刁腕拿住对方,右手一点对方肘弯,一般人肘弯一疼,肯定手臂有一软,这时他左手就拿住对方的手臂,当鼓槌一样,撞向对方的脸面,所以就得了大圣檑鼓这个名称。而且,这边手一檑,铁定顺肘,然后就是反楼头,出膝顶心的猴扑怀。

    猴拳是传统武术用膝法比较多的拳。

    但谢寸官左手只是引手,这一出手,还没触上姚窜猴的手,右手的茶杯子就当头摔下。

    姚窜猴眼看黑影一闪,忙偏头举臂,挡头前。杯子就砸他手臂上,砰地一声碎开。这一杯子砸得姚窜猴手臂一疼,忍不住骂一声:“操!”不过,杯子砸着虽然痛,并不是不能忍受,而那里面的半杯热水溅开来,就溅了他满脸,连眼睛都眯住了。

    谢寸官此时左腿落地,右手一把就塌向姚窜猴的面部。

    姚窜猴热水扑面,已经成了瞎子,但谢寸官一掌下来,他却已经本能地护住头部要害。谢寸官一掌就击到了他的小臂上。但心意合拳从来都是头肘膝肩胯合一的拳法,有手肯定要追肘,所以手上一受阻,劲力一变,肘就顺了进去,如同八极拳的怀抱婴儿,一肘就顺入姚窜猴的心窝处。谢寸官这一肘是身摧步,劲力饱满到了极致。

    毕竟他已经受了伤,能招的机会不多,自然不敢收手浪费这次机会。

    姚窜猴一声闷哼,身体就往后倒去,直跌到桌子下面。

    谢寸官就呵呵笑道:“老人家,我们这是流氓打架,可不是英雄放对!下流招式不限,可是你老人家说的!”这一下呕得姚窜猴心头火大,一张嘴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一直以来,从来都是他阴人,今天却被人阴了,怎能不气。不过,气归气,毕竟年龄大了,这一肘加一跤,老头能坐起来都不错了,想再战已经不可能了。

    这时,陆放天的脸色就完全变了,一股暴戾之气他脸上迅速成形:“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同你放对是给你机会,竟然玩阴的,真以为老子外面几十号人是摆设……”

    谢寸官就呵呵笑了起来:“姓陆的,就你这德性,也配说一声混过江湖的!做婊子你还想立牌坊是不?今天我就是要告诉你,别说你外头那几十号人,就是你,老子都没看到眼里!”

    “砍了他们!”听了谢寸官的话,陆放天的脸气得都扭曲起来,咆哮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