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一靠换一拳
    (武术没有什么高境界,越是老拳师,打家子,平常练的越是基本功。至于说内功,一掌碎十几块砖,那砖和跆拳道选手踢的杉木板一样,是有一定特殊性的。而且,砖的摆放也是有技巧的。小子无意否定内功,只是认为内功没那么玄道。感谢兄台支持!)

    谢寸官一起身,就缓缓地移动脚步,看着好像动手走场子的样子,其实他却是选一个好的角。王猴的身体随着他慢慢地原地转动着,始终保持着面对他的方向。谢寸官终于转到了虫二爷的右前方,现他离虫二爷有三米,离小虫哥只有二米。

    这正是他刚才打算好的角和站位。

    他突然间往前一窜左步,左手反掌甩出,抽向王猴的面门。左手这一出,是个引手。王猴自然地一抬右臂,屈肘立臂横面前,左掌却环抱右肋下,封门闭户。传统拳的封接一般主动接对方的手,只是封住自己的门户。因为你主动去接对方的手,就容易被对方引诱、设计。而你只要封住自己的门户,对方破不了防,你就立于不败之地。而且,封门是蓄势,是束,只要对方手一触自己,也就进入了自己的攻击范围。此时自己只有一展,往往容易得手。

    王猴此刻也是只等谢寸官左手一触自己的右臂,就甩开右手,直击他的耳门,这是通背拳的猿猴抱枝。就听啪的一声,谢寸官的反掌就摔王猴的右肘部。

    随着这一声响,王猴的手臂就像打开机关的弹簧一样,唰地展开来,掌出臂旋,抽向谢寸官的耳门。谢寸官的左手摔掌却一触王猴的手肘之后,顺势一旋,变甩为按塌,硬生生将王猴的手臂斜按到一边,正是心意顾法的捆臂。这是以对方的大臂为杠杆,将对方的身体按转一个角,好像将对方捆起来一样。就王猴身微一斜时,他右手已经从下出捶,迎向左手,同时右腿随右手一同趟刮而起,目标是王猴的膝盖。

    这一手正是沪上心意合门的一式迎门铁臂,打得是上下皆夺的封逼势。

    迎门铁臂是拳出带防,腿出带封,基本是一个硬夺势,一般除非功力高上许多,或者不惜两败俱伤,否则一般人只有退让。王猴功夫虽然上身,但却不愿意同谢寸官硬拼,立刻退步拳,连出三个,就同谢寸官拉开了距离。

    这种打法有个名堂,叫退守三关,是退步时怕对方追击时用的。

    而谢寸官要的就是他这一退。

    王猴这边刚退三步,谢寸官却根本没有追他的意思,迎门铁臂趟出的右腿根本没有落地,直接荡回去,返身一跨步,却奔二米外的小虫哥而去,右手反臂轮劈而下,直斩小虫哥的头面。小虫哥正看得入神,冷不防一个拳头就出现自己的面前,吓得不由惊叫一声,本能地闭上了眼睛。谢寸官一拳就蹭脸而下,打得他头不由地一偏。

    这是四把鹞子入林的翻身势。

    谢寸官右拳斩下,就进了左步,左手却是从下往上反拍而上,一把拍小虫的背后,就捞住了他的脖颈,顺手就将人对着王猴甩了出去。四把谱说“望眉斩截反见背”就是指这一把,一拳反斩,手就从下往上从背后打对方的后脑。不过,谢寸官不欲伤人,就变打为捞,将人甩出去。他将小虫对准王猴的方向甩出,然后根本看都不看王猴和小虫,一个箭窜,人就奔虫二爷扑去。

    虫二爷早他将小虫甩出时,就身体一耸,往后退去。

    谢寸官突然不顾王猴,向小虫出手,老滑如虫二爷,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

    按说虫二爷虽然已经七十往上,但身手还是有的。但千斤之子,坐不垂堂!他已经富贵到坐院子里怕树叶打头的境界了,又怎么会冒险同谢寸官一搏。

    虫二爷这里后退,谢寸官就往上扑,那个一直站虫二爷阴影当的胡一刀此刻就动了起来,身形前窜,迎着谢寸官就扑了过来,右手直插谢寸官的咽喉。手法快捷绝伦,掌指间寒光一点,森森逼人。与此同时,左手就自己肋间,谢寸官分明看到,一把刮刀就突然从袖间滑落,出现他的左手上。

    身藏暗刃,果然是用刮刀的好手!

    谢寸官原本也没打算能直接拿下虫二爷,他其实动手之初,就将这个阴影的汉子算计进去了。此刻谢寸官根本没有管虫二爷,他直扑向胡一刀。右手往上一迎,直摸胡一刀的右手肘,一把把住。许多人感觉接人手很难,基本不相信能高速打斗,抓住别人的手臂。其实抓别人手臂是有窍道的,就是绝不能将目光停别人手腕或前臂上,而应该肘和大臂。这里面有个道理,就是人手的移动范围大,所以移动起来速也快。反应不能达到神速的人,根本不可能抓住别人的手腕。

    但肘和大臂就不同,手移动一米的距离,肘和大臂可能只移动二十厘米的样子,移动速只有手速的五分之一。所以接人手臂要接肘之后,正所谓“肘后一尺下功夫”,肘后一尺之地,就是人的大臂到肩膀的距离。

    胡一刀手上寒光冷却虽快得让人寒心耀眼,但肘却轻松地落入谢寸官的掌握当。

    谢寸官一把把住他的肘弯,立刻往前顺刁扯拉对方,同时将自己右臂展直,右肩就往对方胸口靠去。而左手却从右肩上伸出去,直插对方的咽喉。胡一刀右手刀被拿,左手刀本能想出,但身体却给谢寸官扯向前方,一时身心两用,又想稳住身体,又想挥刀前。这一恍惚间,就感觉胸口似给大石撞,气憋心闷,一阵疼痛。却是给谢寸官的右肩靠入心口。

    心口疼痛未消,接着咽喉一塌,气不能出,却是谢寸官的左手标入他的喉咙处。

    这是猴形的刁枝技,右手刁臂,右肩顾人,左手插咽。一连串的打法,让他早就起意的左手一刀,竟然根本来不及出。

    谢寸官一插得手,立刻转身旋体,右手放刁,如猴爪扫眉,掌梢就扫向胡一刀的右眼眶。同时左肘就随体一转撑出,直撑胡一刀的右肋上,将胡一刀斜甩出去,正是一式沪上心意的猴形小裹!胡一刀被甩去的方向正是虫二爷退去的方向。而谢寸官自己,又是一个过步箭窜,随着胡一刀身后,向虫二爷追去。

    此时王猴才堪堪将小虫哥的身形稳住,就看胡一刀被甩向虫二爷,谢寸官竟然跟着胡一刀的身子,扑了过去。虫二爷的身后两米,就是人圈,他退得虽快,奈何手下反应可没那么快,身子就被一个人的身体挡住,接着胡一刀的身子就飞了过来。

    多年的老弟兄,虫二爷立刻左手往前一迎,带着暗劲儿,接住胡一刀的身体,然后往身边斜带,将人送出,同时右手握拳,拳进步随,一拳就迎向谢寸官的身体。

    谢寸官左手前推下按,一把封住了虫二爷的右手拳,左腿提踩而进,一提腿就顶虫二爷的右手肘上,两相错劲,虫二爷不由闷哼一声,右臂竟然给挫伤了。谢寸官左腿一落,出胯劲臀风,内胯的劲就给虫二爷搁右腿上,虫二爷身子一晃。谢寸官的拳头已经到了自己心口,只消从左臂肘腕处击向虫二爷的心口,马形窜拳就用全了,虫二爷铁定要失去战斗力。但就此时,谢寸官突然脸色大变,因为他分明看到,开始时自己注意到的那个佝偻着身体的汉子,此刻正一步跨了过来,伸手到虫二爷的背后,而手上寒光闪闪,竟然是一把刮刀。

    这人要杀虫二爷!谢寸官大惊,他明白这一刀下去意味着什么,不管这人与自己有没关系,自己这些人今后都逃不开王猴等人的追杀。他虽然不知道虫二爷江湖上的地位,但这个排场以及弥勒哥那些人的实力,都让他知道这个老人不容易小觑。

    谢寸官想也不想,身体就扑到了虫二爷的坏里,右手却并没有击向虫二爷,而是从虫二爷的肋下,伸向了后方,一把抓向虫二爷身后那人手的刀。这千钧一的时刻,谢寸官竟然有如神助,一把抓到了刮刀上,他的手顶住了那人的手,但那人的刀还是刺了虫二爷。

    只不过,因为谢寸官的手的阻挡,那一把只扎进去两公分。

    虫二爷背上一疼,不由地一声大吼,摧步进身,摆胯拧肩,一个内靠就打谢寸官的胸口上。这是老人竭全力的一击,谢寸官只感觉自己喉头一甜,一口血就喷了虫二爷的脸上,身体不由地向后倒去,不过,他的左手却紧紧地扯着虫二爷的手臂,将虫二爷一起拉倒。那人的刮刀从他的右手划出,割破了他的手掌。

    两人倒地上,那人以及手的刀就暴露众人面前。

    王猴不由地大喝一声:“刘十三,你干么!”口吼叫着,身体却一缩一纵,一个过步就到了那人面前,一脚踢飞了手的刀,一落腿踩那人膝盖上,踩得那人身体一弯,王猴一个拳就打那人小腹上,将人打飞出去。

    此刻,回过神来的胡一刀已经将虫二爷扶起来,谢寸官躺地上,胸口火辣辣的,又是一口血咯出来。虫二爷虽然年老体衰,但这一靠却煞是老辣,震气伤肺的靠个结实,他没个十天半月的休养,根本缓不过来。

    郭踏虏此时双目赤,大吼一声,就往前直扑,几个汉子想上前挡他,给他几个寒鸡觅半步崩,都放翻出去。王猴此时已经腾出手来,窜过来,挡他面前。郭踏虏想也不想,就是一个崩拳直击王猴的小腹。

    王猴却不动如山,直接以腹部硬接郭踏虏一拳,身体给打得直往后滑了一米远,一口血也就喷了出来。然后嘶声叫道:“二爷打了一靠,我就还你一拳!再不住手,将你们全砍了!”

    郭踏虏呆呆而立,他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一拳,对方竟然能以腹部硬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