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直接捂翻
    大家休息一阵,继续往前走,除了丹丹仍然毫无心机叽叽喳喳,一会儿扯住张莎莎咬耳朵,一会儿猫到史锦云的腋下咭咭笑,一会儿又搂着张苗的脖颈子撒娇。其他几个人的交流都相对固定了下来,路燕凯和张莎莎那是铁打不动的一对儿;史锦云总是安静地跟郭踏虏的身后;张苗和谢寸官打开了话匣子,一颦一笑虽然异类,却也别居风情。后只剩下李波,跟着丹丹后面,耷拉着脑袋,四处跑场子。

    一行人下到湖边时,就有意无意间散了开来。

    郭踏虏早不知道将史锦云拐到那里去了。路燕凯和张莎莎坐湖边的长椅上,丹丹懒懒地腻张莎莎身边找瞌睡,一路说个不停,小妮子确实累了。李波无奈地站椅子边上,一边看着这不谙风情的纯真少女,一边眼睛却巴巴地望着同谢寸官沿湖边小路远去的张苗背影,一脸的早知如今,何必当初的懊悔。

    谢寸官和张苗沿着湖边走,前面有一片建筑,绿树环绕,远远地感觉荫凉的样子。二人不知不觉地走近了,一片建筑像半岛一样,伸入水,却有一条水上曲桥,通了过去。俩人对视一眼,就沿桥而行,直到那片建筑前面。

    这里却是一片特殊的存,好像一个小港湾,石块嶙峋,水环石间,轻轻荡漾。

    张苗兴奋地像只小猫,石头上蹦蹦跳跳着斗折蛇行,看得谢寸官不由地直叫小心。后她终于停了下来,因为到了水边了。长长的青石板搭出一条条窄窄的石阶,一直伸入水。几条不知名的小青鱼阶梯边啄食青苔,他们一过来,立刻窜开去。

    张苗也不嫌脏,席阶而坐,却挽起裤角,脱了鞋袜,将一双白嫩脚丫伸入清凉的水。

    虽然已经入秋,但秋老虎还要蹦跶几天的,而且正当午时,天气正热,张苗忍不住舒爽地轻叫一声,对谢寸官道:“你也来泡泡脚,可舒服了……”

    一路行来,谢寸官才现,去掉矜持,开了金口的张苗原来也是个挺风趣健谈的人,如果忽视她一身2b的“艺”装扮,也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谢寸官也就她身边坐下来,先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就学她的样子,挽起裤腿,脱掉鞋袜,将脚伸入水,踏台阶上,确实好爽!他无意一转眼,就再也转不开眼睛了,清水碧波当,张苗白白的小脚丫像两只白海豚,水轻轻地荡动着,可爱的小脚趾,调皮地动呀动地,一张一合。

    好漂亮的小脚丫!谢寸官看得有点舍不得移开眼睛。

    正巧这时,低头伸手拨弄水波的张苗一抬头,想给他说什么。看到他的眼神,又看看自己的脚,张苗的脸不由地一红,将小脚丫往回一缩,将想说的话都忘了,只禁不住地轻声嗔道:“你看什么呢!”

    谢寸官也是老脸一红,却没有像别人那样心虚地避开眼光,而是迎着张苗的眼睛道:“好漂亮的脚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并没有什么值得心虚的。越是大大方方,人越不感觉怪,反而是越是表现得偷偷摸摸,越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甚至是有些龌龊。

    男女间的事,有时就是这样,特殊的时刻一句特别的话,就能引起心的涟漪。

    张苗的眼睛躲开了他的目光,低下头,却勇敢地将一只脚丫就抬出水面来,轻声道:“真的好看吗?”玉足带水,圆润秀巧,弯着微微的足弓,像一只蜷曲了身体的可爱小虾。

    “嗯!”谢寸官差点儿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捉住它们。不过,他强忍着没敢造次。不管张苗是不是一个开放的女孩子,这时候他也不敢做出这样孟浪的举动。

    张苗就抬起头来,看着他:“其实你也挺帅的,只是别人看不到而已……”

    “呃——”谢寸官听了她的话,不由地嗯了口口水,有点不适应这样的夸奖。不过,他很快回地神来,看着张苗那画得已经有些分不清底色的脸,终于忍不住道:“能不能将脸上的妆洗了……”

    “为什么?”张苗歪着头:“感觉我这样不好看?不喜欢我这样打扮?”

    “恩!”谢寸官点点头:“感觉这样看的,不是真正的你!我敢保证,下次见面,你如果卸了妆,我可能都不认识你了……”

    “切!”张苗脸色微微一变:“你以为你是谁,管我好看不好看!你以为我们还会见面!”

    谢寸官微微错愕一下,立刻就恢复了平静,轻声道:“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我的朋友长啥样……至于会不会再见,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定的事!”他将眼睛转向宽阔的湖面:“就像我以为我父亲永远高大,永远会用他的脊背,为我遮风挡雨,却没料到,他会我十二岁时就离开这个世界,只丢下妈妈和我,还有姐姐……从那以后,我知道了世事无常,所以我学着珍惜我所拥有的,那怕片刻……就像你刚才问我,为什么不抽李波,其实我找不到理由抽他,他的举动也许有些失礼,但他的出点也是一种关心!我知道我是没有权利对你的装扮评头论足,我仅仅想知道一个朋友,她是什么样子,那怕只是片刻的朋友!”

    张苗一时沉默,没有说话。

    谢寸官也不说话,心里却暗暗懊悔,一时口无遮拦,得罪了一个朋友。

    张苗此时却有了动作,她伸出手,从眼睑上摘下两只假睫毛,然后转过头,将后脑勺对着谢寸官道:“帮我解开头!”

    谢寸官一愣,还是听从她,伸手将她头上那绾得很张杨很“艺术”的黄色头解散了。

    张苗没有回头,直接低头,就着湖水,将脸洗了,然后转过头来,面对谢寸官。谢寸官看到她的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张苗长了一张清秀的瓜子脸,小鼻头挺挺的,两只眼睛因为脸颊消瘦,有点夸张地大,很有种洋娃娃的感觉。不过,脸色却异常地白,没有了口红的饰掩,小巧的嘴巴,明显地有点唇无血色的感觉。黄间苍白的脸,让这时候的张苗,再没有了跋扈,只有一种楚楚可怜。

    此时,她的所有异类装扮,只剩下耳朵上一对超巨的耳环,显得异常刺眼。

    谢寸官忍不住伸出手去,想帮她摘下那对耳环,但他从来没注意地女孩子的耳环是怎样的扣儿,笨手笨脚就撞到了张苗的耳轮。张苗身子一颤道:“别……我自己来……”,说着,就顺下眼睑,自己伸手拿下了耳环。

    “你很漂亮!”谢寸官轻声道:“那种打扮埋没了你的美……”

    张苗轻轻地摇头道:“我这样装扮是有原因的,和美不美没关系……你走开一会儿,好吗?”声音竟然带着些许祈求的味道了。

    谢寸官点点头,提了鞋袜,就赤着脚走到一边去了。

    等张苗再出现谢寸官面前时,她又恢复了刚才那种很艺术,很2b的样子。谢寸官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张苗为什么要这样装扮自己,但肯定是有原因的。他虽然有些好奇,但却识相地没开口再问。即就是朋友间的关心,有时也要适可而止!

    重装扮起来的张苗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游玩的兴致,她没有再正视谢寸官,只是轻声道:“走,我有些倦了……”

    谢寸官点点头,两个人又顺原路返回。只不过气氛明显地沉闷了许多,一路无语地走到刚才大家分开的地方,长椅上,坐着路燕凯和李波,张莎莎和丹丹已经没了影子。看到二人过来,路燕凯和李波就站了起来,谢寸官一面示意张苗坐下,一面道:“张苗感觉有些累了。”

    路燕凯就笑道:“那我们集合,先找个地休息吃饭打牌,轻松一下,然后晚上一起去泡夜店放松一下……”

    于是就给郭踏虏打了电话,大家一起出了公园,先附近找了个茶秀餐厅,包了一间小屋,路燕凯、李波、郭踏虏和张莎莎四个人打牌,史锦云和丹丹兴致勃勃地观战,谢寸官翻着房间里的几本杂志,张苗则靠他旁边的沙上,安静地喝一瓶绿茶。

    突然间房门被撞开,一个光膀背心臂头上纹一只青色虎头的年轻人就醉醺醺地跌了进来,进门就摇摇头,看了一圈,没有一个认识的,不由地骂道:“妈的,老子的房间那里……”

    正打牌的几个人都回过头来。

    门边沙上的张苗被吓了一跳,见是一个醉鬼,不由地站起来,皱了眉头道:“先生,你走错门了……”

    “走错门了?”年轻人转头就看了张苗一眼,看到打扮有些异类的张苗,突然间就伸手去捏她的下颌,一面伸手一面道:“妹子挺靓,混那儿的?”

    张苗一退步,手的绿茶瓶就摔那年轻人的头上。

    茶水溅了一脸,年轻人就清醒了一些,伸手一抺脸上的茶水:“小婊子,敢砸老子,也不打听打听,小虫爷是混那儿的!”骂骂咧咧似乎觉得还不解气,突然间伸手一个耳光就照张苗的脸摔了过来,已经站起身来的谢寸官已经一步跨到跟前,抬手格住年轻人的手臂,顺臂一滑,就把住了肘关节,以对方大臂为杠杆,往前轻轻一拉,顺势一拧就往后推。年轻人吃他一拉,本能地后拉,就给他一把推开,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地跌坐门外。

    “操你大爷!”年轻人起身就扑了过来。

    谢寸官看对方的样子,不像是善茬,不欲生事,于是拉着张苗将她护往一边。

    年轻人站立不稳,就直往牌桌上扑过去,正对着丹丹和史锦云的方位,眼看就要撞二人身上,就看一只大手突然出现,横挡他面前,一把就捂他脸上,手腕一抖,将人直接捂翻。

    出手的人正是郭踏虏,不过,郭踏虏的眼睛,此时却没有看倒地上的年轻人,而是紧盯着护张苗身前的谢寸官,而谢寸官的眼睛,同样也看着郭踏虏。

    此时,二人都看出对方有身手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