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肖哥召唤
    人大家园一勺池的边上,谢寸官前手撑把,压了线,后手兜把,兜胯边,势如端枪,踩着鸡步。与外面一般的鸡腿不大相同,他的鸡步是前腿一提一踩接后腿刮地风,刮地风劲一,立刻化起提意,然后又是提踩接刮地风,双腿换着行。

    他练这个从外表上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因为黄老头教的心意拳,也没什么特别的功法,只是要求谢寸官一举一动,每一步动作时,都一口气吸到脚底。

    谢寸官不是没有问过,结果老头的回答也很简单,黄帝内经云:真人呼吸以踵!人就活一口气儿,一般练武的都是意守丹田,呼吸腹部;不练武的一般呼吸到肺,胸部;身体不大好的人,基本呼吸喉咙,所以喘;呼吸再敢浅点,那就基本没气,可以死了。

    至于说外间传说的种种内功,黄老头说:我曾经拜访过洛阳心意拳马学礼先生的直系后人,马家人的回答只有一句话:别人的我不知道,马家心意拳只有一口呼吸法,没有内功!而这一口呼吸法,黄老头给谢寸官的,就是一气贯穿顶足,呼吸到足跟。

    到学校已经一周时间了,生活波澜不惊,没什么牛逼的虎人留下什么风骚的传奇。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谢寸官算是找到了组织。

    大学同高不同,是年轻人自我意识的第一个释放期,所以时代大学都是社团大放异彩的时候,像人大这样全国科魁,艺、学这些伤风悲秋的社团可以说是灿烂若星辰了。体育类社团也不少,但与武术有关的就不多了,一共有剑道社、空手道社、太极拳研究会和一个武术协会。

    剑道社和空手道社都比较单一专业,太极拳研究会分为混元太极和杨式太极。

    杨式太极就不用说了,太极五大家之一。而混元太极,其实属于陈式的分支,是京城太极拳名师冯志强传授的太极拳。

    而武术协会就杂了,练啥的都有,活动的地方就西门旁的这个家园。

    谢寸官就混武术协会里练,反正到了现代,传统武术已经没有过去那样神秘了,公园里介天有人练。而且,以现代人对武术的钻研精神来说,就是师父诚心教都学不会,别说看着偷师了。所以真功夫也罢,花拳绣腿也好,都不用藏着掖着。

    不过,几天下来,武术协会倒不断地增添面孔,看来也是不断地有爱好者找到组织。

    但大家到了一起,也是侃大山的多,练功的少。每天三个小时活动时间,除去侃的时间,每个人能练多半个小时就不错了。不过也有例外,引起谢寸官注意的就是一对师兄弟。那个师兄好像已经是大三了,叫李佛协,是协会的老队员了,看得出协会其他人对他有一股敬畏。那个师弟却和谢寸官一样,是大一生,谢寸官不知道他那个学院那个系,只是听名字挺大气——张博然。这一对师兄弟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每天到了这里,师兄的督促下,师兄弟都是练够足足的三个小时。

    黄老头同人交手多,对各门派的拳法都了解一些,平常没事时,就讲给谢寸官听,而且讲出来的东西,都是动手能用上的。对于形意拳,谢寸官也不陌生,五行十二形,都懂一些,而且都是实用的。

    看着师兄弟俩练的,与外间河北派形意大同小异。

    听二人有时闲谈,提到朱氏形意,朱家四虎之类的名词,谢寸官就想起了听黄老头提到过的一支形意拳,四虎乃一母同胞,民国曾威震一时。特别是兄长朱国福,不但精通形意,而且融合过西洋拳击,曾经上海租界击败俄国拳击手,荣获过二八年南京国考第一名。

    当时黄老头提到朱氏一门形意并没有深谈,只说是这门拳把手厉害,沾上不容易逃脱。不过,谢寸官看了几天,也没看出同其他形意拳的特别来,也都是河北形意的拳架样子。这个时候,那师兄弟二人对起了形意拳的安身炮,谢寸官就停下来,擦把汗,顺便看看安身炮。从单练一般不容易看出东西,但对练就不同了,毕竟对练是对实战的模拟,实战一些打法、把法,都会有所体现。

    不过,一遍安身炮看下来,谢寸官轻轻叹口气,以他的眼光来看,俩人的拳失的东西挺多,对付一般人可以,对付高手,就有点欠东西了。

    虽然他没系统学过形意拳,但拳法打法一些东西是基本相通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而且,黄老头给他也讲过许多形意拳的窍道,他知道一些东西,是动手必须有的。并且,河北形意,架正身活。现人多练得架正规矩,却少了一个活字。

    虎头少保孙禄堂集八卦、形意、太极三大内家拳于一身,都是正架子拳,却得活猴之号,并不仅仅因为轻功的关系,而是因为他练拳已经练到破规矩的地步,有了活意了。

    但他看归看,却不能说,平白无故的,怎么给人做老师!

    而且,好为人师,正是武林大忌。过去武风盛的年代,一个弄不好,要死人的!都说无第一,武无第二,武者不口上讲原理,只手下见功夫!说得再好,想得再美,手底下不硬朗,一切都是白话。

    溜完了鸡腿,谢寸官正想走形,突然电话就响了起来,掏出电话一看,一眼就认出,正是火车上结识的牛人肖翰业的号码。这个号码虽然没存入手机,谢寸官却暗暗地背了下来。他虽然年龄小,但从小生活磨砺,已经不是那种无病呻呤的假清高。

    一点武功算什么!许多人都叫嚣,匹夫敌国,这才叫武者。这话要多2b就多2b,什么时候见历史因为一个武夫改变过?杨露禅牛逼不,也就是王府一教头;董海川牛逼不,王府的太监;虎头少保孙禄堂牛逼不,也不过给徐世昌做个保镖。

    武人先是人,是人就有生活,就有七**。习弄武,说到底,左右不过一场生活而已。谢寸官做为家里唯一的男人,自然要承担起男人的责任。况且有贵人相助,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且贵人就是贵人,多是你无求于他,以平常心待之,却决不可以轻慢。否则,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弄不好还祸及家人。

    其实,人是缺什么喊什么。

    平常骂人巴结领导多的人,你会现,领导来了,他总是跑得欢,表情谄媚的那一个。叫嚣着不恋权色的,其实多是权色的奴才。只不过,酸葡萄心理做祟而已。知道了这些道理,就知道听人话,正着听,反而理解,就能认知一个人。见人见事多了,就知道自己的路永远得自己走,别管别人说什么。

    谢寸官接通电话,电话里就传来肖翰业一如继往的干脆声音:“兄弟,这会有时间没,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肖哥招唤,有事也变没事。”谢寸官也笑道。

    “后海这边来,离你们学校不远……到了电我,我找人领你……”肖翰业电话里笑道:“速!”

    谢寸官恩了一声,挂上电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身休闲,也比较适合酒的感觉。还好今天刚开始练,没有大出汗,也就用不着回宿舍换衣服了。家园离西门近,他直接就往西门口走去,既然肖翰业说了一声速,他就不打算挤公车了。

    听一些同学说过,后海离学校不是很远,打个的也花不了多少钱。

    看着谢寸官离开,李佛协就停了下来,望着他的背影。

    一旁的张博然看师兄突然停了,不由地看过来道:“哥,看啥呢?”

    李佛协笑了笑,没有言语。

    “你常说毒不过心意把,刚才那人练的就是心意拳?我看不出来有啥好嘛!”张博然不以为然地道。谢寸官注意他们,他们何尝没有注意他。毕竟这一块每天聚着十几号人,踏实练的就他们三个。

    “能看出来就不是拳了!”李佛协笑道:“不记得刘三叔说过,能看人打拳就看出好赖的,不是宗师,就是白痴,你感觉你是什么?”

    “白痴!呵呵……”张博然笑了起来,他是个略显瘦高的男孩,与敦实老成的的李佛协不同,他年纪小,显得活泼了许多:“不过,我保证他动手比不过师兄你,咱老家,谁不知道小佛爷李佛协的威名!”

    “去去去,练你的拳去,一天到晚没个正形!”李佛协笑着开口赶人,但眼睛里却没有笑意,他老家时,就以好切磋而闻名,他的眼光,自然不是入门不久的张博然可以比的。不过,谢寸官的拳,他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只是几天看下来,感觉到与他了解的其他人的心意有很大的不同,但具体不同那里,他一时也说不上来。

    很期待有切磋的机会!很久没有动过手的他突然心有了一丝渴望。

    莫名其妙!他摇摇头,平心静气,一个虎跳涧猛扑出去,寒鸡步稳重似山,稍一闸气蓄势,便吐气闯步出拳,双臂一开劲,出啪的一声衣袖响,把站他身前的张博然吓了一跳。

    张博然有点奇怪地看着师兄,总感觉今天他与平常有些不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