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 > 国术凶猛之六合无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沪上心意
    提起黄伯伯,谢寸官挺熟的,父亲世时,常不常带些下酒小菜,跑到黄伯伯的小店里同黄伯伯小撮一顿。那个时候,谢寸官家里有黄伯伯的小店里修个车、借个镙丝帽的,黄伯伯从来都不收钱。

    自从父亲去世后,谢寸官到黄伯伯店里去的就少了。他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黄伯伯有一身厉害的功夫。此时,就听黄伯伯对那个混子道:“我是黄士鸿,你代我问问你们老大夏信义,他父亲当年和我的约定还做数吗?”

    谢寸官知道这个夏信义是这附近十街八弄的大混子。

    那个混子听到黄伯伯提到了夏信义的名字,脸上惊疑不定,但还是手一挥带人走了。

    这时,黄伯伯就到了谢寸官跟前,要拉他起来。谢寸官却没有接他伸出的手,而是翻身一骨碌就跪了地上,看着黄伯伯,鼻青脸肿,血染面颊,泪眼婆娑。

    “想学拳?”黄伯伯轻声问道。

    谢寸官使劲点头。

    “早些年我就答应你父亲,等你再大些,收你做弟子!谁想到他……唉,我其实也不知道这是成就你还是害你!你可想好了……”黄伯伯用手摩挲着他的头道。

    谢寸官仍然点头。

    “那好,磕个头!”黄伯伯站直了身体。

    谢寸官一个头就磕了下去,天灵盖向下,磕马路上。

    从此,心意拳他的面前,打开了一重天地。

    同样是十大真形,但黄老头的东西和沪上许多人都不一样。黄老头告诉谢寸官,大家练得都没差大形,但差之毫厘,就失之千里了。他跟黄老头先学的,是他踩了几年的鸡腿。黄老头讲,鸡腿就是提顶踩刮,外五行主腿,以腿破腿。

    提带了顶,膝盖要护住肋,足要横,足面护住阴裆,足跟要护住自己的支撑腿膝盖。而且横起之后,落步一踩,腿上就带了拧裹后的放纵劲儿,这劲一放,立刻就有了内胯和外胯。后腿一进就是刮地风,而刮地风接着提踩意,于是,就行成一个循环。

    俗话说,教拳不教步,教步打师父!鸡腿同时也就是心意的步法。

    对于步法,黄老头只有一句话,心意是夺地位的拳法,敌腿那,我腿那!不要管其他,拳是刀枪腿是马,斗拳先斗马力。不占他的位,怎么能算是夺地位。

    黄老头没事的时候,就同谢寸官顶胯斗腿,两人一般的手背后,互相用腿提踩,然后以胯劲合膀力,拔对方的根。俩人的身体撞一起,虽然不用手,光肩靠胯挤,仍然打得砰砰出响。这样一弄就是两年,终于给谢寸官养成了人未到,腿先到的习惯。

    而且,黄老头是陕西人,年轻时候学得红拳,当地已经相当有名的时候,一次同一个练心意的朋友交手,就现心意拳的截毒短狠来,几十岁的人,也不嫌怪势,硬是要拜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朋友为师。朋友感于他的嗜武心切,就将他带入自己的师父门下。他有红拳的底子,腰胯靠肩都开活,很快就上了手,成为师父门下厉害的一个。

    师父感于他的习武天赋,就将他介绍到河南周口自己的师兄那里,黄老头周口一呆就是五年,学得差不多的时候,偶然的机会,就跟随自己一个师弟来到了上海。沪上心意本来就出自于周口,只不过卢嵩高老前辈来沪后,同其他门派多有交流,将拳法改良了一些。黄老头上海倒没有再拜师,因为他心意门的辈份那里了。

    不过,他好切磋动手。

    合心意是一家,他出自周口,与卢门自然渊源颇深,加上他精通两门拳法,人又有悟性,所以同人动动手,交流一下,对方稍有得机得势之处,他很快就能明白其的奥妙。渐渐地,人们都不愿意同他交手了,因为都知道他交手就能偷师,头天那一招上输了,第二天就会那一招上找回来。但此时已经晚了,他对卢式心意的理解,已经远远超过上辈老拳师,而这些人,好些都是卢师的亲传弟子。至于同辈人,压根和他不一个层次上。

    而且他所传的心意拳,继承了陕拳里的十大盘功。

    心意合拳功属内家形打,练拳时怎么纠结怎么练,怎么不得劲怎么练,直到把纠结练顺了,把不得劲练得劲了,就出功夫了。

    而且,过去的心意拳师,大多是做体力活的,筋骨气力日常生活就练了。但拳法传到现代,都是脑里活动多,就是工厂做个功,也多是机器作活人看,筋骨没机会打熬,所以出功夫就难了。但黄老头是个聪明人,红拳十大盘功就正好是抻盘拨骨,熬力顺气的,而且他所学是高家正宗,细腻到锻炼全身各处。

    谢寸官自然就继承了他的十大盘功,锻炼筋骨气力。

    这时候,谢寸官已经十岁了,开始上高一了。

    然后黄老头才给他开了打法。

    心意拳是身拳法,讲顾打合一。不过,这一个顾字许多人都不理解。许多人感觉心意拳截毒短狠,总想着干脆利落这个词来,都认为顾法就是格挡防守。结果都错了!心意拳早源头是心意把,产生于河南。后来拳落山西,成就心意拳,后才名扬全国。

    顾字其实是方言,山西、陕西、河南一些地方,有顾住一词。常听人说,你看那谁把人家谁顾住了。这个顾住,就是缠住不放的意思。就好像托人办事,硬缠着人家,直到把人缠烦了,后把事办了,这就是顾住的本意。

    用到拳里面,其实也就是把人缠住的意思

    短打拳法,肯定要身,了身,就不让对方走脱,才能说是顾住。而且,到了拳,这个顾还是固的意思,就是把对方锁起来,固定起来不能动。不能动自然就打不了自己。所以心拳拳每一把都有束展之分,这是力用劲之法。但又有顾打之别,这就是封缠打人之法。谢寸官跟白爷爷学拳,那是卢式正宗,练得不是不对,但不明白顾法,所以同混混动手,空有一身功夫,反倒吃了大亏。

    黄老头这个时候,就开始和谢寸官盘顾法。心意拳顾打合一,顾住了,其实也就是打住了。因为,顾是根本,打是捎带。

    谢寸官一开始就先学得熊形单把。

    熊形单把是心意合入门把计,无论是洛阳、周口,还是沪上,都是由单把入手学拳。但大多人都是练习塌扑之劲,却不知道熊形单把其实打法上也是极巧。否则,当年卢嵩高先生上海滩,怎么可能一记单把放翻无数英雄好汉。

    单把分提把和塌把,看着打人塌把,但输赢却决定提把上。

    因为提把有顾法,还是那句话,顾住了就打住了。

    提把里有外五行,提好了,基本把自己也就防严实了,一个提把,肩靠胯都有了。当年卢师弟子解兴邦前辈,听人质疑卢师单把,当场飙,与人对拳,对方一出手,解前辈往前一进,一个提把,人就被翻了出去,躺地上抽成一团,连塌把根本都没用。

    谢寸官得了单把法之后,那天路过自己练武的地方,正碰上白爷爷教几个父亲的师兄弟练拳。当时看了一会儿,正好这时来了另一支一个平常不大服气白爷爷的同门,姓王,叫山,十大真形练出些东西,沪上圈子里还有些名气,同本门人交手几乎没有败过。

    白爷爷教拳,那人一旁叽叽歪歪,一会这个对了,一会那个不对了,就惹火了白爷爷的一个弟子。谢寸官认识那个人,姓凌,算是父亲的师兄,圈子里也挺有名气的。结果,那人一动手,虎扑取人,却王山一个反虎扑打了一个跟头,当场就站不起来了。

    当天场的弟子就数那个弟子厉害,一失手,其他弟子都不敢出声了。

    白爷爷气不过,顾不上年老力衰,跳进场子,要同姓王的动手。

    姓王的却以白爷爷年老力衰,怕出事为由,不但不动手,反而言语讥讽,气得老头不行。谢寸官当时就有些跃跃欲试,毕竟跟黄老头学了几年,也不知道自己的玩意行不。而且,姓王的欺老,自己也算师出有名。当时就扶着白爷爷对王山道:“我父亲是白先生的弟子,我算是先生的徒孙辈了,白爷爷年纪是老了,我年轻,我接你的把计,你敢不?不敢就滚,少这里叽叽歪歪惹人嫌!”

    此时的谢寸官已经上了高二,十七岁的小伙子了,个头也不比王山低多少。

    一来谢寸官的话气人,二来王山眼里,一个半大小伙子算什么,打了他连扬名都算不上,而且确实给气得不轻,当时也顾不上有大欺小之嫌,跳进场,只叫小子你上来,我打得你满地找牙。谢寸官不顾父亲的师兄弟们阻拦,只说一句,扶好老爷子,一窜步就进了场,也不多话,身体往前一进,姓王的一抬手,谢寸官抬腿鸡步就封了他的进步,然后身体一,手一把对方的肘头儿,肩一顺就进了靠子。对方起另一手刚封他的肩靠,他一个提把就从对方腹股沟上起了势,对方下身一疼,他的把计已经提到耳门腮帮上,如美女对镜花黄一般,肘就送到对方心窝,然后进步塌把,一个五鬼罩面,打得对方满脸开了花,鼻血口血溅了满把,一转身,看也不看倒地上的王山,口只道:我父亲虽然去世了,但白爷爷不是没有传人!谁想欺负他人老,先过我这一关!

    谢寸官当时就摞下这一句话,透着一股子豪气。

    从此以后,他就安心地跟黄老头由鸡步摇闪把,到虎扑把、鹰捉把、龙鹞猴马熊燕蛇,一一开了顾法,终于真正走上了一个心意拳武者的路子。

    (感受心意,支持小子,请大家告诉大家,收藏推荐点击,有啥来啥!小子谢谢各位!召唤曾经的国术朋友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