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67章:坚持
    皇甫熠的心,在刚才明岚冲向连城的一瞬间,差点跳到嗓子眼,此刻,听到亲亲老婆语声轻柔,站在那一点事都没有,他无奈地笑了笑,是他多虑了,以她的身手,很难有人能近身伤到。

    但除过他之外,不少人都是心一沉,被明岚刚刚那猝然而起的举动,惊得张大了嘴。

    阳光倾洒,落在明岚脸上,令她因恼怒而变得狰狞的面容更为恐怖。

    “你不得好死,你定不得好死”咬着牙,她恶毒地诅咒连城。

    “先顾好你自己吧”连城说着,体内真气骤然狂溢而出,青裙翻飞,如展翼之蝶,“你,很可恶”唇齿间挤出一句,不带明岚说话,身体已如断线的风筝,朝后飞了出去,连城站在原地,依旧动也不动。

    一声闷响过后,明岚仰面躺在地上,嘴里鲜血汩汩涌出,命已危矣

    连城的目光凝注在她身上,冷笑一声,道,“就是让你死上十次,百次,也不解我心头之怒”

    “岚儿”从震惊中回过神,阮氏冲着躺在地上不断吐血的女儿悲呼一声,却得不到一声回答,好恨,这一刻她好恨明长老,好恨明淮安,好恨明家的每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出手,只要他们中的任一人刚刚出手,她的岚儿就不会摔成那样,就不会吐血不止,就不会性命垂危于是乎,她愤然地望向明淮安,厉声道,“明淮安,你还是不是男人,是不是岚儿的父亲看到女儿被人欺负,你为何不出手”

    明淮安没有看她,也没有出声。明长老这时却注视着连城道,“小女娃,你未免也太猖狂了吧”

    不待语落,他已出手向连城发起了攻击。岚丫头是该死,可是再该死,也是由王上定罪,岂能由一个人类女子决定她的死活明长老气不过,不为别的,单为他自个的面子,也要让连城好看。

    原来明岚落地的位置,就在他身旁。而他,却没有在刚才接住明岚,这无形中让所有人唏嘘不已。

    因此,他脸面臊得慌,只觉再不出手,就会沦为其他三位长老口中的笑柄。

    连城眼中神光闪动,却并未有所动作,海晏和海明有些焦急,齐冲着明长老喝道,“明长老住手”这个时候,明长老怎会听他们的,王上见此情景,正欲出言喝止,熟料,皇甫熠轻轻抬起衣袖,身形一闪,便挡在了连城身前。

    只见他掌间骤然多出一柄长剑,其剑声如龙吟一般,凛凛寒芒宛若清雅圣洁之花绽放,将他俊美绝伦的风姿映得更甚。

    青衫如云,人亦如云。

    整个人看起来随意无比,根本就不像是在御敌,而是万物之主宰,睥睨着天下芸芸众生。

    薄如蝉翼般的剑刃微颤,仿若沾着雨落的花蕊,悄无声息地绽放着。但发出的瞬间,便似那花之海洋,碧浪翻卷,威力无比,无可抵挡。

    浪潮汹涌,花狂叶舞,铺天盖地罩向了明长老。

    或许是出于同族之念,雷明,已经另外两位长老,不约而同地出手相帮起明长老来。海晏怒目而视,怒吼道,“你们会后悔的”不自量力的东西,自以为有法力傍身,就想着与那人抗衡,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上杆子在找羞辱

    连城一点都不担心自家男人,此刻,她抱臂,悠然看着男人飘逸卓然的风姿。

    “本王不想与你们为敌,是诸位自找的。”皇甫熠唇齿间漫出一句,身形蓦地拔地而起,宛若遮天之云,凌驾于怒浪上空,紧接着轰然而下。长剑搅动,怒浪尽数散开,化为朵朵花瓣,漫天恣意舞动,随之,伴皇甫熠真气鼓动,倏然浸过漫漫空无的大地,侵蚀向四大长老。

    互看彼此一样,四大长老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来接他这一招。

    道道光华氤氲流转,宛若游龙在天,嘶吼声不断。

    然而,尽管这样,尽管他们齐攻向皇甫熠,却依然伤不了人分毫。

    空中轰响声不断,皇甫熠手中长剑似那油走的银蛇,尤为随意,但迸射出的寒光却愈来愈盛,如碧涛怒吼,一浪接一浪倒泻而下,压得四大长老近乎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要是四对一都不能胜,那么他们可就丢人丢大发了,还有何资格做鲛人一族的长老

    暴喝声起,四人使出的招数更为劲霸猛烈。但,回应他们的凛然剑气,只比他们来得愈发强悍,无丝毫消减。

    此人功力到底有多深厚好似无止境一般,就连他们合力而战,都难以战胜,这未免太惊人了四大长老心念翻滚,只觉周身骨骼仿佛都在颤抖,还有体内流淌的血液在这一刻也沸腾了起来,似要冲破血管,冲破他们肉身的禁锢,方可得到解脱。

    周遭空气如同被撕成无数碎块,每一块都像是千斤巨石,向他们压来,四大长老再次暴喝出声,用尽力气挥出掌力。

    奈何没等他们招数发出,就已被突然袭来的如虹剑气震得凌空坠落于地。

    “噗”

    四人同时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在落地的瞬间,方险险稳住身形,没有已狼狈之姿折了面子。

    “还要与本王打吗”皇甫熠飘然落于火刑台上,手中长剑已不见踪影,他神色浅淡,语声悠缓道,“明晓是本王和本王王妃的好友,她究竟做了什么天理难容之事,需要诸位竭力置于死地”说到这,他手指向明岚,继而再指向阮氏,“该死的是她们母女,不是明晓,你们若是不糊涂,应该已明了事情经过。”四大长老脸色苍白,按住胸口,无一人说话。

    王上这时道,“今日之事,虽对明晓不公,但她极有可能是妖孽,若是放她在岛上,于我族来说”不待他说完,海晏语声悲恸,道,“父王,明晓不是妖孽,她是孩儿的王妃”海明亦道,“父王,孩儿也相信王嫂不是”

    “父王,王嫂很好的,她不可能是妖孽。”海悠扯扯王上的袍袖,在海明语落后,跟着道出一句。

    皇甫熠淡淡道,“我们会带走明晓。”明晓非明家血脉,皇甫熠没有拆穿,在场诸人,只有看过雷耀呈给王上的那些纸上的内容的人才知道,因此,冷静下来的明长老,雷明两位眼睑微垂,谁也没有说话,毕竟有关明晓身世之事一旦捅开,于雷、明两家来说,都是丑闻。

    “王上,晓儿不是妖孽,她不是,一切都只是岚丫头捏造的”明淮安这时走至王上面前,跪地道,“为了成为大殿下的正妃,岚丫头不惜残害胞姐,更是迫”言语到这,他语声哽咽,没再往下说,但他相信王上已然知晓他的后话。

    明长老听儿子这么说,心念电转,跪地认罪道,“请王上治罪,老臣实不该听信岚丫头谗言”

    “王上,大王妃不是妖孽,请王上明鉴”明默,以及明家所有人跪地道。

    “王上,大王妃不是妖孽,请王上明鉴”

    广场上所有人亦高声喊道。

    阮氏已面呈死灰状,此时此刻,她的岚儿生死未卜,所有人都已知晓那蠢丫头无罪,都已知晓她和岚儿才是罪魁祸首,关于那蠢丫头的身世,看样子是不会捅开了,这样也好,这样最起码她不用被人视作淫妇,受人指指点点。

    可是,她再无明日了,再没有了

    皇甫熠袖袍轻拂,她身子晃了晃,跟着瘫软倒地,宛若失了魂魄一般。

    突然,雷耀“啊啊”惊慌而焦急的声音响起,火刑台上的几人闻声,齐将目光朝他望去,就见他指指杰克坐着的地方,连连做着比划。连城率先反应过来,纵身上前,抱起杰克,看向海晏道,“明晓要生了”

    “”海晏先盯着杰克刚才坐着的地方,只见那里湿漉漉的,此刻听到连城的话,怔了怔,转瞬便道,“随我前往朝晖殿。”身体已虚弱不堪,可比之杰克的安危,他根本顾不得自己,提气,他在前面带路,连城抱着杰克紧随其后。

    见雷耀又是担心,又是手足无措,皇甫熠道,“走吧”雷耀感激地看他一眼,却摇了摇头。

    皇甫熠似是猜到什么,只见他上前两步,抓住雷耀的手,就腾空而起,追向海晏和连城。

    半个时辰很快而过,朝晖殿内不时传出杰克嘶哑的呼痛声。

    “老大,我,我怕是不行了”嘴巴一张一合,发出的虽然是奇奇怪怪的音节,但连城却从口型上,很容易看出她在说什么,不由道,“不许说不行加油,鼓足气力,你一定行的”鲛人体质特殊,不存在难产一说,可生产时所承受的剧痛,与人类没任何区别。

    “老大,我,我坚持不下来,之前,之前我有问过蓝薇儿,她说要产下小鱼,最少要两天时间,老大,我很痛,我真得坚持不下来”腹部传来的剧痛愈来愈烈,杰克只觉肚子要裂开一般。

    连城帮她擦着额上的汗,连声宽慰,“你行的,你一定行的,咱们好不容易在这相见,你难道想丢下我一个在这,要落跑吗”

    “我是有些不甘心呢来到这原以为可以和老大再也不分开,没成想,没成想”杰克说不下去,这几日经历的事,基本已将的气力耗尽,加之身上的伤不轻,她实在有些难以支撑下去。看着她的口型,连城紧握住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柔声道,“不会分开的,我们不会分开的”从火刑台上抱起杰克那一刻,看到鲜红的血从其嘴角溢出,她的心钝痛不已。

    一到朝晖殿,她就有搭脉,发觉,发觉丫的身体状况很不乐观。

    眼眶渐显湿润,探身凑到杰克耳畔,她低语两句。

    杰克的眼神骤然一亮,“老大,你没骗我吧”

    “没有,我怎会骗你呢相信我,只要你努力产下孩子,坚持到我们回灵月,一切就都会过去”

    “我信你,老大,我信你,抱我去殿中的温泉池,抱我过去,蓝薇儿说在水里生产会顺利一些。”

    “好。”连城点头。

    海晏在殿门外候着,任凭皇甫熠怎么劝说,都不去包扎身上的伤口,却在过去两个时辰后,终还是没坚持住,两眼一黑,便向地上倒去,好在皇甫熠在他身旁站着,及时将人接住。

    “带他去包扎伤口吧”。

    海明在一旁站着,闻他之言,点点头,便招呼青云从皇甫熠手中接过海晏,走向了偏殿。

    暮色垂下,“呃啊”殿中不时传出痛呼声。

    杰克在水里扭动着身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腹部传出的阵痛之感。

    她的声音落在连城耳里,甚感凄凉惨厉。

    “杰克,你一定能坚持住,对不对你一定能坚持住,你不会丢下我,对不对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连城一手托着杰克的腰,一手揽着她的肩膀,眼里满满都是愧疚,如果不是为她报仇,杰克就不会身死,就不会穿到这,就不会经受这些苦痛。

    杰克疲累至极,疼痛折磨得她近乎失去了意识,可是在听到连城之言后,她努力睁开双眼,看着眼前最最亲近的人,看着他的老大,“我,我会坚持住,我会的”老大没有做错是什么

    是他一时疏忽,才会被乱枪打死。来到这,又是他自命风流,掉以轻心,才被那有着天使面孔魔鬼心的女人算计到。

    后半夜,殿里传出的呼痛声愈来愈小。

    “杰克,你不能睡,千万不能睡,孩子还没出来呢,你得坚持住,你忘记我对你说的话了吗快醒醒,包子还等着和你玩呢,他喜欢你,喜欢他的杰克叔叔,你听到了吗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杰克双眼闭阖,嘴里发出轻微的呼痛声,连城怕她昏睡过去,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脸,不时说着话,好让她保持脑袋清醒。

    吃力地撑开眼皮,杰克掀唇笑了笑,“包子,包子好想看到他,好想陪着他玩,老大包子很可爱,你说我的小鱼是不是也像包子一样可爱啊”

    “嗯,你的小鱼一定很可爱,和包子一样可爱,所以你得努力把他生下来哦”

    连城脸上笑容浮开,眼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忧伤。

    “坚持住,你要坚持住”她暗忖。

    杰克听了她的话,倍感暖心,可疲累之感,以及腹部传出的阵痛,令她真得已经再难提起气力,她吃力地笑了笑,“好,我努力生下小鱼,让他和包子做好朋友”连城点头,“嗯,做好朋友,和我们一样,做永远的好朋友”忽然,她似想到了什么,忙将杰克挪至池边的台阶上坐好,道,“我差点忘了,我身上带着好几种药丸呢,兴许给你服下,会助你提升体力。”不待语落,她已从袖中掏出好几个精致小瓷瓶,仔细看了看,从其中一个里面倒出一粒莹白色,有黄豆大小的药丸,“来,把这粒药服下。”送至杰克口中,她微微笑了笑,“我对你有信心,有信心你会顺利生下你的小鱼。”

    咽下药丸,杰克回她以微笑。

    约莫过去一刻多钟,体力是有了,可腹部传出的阵痛,却折磨得杰克更为痛苦不堪,只见她脖子后仰,嘴里发出长长的痛呼声,紧接着喘息急促,胸部快速起伏。日出,日中,她有感觉到孩子向下移动,但那移动带给她的疼痛,似要将她骨肉活生生地撕裂。

    “海王八,海王八,我和你势不两立,我和你势不两立”她在心里恶狠狠地吼着,都是因为那该死的男人,才致使他遭受这样的罪。

    连城从她的面部表情上看出她很痛,除过柔声安慰,除过陪她说话转移注意力,别的忙还真帮不上。

    “啊”

    “杰克,没事,痛就叫出来,大声叫出来,宫口已经开了,咱们再努力努力,孩子就会生下来,加油啊,杰克”

    耳边传来连城轻柔的话语,杰克却一句都听不进耳里,她扭动着身子,双腿在水里不停地蹬着,实在是痛得无法忍耐。

    “我要进去看她,三弟你让开,我要进去看你王嫂,她正在给我生孩子,我得在她身边陪着”殿外传来海晏的声音,一睁开眼,他就疾奔而来,却被海明挡在身前,说这样不妥当。皇甫熠轻淡的眸光落在他身上,“你确定要进去”

    海晏想都没想,道,“是,我要进去”他知道皇甫熠所言是何意,若不是他大意,明晓又怎会被明岚算计又怎会被那恶毒的女人挑断手脚筋,连嗓子也毁了,她怕是不想看到他,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他不能让她一个人忍受痛苦,诞下他们的孩儿。

    “让他进去吧。”皇甫熠目光挪至海明身上,淡淡道出一句。

    海明站到一旁,海晏推开殿门,快步而入,“明晓”看到连城托着杰克的身子在水里,他眼里聚满疼惜,颤声唤道。

    “出去”杰克转过头,看着他张嘴无声说着,因为腹部传来的痛感,脸上表情近乎扭曲。

    她的眼里除过怒意,再无其他。

    “杰克让你出去。”连城眸光疏淡,说话的语气无波无澜。

    “是我不好,如果我,如果我心细些,你”海晏没有离开,他注视着杰克,目中疼惜逐渐被伤痛和懊悔取代,“我知道你现在生我气”杰克别过头,不再看他,连城道,“海晏,杰克的情况很不好,你在这只会影响他的心情。”将人从灵月带走,并且播下种子,却没有保护好,这无疑令她恼怒异常,但此时此刻,她不能发脾气,只希望杰克能撑下去,能顺利生下孩子,撑到和她回灵月,否则,她一定要眼前的男人好看

    疏冷的眸子从海晏身上掠过,连城亦不再理会海晏。

    她在责怪他,也是,她有理由责怪他,是他没有照顾好她的好友,可是接触到疏冷的目光,听到她淡漠的话语,以及她脸上呈现出的淡漠表情,他的心没来由的就感到酸涩。

    海晏站在池边,脸色尤为苍白。慢慢的,他往后退了数步,在一根圆柱旁站定,目光始终没离开杰克。散乱的发在水中飘荡着,臃肿的身体不停地痛苦扭动,这一刻,他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怎就没有护好那正在为他产子的人儿

    “痛,好痛,痛死老子了”杰克嘴里没再发出痛呼声,她咬紧牙关,在心里连连大呼着,“海晏,你特么的不得好死老子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栽倒你手里,经受这种折磨啊老子,痛死老子了”好想一拳砸在肚皮上,奈何断了筋脉的手提不上力气。

    “小鱼,你要出来就快点出来,不要闹了好不好,算老子求你了小鱼,我的小祖宗,你出来吧,快点出来吧,再折腾下去,你老子我怕真要一命呜呼了”他的心声腹中的宝宝好像听到了,竟然出奇的安静了片刻,没等他喘口气,小家伙又开始闹腾起来,这一次,动静更为厉害,杰克咬着牙,心里怒吼,“我是你老子,是你爸爸,你再这么闹腾下去,出来见不到我,看你怎么办坏小子,怎么能这么折磨你老子呢你丫的和海王八一样,都不是好东西,都知道欺负我,老子,老子”一个没忍住,她张开嘴,发出“啊”一声哀嚎

    连城轻抚着她的腹部,柔声道,“对,就这样叫出来,痛了就大声叫出来,日落时孩子保准能生下来”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