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1章:怪症
    王上怒极,将他好一通斥责。

    父子二人就那么僵持着,待夜幕缓缓落下,王上这才长叹口气,摆摆手让他回朝晖殿。

    晚风微凉,撩起他的袍摆,一进寝殿,海晏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静,静得太过离奇,往日这个时候,他基本都能听到有说话声从內殿传出,今个却什么都听不到

    心念一闪,他疾步走向內殿,结果却什么都没看到。

    没人

    蓝薇儿没在,宽敞舒适的床上,她也没在,她们会去哪里天色已黑,即便在殿外的花园中玩闹,也该回来了,海晏这样想着,紧跟着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转身,急忙走出寝殿,他在花园中四处寻找着,除过虫鸣的叫声,还有脉脉月华流转,空荡静寂的花园中再无其他。

    “你最好别让我找到”眸光冷冽,他无声道出一句。

    担心闹出太大的动静不好收场,海晏在确认杰克和蓝薇儿没有走出朝晖殿的区域后,独自在花径中慢步而行。

    她能去哪里

    假山怪石后,花海中,小桥上,都不见人影,她还能去哪里

    蓦地,他脑中电光一闪,随之腾空而起,飘向竹林小径。

    月色清明,枫叶林中宛若铺上了一层银霜,海晏飘过竹林小径,自空中飘然落下。

    他身上气息迫人,朝枫叶林深处一步步走去。

    周围静寂无声,他走得很慢,清冷的目光不时四处看着,直觉告诉他,自己要找的人有在这里出现过。

    血腥气忽然,一股子淡淡的血腥气飘入他鼻中。

    海晏心一紧,提气就跃向血气之源。

    “那不是你,那一定不是你”明亮的月光下,他看到一女子趴伏在地上,走近一看,海晏口中低喃,蹲身在地。

    熟悉的衣物,是他早起看到她穿的那身衣物,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出事

    他不信

    伸出手,他想掰正地上的女子尸体,动作却倏地停滞在空中。

    腐烂之气他有从尸身上闻到腐烂之气,即便这是她的尸体,即便她今个遇害,也不可能一天功夫不到,就发出这中难以入鼻的气味。

    慢慢的,他站起身,笃定这不是杰克的尸体,因为除过那熟悉的衣物,他感觉不到一丝熟悉感。

    抬眼,他盯着前方不远处的青月殿,目中骤然染上怒色。

    “三殿下呢”疾驰至三王子的寝殿,他看着一样貌清秀的男子道。

    那男子是海明身边的近卫,也是他身边最为信得过之人。

    海明喜欢静,加之脾性怪异,整个青月殿中的奴仆并不多。这会儿奴仆们都已回各自的住处安寝,只有他的近卫青云在殿中,好似专门为等海晏而留在这。

    “主子离岛了。”青云恭敬一礼,边说边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海晏,“大殿下果真英明,没用多长时间就找到这里。”

    海晏脸色阴沉,从他手中接过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主子说殿下看过信就知道。”青云恭谨作答。

    拆开信,海晏一目十行,看着看着手上倏然一紧,那被他攥在掌心的信纸,很快化为灰烬,自他松开的掌心中飘散而开。

    “蓝薇儿呢”他冷声问。

    青云手指一旁的矮榻,“昏睡着。”

    “你明知三殿下的身体,却还帮他做这种事,是不怕我动怒治罪于你,还是在你心里巴不得三殿下早些离世”

    海晏身上杀气外溢,一字一句冷若冰刃。

    “主子交代什么,作为属下,奴便做什么。”青云面色如常,回他一句,顿了顿,他揖手又道,“主子从未去过陆上,这也是他的心愿,还望殿下成全。”

    想起那一抹白色清绝的身影,海晏抿唇沉默良久,方道,“那具女尸是怎么回事”

    青云将知道的如实相告。

    海晏沉着脸命令道,“尸体从哪儿盗来就送哪儿去。”

    “主子原本也是这么交代的。”青云点头,道出一句。

    夜晚的风实在有些凉,尤其是还在一望无际的海上。杰克坐在甲板上,吹着清凉的海风,望着月下的海平面,思绪不由自已地飘回了忘忧岛。

    “他发现我不见了,一定很气愤。”似是自语,又似是说给坐在她身旁的海明听,“希望蓝薇儿不会有事。”

    海明斜瞥她一眼,嘴角漾开一抹笑意,不过,那笑落在杰克眼里,却觉得很不顺眼。

    “蓝薇儿不会有事,至于你,王兄这会多半正看着一具尸体,面无表情命人埋了呢”

    杰克一怔,但转瞬便恢复常态,勾起嘴角,笑道,“若真这样,我巴不得呢”

    “你就不问问是怎么回事”海明挑了挑眉,嘴角噙笑看着她。

    接触到他那阴阳怪气的笑,杰克语气平静,道,“有必要问吗”

    “看你的神色,我真觉得有些怪怪的,莫非你”海明俊美的容颜凑近她,却不等他话说完,就被杰克出言截断,“谢谢你考虑周详,让他以为我死了,不会再找上我,揪着我不放。”

    海明瞥她一眼,目光挪向海平面,突然道出一句,“我第一次到陆上呢”

    “你真不打算回去了”杰克问,男人没看她,也没回答她。

    沉默,海明的目光锁在海平面上,唇角紧抿,沉默不语。

    他没有说话,大船抵至岸边,两人随着众人登陆,他都没有说话。

    “这是哪里”因为赶集市,那些下了船的鲛人,背着沉重的货物不多会已经走远,徒留杰克和海明两人走在陌生的树林中。

    借着月光,杰克发现此地极为隐秘,也甚是清幽,很难被人发现有艘大船停靠在岸边。

    丫的纯粹瞎操心,船在山脚最为偏僻,常年不来人的野生湖边停放着,能轻易被人发现吗

    海明在她身旁走着,闻言,“我不知道,咱们先找个地方落脚,等天明再决定往哪走。”他声音显得有些疲累,这令杰克很不解。

    距离下船,他们才走了不到半个时辰,这货怎就喘气略粗,好似很累的样子

    “你很累”杰克问出心中的疑惑。

    回应她的是海明一句还好。

    “既然不累,咱们再往前走走。”杰克淡扫身旁之人一眼,加快两步与海明拉开两米多距离。

    树林茂密而深幽,两人一前一后再次前行有两刻多钟,终于看到不远处有座破败的房屋。

    走近,方发觉这是一座破庙。

    里面供着一座泥菩萨,梁上蛛网密布,地上乱七八糟,很难找到一块干净的歇脚地。

    “打扫出一块地方,生上火。”海明说着,从袖里掏出个小瓶,倒出一粒药丸,慢慢塞进嘴里。

    杰克看他一眼,不情不愿捡起地上的干草,顺着一面墙铺好,而后,又在近旁生起一堆火,“好了。”唇齿间溢出一句,她率先挨墙坐下。

    “手脚倒挺麻利,一点都不像个贵族小姐。”海明在她一旁坐下,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杰克看着火堆,没搭理他。

    海明以为她怕了,不由道,“怕了,想回岛”杰克抬眼,目光落在他身上,嗤笑道,“有什么可怕的能一心要离开,我就不会想着回去。”顿了下,她又道,“将我体内的虫子拿掉吧”

    “没到时候。”海晏道出一句,不再看她。

    外面凉风呼呼吹个不停,破落的窗户不时发出“咯吱吱”的声响,看着四周围的脏乱,破败样,杰克只觉自个悲催的不得了,两世加起来,他还没受过这样的苦呢

    肚子“咕噜噜”一阵叫,她皱了皱眉,转头看向一旁的男人,“有带吃的吗”

    熟料,却没听到对方答复。

    “你究竟怎么了”明明是个爷们,竟虚弱得缩作一团,整个人像筛子一样,不停地瑟瑟发抖,额上一头大汗。

    盯着海明,她眉头微拧,再次问,“你究竟怎么了”特么的,千万可别一声不响地死在这。

    “喂,小明,说说你怎么了”伸出手,她戳了戳男人的胳膊。

    海明的头搭在膝上,一动不动,只管颤抖不止。

    “你可别死啊我身上的虫子还需要你拿出来呢,若是你现在就死了,我保证会将你的尸体丢给这山里的狼吃。”

    杰克语落的瞬间,原本纹丝不动的海明倏地抬起头,面色苍白,表情狠厉,一双呆滞的眼眸紧锁在她的脸上,宛若两柄冰冷的利刃一般。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神经病,老子好心关心你,不领情反怒目而视,要死赶紧死吧杰克心里先是一突,跟着凉凉腹诽一句。

    熟料,就在这时,海明蓦然间蜷缩倒地,喉中发出一声嘶吼,那声音好似极度痛苦,听得人汗毛不禁竖立而起。

    没等杰克从惊怔中回过神,他抬起头,一口鲜血倏地喷出口。

    “喂,你到底怎么了”睁大双眼,朝地上的血渍看了眼,杰克伸出脚踢了踢海明的身子。

    该不会真的死了吧

    海明此刻已然无力地躺倒在干草上,双目禁闭,一动不动,面如死灰状。

    脑中一跃出这个念头,杰克哪里还能坐得住,只见她迅速靠近海明,将他身子扶起,靠在自己身上,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嘴里一并愤愤道,“醒来,你给我醒来听到没有,快点,你快点给我醒过来”该死的,他好不容易在这与老大重聚,有着许多未完成的事还要去做,绝不能就这么死在此地

    “三殿下海明小明我喊你祖宗行不行,你醒过来吧”

    探鼻息,很弱,近乎没有。

    杰克忽地牙一咬,朝着海明的俊脸一巴掌就扇了下去。

    随之,一声低弱的吃痛声传出。

    “你醒了对不对醒了就再吱一声”摇着海明的身子,杰克眼里染上一丝欣喜。

    海明皱了皱眉,跟着慢慢睁开眼,看着她,语声艰涩,道,“没死呢,鬼嚎什么”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杰克轻舒口气,将他的身子挪到墙边靠好,“你要是刚才真一命呜呼,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不放过我,是因为喜欢上了我么”注视着她,海明眼神有些复杂,但转瞬便恢复常态。

    杰克鄙夷道,“你没做梦吧”海明闻言,视线由她身上挪开,朝忘忧岛方向望去,“那就是担心再也见不到王兄”他人是醒转过来了,可身体却依旧很虚弱,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担心见不到海王八

    他担心这个

    真好笑

    按住“咕咕”叫的腹部,杰克眼睛半阖,懒得再和身旁之人做口舌之争。

    半晌,海明的精神似是好了点,只见他阖上眼,盘膝坐好,开始调理内息。

    杰克是在不知不觉中睡着的,当她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大亮。

    “醒了就走吧”熟悉的声音飘入耳里,她抬眼望去,就见海明长身玉立,在旁站着,脸色虽还有些苍白,但比之夜里要好过很多。

    他瞅着她的腹部,嘴角漾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不饿吗”不等杰克说话,他又道,“你不饿我的侄儿怕是已经饿得很呢”

    扫他一眼,杰克起身就往门外走,“别再我面前提什么侄儿”海明跟在她身后,笑笑道,“为何不能提起”

    “我不会生下一条鱼。”女人生孩子很痛,他是爷们,才不要受那种痛苦。

    海明脸色一沉,一把攥住她的腕部,“你要是敢对我侄儿不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放手”杰克停下脚步,瞪向他,“我真特么后悔认识你,后悔上了你这条贼船”

    丢开她的手,海明哼了声,道,“只要有我在,你休想乱来。”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加之杰克此刻饿得前胸贴后背,哪有心思顾上料理腹中的小鱼。

    因此,她没再逞口舌之争,继续提步前行,只希望赶快抵达就近的小镇,找个客栈好好饱吃一顿,然后再美美睡一觉。

    悲催的是,两人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就近的镇子上,却发现谁也没有带银两。

    “我说小明童鞋,你到底有准备什么”说什么给他五天时间做准备,这会子看来纯粹就是扯淡,两人身上连一钱银子都木有,难不成就这么每天喝西北风,露宿街头,破庙

    杰克抱臂,看向海明的眼里有着毫不掩饰的鄙视。

    海明心里一阵苦笑,长这么大,他的生活起居都有奴仆打理,哪里用得着他费心,又怎会随时往身上装银钱

    见海明皱眉不说话,杰克又道,“怎么办你不会是打算咱俩以后乞讨度日吧”

    “饿不着你。”海明朝街边林立的铺面看了眼,而后,从袖中掏出一枚玉佩,“这个应该能换不少银子。”说着,他提步就往一家当铺门口走。

    杰克斜眼看着他,片刻后,才跟了上去,“这玉佩你随身戴在身上,想来对你很重要,真要当掉吗”

    停下脚步,海明扬着一张俊脸,贴近她,不急不缓,若有所思道,“你身上有可当的东西吗”头上,身上一样饰品都没戴,这会儿倒关心起他,女人可真够口是心非。

    杰克轻咳两声,挑眉道,“我不喜饰品不行吗”穿成女人是他不能决定的,可要他像女人一样饰品满身,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朝她那不伦不类,不长不短的头发上扫了眼,海明不咸不淡地道,“王兄也真是纵你,让你折腾这么个丑样子在人前晃荡。”

    “我想怎样折腾是我自个的事,与你皇兄一两银子的关系都没有。”纵他听着咋就这么刺耳,杰克愤愤然地道出一句。

    海明瞧她脸色不好,似乎心气不顺,目光不由一闪,拍拍她的肩膀,道,“好了,我不提王兄了,你也别再生气,咱们赶紧去换银钱,找家客栈歇脚。”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来着”白他一眼,杰克没好气地道。

    脾气真大,王兄也不知和这女人怎么相处的海明心里暗忖。

    “走啊,还站在这做什么”必须尽快想法子让这厮拿掉他体内的虫子,否则,等当玉佩的银子花完,他还得跟着饿死。

    海明步履缓慢,随在杰克身侧而行,状似随口道,“这玉佩于我来说也就是个寻常挂饰,没什么特别的意义,或当或卖根本不用记挂在心上。”

    “嘿你这人也真够自作多情,我什么时候将你的事放在心上了”杰克睨他一眼,凉凉道。

    他不过就那么一说,还真以为他有多好心似的,自作多情

    半个时辰后,悦来客栈。

    “为什么只要一间客房”按理说,就海明那块玉佩,不管是当,还是直接卖给当铺,都值不少钱,奈何他和杰克两个二傻子,对银子完全没概念,一块上好的玉佩,人家只出三十两银子,而且是死当,要不然,直接拿着玉佩走人,考虑到眼前的处境,海明即便再不舍,还是用玉佩换了那三十两,随后,二人找了家客栈,要了间上房,吩咐伙计备热水,酒菜,打算沐浴过后,好好歇歇,不料,杰克见海明只订一间客房,阴着脸一进客房,就表达出自己的不满。

    海明坐在桌前,挑了挑眉,动作优雅而随意地拨了拨脖自己脖间垂落的发,勾唇笑道,“先不说我身上再无值钱的东西,不说三十两银子够咱们开销几日,单就你自个而言,你觉得能和我分房而住吗”

    经他这么一说,杰克立时耷拉下脑袋,好一会没说话。

    “我先沐浴,你随后。”海明神色淡然,脸上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杰克本就在客房中站着,闻言,忙挡住他身前,“我先,你随后。”说着,人就往屏风后走,“提前说好,我睡床,你打地铺。”

    “你觉得可能吗”海明一把扯住她的胳膊,一字一句道,“不想饿肚子,不想露宿街头,就乖乖听话。”语罢,他松开手,就去沐浴了。

    不多会,屏风后响起哗哗水声,杰克气气得干瞪眼,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

    海晏心里十分烦躁气恼,在知晓杰克是被海明暗自谋划,带离了忘忧岛,那一刻,他甚至有想过,只要海明在他面前站着,他绝对会狠狠地给出一拳。

    哪怕那是他的兄弟,哪怕这位兄弟身体不好,哪怕都不能阻止他压下心底腾起的怒火。

    可是,海明留下的那封信,致使他不得不冷静下来,致使他万不能莽撞行事。

    于是,他忍住立刻离岛,追回杰克。

    他不要她有危险,不要因他一时没沉住气,招致她被自己的兄弟伤害到。

    信中的内容,那与他有着血缘关系,唤他王兄之人,能一字一句地写出,也就能不带丝毫迟疑地做到,只要他不按着信里的要求做,将会后悔终生。

    然而,五天时间一晃而过,海晏再怎么克制着自己不去想杰克现在的境遇,也无法让烦躁不安的心安静下来。

    终于,他趁着这天夜黑人静之时,带上两名心腹,主仆三人悄然离岛,欲寻回杰克和海明。

    “真特么的睡相差”杰克坐在床上,朝窗外逐渐亮起的天色看了眼,怒不可遏地盯着海明道,“你怎么回事这每夜睡着睡着,就给我架条腿,知不知道会累死人啊”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