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1章:机会
    丢开他的衣领,顾祁冷哼一声。

    萧湛转身,走向萧父的书房,好一会,顾祁才跟上。

    静寂的书房里,唯有萧湛低哑的声音时断时续响起,顾祁中间没有插话,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时发生着变化。

    直至萧湛语落,他这才启口,“我会将你说的转告熠亲王,但是,这件事我不敢保证宁儿是否会接受,她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与熠王妃有太多相似之处,要是知道你带个女人回府,她一时半会怕是很难接受,最终,与你解除婚约也是有可能的。”

    “我会向她解释。”顾祁的话,萧湛听得明白,但他不会放弃。

    顾祁脸上表情有所缓和,言语却带了丝讥讽,“你解释什么解释那个女人腹中的孩子不是你的,还是解释你们之间没有什么”

    “我”萧湛被问住了,是啊,就眼下的情况,他能解释什么

    “既然伯父,伯母,和蓉儿那都瞒着,那也不差宁儿一个。”长叹口气,顾祁起身,“趁着尚未天黑,我现在就去熠王府一趟,你进宫向皇上复命吧”

    起身,送他走出书房,萧湛嘴角动了动,嗫嚅道,“宁儿那,还望妹婿多留些心。”

    顾祁回头望他一眼,脸上情绪不明,淡淡道,“宁儿是我妹妹,我自不会让她有事。”

    “谢谢”萧湛道。

    却没得到顾祁的回应。

    离开萧府,送萧蓉在侯府门口下车,顾祁就去了熠亲王府。

    绵绵细雨依旧下着,窗外天色阴沉,皇甫熠和连城坐在榻上,谁都没有说话。

    包子被顾祁抱在怀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事情就是我给你们说的这样,以免打草惊蛇,越少人知道实情越好。”

    “你说的没错。”皇甫熠颔首,神色郑重道。

    连城眉头微蹙,轻扣几面,徐徐道,“照此情况,咱们锁定邬蒙准没错。可宁儿那受到的冲击,怕是不会小。”

    “为彻底铲除京中的细作,一举拿下邬蒙,统一整个中原,只能暂时委屈她。”话虽这么说,可顾祁心里却很是为顾宁心疼。

    连城眼里染上疼惜,“明日她或许就会听到消息。”

    “我会叮嘱你嫂嫂陪在她身边,不会有事的。”顾祁说着,轻浅一笑,“你也别太担心,那丫头与你很像,是个通透的,不会苦了自个。”

    摇摇头,连城还是担心道,“在感情面前,她一个小丫头即便再通透,也会一时半会转不过弯。”顿了下,她又道,“再者,宁儿太过懂事,为免咱们担心,肯定不会表露出自己的情绪,这样一来,她只能把委屈藏在心里,一天两天没事,可是时日久了,难保不会憋出病。”

    皇甫熠这时道,“近期你多到侯府走走,有你在旁开解,我觉得小丫头挺过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会陪在她身边。”连城闻言,点点头。

    萧蓉在回到侯府后,就挥退身边伺候的下人,独自坐在屋里一直没出门。

    她怕见到顾宁,怕忍不住在顾宁面前流露出不合时宜的表情,从萧府出来,她能感觉到顾祁心情极其不好,虽有轻言安慰她,让她别多想,还说出这样的事,于他们夫妻间的感情不会有任何影响。

    可是,他越这么说,她心里越是难受,越是觉得对不起他,对不起顾宁。

    孩子有奶娘照看着,她在屋里无声落着泪。

    对兄长发了一通脾气,指责他不该做出那样的事,但就当时的情况而言,能由得兄长吗

    如果,如果没那个女人和她的父母相救,兄长必已凶多吉少。

    加之那女人的父母又因兄长,被马贼残忍杀死,于情于理照顾人家女儿也是应该的,更何况

    然,心里知道这些理,知道兄长的不得已,要她接受却无比困难。

    “怎么没用晚膳”顾祁推门进屋,皱着眉道,“说过让你别钻牛角尖,却还是一个人坐在屋里胡思乱想。”从熠王府回来,一进院丫头就上前相禀,说夫人心情好似不好,不让人在身边伺候,晚膳都没用,直至现在还没出屋,听到这些话,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禁不住一声叹息。

    萧蓉忙拿起帕子拭去脸上的泪痕,“你回来了,熠王妃可有说什么”似是没听到顾祁说什么,她抬起头,眼眶红红的,看向他。

    “二妹能说什么”在她身旁坐下,顾祁表情略显沉重,道,“出那样的事我们谁也不想的,再者,舅兄能安然回来,这比什么都好”

    闻言,萧蓉刚止住的泪水再度滚落而下,“是我大哥不好,都是他不好,要是三妹知道他带个女人回来,那得多伤心。还有我,要是早知道会出这样的事,万不会给大哥机会接近三妹”

    顾祁揽她靠在自己怀里,抬起手,粗粝的指腹抹去她眼角的泪,温声道,“别哭了,舅兄的事不怨你,而我也相信宁儿,相信她能够面对这件事。”

    “三妹一定会很难过,就算大哥不喜欢那个女人,她一样会很难过,同是女人,我再明白不过女人对这种事的反应。”萧蓉低声啜泣,一脸忧伤道,“明天就将大哥的事告诉三妹吗”

    “越早告诉她越好,免得她从别人口中听到,认为咱们在有意欺瞒。伤心难过在所难免,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顾祁说着,松开萧蓉,“去洗洗吧,一会丫头就会送晚膳进来。”

    萧蓉坐在榻上没动,摇头道,“我不饿。”顾祁嘴角扯出一抹浅笑,“不饿也得吃点。”

    迟疑片刻,萧蓉终于“嗯”了声。

    翌日,天气晴朗,顾祁用过早膳,专门到顾宁院里,向自家妹子说萧湛回京一事。

    “宁儿”事情大致经过道完,见顾宁表情怔忪,久久不语,顾祁有些担心地轻唤。

    半晌,顾宁脸上浮开一丝笑容,与他视线相对,道,“萧大哥安然回京,想来伯父伯母很高兴。”心口一阵一阵抽痛,可是她能怎么办若是没那个女人一家相救,他怕是早已不在人世,与这相比,她就算再难受,又算得了什么

    还有,她不想大哥担心,不想爱她的每一个人担心,所以,不能落泪,再怎么委屈,再怎么不好受,都不能掉眼泪。

    “你没事吧”风儿夹着花香拂面而过,顾祁眼里满是担心。

    傻丫头,明明不想笑,明明心里难受,却装作没事的样子,面对他强挤出笑颜。

    “没事啊,我很好。”萧蓉故作轻松,娇声道,“萧大哥又不是有意带个女人回来,他那是不得已为之,我能理解的。”能理解是一回事,可要打心底接受,她,她做不到,最起码现在做不到。

    顾祁走上前,伸出长臂,揽她倚在怀中,“傻丫头,心里难受就哭出来,没必要憋着自个。”边说,他边轻拍顾宁的背,“大哥在这呢,也明白你现在的心情,要是真的难以接受,咱们就退了这门婚事,就凭我们宁儿这样的女孩子,有的是好男儿娶。”

    “我,我没事大哥,我没事的”顾宁眼眶泛酸,鼻子也在泛酸,嘴上却逞强,但不到片刻,无声的泪水自她眼眶涌出,将兄长胸前的衣襟染湿好大一块。

    花园中各色花儿开得极好,沐儿看似在花径上追逐着彩蝶玩,实则眼睛时不时往不远处的亭中瞅。

    看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哭吧,哭出来好受些”顾宁肩膀轻轻耸动,语声中夹带着浓浓的鼻音,顾祁知道她这是哭了,不由放心不少。

    哭出来就好,只要哭出来,心里的压抑,委屈就会少些,这样他也就能放心不少。

    待心情平复了点,顾宁退出他的怀抱,红着眼眶道,“大哥,我想自个呆会。”

    “好。”顾祁颔首,神色柔和道,“大哥不会让你受委屈,你好好想想,要是实在接受不了,就照大哥说的办。”

    顾宁嘴角勉强挤出一抹笑,“嗯,我会仔细想想。”

    深望她一眼,顾祁嘴角动了动,想再说些什么,却终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喉中,转身,缓步走出凉亭。

    目送他走远,顾宁倚栏而立,望着天际上的浮云,任泪水夺眶而出。

    退婚她真的要退婚么

    萧大哥是喜欢她的,而她,也甚是喜欢萧大哥,就因为他带回的那个女人,就要和他退婚么

    但不退婚,她就得和另一个女人分享萧大哥,这样一来,她能心平气和,长期与其相处下去吗

    孩子,萧大哥和那个女人都有了孩子,往后看着他们母子,她能保证不心生怨念

    不,她不要想这些,不要想,顾宁用力摇头,想挥去那些个烦乱思绪,奈何没用,它们就像魔鬼的手,抓着她牢牢不放。

    “娘亲,你哭了”沐儿不知何时走到她身旁,扯着她的衣袖,眨着无邪的眼眸,道,“有沐儿在,娘亲不哭。”

    抹去泪水,顾宁笑笑,“我没事,你自个去玩吧”见她虽在笑,表情却苦涩而忧伤,沐儿没再言语。

    松开顾宁的衣袖,他后退两步,坐在亭中,默默地作陪。

    连城是午后过来的,与萧湛夫妻打过招呼,便前往顾宁的住处。

    “二姐。”看到她推门走进,顾宁忙从榻上坐起,“怎不让丫头通禀我一声,瞧我现在的样子,好不像话。”理好长发,她边拭眼泪,边低声道。

    连城微笑着走到她身旁,“还伤心着呢”在榻上坐好,她嘴角一勾,慢慢笑道,“实在不痛快,就退婚得了,没什么可纠结的。”

    “”顾宁愕然地看着她,“二姐都知道了”

    “嗯。”连城点头,收起脸上的笑容,愤愤道,“我真没想到,一根木头也会做出这样气人的事,还说什么迫不得已,说什么平妻,就他这话,我第一个不答应你嫁到萧府去”

    顾宁咬了咬唇,讷讷道,“不怪萧大哥,当时的情况在那放着,要是没有那一家三口相救,没有那姑娘给解毒,他怕是早已经不在了”

    “都带着人回府了,你还为他说话,难不成你要原谅他,要继续履行婚约嫁给他”眸光闪动,连城一脸严肃问。

    “二姐,我不知道,我心里现在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做。”顾宁忍着泪水滴落,摇头道,“萧大哥没错,那女子更没错”

    连城截断她的话,没好气地道,“那就是你错了,既如此,你索性退婚,成全人家好了”

    “我,我喜欢萧大哥二姐,我是喜欢萧大哥的,萧大哥也喜欢我,我做不到成全他人,牺牲自己的感情。”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摊上这样的事,顾宁笑了,笑容苦涩而忧伤,“可要我大度的接受那个女人,我亦做不到,二姐,你说我是不是太心胸狭窄了”

    握住她的手,连城叹息道,“你很好,像这种事放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都不好受,再说,咱们之前有说过,要么不嫁,要嫁就嫁一心一意的男人,绝不与旁的女人共夫,那根木头带女人回来,是事出有因,但咱们无需管他那么多,随心走,知道么”

    “随心走”顾宁眸中含泪,看着她低语呢喃。

    连城笑着颔首,“是,你只需随心走。”

    顾宁没有说话,似是在琢磨着这句话之意,连城轻浅一笑,拍拍她的手背,“反正婚期没定,你有的是时间想,我和大哥,还有骏儿都支持你,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是你强有力的后盾。”

    “我会好好想的。”说着,顾宁拿起帕子将眼里的泪全然拭去,“我不会再哭了,我要理智的想想。”

    揽住她的肩膀,连城紧了紧,微笑道,“这才对嘛,有任何想法都可以说给大哥和二姐听,再不许一个人把事憋在心底。”傻丫头,爱情是需要理智,可两人间的感情若太过理智,就不叫爱情了

    萧湛带个有孕的女人回府,这件事在京中并没生出什么波动,毕竟在京中权贵眼里,他的行径那是司空见惯,没啥稀罕的。

    但有一个人却对此异常气愤,恨不得将萧湛从府中揪出,一剑给了结掉。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五皇子皇甫烨睿。

    “他就是个混账,既然和她已有婚约,为何还在外面找女人他这样简直不是个男人”来来回回在书房中走了两圈,他凝向薛霄,“我得去看看她,她这会定不好受。”

    薛霄自然知道主子口中的她是指哪个,只见他面嘴角动了动,一脸不赞成道,“顾三小姐已有婚约,殿下这样冒冒然过去,多有不妥。”

    “有什么妥不妥的我有事找宁远侯商谈,能传出什么闲话”皇甫烨睿顿住脚,凝向薛霄,脸色极度不好。

    薛霄被他这样看着,不由打个冷颤,陪笑道,“殿下说的是,可即便要过去,也得过个几天方稳妥。”

    皇甫烨睿拂袖,踱回书案后坐好,阴沉着脸摆手,“你可以走了”

    “是。”薛霄见已劝下主子,忙揖手应了声,没再多言,告退而去。

    夜幕徐徐落下,清凉的月光透窗而入,洒在书案上,皇甫烨睿靠着椅背,双眼微阖在一起。

    她要的唯一,那本能给她的人现如今也给不了了,她会怎么办

    是毅然退婚,还是,还是委屈自个,照旧嫁给对方

    如果她选择后者,于他来说,是不是也算一个机会

    皇甫烨睿静静地琢磨着。

    夜静谧,宁远侯府花园。

    萧湛跟在顾宁身后,慢慢走在花径上。

    “宁儿”

    “你有话对我说”顾宁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

    “嗯。”萧湛颔首,嘴角动了动,眸光柔和,道,“我很高兴你牵挂我。”

    顾宁咬着唇,良久,倔强地问,“就这”

    “那种事我也不想发生的。”萧湛的声音变得艰涩,满脸歉疚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但请你相信我,这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他指着自己的心口,目光尤为真诚。

    “我不怀疑这一点。”顾宁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俊颜,道,“可我,可我一时没法接受。”

    萧湛伸出手,想要揽她入怀,却见她倏然错身避开,登时,他心里一阵难受,“你这是排斥我么宁儿,我知道自己有错,但事情就是那样发生了,我不能放下她不管,要不是因为救我,她的爹娘也就不会惨死在马贼刀下”顾宁没有说话,他眼里染上痛色,又道,“滴水之恩,该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宁儿,我需要你的理解”

    “我理解。”顾宁平静道。

    “那你为何不肯见我,不肯让我碰触你”隐去眼里的痛色,萧湛叹了口气,“是觉得我已经不配,已经没有资格了吗”

    顾宁一下子语塞,她想说不是,想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却又怎么也开不了口。

    她感到很委屈很委屈。

    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另一回事,他得给她时间不是么

    “你得给我时间,毕竟一切来得太突然,我需要时间好好考虑。”道出这句,她看到男人眼里顷刻间染满痛色,别过头,她没敢再看,只因看着这样的他,她的心抽痛不已。

    萧湛声音里有着极致压抑,“你要考虑什么是要和我解除婚约吗如果是,我坚决不答应”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压抑着心底的痛,一字一句又道,“照顾她是我的责任,但娶你,爱你,是我用毕生的生命,要书写的大事”

    “我没说要退婚,我只是说要时间想想。”顾宁抬头看他一眼,又忙低下头,浅声道出一句。

    这一刻的他,眼神好幽深,仿若能看到人心底,让人不敢与他对视过久,否则,所有的心事将无所遁藏。

    萧湛上前一步,拽她入怀,“不许想,也不许考虑,我要娶你,而且很快会敲定婚期,娶你进门。”他霸道地说着,“我不会给你机会反悔,更不会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你是我认定的妻,这一辈子也只能做我的妻”五皇子至今还留着正妃之位,这是个危险的存在,他不能迟疑,否则难保会被撬墙角。

    “你放开我,放开我好不好”顾宁挣扎着,用力挣扎着,因为一想到这个怀抱曾揽过旁的女人,她心里就会不由自主难受,甚至还会感到有点恶心,奈何萧湛紧箍着她的腰身,根本就不松手。

    顾宁登时眼眶泛红,“萧大哥你放开我,我难受,求你了,放开我好吗”她委屈极了,几乎带着哭音求道。

    为什么要这么霸道是他不对,是他给她委屈受,为什么还要这么霸道,这么不讲理

    她低声啜泣,越想越委屈。

    萧湛见状,忙松开她,紧张道,“是我不好,你别哭,宁儿,你别哭,是我不好,你打我吧”他语无伦次地说着,却看到顾宁侧过身,一声接一声地在干呕,他不是个愚钝的,稍微想想,就知道问题症结,“你是觉得我脏么宁儿,你是不是这么想的如果我告诉你”不能说,他现在什么都不能说。

    感到心口舒服了些,顾宁直起腰身,缓声道,“你别多想,我多半是受了凉,才会感到不适。”说着,她转过身,朝住的院落方向继续前行,“时辰不早了,萧大哥还是快些回府吧,免得伯父,伯母担心。”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