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0章:说服
    她没再说下去,只因她看到男人的脸色微变,似乎,好像很难接受杰克,和那些特种兵学员的发型。

    其实,她蛮喜欢他现在的样子,虽说内心深处很期待看到他留着一头精致碎发,身穿迷彩军装时的那一幕,但就他身上散发出的气韵而言,现在这样却是再完美不过。

    “我可以尝试,只要你喜欢。”本是随口那么一说,他竟然短暂思索就给她这么一句。连城心湖荡漾,忍不住在男人身上蹭了蹭,“你对我可真好。”

    皇甫熠身体一僵,漆黑的目光逐渐变得幽深,她这是在邀请他么这个小妖精,就不怕此刻是白天吗刚用过早膳,不是说还要去军校,怎突然间对他这么好她知不知道,她刚刚那一蹭,温软饱满紧挨在他的臂侧,令自控力再好的他也禁不住心潮涌动,想立时立刻要她。

    “来人。”抑制住冲动,他朝门外唤了声。

    茉晴进屋,就听他淡淡道,“抱小世子到他自个屋里玩会。”

    “是,王爷。”恭谨应声,茉晴从内室抱出包子,很快走出房门。

    “喂,你要干嘛为什么唤茉晴抱走包子”某女不解,对上男人幽深如潭般的双眸,忽然,她似想到什么,随之就在男人腰间掐了一把,“你别想在这时候打坏心思。”

    皇甫熠嘴角含笑,箍住她的纤手,“是你勾引我的。”

    “哪有”抽出手,连城撇撇嘴儿,站直身体。哼,就算有那个心思,打死姐也不承认。

    小妖精就是嘴硬,她可知刚才那一刻,她的神情有多美丽娇媚,有多撩人心神,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想入非非。

    “真没有”黑眸半眯,他逼近她,勾唇道,“那刚才是哪个撩拨我来着”

    他近一步,连城退一步,嘿嘿笑着连连摆手,“我就是想试穿那身军装给你看,然后就是想告诉你,你现在这样很仙范,很好看,实在不用做什么改变。旁的想法真没有,你得信我”

    “你喜欢我这样”将女人逼到墙角,皇甫熠双手往墙面上一撑,与某女四目相对,目光邪魅,声音温软轻柔,“不想看到我剪碎发,身穿你们那的衣物是个什么样”

    心“怦怦”直跳,想啊,很想很想的,但是真要你那样的话,我岂不是太霸道,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些长睫宛若蝶翼般轻颤,连城点头,转瞬又是摇头,“想是想的,可你这样本就很好,我喜欢这样的你。”

    “真话”近乎贴着她的耳畔,他磁性惑人的嗓音自唇齿间轻缓漫出。

    “自然是真的啦”

    连城双手垫在身后,只想降低存在感,好避免男人热血上涌,下一刻吃掉她。

    “要我信你也成。”皇甫熠抵着她的额头,一字一句,悠悠道,“现在就试穿那身衣物给我看,还有晚上再给我跳那晚的舞,要不然我现在便将你就地正法”

    妖孽,大妖孽啊不知道在他面前她的抵抗力很弱吗竟这般近距离挨着她,还说出那么暧昧的言语,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忍住喷鼻血的冲动,连城倏地蹲身,从男人臂弯下逃脱,“答应你了,我现在就去换衣服。可是晚上很冷的,你要我跳那样的舞,就不怕冻着我吗”抱起桌上的衣物,她眨着明眸瞧向男人。

    “多放一两个火盆就好

    。”屋里压根就不冷,这是想推脱他,不想跳那支舞给他瞧,小滑头一个,他又怎能随她的意。

    连城没脾气了,只好怏怏道,“好吧”待她走进内室,男人低笑出声,心情好不愉悦。

    不多会,随着一声“好了”,皇甫熠就见一英姿飒爽的女子,出现在内室门口。

    珠钗不见,发丝在脑后绾成髻,头上戴着那什么贝雷帽,身上穿的迷彩军装笔直英挺,与脚上的军靴搭配在一起是那么的相得益彰,整个给人一种无法言语,甚感亢奋之感。

    “怎样”明眸含笑,连城站着军姿,朝男人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俏皮道,“熠亲王殿下,“猎豹”雇佣兵团首领连城前来报道”

    良久,皇甫熠宛若樱花般的唇中溢出两字,“很适合你”她本该就是这个样子,狂傲,张扬,又不失灵动妩媚。

    连城狡黠一笑,“其实我更喜欢裙裾飘飘,长发迎风而舞,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与你很配”他高兴她就高兴,所以,她不想改变他,不想因为她之故,致他违心迎合她。

    男人眼里的情绪,她有看到,也能感知到他有那么点失落。

    而失落的源头,她心知肚明。

    他必是觉得和她隔着一层说远不远,说近又不近,难以触摸到的距离时空。

    是的,他们不是在同一个时空中长大,没有接受同一个时空的文化熏陶,因此,他失落,只要她稍微情绪不对,他就会患得患失,怕失去她,怕她再次离他而去。

    皇甫熠定定地看着她,连城被他剔透又耐人寻味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自在,轻咳一声,微笑,“我没骗你,现在我就去换下这套衣服。”

    “我喜欢看你穿这样。”皇甫熠伸臂揽她入怀,轻吻她的眉心,喃喃道,“我为什么就没和你生在同一个时空,为什么就没早早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连城仰起头,娇笑如花,“傻瓜,我这不是来了么,知道你在这等着我,便快马加鞭赶来和你相会,乖,摸摸头,没什么可失落的,摸摸哒”摸着男人的发顶,她俏皮道。

    “真淘气。”听她之言,男人心头涌上的失落感骤然散去,道,““猎豹”,你想用这个给特种兵队伍命名”

    “不,我不会用这个名。”眸光怅然,连城摇头,““猎豹”独一无二,那是我的过去,是我和我的同伴所拥有的荣耀。”顿了下,她接道,“那支队伍我早已想好名字,今日去军校,便会告诉他们。”

    收紧臂弯,皇甫熠笑容柔和,温声道,“叫什么”

    ““狼牙”,它叫狼牙。”连城说着,嫣然一笑,似是刚才那一刻的怅然完全没存在过一般,“狼在人们的认知里,危险、狡猾,冷酷至极。它是群居动物,有着非常强的团队合作精神,行动有秩序这些都是我要的。我会将那支队伍打造的如狼群一样,让他们拥有狼的精神,狼的狠戾。不仅有秩序、有能力,有纪律;还要有着冷静达观的强者心态,以及卧薪尝胆的耐心、无畏无惧,不怕失败的精神。他们彼此忠诚,紧密团结,任何环境之下,不抛弃,不放弃自己的队友,这就是“狼牙”,是我要的狼牙”神色倏然变得凝重,她声音轻幽,补充道,“当然,也不排除特殊情况。”

    她没解释这特殊情况,但她相信他懂。

    执行任务,什么样的情况都可能遇到,如果到万不得已时,为保护更多队员安全撤退,不得不牺牲掉自己的战友,甚至有可能要自己人亲自动手了结,也是存在的。

    于那死去的队友来说,一是解脱,卫国尽忠,二是免他落在敌人手中,饱受非人折磨

    。

    忠诚,他们活着,死去都要忠诚自己的国家,绝不容许背叛。

    所以,在迫不得已,在无法扭转的局势下,他们都会抛弃个人生命,保护团队安全,求队友送自己上路。

    他们知道,他们死了会忘记所有,可那帮他们一把,送他们上路的弟兄,却会承受一辈子的良心谴责。

    但,无论是他,还是他,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下都别无选择。

    这就是他们生存的价值,作为特种兵,作为国家柱石的价值

    皇甫熠没有去火器局,他陪着妻儿一同来到军校,看学员们正在雪花纷飞的训练场上操练。

    站在主席台上,连城凝望数百名军校学员,眸光锐利如剑,一字一句道,“告诉我,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清越的嗓音回荡在空中,数百名学员站着笔直的军姿,齐刷刷的目光全聚在主席台上那一抹纤细,却充满力量的绝美女子身上,高声答,“服从命令服从命令”

    连城抬手,止住他们的呼声,神色严肃,说了几句鼓励之语,最后道,“二月中旬,我定国皇家军校将举行开业典礼,届时让皇上,让在场所有人,看到你们每个人的英姿,可能做到”

    “做得到做得到做得到”整齐划一,似响雷般的应答,连响三遍,气势恢宏,令人为之尤为振奋。

    皇甫熠身上披着白色狐皮大氅,将小包子紧裹在里面,只露出个戴着毛茸茸虎头帽的小脑袋在外面,父子俩皆睁着明亮的双眼,看向他们深爱的女人。

    那是他的爱人,是他的妻。

    那是他的老娘,是孕育他生命的至亲。

    她如日月星辉般璀璨,他们要守护她,永远守护她

    窗外雪花纷飞,萧蓉和连锦隔几坐在软榻上,这会子齐瞅向顾宁,不约而同地笑笑,就听连锦轻柔温婉的声音响起,“三妹可是想萧公子了”

    “啊”顾宁从自我思绪中回过神,抬眼对上大姐的眼眸,见对方神色怪异,不由心生奇怪,“大姐你刚刚有说什么”

    连锦抿唇一笑,眨眨眼道,“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

    顾宁摇头,一脸懵懂。

    萧蓉捂嘴笑道,“三妹,大妹问你是不是想我大哥了”

    “没,没有,我才没有想他呢”木头一个,每次到府中给嫂嫂送吃食,虽然有设法和她见面,却每次只站在那看着她,一句话都不说,哼,目光柔和宠溺又能怎样大木头,一点都不可爱心里这般嘀咕着,可顾宁的脸儿已经通红一片,“我我在想二姐和包子怎么也不回侯府看咱们,对,我就是在想这个。”说出这口是心非之语,连她自个都觉得没可信度,嫂嫂和大姐会信吗

    果不其然,连锦和萧蓉皆轻笑不已,萧蓉盯着她通红的脸儿,柔声道,“三妹,你脸红做什么是被我们说中心事了吗”小丫头看似冷静,也颇为稳重,可心性还是娇嫩了些

    她们又不是小孩子,怎会信她那想都没想就拉出的借口。

    二妹可是前日才带小世子回侯府的,这中间才隔了一天,却被小丫头说得好像是很久没回来过似的。

    “嫂嫂,你和大姐都被二姐带坏了,总是有事没事打趣我。”臻首低垂,顾宁的脸几乎红到耳根子上,“我和萧大哥又没怎样,干嘛想他啊我不想他,一点都不想,也不要去想一根木头”

    她低声嘟哝着,还是被萧蓉,连锦两个听得一清二楚,“木头三妹原来也知道我大哥是根木头

    ”萧蓉忍住笑,定定地看向顾宁,脸上尽是兴味。

    连锦眼波流动,笑道,:“三妹莫急躁,二妹说了”

    这厢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宁红着脸截断,“我及笄他爱回不回,我才不稀罕呢”

    “三妹这是不打自招么”连锦笑着打趣,“我还没说什么呢,你这就一急之下说出了心里话。”

    萧蓉亦笑言打趣,“三妹,其实也没什么的,你喜欢我大哥,我大哥也喜欢你,你这般念着他,想着他乃是人之常情”

    “你们太坏了,就知道欺负我”顾宁扯着帕子,起身往门外走,“我决定不搭理你们了,别找我,要不然我和你们急。”

    听到她脚步声走远,连锦收起笑声,注视着萧蓉道,“嫂嫂,宁儿以后就拜托萧家大哥了她年岁小,还望萧大哥日后多多担待。”顾祁在多番思量后,还是把连锦是大妹一事,与妻子简单提了两句,萧蓉乍一闻言,着实吃惊不小,但转瞬过后,她便接受连锦就是顾锦这么个事实。

    “大妹说这话做什么”萧蓉脸上表情柔和,嘴角笑容漾开,道,“我大哥是话不多,但他很会疼人的,你放心好了,往后三妹绝对是我萧府的宝贝,不仅有我大哥疼着,护着,就是我爹娘也绝对一心护着三妹。”

    连锦听她这么说,不由舒心一笑,“这就好。”

    “决定三妹及笄后就走吗”萧蓉眼里染上不舍,“留在大周不好么”

    连锦点头,道,“子修的家在那边,而我现在的身份你也是知道的。二妹喜欢这里,如果连我也不回去,母皇和君父势必会感到寂寞,所以,我还是和子修早回去比较好,这样不仅能在旁照顾母皇和君父,也能让二妹安心留在这边不是。”

    萧蓉笑笑,“你说的是,有熠亲王在这边,二妹回灵月的可能性实在不怎么大,不过,你要是想咱们这边的亲人了,随时可以回来的,而我们同样可以随时过去看望你。”

    “嗯。”连锦微笑低应。

    从军校出来,杰克这个黏连城黏得紧的家伙,自然挤到马车上和自家老大坐在一起。

    “头,还是你有能耐,整出的这一套军服像那么回事。”摸着连城身上的迷彩军装面料,杰克笑得一脸谄媚,“给我准备了吗”

    连城好笑地看着她,“自然准备了,等会回府你就试穿下,有哪里不合适的,让丫头们给你改改。”

    “头眼光向来精准,我看肯定合适。”想到不用再穿自己身上这不伦不类的衣裳,杰克心情好好。

    “我三妹及笄后,你就和洛公子,还有我大姐他们回灵月吧”连城这话一出口,某妞的好心情立时荡然无存,“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早过去”他不情愿,一百个,一千个不情愿

    连城看着她,口吻轻缓而柔和,“灵月之前遭受重创,你过去就当是帮我不成么”海宴王子自从回了忘忧岛,没有一点信息传过来,杰克虽一直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但只要他一天占着那具身体,就一天是海宴的王妃,加之现在的他是鲛人,长久远离大海真不是什么好事。

    她不是个冷情之人,不是个爱看热闹的人,她只希望他好好的,无论是男是女,只要他还好的。

    “经常服用那种秘药于你的身体没甚好处。”皇甫熠斜睨杰克一眼,淡淡道,“灵月是你的好去处,在哪里你只要稍感不适,就可以回到海里缓解那种要死不活的痛感。”

    “万年冰块,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杰克挑眉看向他

    。

    皇甫熠傲娇地哼了声,凉凉道,“我只是不想让我老婆为某人担心。”

    “说句关心我会死啊,没劲”杰克白他一眼,转向连城,“老大,其实我没事的。”

    “怎没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近期不对劲吗”连城索性也不伪装了,直白道,“杰克,我不希望你出事,你明白吗”杰克点头,她又道,“你和海宴王子之间的事,随你自个拿主意,我不会干涉的,但你必须保证自己好好的”移魂术,这世间有哪个懂移魂术要是她知道,一定给他找出来,可是君奕已经不在,她还能问谁

    杰克目光黯然,嘴角动了动,嗫嚅道,“我是不是没希望做回男人了”

    与她四目相对,连城静默良久,方启口,“我会尽一切可能帮你。”

    由她的表情杰克已知晓答案,忽然,她笑容明媚,似个没事人一样,道,“好了,你别纠结了,其实做鲛人也没什么不好。”

    连城讶异地看着她,不知这厮怎就瞬间看开了,“你”

    仿若看出她在想什么,杰克耸耸肩,没心没肺道,“鲛人寿命可是很长呢,等你和万年冰山一脸褶子,头发花白时,我保准还是貌美如花,到那一天,你们就羡慕嫉妒恨吧。”

    连城噗嗤一笑,瞅着她的花容月貌,和玲珑有致的身形道,“在这看到你第一眼那刻,我就已经羡慕嫉妒恨了”

    “那您还请继续。”杰克扯唇笑笑,目光挪至包子身上,“去了那边就不能看到可爱的包子了,唉,那得多无聊啊”

    包子这会在自家老爹怀中睡得正香,可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过两年,我会送包子过去,兴许在那边住上几年也说不定。”灵月,晚年住在那山青水美,四季花开之地,是个不错的选择。

    时代要发展,人类文明要进步,需要一步一步来,过于急躁,达到的成效未必好。

    基于这点,她还是悠着点来,莫把饼画得太大,从而累着自个。

    再者,她又不是救世主,不是万能王,单就凭着脑中那些东西,一下子就把这个时代打造成二十一世纪那样。

    梦想是伟大的,是美好的,但咱也要尊重现实不是,否则,还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

    某女有些没出息地想。

    心念电转,她不由鄙视自个,没出息,忒没出息了,之前还雄赳赳气昂昂要大干一场,突然就找出这么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想要临阵脱逃,这是你吗连城,是你吗

    杰克的事就这么定了,三人一路无话。

    回到王府在主院用过膳食,杰克就回自个院里而去。

    冬日里的夜来得特别早,沐浴过后,皇甫熠身着一袭纯白长衫坐在床边,侯亲亲老婆跳舞给他看。

    “真要看”某女站在一旁,瞅着自家男人敞开的领口,定定地瞧着。

    借口哄包子睡觉,逃避开和某妖孽共浴,可这一回到屋,就让她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

    微微敞开的领口,露出一线胸膛和半抹锁骨,紧致肌肤在朦胧光线下,泛着莹莹光泽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