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15章:暗帝
    确定她没了呼吸,连城目露怜悯,喃喃道,“你还是做你的晚唐女诗人吧从与你今日的言谈中,我选择相信你并非因嫉妒杀死婢女之人,走好”

    奉皇帝口谕,皇甫熠进宫后,径直去了御书房。而皇甫擎正好刚散早朝,两人便好巧不巧在御书房门口遇到。

    “皇兄找我过来可是有事要说”行礼后,皇甫熠跟在皇甫擎身后步入御书房,落座后,他直接开口询问。

    皇甫擎颔首,接着便吩咐梁荣,“将圣旨给熠亲王,沧澜过目。”散朝后,陆随云被皇帝唤住,说有事商议,就这么跟着一起到了御书房。

    看过圣旨上的内容,陆随云脸上没什么表情,而皇甫熠却显然一怔,望向皇甫擎道,“皇兄,你这是要做什么”“暗帝”从今日起,他就是大周的暗帝,待他百年后,他的子孙会继承他这个位置,且暗帝有监督明帝的权利,一旦明帝荒淫无道,劝说无果后,即刻废除,另立新帝,亦或是取而代之。

    皇甫擎一脸郑重道,“皇兄不是开玩笑,说句心里话,这把椅子没有人比你更合适,可你却不愿挑起这重担。而昨日曦儿抓周一事,在有了这道圣旨后,你大可不必再忧心什么,小家伙很聪明,与你和六弟幼时一般无二,如果说由他来接那把椅子,我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皇兄,包子是我儿子,我和连城都不希望他背负太多。”截断皇帝的话,皇甫熠一脸认真道。

    “正因为了解你和定国,我才给了你那道圣旨,而沧澜就是见证人,日后他的子嗣会一直做这道圣旨的见证人,与你那一脉共同监督我大周未来的君主,一旦为君者德行有失,做出对不起我大周子民之事,亦或是想加害你那一脉的后人,那道圣旨就可直接将他赶下龙椅,方为大周子民之福”言语到这,皇甫擎招呼陆随云上前,又递给他一道圣旨,“有此圣旨,没人敢不信熠亲王手中那道圣旨的真实性,朕要你当着朕和熠亲王的面起誓,你和你的子孙必会世代忠于正义,忠于国之明君,否则子子孙孙必遭天谴,永不超生”

    陆随云接过圣旨,二话不说,就遵照皇帝所言起誓。

    昨个日落时分,皇甫擎有到太后宫里,母子俩说了好一会话。

    “都退下吧”看到皇帝一脸凝重,走进内殿,太后心知所谓何事,逐挥退殿内宫人,目光慈和,缓声道,“皇上可是为那事而来”

    皇甫擎先是一礼,而后与太后隔几而坐,颔首道,“母后也听说了”

    “嗯”太后点头,脸上神色轻淡,道,“说起来那也没什么,但人言可畏,外面怕是已经传开,如果皇上不做些什么,即便小九心宽,可也会坐立不安的。这么一来,你们兄弟之间无疑会生出隔阂,久而久之大周国之根本,必然将受到影响。”

    “母后说的是。”皇甫擎沉默片刻,接道,“这会过来找母后,其实朕心里生出个想法,想要母后定夺定夺。”

    太后道,“皇上乃一国之君,自行拿主意就是,哀家一个后宫妇人又能知道什么。”

    “在朕心里,母后一向心思玲珑。”皇甫擎笑笑,接着道出他的想法。

    太后好一会没说话,皇甫擎抬眼望向她,“母后觉得不妥么”

    “没什么妥不妥的,可是皇上真想好了么”太后问。

    皇甫擎道,“朕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有这么个想法的。”

    “说起来,这大周江山是祖宗打下来的,无论是你坐,亦或是小九坐,都是一样的。同样的,到你们子孙辈上,只要君是明君,大周子民日子过得好,君主是谁,也就不那么重要。”太后捻着佛珠,慢慢道。

    “朕就是这么想的,只要我大周长盛不衰,谁当皇帝都一样。”皇甫擎淡然一笑。

    太后脸上亦露出一抹微笑,“皇上睿智,哀家为此很高兴。”

    “是母后自小教导的好。”皇甫擎温声道。

    “哀家”太后嘴角翕动,想说些什么,却转移话题道,“罢了,不说那些往事了,皇上空闲时多去皇后那走走,用心教导老八,别让皇后太宠着那孩子。”

    皇甫擎起身,朝熠亲王府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叹道,“曦儿很聪慧,朕很喜欢他,要是老八能有那小子一般的机灵劲,这大周江山日后交给他朕也就能放心了”

    “老八是个聪明的,只要皇上和皇后用心教导,来日自然会成大气。”太后也喜欢小包子得紧,但与皇后生的八皇子相比,她自然喜欢自家亲孙孙多那么一些。

    “但愿老八不会让朕失望。”

    御书房里,皇甫熠收好圣旨放到身旁的桌上,眸色认真,言语坚定道,“皇兄放心,无论是我,还是我身后的子孙,都会将大周的繁荣昌盛,以及我大周子民的利益,放在心头最重的位置上,万不会因为自我私欲,生出祸国祸民的心思。”他的话无疑拉回了皇帝的心绪,只见皇甫擎龙颜上笑容浮开,边颔首边道,“皇兄信你,信我大周长久不衰”

    连城出眉心居,回到顾慧院里,写下好几道食补方子,又宽慰这个堂妹两句,便自个抱起包子,和容嬷嬷一行人打道回府。

    可途经花园时,却看到自家男人和五皇子站在一座凉亭中说话,不由停下脚步,交代郝嬷嬷几人一句,就走向那座凉亭。

    皇甫熠见她抱着包子过来,忙步出凉亭接过包子,“你堂妹没事吧”

    “就是身体虚弱,没什么大事。”连城莞尔一笑,回他一句,有些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回府看你没在,一问就知道了。”皇甫熠眸光宠溺,语声温软道,“你有话与睿说”老婆大人神色不太好,莫非睿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侧妃的事

    男人眸光微闪,不由朝皇甫烨睿看了一眼。

    “睿见过皇婶。”

    皇甫烨睿带着丝不解,向连城见礼。

    连城淡淡道,“五皇子不必与我客气。”说着,她清越的嗓音转冷,“既然将人迎进门,为何不进到为人夫的责任”

    “皇婶你这话”皇甫烨睿不明白连城为何这么说。

    “你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连城冷笑,“要不是我今个专门来贵府看望慧妹妹,又好巧不巧给她把脉,无意中瞥见她臂弯上那颗守宫砂,都还不知我堂妹被你一直冷落在后院。”

    皇甫烨睿当即俊脸一红,讷讷道,“皇婶,这事这事睿有自己的苦衷”

    “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苦衷,既然人已在你府上,更是你名正言顺的侧妃,你就该对她担起责任。”连城不是没想过这其中的缘由,无非是两情不悦之故,她可是知道眼前之人的心,多半全系在自家三妹身上,这才没法跨过心里那道坎与旁的女人有肌肤之亲,但皇家子弟妻妾成群不是很正常的事嘛咳咳咳,她家男人除外,这五皇子竟出乎她的意料,还是个痴情种。清透的眼眸闪了闪,某女神色缓和,浅声道,“感情的事勉强不来,已经是你的就好好珍惜,不是你的,你再用情终了只会伤自己更深,不知五皇子能否听懂我这话”

    皇甫烨睿薄唇紧抿,半晌,才启口,“皇婶之言,睿懂。”

    “懂就好。”连城嘴角漾开一丝浅笑,又道,“顾慧身体一直不见好,是因为顾绵送的一盆名叫夜来香的花之故,那种花夜晚开放,气味浓郁有毒,长时间摆放在室内,会致人头晕,咳嗽,气喘。我已经交代秀云那丫头,将那盆花不要再放进屋里,这样的话,只要静心调养一个来月,顾慧的身体就会恢复如初。”说到这,她望向眉心居,眼底划过一抹复杂之色,“顾绵已经去了,你找个合适的由头,把这事盖过去,免得有什么不好的话从贵府传出。至于我二叔那,我会让我大哥近日到侍郎府与他说说,哦,还有,顾绵的事顾慧不知,你没必要在她面前提起。”

    “谢皇婶为慧儿诊病,至于侍郎府二小姐的事,睿知道怎么做,皇婶不用挂心。”皇甫烨睿揖手谢礼,一脸郑重道。

    连城摆摆手,和皇甫熠出了凉亭,渐行走远。

    注视着他们走远的背影,皇甫烨睿眸光闪动,暗道:也就只有这样爽利,聪慧无双的女子,堪与九皇叔那般卓然的男子携手白头。

    郝嬷嬷几人已在五皇子府大门口等着,见皇甫熠一家大小三人走过来,忙迎上前行礼,伺候主子上车。

    “睿和三妹之间可惜了”马车往宁远侯府方向缓缓前行着,皇甫熠看着老婆大人,边抚着怀中包子的发顶,边低叹一句。

    连城却不以为意,“有什么可惜的既然明知有缘无分,就不该让自己身陷其中。”

    “你说的也是。”皇甫熠点头,淡淡笑道,“要不然就像睿这样,不光自个辛苦”叹口气,他没再说下去。

    “顾慧的事我以后再不会管,太过柔弱,轻信于人,如果她那个毛病不改,等五皇子后院中的女人一多,有得她受罪。”神情淡漠,连城低语道,“为帮她,我今日出手结果掉顾绵,你知道么其实我有些下不去手呢”

    皇甫熠嘴角噙笑,“为何”

    “她不是顾绵,来自我们那个时空的古代,是位很有才学的女子。不过后世流传她的事很多,有说她是个淫娃荡妇,因嫉妒婢女和情人勾搭,出手将那婢女毒打致死,掩埋在花园中,终事情败露,身陷牢狱被判斩刑。连城声音很轻,她是凑到男人耳畔说这件事的,“不过,她究竟是不是那样个人,史料中却没有明显的证据,所以,她因婢女的死被斩首,始终是个谜团。”

    “是因那些诗,你确定出她不是顾绵,确定出她是哪个的”皇甫熠的语气虽是在问,心里却已有答案。

    连城“嗯”了声,“她不是个罪大恶极之人,只是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辙,才想到踩着顾慧往上爬。”

    “好了,别想了就算那人有才学,心思不是特别阴险,但终究做下害人之事,死便死了,也是她罪有应得。”皇甫熠声音温软柔和,宽慰老婆大人。

    闻言,连城静默片刻,道,“是啊,她的死罪有应得,要不是她给五皇子送去一碗加料的羹汤,昨晚就不会有数条无辜的性命枉死。”

    “那种事摊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会气得杀人,你也别觉得睿行事过分。”换位思考,若果他是睿,昨晚死去的人恐怕会更多。

    连城瞅着男人端详好一会,忽地笑道,“那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有必要那样吗”

    “你说有必要吗”长臂伸出,一把将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拉到身侧坐下,皇甫熠漆黑的眼眸半眯,咬牙道,“还是说你想将之前发生咱们府中的事重新上演一回”

    肩膀被男人紧紧扣住,连城嘴角抽搐,干咳两声,甚是讨好地笑道,“于风那事又不是我设计的,我呢只不过是想看一场好戏罢了你是王爷,更是我的男人,气量大,别与我这小女人一般见识哈”

    皇甫熠眸光深邃,一字一句道,“若不是纵着你任事态发展,我一开始就该将那女人结果掉,也就不会一看到那毒女留下的纸条,心瞬间高提起,担心你会出什么事。”

    “我那会不是无聊嘛,不找些事做,会闷坏的。你该知道,我并非良善,触到我的逆鳞,我必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可是我怀着宝宝,根本不能拿洛素罗怎样,否则我死无所谓,但宝宝出事的话,我会一辈子恨自己,更会死不瞑目”头靠在男人肩上,连城握着包子的小手,嘴角露出幸福甜蜜的微笑,“看着我们包子这么聪明可爱,我觉得我当初的放任之举,很值得”

    皇甫熠收紧臂弯,转头轻吻着她额前的秀发,低喃道,“你若出事,我同样会恨自己,哪怕陪着你死,都绝不会自我原谅,会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你和孩子。”

    “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坐正身形,连城忽地似想到什么,表情略有些严肃道,“皇上传你进宫都说了什么”

    看着她紧张的样子,皇甫熠只觉心里暖暖的,笑道,“没什么。”话是这么说的,但下一刻,一道明黄圣旨已递到亲亲老婆手中。

    “这”连城自然知道这明黄色的玩意是什么,可她奇怪的是男人进宫一趟,怎会多出这么个东西,皇甫熠温软柔和的嗓音扬起,“打开看看,保准你一切烦恼不会再有。”

    连城眨眨眼,暗忖:“烦恼还一切烦恼我什么烦恼都没有好不好”展开圣旨,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她的嘴巴顿时张成o型,半晌,甚是不可置信地讷讷道,“这真是皇上给你的”

    “不是皇上给的,难不成是我自个伪造的”皇甫熠一脸好笑地看着她。

    “不愧是明君,心胸就是宽广,眼界也放得长远”“暗帝”,她的男人从今日起就是暗帝,未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们都无需担忧受怕,且有权废弃昏君,另立新君承接大统,这于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神色恢复如常,连城嘴角一勾,微笑道,“我现在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下一步,我要鼓足气力,完成我的梦想,成就大周帝国,嗯,灵月那边也不能落下,我要让它成为美丽,富饶,强盛的国度”

    皇甫熠修眉上挑,“大周帝国”

    “怎么你不想那样吗”连城眨眨明眸,歪着头与他四目相对,“还是说你觉得那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自然是想的,只是刚一刹那间没反应上来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国力,综合实力皆远超中原诸国之日,就是大周帝国问世之时,他信会有那一天,而且不会很遥远。

    收好圣旨,连城挽住男人的胳膊,语气轻柔又带了丝无奈,道,“君父话都说到那了,如果我执意不回灵月,那就只能对不起包子了”

    皇甫熠垂眸看包子一眼,笑着安慰老婆大人,“若是想他,我们完全可以随时过去探望,又不是一辈子不再相见。”一对无良爹娘就这样决定了包子的未来,不过啊,那也得人包子愿意不是再说,未来就是未知,指不定灵月那边会生出什么变数呢

    包子转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似是认真听着老爹,老娘之间的对话,奈何大人的世界和语言于他来说,还是有些太过深奥,小家伙听不懂啦

    宁远侯府,连锦和白子修走在花径上,眉儿微蹙,不解道,“你说二妹要咱们留下有什么事吗”

    “或许”琢磨片刻,白子修停下脚步,看着她道,“或许她不想你带着遗憾离开。”

    连锦当即怔住。

    “锦儿,你只需顺从自己的心,旁的不用多想。”白子修轻按住她的肩膀,目光灼灼,认真道,“宁远侯他们会认你的,会很高兴与你相认,没有什么比知道亲人尚在人世还来得让人高兴。”

    “子修,我我”连锦眼眶泛红,嘴角抖动,却说不出一句话。

    白子修揽她入怀,柔声道,“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就按我说的那样,顺从自己的心就好”

    “嗯,我想与他们相认,想唤声大哥,唤声三妹,唤声骏儿,我无数次想过,无数次想过的”眼泪顺着脸庞无声落下,连锦低声抽泣道。

    前院书房,顾祁,顾宁,顾骏都在里面坐着,在场的自然还有连城一家三口。

    “大哥,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目光从顾宁,顾骏身上划过,终与顾祁四目相对,连城道,“其实,我本该早些告诉你们的,可是大姐不让说,遵从她的意愿,我只好瞒你们到现在。”

    顾祁心里甚感奇怪,不知连城要说的事是指什么,还与灵月的锦公主有关。

    对于连城对连锦的称呼,不仅他没多想,就是顾宁,顾骏两个也没多想。

    大姐,连城唤连锦大姐,在他们心中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人家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

    “什么事啊瞧你一脸严肃的样子,弄得不光大哥我心生紧张,宁儿和骏儿也紧张不已呢”顾祁笑容温和,“说吧,我们都听着呢”

    连城唇角微抿,深吸口气,方道,“灵月的锦公主,其实就是大姐顾锦”

    瞬间,书房内静寂得没有丝毫声音,就是周遭的空气似乎随着某女那句话,也停止流动一般。

    “二妹,你说什么”良久,顾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可是一启口,还是有那么些微颤,“大妹还活着,你没开玩笑吧她就是锦公主,就住在我们府上,就在我们眼前”

    顾宁捂住嘴,仿若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至于顾骏,那年出事时实在年岁小,就算还记得顾锦这位大姐,但对连城之言一时间不怎么能听懂。

    什么叫做大姐还活着

    什么又叫做灵月的锦公主就是大姐

    明亮的眼睛眨啊眨,他带着不解,带着疑惑问连城,“二姐,大姐不是和爹,还有娘都在那年没了吗,她怎么可能是灵月的锦公主”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