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9章:护母
    语落,萧蓉脸上倒还没什么不自然,连锦却已经羞红了脸。

    她尚未婚嫁,怎能说出那种话羞死人了

    “大姐,那没什么好害羞的。”连城眉眼弯弯,笑如明月,柔声安慰连锦一句。

    萧蓉终于反应上来连城之前的问话,以及她和连锦的回答,登时也甚觉不好意思,“你说得在理,是我之前钻牛角尖了”

    “本来就是,不是我说得在理。”连城言语轻快道,“我小侄子发育得很好,嫂嫂再卧床躺两日,就可以如常行走,记住,每日要有个好心情哦我会叮嘱大哥,等你们的宝宝四个多月时,让他开始做胎教,这样生出的孩子很聪明呢,就譬如我家包子”某女不仅推广着胎教的好处,还顺带着把自家儿子拉出来赞了一番。

    听得萧蓉和连锦满心愉悦。

    “二姐”顾宁在院里就听到了屋里传出的笑声,也听到了连城说的那个什么胎教,进屋后,她眼眶湿润,站在屋中央,看着二姐直掉眼泪。

    连城听到她的呼唤,转过头,起身向她伸出双手,微笑道,“来,让二姐抱抱,摸摸头,摸摸哒,不难过”

    “二姐,你真坏,竟然睡那么久都不醒,你好坏”扑倒她怀里,顾宁哭得泣不成声。

    “二姐怀,是二姐不好,不该耍懒睡着一直不醒”摸着顾宁的头,连城语气轻柔,宠溺,“我们宁儿长高了呢,等一及笄就可以说亲了,也不知哪个有福气的小子,可以娶到我们宁儿这么漂亮的新娘子”

    顾宁拭去眼泪,抬起头,对上她含笑的眼眸,嘟起嘴儿道,“我还小呢不急着嫁人”

    “三妹不急,我大哥可就要急了呢”萧蓉这时笑着出言打趣。

    连城好一会没反应过来,盯着顾宁看了看,又望向连锦,见她抿唇笑着不语,逐又把目光落到萧蓉身上,“成了”

    “二姐”顾宁跺跺脚,背过身,羞得满脸通红。

    萧蓉柔声笑道,“我大哥尚在努力阶段,不过三妹好像并不讨厌我那木头哥哥。”

    “不讨厌就是有戏。”连城微笑点头,然后戳戳顾宁的胳膊,“宁儿害羞了说说萧副统领那根木头怎么追你的让我们大家伙也乐呵乐呵。”

    顾宁转过身,红着脸哼哼道,“没有啦”

    连城故意问,“什么没有啦”眨眨眼,一脸无辜。

    “二姐你这么闹我,我姐夫和包子知道么”顾宁这话一出,连城当机怔住,片刻,凝视小丫头问,“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顾宁白她一眼,“这是二姐你的口头禅,我拿过来用用不成么”

    “是吗我咋不记得了”还以为小丫头也换芯了,真吓她一跳,连城眨眨眼,再次摸摸顾宁的头,“乖,摸摸哒”

    “你醒来了真好,这样君父也就放心了,再过些日子,我和子修会回灵月,估计君父应该和我们一起走,要不,你和熠亲王带着孩子”连锦话还没说完,顾宁就抢声道,“我不要二姐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们大家都舍不得二姐,舍不得包子,还有,我要参加二姐开办的军校,如果二姐走了,谁罩我”

    连城诧异,“你进军校做什么身体那么弱,好好做你的三小姐就成

    。”

    “不要,我也想活出自己的精彩”顾宁鼓着腮帮子道。

    “那你去医学院好了,到那里你也算是知道些医学知识,学起来应该顺手些。”连城建议。

    顾宁静默片刻,道,“去医学院倒也不错,可是我还是想变成二姐这般厉害,谁也不敢招惹。”

    “你又不用整天找人打架拼命,要像我这么厉害做什么”连城好笑道。

    “二姐活得很潇洒,很恣意,我向往那样的生活。还有你们王府的绮梦姑娘,魅姑娘,明小姐她们,一个个英姿飒爽,现在京中的女儿家都很羡慕她们能像男子一样,可以进军校呢”

    “军校应该有招收女学员,如果你有嫂嫂平日里的身手,我倒是可以考虑破格录取你,可是你有吗”

    “没有我可以练。”顾宁不服气道。

    连城浅笑嫣然,“练恐怕你进军校一日,就会累得趴倒在地,被人抬着回府了好了,要想学点什么就去医学院找杜院长报名,至于顾氏我会转告大哥,让他交由骏儿慢慢接手打理,等嫂嫂生完孩子,也可以帮把手。”

    “我有那么差劲吗”顾宁红着脸嘟囔一句。

    连锦婉声笑道,“医学院蛮好的,如果学得一身好医术,三小姐定也可以像钰妹一样,救人性命被人们广为传颂。”三妹,你知道么大姐多么想像你二姐一样,拥抱你唤你一声三妹,可是,那一步大姐始终迈不出。

    看到顾宁刚刚和连城之间亲情互动,她真的很羡慕,然而短暂过后,就是心酸。

    很快就会离开大周,到那时,她或许永远都再看不到这些亲人。

    “我才不要被人民传颂呢,而且我也没二姐那个本事,我就是想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不用像旁的女子一样,只把眼光锁在府宅后院,成日里跟个斗鸡似得。”顾宁突然扬起的声音,无疑将连锦自伤感中拉回,更是引得连城和萧蓉一阵好笑。

    待笑够后,萧蓉语声温柔,道,“三妹放心好啦,我萧府几代下来,都没有男儿纳妾的,而我大哥就更不用说了,他心里可只有你一个,等你嫁过去,绝对没人在你面前扮斗鸡,和你叫板哦”

    “嫂嫂,你打趣我,你和二姐都好坏,就知道欺负我,哼,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们了”顾宁扯着帕子,脸儿娇羞通红,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丫头的禀报声,“夫人,奴婢有事回禀。”

    屋里几人正容,萧蓉道,“进来吧。”

    “是。”那禀事的丫头推门而入,一进内室,便向几位主子各一礼,而后面朝萧蓉,禀道,“表小姐和邢嬷嬷要离开侯府。”邢嬷嬷就是云玲珑的奶娘。

    “什么”萧蓉脸色一变,当即坐直身形,“你说什么表小姐和邢嬷嬷要离开侯府,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她们怎会想着离开是府里有人慢待表小姐了吗”说着,她就要下床,“不成,我得过去看看,她一个姑娘家带着个老仆,离开侯府还能到哪里去”

    连城伸手,轻按她坐回床上,“先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再决定怎么办方妥当,你有孕在身,万急不得。”

    “可是府里出了这样的事,要是你大哥知道,少不得埋怨我”萧蓉神色有些黯然,“云表妹是外家留下的唯一血脉,我们不能让她有事的。”

    “出现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我还是那句话,你是孕妇万不可情绪起伏过大,否则动了胎气可就不好了

    ”听连城这么一说,萧蓉只好靠坐回引枕上。

    “人现在在哪里”看向那禀事的丫头,连城眸光通透,淡淡道。

    那丫头答,“回熠王妃,表小姐在客厅呢”

    “嗯,你退下吧,这事夫人知道了,一会就前往正堂处理。”挥退那丫头,连城将目光锁在顾宁身上,语声含笑,道,“宁儿,你是否知道些什么”自那禀事的丫头一进屋,顾宁脸上的表情就看起来不怎么好,这点除过萧蓉因心中焦急没有留意外,连城和连锦却都有看在眼里。

    顾宁撇撇嘴,道,“我就是提醒她两句,谁知她这么小家子气,竟真闹着要离开。”

    “你提醒她什么”连城挑眉问。

    萧蓉和连锦这一刻已心中了然,但二人谁也没有说话。

    “云表姐喜欢大哥,自从来咱们府上,她爱慕大哥的心思就表露了出,虽然她掩饰得很好,大哥没有察觉出一二,可我看得清楚啊,原本想着她可以适可而止,可一年时间过去,她愈发黏大哥了,只要大哥在府里,她总有着无数个借口接近大哥,现在嫂嫂有孕,我担心云表姐做得过分,影响到嫂嫂的心情,从而对宝宝不好,就在半个多时辰前,与她在花园中将事情挑明,告诉她大哥不会纳妾,要她收起对大哥的心思,我当时语气很委婉,还说有大哥和嫂嫂在,定能为她寻门好亲事,谁知云表姐哭得稀里哗啦,说她没那些个想法,说她只是想有个依靠,说我这是赶她走,就这样啰”大概叙说完事情经过,顾宁学着连城以前的样子,有些不雅的耸耸肩,摊摊手,表示自己真没说什么重话。

    连城在她脑门上轻弹一下,笑容宠溺,“你一个姑娘家别再做这么不雅的动作。”稍顿片刻,她又道,“你那么说也是为她好,想来她也是个性子烈的,一时半会没转过弯才会闹着要离开。”

    “我这是和二姐您学得,要是不雅,您以前为嘛经常做这种动作”顾宁吐吐舌头,瞅着连城故作小心翼翼道,“云表姐爱怎样怎样,我反正没做错,咱们随她去就是。”

    捏捏她的鼻头,连城笑道,“云表妹的事,我会帮着解决,现在说你的事。”

    “我的什么事”顾宁手指自己的鼻尖,娇声道,“我很好的,没什么可说的。”她自然知道二姐要说什么,不过在装糊涂罢了

    连城笑,“我没规矩惯了,你是侯府大家闺秀,以后莫再学我那些坏毛病,知道么要不然,总有一日会吓到萧副统领,看你怎么办”

    “二姐你坏”顾宁一脸涨红,跺脚道,“为什么老是提萧大哥,我我和他没什么的”

    “哎呀呀,我们宁儿难为情起来了,看来真是长成大姑娘了”

    萧蓉接话,微笑道,“等三妹一及笄,到时我就让”

    “嫂嫂你也跟着二姐一起打趣我,你们都是坏人,不理你们啦”顾宁脸皮子还是薄了些,被连城和萧蓉这么一而再打趣,实在再待不下去,转身就跑出了内室。

    在她跑离的瞬间,内室中传出一阵愉悦的笑声,片刻后,连城看向萧蓉,“云表妹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萧蓉敛目,点点头,“我是知道,但我相信侯爷,所以在纠结一段时间后,便也看开了毕竟侯爷人品,样貌皆无可挑剔,云表妹心生爱慕,也是在所难免的事。而这种事只能她自个时日久了,从心底明白过来她和侯爷是不可能的,旁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连城笑笑,揶揄道,“你的心也真够大,万一大哥对她真有意了,那时你可该怎么办”

    “侯爷不会的,我信他”萧蓉轻柔一笑,满脸幸福道,“他曾说过,即便我生不出孩子,也不会纳妾

    。”

    “好啦好啦,我大哥没在这,你不用摆出一副情窦初开的小女儿姿态,给我和大姐看的”连城笑说着,还不忘抱紧双臂,朝连锦眨眨眼,“大姐,我怎么感觉好肉麻哦,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你是不是也一样”

    连锦抿唇笑着“嗯”了声。

    “坏丫头,我可是你嫂嫂”被连城打趣,萧蓉虽觉得不好意思,但心里却软软的,甚感欢乐,幸福。

    眼前的女子还是连城,还是当初她认识的那个连城,一点都没变。

    乐观、直爽;正义、有爱,很出色的女子

    连城眸光狡黠,“我没说你不是啊”见萧蓉顿时吃瘪,她捧腹娇笑片刻,方止住笑声,道,“你歇着吧,我和大姐这就去正堂看看。”

    “有劳了”萧蓉点头,眼里染上感激,“云表妹知书达理,劝她留下吧”

    “自家的事,嫂嫂说那话就有些生分了至于云表妹的去留,我会看着办,嫂嫂就甭挂心了”神色恢复常态,连城说完,便和连锦与萧蓉告辞,前往正堂而去。

    一刻钟前,顾祁听到下人禀报云玲珑要离开侯府,忙赶往正堂,皇甫熠抱着包子与顾骏,白子修跟着出了前院。

    “玲珑你这是做什么”见云玲珑明显有哭过,顾祁眉头微皱,语带关心,浅声问。

    “表哥,玲珑谢谢你这一年多来的照顾,可我一个外人长时间住在侯府,免不得会招人闲话,所以我想奶娘搬出去住。”云玲珑没有哭,也没有扭捏矫情,惹人疼惜,她声音温婉柔和,有礼道。

    顾祁招呼皇甫熠在主位上坐下,然后看着云玲珑又道,“是哪个对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是我觉得这样住下去不好。”云玲珑摇头。

    邢嬷嬷见自家姑娘受了委屈还不敢说,心里一阵感伤,不由上前一步,准备对顾祁道出实情,不料却被云玲珑拽到身后,微恼道,“奶娘你这是要做什么”

    “姑娘”邢嬷嬷嘴角动了动,低下头,终没说什么。

    正堂中静寂一片,谁都没有再说话,半晌,顾祁道,“前段时日,我已安排下人将云府收拾了,里面也配了丫头仆妇,够你和邢嬷嬷使唤。原属于云家的铺面和庄子,我也会让宁儿整理出来给你,往后你就自个打理吧”这个表妹对他有心思,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装作不知,以免她难堪,毕竟这是大舅舅留下的唯一血脉,更是整个云府留下的唯一血脉,本想着她看到他和夫人恩爱情深,逐渐打消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没成想她竟越陷越深,若继续留在侯府,无疑是不妥的。蓉儿必是也看出她的心思,但碍于他的情面,只能委屈自个,让这么个有失分寸的女子留在府上,而她自个则忍受着委屈,竟还想到给他纳妾。傻丫头,他以为自己真就什么都不知道,不知她因为久不孕,又加上表妹这么个存在,心里生出的压力吗孩子现在有了,为他们母子平安,他还是趁今日这个机会,将自己的安排说明,送她们主仆回云府吧

    云玲珑愕然,“表哥你”她没想到爱护自己的表哥会这么做,更没想到他会提前着手,将她的出路安排好,他是知道她的心思了吗所以才有此安排,一定是这样的

    表哥不喜欢她,对她好只是出于礼仪,出于待客之道,送她回云府住,是怕她给表嫂添麻烦么

    不想落泪,可是心中的酸涩簇涌而出,眼泪还是止不住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滴滴滑落。

    “大哥的决定我赞成。”连城走进正堂,脸上表情清淡,凝向云玲珑道,“你既然要离开侯府,让你漂泊在外,作为亲戚我们自然会不忍,好在大哥考虑周详,把云府提早收拾出来,还配上了丫头仆妇,你放心回去住吧

    。属于云府的产业,如大哥所言,我们会还给你,里面的伙计和奴仆也可以留给你,但自此以后,云府的产业经营,将于我顾氏再无瓜葛,你有能力就自行打理,没有能力就雇人掌管,再不济,盘出去,亦或是直接转让都可以。”

    坐到皇甫熠身旁的椅上,接过包子坐到自己怀中,她嘴角漾开一丝浅笑,那笑淡淡的,仔细看透着股微不可见的冷意,“同是女人,我最讨厌明知对方有妻室,却上竿子生爱慕之心的女子。是,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是没有错,是没什么不可以,但前提是对方没有婚娶,云表妹可理解我说的话”

    “二表姐,你”云玲珑脸色发白,定定地看着连城,嘴角颤抖,一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云家是有些产业,可那些产业多是二叔那一房的,她这一房占的并不多,加之当年那场祸事,属于云家的产业几乎全落入官家之手,是二表姐,是眼前这位女子,将那些产业拿回,并与顾氏合并在一起,才有了新起色。

    她不是个不晓事的,厚着脸皮拿回那些产业,再者,即便拿回,以她的能力能打理好么还有那些伙计,他们又是否愿意听她的

    闹出眼下这一出,她原想表哥规劝两句,便顺着台阶留下,却不料,表哥早已有了注意,那气息尊贵,容貌绝美的女子,亦有了决定。

    留下已无可能,唯有离开一条路可走。

    抹去脸上的泪,云玲珑看着顾祁,连城道,“那些产业我不能要,就算你们给我,我也打理不来,还有表哥对我已经够好,我不能失了分寸”

    她没说完,邢嬷嬷扯扯她的衣袖,一脸着急道,“姑娘,既然表少爷都已经那么说了,你就收下吧,那些个产业有夫人的嫁妆,还有二老爷”

    “奶娘你别说了”云玲珑不悦道,“你觉得以我的能力能打理起那些产业吗不是我说泄气话,若是由我打理,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一无所有。”

    此女还算有些脑子连城暗道一句,明眸闪动,将目光落到云玲珑身上,淡淡道,“我说个提议,云表妹若同意,就点头,若不同意,就摇头,怎样”

    云玲珑与她视线相对,低语道,“二表姐请说,玲珑听着就是。”

    “属于你娘嫁妆里的那份产业,还有你们大房的,我们会全部给你,而属于二舅舅,及云府的那部分产业,我会按照当时接手时的情况,折成银子全买到我顾氏旗下,最后呢,我会再给你整体的两成补偿,你觉得如何”

    云玲珑长时间不吭声,连城笑道,“不算给你的产业,光我们要折给你的银子和额外补偿的那两成,你手中将会有近八十万两净银,莫非你觉得我给的少了”接手云府的产业,按照当时的市值估算,也就值二十万两吧,她现在统共给的直接翻了四倍,对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二姐,当时你接手外家产业的时候,那些铺面什么的根本就没什么收入。”顾宁不知何时也来到了正堂,只见她走到云玲珑近旁,一字一句道,“当年二姐带着我和骏儿回京,别说云府的产业不知所踪,就是我顾府的产业也被杨氏败得一塌糊涂,哪有什么盈利,是二姐,是我二姐力挽狂澜,将云府的产业从官府手中设法要回,并且重新规整,才有了今天的顾氏。云表姐,你是云府的血脉没错,是大舅舅的嫡女没错,但做人要有良心,要知足,否则只会让人生厌”她字字如针,扎得云玲珑一颗心疼痛不已。

    身子轻轻晃了晃,要不是邢嬷嬷眼明手快扶住,这会儿准已跌坐在地。

    “我没嫌少,宁表妹,二表姐,我没嫌你们给得少,我是觉得我不该要那些银子”边摇头,云玲珑眼里的泪边往下掉。

    连城微笑,“既然云表妹不觉得少,那也就是同意我的提议了”云玲珑抿唇没有说话,但连城心里已有底,她看向顾祁,“大哥,你觉得我这样做可好”

    “只要表妹没意见就成

    。”顾祁面沉如水,点头道。

    “那事情就这么定了”连城说着,吩咐顾宁,“你今日就让账房准备八十万两银票,晚点给送到云府,亲自交到你云表姐手中,属于大舅那一房的产业,找出当日从官府带回的账册,将铺面,庄子等契书对应过后,一并给送过去。”言语到这,她的目光重新落回云玲珑身上,“云表妹放心,铺面里的伙计,还有庄子上的人,我会让三妹传话下去,让他们好生当差,如果哪日云表妹有自己的人,用不着他们了,可以给大哥,或者嫂嫂说一声,我们会将人带回顾氏。至于经营方面,不懂的你有空时可以多问问宁儿,嗯,问小顾骏也是可以的,他很聪明,对经商方面的门道知道不少。”

    云玲珑满眼含泪,朝她盈身一礼,“谢谢表哥,谢谢二表姐,我和嬷嬷这就回云府了”语落,她转身朝正堂外走。

    邢嬷嬷紧随其后,却忽然被连城叫住,“你是邢嬷嬷吧,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还请稍留片刻。”

    “王妃请说。”邢嬷嬷停下脚步,先是点头应声,接着面向连城恭谨道。

    连锦跟在云玲珑身后出了正堂。

    “嬷嬷既然是我表妹的奶娘,其忠心我侯府诸人自不会怀疑,但有些话我还是要说到前头,若果云府中有哪个因为我表妹是孤女,做出背主,亦或是奴大欺主之事,我侯府不会坐视不管,就是熠亲王府亦不会不管,嬷嬷听白了吗”连城眼神锐利,声音不大,却威慑力十足。

    邢嬷嬷行礼道,“王妃之言,老奴谨记在心。”

    “这就好。”连城颔首,神色渐转柔和,“府上若是遇到什么难处理的事了,记得及时安排下人过来通禀大哥和嫂嫂知道。”

    邢嬷嬷恭谨而立,应声是。

    “表妹年岁不小了,如果有人上门提亲,也记得知会大哥和嫂嫂一声,也好有人帮忙拿个主意。再有就是,云家旁支若敢欺凌表妹,或者图谋什么,也要记得知会侯府一声。”说来,外家一门遭变,与侯府有着莫大的干系。

    能帮上忙的,她和大哥,和整个侯府都会帮一把。

    邢嬷嬷沉默良久,道,“我家小姐的婚事还望王妃和侯爷多费些心”有银子又能怎样有貌有才又能怎样门第已经败落,想要寻一桩好姻缘,怕是根本就没得可能,就算此刻她说的话惹人厌,但为了小姐的幸福,她也认了

    顿了顿,邢嬷嬷又道,“还有,若是侯爷和王妃觉得妥当的话,能否从云家旁支,给云府嫡系一脉挑个能继承香火的后生”

    顾祁尚未说话,连城就道,“邢嬷嬷认为这样妥当吗”不等对方作答,她又道,“挑个年岁大的,难保他不会向着自己的家人,若挑个年岁小的,就算倾心将其养大,你又是否能保证那孩子的父母,或者兄弟日后不找上门打秋风”

    “这”邢嬷嬷倒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她只是按照古人惯有的思维考虑问题,想着云玲珑未来多个依仗总是好的,毕竟女子出嫁,没有强有力的娘家撑腰,在夫家是很难立足的。

    她所想连城又岂能不知,就是顾祁这个大男人,也猜出了个大概。

    “过继的事你就别想了,也别在表妹面前提及,往后她嫁人生子,我们可以与她的夫家商量,从她的孩子中过继一个到云府,从而延续外家一门的香火。”连城淡淡道。

    邢嬷嬷心里一喜,面上却没露出分毫,只听她颤声道,“王妃,这这能成么”

    “到时我和大哥的面子要是不够,王爷出面,你觉得还有什么问题吗”语落,也不等邢嬷嬷作答,连城摆手,“你可以退下了,府门口应该已备好马车,好生伺候你家小姐回府吧

    ”

    邢嬷嬷谢礼告退。

    通往府门口的道上,连锦和云玲珑站在一棵粗壮的树下,连锦道,“云姑娘,我能够理解爱慕一个人的心情,也能够理解那个人不爱自己的心情,但是,作为女子我们更应该懂得自爱,懂得疼惜自己,要不然只会自己痛苦你不防放下心中的牵绊,放下那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就会不难发觉,其实有更好的就在自己身边,就在一个你不知的地方,正等着与你相遇,相识,相知,那是属于你的幸福,也只属于你,没有人再会多说你什么,大家只会发自心底祝福你,祝福你幸福”

    云玲珑神色忧伤,喃喃道,“我可以有那样的幸福吗有那么一个人等着我吗”

    “你可以拥有那样的幸福,也会有那么个人等着你,只要你保持纯善,迟早会等到那么个人出现,他会知冷知热,会一心一意疼你,爱护你”连锦眼神鼓励,握住她的手认真道。

    在她的记忆里,眼前的女孩子是快乐的,是纯真的,是无忧无虑的,是那场劫难改变了这个女孩子,让其变得多愁善感,从而失去了往日的率性,欢乐。

    “谢谢我会记住你的话,试着放下心底那不属于我的感情”云玲珑说着,朝连锦欠身一礼,独自走向府门口。

    望着她渐行走远的背影,连锦嘴角浮开一丝柔和的笑,无声呢喃,“忘却很难,但我相信你会放下的,唯有那样,你才会拥有只属于自己的幸福。”

    “锦儿。”

    “啊”

    耳边突然响起的熟悉男声,愣是吓了连锦一跳,转身看到来人,她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子上,“你什么时候”他怕是都听到了吧听到她说给表妹的那些话,这人真是,走路干嘛没一点声音

    白子修看着她通红的脸儿,眸光温柔,语声宠溺道,“不放心你,我便跟出来了,之前一直在那站着,听到云小姐脚步声走远,才走出来唤你的。”他唇角挂着暖笑,手指身后不远处的一座假山。

    “真是的,以后不许走路不出声。”嗔白子修一眼,连锦往正堂方向前行。

    “好,我以后都听你的,走路时尽量让声音大些”白子修走在她身后,低笑两声。

    连锦闻言,只觉心“扑通扑通”直跳,脸也愈发变得滚烫。

    “锦儿”白子修轻唤。

    “你说,我听着呢”她没有回头,也没有止步,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

    白子修注视着她通红的侧脸,柔声道,“等回到灵月,我就让家父给女皇递请婚折子,你觉得好么”

    “随你。”这种事还问她,呆头鹅

    连锦心里甜甜的。

    “女皇赐婚后,我会亲自进宫请求,早些定下婚期。”白子修趁热打铁,又道出一句。

    “随你。”某女语气娇羞,回给他同样一句。

    白子修心喜不已,嘴角翘起,笑着道,“我会对你好的,一生一世对你好”

    连锦这回没有说话,只是脚步加快些许。

    明明不喜多言,这会儿话多不说,还肉麻得紧,是哪里不对劲了吗

    得走快些,免得男人又说出什么令她难为情,令她脸红心跳的话出来

    。

    白子修却停下脚步,注视着她匆忙前行的身影,慢慢笑了

    她终于要属于他了,心里也真正装下他了,他不敢保证她的心里全是他,但就目前而言,已足够他欣喜若狂

    “二姐好厉害,短短功夫就把所有事情解决了,不过给云表姐那么多银子,我会心疼得几晚睡不着觉的”邢嬷嬷离开正堂后,顾宁也不管皇甫熠这尊大佛在场,看着连城就大赞特赞,还适时地装装小可怜。

    “钱财乃身外之物,够花就行。”连城笑看向她,忽地想到什么,于是乎,接道,“你既然喜欢银子,就别去医学院报名了,继续打理顾氏就好,我呢,还真想把你打造成商界女强人呢至于骏儿,他脑瓜子聪明,又善于发现新事物,还喜欢瞎捉摸,我就把他丢给另一个人调教,相信过不了几年,咱们大周会出现一位科学达人”

    顾骏来兴趣了,忙问,“二姐,你快说说什么是科学达人,还有你要把我丢给哪个调教”

    “就是发明家,创造家,譬如咱们用的纸,笔墨”连城眉眼含笑,一口气给顾骏列举出不少这个时代的发明创造者,“现在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吧”

    “知道是知道了,可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能像前人那样,发明出对人类有用的东西吗”

    “做什么怀疑自己的能力二姐说你行你就行,加油二姐会给你列举几个事物的头绪,你到时慢慢研究,等小侄子生下来,你也可以带着他一起搞发明,如果不嫌弃的话,包子也可以加入你们的行列”某女所言跟真的似得,听得正堂中诸人一愣一愣的。

    等她发觉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时,嘿嘿一笑,摸着鼻子道,“我这人不打诳语的,你们要是实在不信,那我也没有法子”

    “我信”皇甫熠目光灼灼,看着自家老婆大人,他是无条件相信的。

    她的世界比这里先进好几千年,他没理由不信她说的话。

    “包子信娘娘”小包子坐在连城怀里很乖巧,这会见大舅舅,小舅舅,和小姨都持怀疑的目光看自家娘亲大人,某宝护母心切,扯扯娘亲的衣袖,仰起小脑袋,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糯声道,“娘娘棒”

    连城听着她奶声奶气的声音,笑得真真合不拢嘴,“儿子棒棒哒,娘爱你,非常非常爱你哦”说着,她在包子脸上狠狠亲了两口,“么么哒”

    小包子被自家娘又是夸又是亲,高兴得双眼都笑成了弯月状。

    突然,他察觉到无良老爹嫉妒的视线落到自己身上,整个人一下子不好了

    小气,连小孩子的醋都吃,羞羞

    腹诽归腹诽,他行动上还是有帮无良老爹的,“娘娘亲爹爹”扯住连城的衣袖,他糯软的声音在静寂的正堂中显得尤为清晰,“爹爹信娘娘”

    登时,正堂中响起一阵大笑声。

    “姐夫,你刚刚看包子的眼神,是在和他吃醋吗”

    顾骏年岁小,可没多少忌讳,加之他和皇甫熠可是很熟悉滴,曾经好像还以哥们,朋友相称,因此,在听了包子的话后,不由打趣男人一句。

    皇甫熠俊脸涨红,咳嗽两声,颇感尴尬道,“童言无忌,别把包子的话当回事。”臭小子,一张口就让他出糗,等会回府,看他怎么收拾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