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8章:喜乐
    他霸道而温柔,极尽占有却又无比宠溺,令她一颗心柔软的似能滴出水来。好累哦,张嘴打了个优雅的哈欠,身体困乏,睡意瞬间袭来。

    她很快陷入甜睡。

    翌日早起,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男人却已不在屋里。

    “娘娘吃”小包子穿戴齐整,在她身旁坐着,手指桌上的膳食,黑溜溜的眼睛转啊转,只差流哈喇子了

    抱过她亲了一口,连城很快下床收拾自个。

    “包子饿了,一会娘就给包子吃饭饭,可是爹爹呢”在茉晴,茉雨服侍下洗漱穿戴好,某女重新抱起儿子,往门口边走,边笑着柔声问。

    包子眨巴着大眼睛,糯糯道,“爹爹来”胖乎乎的小手指向门外,连城抬眼看去,就见自家有着仙姿的男人,身着一袭青色长袍,端着一碗热汤正朝门口走来。

    “老大,我要和你一起用早膳”杰克不知何时跑进院里,一看到连城,就大声喊道。

    没等某女说话,男人冷冷嫌弃的嗓音已扬起,“没你的份,大厨房又没饿着你”

    “老大,你老公欠调教”杰克一脸控诉。

    连城笑着摇摇头,“好了,熠只是随口说说,进屋一起用吧”

    “还是老大对我好。”杰克喜笑颜开,屁颠颠地跟在皇甫熠身后,走进屋里。

    看着一桌子精致的菜肴,杰克吞了吞口水,有些试探地问道,“老大,这些菜,还有你老公手里这碗汤,该不会都是他亲手做的吧”

    答案自然是连城肯定地点头。

    “熠的厨艺很好,我怀包子时,每顿膳食几乎都是他做的。”

    杰克像是看怪物一般盯着皇甫熠上下打量,“你是皇甫熠是大周朝尊贵无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熠亲王,是君子远庖厨的古代男人”

    “我来喂包子,你快些吃,省得被没脸没皮的一会吃干净。”皇甫熠压根不搭理她,只是对自己老婆柔声道。

    抱过包子,他还状似无意斜瞥杰克一眼,“仅此一次,以后还是老样子,在你自个院里用膳食,记住了”

    记住才怪

    有更好吃,更精致,还带着满满爱心的膳食他不吃,去吃大厨房做的,莫非他傻了不成

    杰克腹诽完毕,拿起筷子就开动

    。

    “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啊吃饭狼吞虎咽,小心噎着”见自家老婆还没怎么吃,某个粗俗的女人却一筷子一筷子不停往自己嘴里塞菜,就这还不算,面前的碗中也填的满满的,真能吃

    男人极度嫌弃,鄙夷

    “老子是爷们”咽下嘴里的菜,杰克瞪向皇甫熠,怒道,“再说老子是女人,老子和你没完”

    连城深知杰克排斥现在的身体,毕竟正如他所言,骨子里他是真真的纯爷们,不是女人,亦不是弯的,于是乎听到被人一次次以女人称呼,心里肯定来气,窝火,虽然外在的确是女人,可他就是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愿时间久了,他能

    心下叹口气,她看向自家男人,以很认真的口气道,“熠,杰克在我们那,无论是样貌,还是气度,与你可是一样很an,很爷们的,因为给我报仇,他才死于非命,穿到这具身体上,你往后别把她视作女人,就当男子看待吧”

    皇甫熠听完她的话看向杰克,而杰克这时只顾着吃菜,喝汤,根本就没理他。

    “知道了。”回连城一句,男人没再多言,开始细心温柔地喂包子喝米粥。

    饭毕,杰克离开主院,和绮梦一行出了王府,前往军校忙活,连城则吩咐门房准备马车,准备回侯府看看。

    “你去忙吧,我有包子陪着就成。”见男人跟着坐上马车,连城笑得一脸无奈,“我又不会走丢,也不会一去不回,更不会凭空消失不见,你真不必如此紧张,时刻看着我的。”

    皇甫熠伸出长臂,揽妻儿靠在自己怀里,“陪你是我最重要的事,旁的先暂时放到一边,无需理会。”

    “好吧,随你了”连城在包子纷嫩嫩的脸儿上亲了一口,下一刻,一张放大的俊脸凑到她眼前,“还有这里。”男人手指自己的脸庞,吃味道,“你不能厚此彼必”

    包子不等连城有所动作,伸出小爪子就推男人,“娘娘是包子的”圆溜溜的眼睛大睁,表情严肃,糯糯的声音在车里响起。

    “小子,这是我老婆,什么叫做是你的去去去,一边去”轻轻拍落包子的小爪子,某无良爹对着亲亲老婆卖萌道,“老婆,你是我的,你仔细看看,我可比臭包子好看多了,你要多喜欢我一些,多爱我一些,至于臭包子你就适当爱点得了”说着,他又指指自己的俊脸,“老婆你好久没亲我了呢”

    大老爷们一个还和小孩子吃醋,再者,什么叫做好久没亲他了

    那她昨晚亲谁了又和谁深吻了

    连城极度鄙视男人,就是包子也对自家老爹的无耻行径感到丢人哟

    与他这个小肉包争风吃醋,爹爹,您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羞羞哒

    一手抱紧包子,一手勾过男人的脖颈,连城很霸气地在某只嘴角咬了一口,御姐范十足,扬眉道,“够了吗”

    抚上吃痛的嘴角,皇甫熠笑容璀璨,“这怎么够,娘子晚上继续,我躺平了到时随便你咬,哪哪都行,绝无怨言”

    “收起你的痞样,别教坏了我家包子”包子很配合自家老娘,干脆闭上黑溜溜的大眼睛,将小脑袋埋进娘娘软软香香的怀中。

    连城看着他这小样,笑得不亦乐乎,“包子够绝,是我的亲儿子啊

    ”小家伙也忒聪明了吧,竟能听懂她说的话,还极其配合,太可爱啦

    “臭包子,那里不是你的,是属于你老爹我的,把头放一边去快些”皇甫熠炸毛了,皱着眉,就欲从连城怀里拎起包子,“再不挪开,我就把你扔到车外去。”

    包子可怜兮兮地抬起头,雾蒙蒙的大眼睛眨啊眨,看得连城一阵心疼,“喂,你够了哦再凶我儿子,小心让你睡书房”话虽这么说,但她的脸近乎已经红透。

    无耻,不害臊,什么叫那里是他的是属于他的,流氓啊流氓,节操碎了一地,几乎连渣都看不到。

    皇甫熠憋屈地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言,某包子却望向他“咯咯”地笑了,看得男人好想抽其小屁屁。

    马车缓缓行驶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车里一家三口在保持好一阵沉默后,终被小包子糯糯的声音打破静寂的氛围。

    “爹爹爱娘娘包子爱娘娘”小包子指指老爹,又指指自个,对老娘道。

    连城笑靥如花,亲着包子的额头,柔声问,“包子知道什么是爱吗”

    “娘娘睡觉觉包子爹爹想娘娘”包子话说的慢,句子也不连贯,但他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明白,连城有听懂,禁不住为小人儿的话动容,某个无良爹亦是,暗道:包子,爹没有白疼你

    让包子站在自己膝上,连城笑米米道,“要叫娘,不是娘娘,包子记住了吗”

    包子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点点小脑袋,似小大人般糯声道,“娘”某女一听顿感有些奇怪,咋这么老气横秋呢包子明明萌萌哒,糯糯的声音也萌萌哒,喊她一声娘,怎就听着这么奇怪不行,暂时还是别喊娘了。喊母妃不成,包子还小,叫母妃太正式,也显得和她这亲亲妈咪太过生分。那就妈咪了不符合这个时代,洋气过头,某女蹙眉想了一会,终于决定,就叫妈妈好了,于是,她笑看向包子,“包子,喊声妈妈好吗”

    “”包子小嘴儿动了动,看到老娘的鼓励眼神,终于糯声唤道,“妈妈妈妈”

    连城爽快应声,高兴得眉开眼笑。

    “大户人家将那些在府里当差的老妈子喊妈妈,你让包子这样唤你合适吗”男人显然对包子这个唤法有意见。

    连城不以为意道,“我们那就是这样的唤法,怎么你有意见”眉儿挑起,某女眼神暗示,敢说有意见,小心姐惩治你

    “那在你们那里,孩子叫爹爹什么”皇甫熠无条件投降,讪讪地摸着鼻头问。

    “爸爸,我们那叫父亲爸爸”说到这,她眼神怪异,歪着脑袋盯着男人道,“你该不会让包子改口唤你爸爸吧”

    皇甫熠理所当然道,“我这是妇唱夫随”连城笑,“也不是不可以,可总觉得按着我们那的叫法,在这大周朝听着好奇怪呢算啦,由着包子自个吧,他想怎么唤咱们由着他就是。”

    “娘娘爹爹”包子小童鞋闻言,当即就有了自己的决定。

    从学说话起,老爹就教他唤娘,唤爹爹,只是他这嘴巴尚且有些笨,总把娘唤成娘娘,和皇伯后宫里的女人称呼一样了,必须要改正,等他再大点,一定要改正过来。

    宁远侯府,顾宁和云玲珑漫步在花径上,伺候她们的丫头远远跟在后面。

    “云表姐”顾宁觉得有些话嫂嫂不好说,但她有必要与身旁的女子说清楚,省得这位表姐越陷越深,到时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

    。

    云玲珑不解地看向她,“宁表妹有话对我说”顾宁点头,“咱们到前面的亭子里坐会吧”云玲珑应声,二人逐朝顾宁手指的那做凉亭走去。

    “云表姐,有些话我本不适合说,但为了大家好,我觉得还是有必要与你提个醒。”招呼云玲珑在亭中一起坐下,顾宁表情淡然,徐徐道,“我大哥很喜欢嫂嫂,现在他们也有了孩子,我不希望有人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不希望看到她给我嫂嫂添堵,从而影响宝宝在母腹成长。”说到这,她抬眸直视云玲珑的眼睛,目光认真道,“云表姐,你明白我言下之意吗”

    “宁儿,你”云玲珑脸上一红,怔怔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就是对顾宁以往的敬称,也瞬间做了改变。

    顾宁看着她,神色依旧淡然,“我侯府的男儿不会纳妾,不光我大哥不会,就是骏儿以后成人,亦不会。而我侯府的女儿也不会给人做妾,更不容忍自己的丈夫纳妾,否则,宁愿一辈子做姑子这点我大哥,骏儿,还有二姐和我都知道。就是以后,我们的子女亦是,我们要像爹和娘一样,未来只有对方,一生一世只有对方。”

    “可可我喜欢表哥,从小就喜欢”云玲珑眼眶泛红,边拿起帕子擦拭眼角,边讷讷道。

    “我正因为知道,才对你说刚才那些话,也是不想你越陷越深,最终苦了自个。”顾宁一字一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道,“我大哥只拿你当表妹,他对你的好没有逾越一丝一毫的分寸,而你却越来越依恋他,这于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忘记那些不该有的感情吧,我相信大哥和嫂嫂必会给你找门好亲事,让你拥有自己的唯一。要不然,你只会引得我大哥厌烦,就是我和骏儿到时恐怕也不待见你,你该知道,嫂嫂对我们一家人都很好,未出阁前更是二姐的好朋友,如果让二姐知道她在你这有受委屈,你觉得我二姐会帮你,还是帮助嫂嫂”

    云玲珑低声啜泣,“我我要是没有当年的事,姑姑肯定会让表哥娶我的。”

    “当年的事谁也不想发生,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就别再提了,免得徒增伤感。”顾宁怅然道。

    “如果不是娘和奶娘用身体护住我,我当年怕也难逃一死。奶娘身受剑伤,带着年幼的我,远走他乡逃命,你知道我们过得是怎样的生活吗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了顾全我的名声,为了云府这唯一的血脉,奶娘一千个,一万个不允许我抛头露面,而她自己却给人家做最苦最累的老妈子,挣少得可怜的银钱,租着一间低矮小屋,和我可怜度日。终于我们回到了京城,有了侯府,有了表哥这个依靠,你这是要赶我们走么”云玲珑哭得好不伤心。

    顾宁眸光闪动,有些生气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赶你走了我只是让你别再对我大哥投注感情,这也是为你好,难道你听不出吗还是说你想给我大哥做妾,亦或是想让我大哥休了嫂嫂,由你来做这侯府的女主人”

    “没有,我没有那样的想法,我只是想留在侯府,想就在表哥身边,我会用心服侍表哥和表嫂的。”云玲珑哭着连连摇头。

    “还说你没有,可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明就是想给我大哥做妾,你这样对得起大舅和大舅母吗对得起云府的列祖列宗吗外公一门直系血脉中所出的女儿,有哪个给人做妾的云表姐你说说”顾宁声音有些严厉,“你比我年长三岁,应该比我懂得世事多,可你的思维怎就这般让人着急二姐有说过,女人并不一定要依附男人生存,只要自己够努力,自己不要瞧不起自己,就算一生不嫁,照样可以活得精彩。你要是做不到这一点,也没人笑话你,毕竟咱们女子绝大多数都是在后院生活,相夫教子过一生,可你不能插足别人的感情啊更何况我大哥真不喜欢你,只把你视作表妹看待,你何苦执迷不悟,抓着他不放。”

    云玲珑擦干脸上的泪痕,眸光清明,慢慢道,“你别说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我只是爱慕表哥,既然你们都这么讨厌我,我和奶娘搬出侯府就是

    。你放心,顺便告诉表嫂,让她也放心,我不会给你们大家造成困扰,不会缠着表哥不放,更不会进侯府做妾”她说的决然,起身朝亭外走,“我也有自尊,并不是厚颜无耻,非要赖上哪个不可,可我喜欢一个人没有错的”她其实真没做什么,来这侯府,投靠表哥,她真没做出格的事,只是心里爱慕表哥,偶尔没有遮掩好,被他人看出心思罢了这于她来说就已经很难堪,但宁表妹今日却把话挑到明处,还说那么些伤人之语,若再留下,她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云表姐,你”顾宁起身,脸上表情有些歉然,注视着云玲珑的背影渐行走远。

    她所言重了吗顾宁有些迷惘,可是那些话不说,她又为嫂嫂感到心疼,每日里看到一个觊觎自己丈夫的女子,在眼前晃悠,怎么想怎么憋屈。

    “三小姐,熠亲王和王妃,还有小世子来咱们府上了”顾宁的思绪无疑被小丫头的禀报声拉回,“二姐和包子回府了”

    那从正堂疾步而来的小丫头,行礼又道,“回三小姐,是二小姐和小世子,还有二姑爷来侯府了”

    顾宁面上一阵激动,走出凉亭,忙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二姑爷抱着小世子和侯爷去了前院,二小姐到夫人院里去了,哦,骏少爷和白公子也跟着去了前院,锦公主陪着二小姐一起”小丫头恭谨回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这就去嫂嫂院里。”说着,她招呼自己的丫头跟上,匆忙前往萧蓉院里。

    连城和连锦一进萧蓉屋里,就高兴地恭喜道,“恭喜嫂嫂,贺喜嫂嫂,给咱们侯府怀了个小世子。”

    “连城你你过来了,为什么不让下人通传,我好到府门口迎你。”萧蓉身体有些虚,所以顾祁便按着大夫的叮嘱让她在床上多躺两日。

    话一出口,萧蓉觉察到自己称呼不对,立时满脸歉然道,“二妹,我我刚才心急”

    连城知道她想说什么,摆摆手笑道,“名字不过是个称呼,我这人比较随意,喜欢你那么自在地唤我,要不是碍着大哥,我还想唤你蓉儿呢”察觉到她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同,萧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道,“你你恢复记忆了”

    “生下包子那会就恢复了,我想起了过往,想起了大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连城在床边坐下,手很自然地搭在萧蓉的脉搏上,片刻后,她道,“你啊,是忧思过多,方害得身体有些虚弱。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曾有过假孕迹象,才没将自己这个月的月事迟迟没来当回事”

    萧蓉红着脸难为情道,“和侯爷大婚一年多都不见有身子,我不由心生忧虑,便出现了一次假孕,当时很高兴,以为终于有了,结果大夫探过脉后,说那是假孕迹象,缘由则是你说的那样,思虑过多,导致月事失调,还伴有呕吐,所以这个月月事过去好几日,我都没敢往那方面想,好怕自己又搞错,害得侯爷和大家空欢喜一场。”

    “结婚两三年怀上身孕的多了去,你急个什么劲,又忧虑个什么劲再者,就算你怀不上孩子,亦或是咱们任何一个女人怀不上孩子,又不单单是女人的问题。”

    “啊”闻言,萧蓉惊讶地睁大眼,连锦亦是。女人怀不上孩子,不单是女人的问题,难道与男人还有关,这这怎么可能

    在这以夫为天的古代,不仅仅她们这么想,恐怕所有女人的想法皆与她们无二。

    连城笑容清雅,“我懂医,而且啊医术非凡,骗你们作甚”扑哧笑了笑,她眸光狡黠,又道,“你们不妨想想,只有女人,孩子能生出来吗”

    “自然是不成的。”萧蓉和连锦异口同声道。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