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7章:添堵
    好在数月前,下面的人送给他一个美人儿,那女子娇娇怯怯的,就风韵来说,倒有那么几分与婉倾相像。

    肌肤似玉,床技了得,让人欲罢不能,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你近几个月床事上是不是太不知节制了”淑妃不是问,而是极其肯定地道出一句,皇甫烨磊看向她没有说话,就见其疾言厉色,又道,“一会回府给我将那些狐狸精都打发了去否则,别怨我着人到你府上亲自动手”

    “孩儿身强体壮,床事上频繁些又怎么了”皇甫烨磊不耐烦道,“母妃可别忘了,迄今为止我尚没有一个儿子呢”

    淑妃指着他的面门,厉声道,“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你没儿子我自然心急,可要是你的身子早早被那些狐狸精掏空了,到那时,别说是儿子,就是女儿恐怕也不会有一个”

    抚上脸,皇甫烨磊喃喃道,“我的气色有母妃说得那么严重吗”

    “严不严重你自个照镜子看去。”淑妃放下手,冷声道出一句,跟着端起茶盏,没好气地啜了口,道,“皇后那边的事我会琢磨着办,你走吧”

    皇甫烨磊静默,片刻后,提步离去。

    随着炎热的夏日一天天过去,连城的肚子愈发高隆而起。

    说来也怪,无论是大周,亦或是中原诸国,皆无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发生。

    为此,某女甚感无聊。

    “唉”

    “你这是怎么了近些时日,总听到你叹气。”

    “唉”

    “到底怎么了”

    “唉”

    “再有不到半月就是产期,你该不会真患上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产前抑郁症吧”

    窗外秋雨朦胧,皇甫熠揽着自家亲亲娘子靠坐在榻上,漆黑的眸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心。

    “你才得产前抑郁症,你一家都得产前抑郁症,我只是无聊,其他各方面好得很呢”白男人一眼,某女在接连叹三口气后,又一次长叹口气,“为什么各处都没有事情发生呢咱府中没有,宫中也没有,就是京城内外,乃至这整个中原,全无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发生,很无聊你知道么”

    “别气,只要你好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皇甫熠含笑的眼里蕴着满满的宠溺,“各国无事发生,说明百姓安居乐业,这是好事啊”

    “我说的事可不是打打杀杀那种”连城撇撇嘴,生着闷气。

    皇甫熠笑,“我知道我知道,你指的是八卦,对吧”

    “知道还问。”白他一眼,某女望向窗外的雨幕发怔。

    “其实宫里有事发生的。”皇甫熠静默片刻,嗓音如流水,徐徐道。

    连城立时收回目光,转向他,“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快说快说,我等着听呢”眨眨明眸,里面全是八卦因子。

    “还不就是些腌臜事,我本不想让你听这些,无非是担心影响你的心情。”皇甫熠说着,嘴角掀起一丝冷笑,“宫中有为甄常在,平日里完全没有什么存在感,熟料,近些时日皇后胎坐稳了,就到御花园中散步,那甄常在竟然也好巧不巧出现在御花园中,一次偶遇也就罢了,但奇怪的是,每当皇后和宫人步入御花园,她就会适时现身,直至前日,她献殷勤扶着皇后在花径上走着,腕上戴的珍珠手链突然间就断裂了,当时下她和皇后脚下滚落不少珠圆玉润的珠子。”

    连城心一突,“皇后摔倒了”

    “多亏蓝鸢眼疾手快,一把扶住皇后,才幸免主子险些摔倒在地。”说到这,皇甫熠嗤笑,“见事情败露,甄常在跪地连声哭诉,说手链是她出秋兰轩时才戴上的,当时好好的呢,她也不知怎就突然断裂了。”

    “后来呢快说说后来怎样了皇后该不会信了她的话,就此放过吧”皇后温婉贤淑,很少因为一些小事治罪后宫嫔妃,如果甄常在一个劲否认,哭诉着请求宽恕,想来以皇后的性子,多半会将事情不了了之,连城心念转动,禁不住觉得皇后的心有些太过软了。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皇后是温婉贤淑,是不曾因些小事治罪后宫嫔妃,但此番她怀的可是龙种,且这个孩子是她和皇上期盼多年,好不容易才有的,她又怎会听甄常在几句胡诌,以及掉下几颗不值钱的眼泪,就此放过欲谋害她孩儿的凶手。

    “皇后自然是不信的。”皇甫熠握着连城的小手,语声轻柔道,“当机就让陈福将事情禀报皇上,而后皇上直接将人丢至冷宫,一番拷问下,甄常在说是受淑妃唆使,才会一时鬼迷心窍,想要对皇后不利。”

    “淑妃一定不承认对不对”淑妃行事算不上低调,但也没梅贵妃之前高调,基于这点,连城认为如果真是淑妃唆使甄常在,企图让皇后落胎,那么她必不会留把柄在甄常在手中。

    皇甫熠点头,“淑妃确实不承认,还说甄常在是梅贵妃的人,想通过诬陷她,引得皇上厌憎三皇子,好给梅贵妃和大皇子讨公道。”

    “梅贵妃和大皇子这事怎么又牵扯上他们母身上了”人都已死,也真是奇怪,还能被拉出说事。

    “淑妃说梅贵妃身边的丫头翠喜,原是甄常在身边的人,因为梅贵妃偶见翠喜,觉得那丫头是个机灵会办事的,就讨要了去,同时许诺甄常在,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到延福宫找她。你也知道,皇上并不喜女色,甄常在入宫几年,怕是没见过几次龙颜,更别提侍寝,因此,她对梅贵妃感恩戴德,想着有朝一日通过这棵大树,达到她承宠的目的,却没想到梅贵妃这棵大树还没帮到她,就一瞬间倒了”

    “这都是淑妃说的吧”连城眉儿微挑,嘴角挂起一丝讥笑。

    皇甫熠道,“是淑妃说的,但她有人证。”

    “人证”连城眨眨眼,讽刺道,“她倒是真不简单啊”

    “她的人证就是甄常在身边的丫头。那丫头说甄常在在梅贵妃死后,时常诅咒淑妃,说是淑妃以见不得人的手段,让皇上厌弃了梅贵妃,终害得梅贵妃惨死。”皇甫熠轻叹口气,幽幽道,“任谁都能想到甄常在所行之事,与淑妃脱不开干系,但其做事滴水不漏,以至于甄常在最后只能做替死鬼,让淑妃侥幸逃脱罪责。”

    连城蹙眉,“甄常在的那个丫头呢既然能背叛主子,那么背叛淑妃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严加拷问,皇上岂会查不出淑妃的罪证”

    “皇上自然有想到这一点,可是那丫头为证明自己所言属实,在指证完甄常在后,趁所有人不注意,一头就撞上桌角,立时就没了呼吸。”女人多,随之而来就是阴谋多,事端多,还是他明智,早早就下定决心,一生只要一妻,恩爱白头两不疑。

    “那皇上就那么放过淑妃了”连城淡淡道。

    皇甫熠摇头,“禁足,没有圣谕,不得走出寝宫一步”

    “她也真是个蠢的,难道就不知自个儿子是个什么德性吗竟异想天开以为落了皇后的胎,她的儿子就能顺理成章成为大周未来之主。”

    “我虽没怎么上早朝,不过听说前些时日的朝会上,有不少大臣联名上书,请求皇上以江山社稷为重,早些立下储君人选,并上奏说三皇子能力出众,堪当大任”

    “就没人请奏立五皇子为储君”连城玩味一笑,凝视着男人问。

    皇甫熠挂挂她的俏鼻,笑道,“有的,不过人并不多。”

    “说真话,五皇子真够沉住气”连城若有所思道,“他喜欢三妹呢”

    皇甫熠闻言,眸光闪动,“他城府颇深,出宫建府后,也没少培养自己的势力。”

    “你说皇上知道吗”

    “知不知道又能怎样皇子成人,哪个手中没点势力,我想皇兄只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再说,老五很自持,并没做什么触犯皇上忌讳之事。”皇甫熠说着,浅淡一笑,“其实老五之所以有所准备,应该与皇后和灵儿也有一定的关系。”

    连城思索,半晌道,“没错,我能理解。不过,他想得我可真够远”

    “世事变化,谁也说不准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如果我身处他的位置,也会考虑那么远的,总比事到临头,手足无措要好。”窗外朦胧细雨渐渐停息,皇甫熠忽然笑道,“咱们这关系可真够乱的,要是三妹真与老五走到一起,咳咳咳”干咳数声,他续道,“称呼上无疑更加混乱。”

    “若真成了,倒也没什么乱的,大不了分场合,各叫各的。”连城一脸不在意,撇撇嘴儿,缓声道,“五皇子人不错,但他后院已有侧妃,而且那侧妃还是我堂妹,这要是宁儿真嫁给他,得有多别扭。我反正是不希望他们走到一起。”

    皇甫熠眸光宠溺,语气温软柔和道,“这有何难,你不希望三妹嫁给他,那咱们就不让他们走到一起就是。”

    “你是要耍手段么”连城冷哼,“我是不希望,但感情的事谁又能说得准要是三妹喜欢他,非他不嫁,身为二姐,我是会祝福她的”那丫头似乎,好像对五皇子有那么点意思,可是堂姐妹同侍一夫,这也太别扭了

    连城知道于古人来说,这全然没什么,哪怕是亲姊妹共侍一夫,中国历史上也不是没有。

    然,她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希望三妹受委屈,尤其是在感情上

    但愿小丫头只是对五皇子有那么点好感,并未深陷。

    “你那堂妹有些太过木讷。”皇甫熠这厮也不知是闲得慌,还是投亲亲娘子所好,又说起五皇子府上的八卦来,“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她当初可没少受她那继母母女欺辱。”

    连城一听她这话,顿时来了精神,正色道,“她怎么了难道遇上什么事了三妹过来看我,我还有问到慧妹妹最近可好,她随口说了句好着呢,便没再提起旁的,你快说说顾慧到底怎么了”

    “她把忠勇伯府的弃妇接到皇子府住了。”皇甫熠闲闲地说着,“忠勇伯府被流放那日,因你那二堂妹已被休弃,就没将她一起押离京城。恰好那日睿的侧妃坐车回侍郎府,便从街上将那疯妇救下”

    “哎呀,你说重点成么”连城嫌弃地瞪男人一眼,道,“顾绵该不会装疯吧”

    皇甫熠不疾不徐道,“是不是装疯除过你那二堂妹本人,咱们又岂能知道不过,她现在可是一副大家闺秀做派,比睿的侧妃看着还要温婉端庄几分呢”

    “”连城微愕,“顾绵大家闺秀你这不是逗我玩吧”娇纵,和杨氏一样蛮不讲理,阴损,就这样一个女子,竟被称之为大家闺秀,莫非男人眼瞎不成“你是听说的,还是亲眼有看到她的言行举止”

    “听说的。”皇甫熠笑笑,凝视某女,一字一句道,“可这并非空穴来风。”

    “是吗这话怎么说”连城靠在大引枕上,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催促身旁某只,“说啊,你发什么愣”

    皇甫熠眨眨黑眸,慢悠悠道,“我在想一首诗。”

    “你这是吊我胃口是不是”连城气恼,伸手就在男人腰上掐了一把。

    “没有。”握住她的小手,皇甫熠甚是无奈一笑,“我只是在想你那位二堂妹做的诗词。”

    连城嗤笑,“她还会做诗词”瞧男人依旧在认真回想,她不由道,“该不会她的诗词都已传到坊间了吧”

    “是有几首从老五府上传出,坊间的文人都称你那二堂妹有才华呢有的甚至为她甚感可惜”皇甫熠轻语,“哦,我想起来了,有一首好像叫什么“愁思”来着,想听吗”言语到这,他眨眨漆黑的眼眸,淡淡笑道。

    连城没好气道,“自然要听听的,我还真不知她是位才女呢”

    “成,我这就给你吟两句。”皇甫熠眉眼含笑,徐徐道,“落叶纷纷暮雨和,朱丝独抚自清歌。放情休恨无心友,养性空抛苦海波”吟完,他问,“怎样”

    “蛮不错,可是这真是她做的吗”连城咀嚼着那首“愁思”,总觉得以顾绵的脾性和才学,要做出这等诗词,实在不太可能,“还有吗”

    “有是有,不过我可没那闲心思记这些。”皇甫熠淡淡道,“你那二堂妹有无才学咱们可以不用想,但就她现在的转变,你觉得这于睿侧妃好么”

    连城无所谓道,“我有对她说过,要想不被人欺负,就得自己厉害起来。照现在的情况看,她怕是把我说过的话都忘到耳朵背后去了。既然这样,我还操什么闲心。”一个人自己不知保护自己,旁人再急又有何用

    “其实老五府上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就是他那侧妃一直病病歪歪的,现在府里的内务由你那二堂妹从旁搭把手呢”皇甫熠若有所思道。

    “是慧妹妹自个提出的吧”连城问。

    皇甫熠淡淡道,“据说是。”

    “好了,她爱怎样便怎样,我是不想再管她的事了”烂好心,总得吃上一回大苦头,方知对有些人绝对不能心软。

    有关顾慧,顾绵之间的事,就连城现在的记忆,了解得并不多。

    未大婚前,顾宁和她闲聊,偶有提起过一些。听后,她仅是一阵唏嘘,再没多想。

    室内好一会静默,两人都没有说话。许久,某女朝窗外灰蒙蒙的天色望一眼,轻抚高高隆起的腹部道,“再有八日就是你的生辰,咱儿子要是能在那日出生,就太完美了”

    “不好。”皇甫熠皱眉道,“十月怀胎,瓜熟蒂落,如果和我生辰在一天,儿子岂不是要早产几日,这一点都不完美”说着,他在连城眉心一吻,“我要你好好的,要我们的孩子也好好的,要不生辰就别过了,免得累到你。”眼里柔情闪动,他专注地看着她。

    连城抚上男人俊美的脸庞,笑容温婉清雅,“说过给你过生辰,怎能临时取消再者,我和孩子都好着呢,胎位也很正,根本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至于会不会累到,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有郝嬷嬷,离影她们在,我能做什么重活,累活安啦,到时咱们好好热闹热闹。”

    “我就是怕累到你”将她的手握住,贴在自己脸上,皇甫熠语气温软道,“这几个月来辛苦你了”

    连城知道他话中之意,莞尔一笑“一点都不辛苦”说着,她眨眨明眸,勾住皇甫熠的脖颈,往下拉了拉,凑到他耳畔,小声又道,“我有说过的,我很愿意为你生孩子,生我们的孩子,所以我从未觉得辛苦”

    “生产时我会陪在你身旁,我们一起等待儿子降生,一起看他第一眼,一起听到他的声音,一起看他睁眼”眼里情意流转,温柔得似能滴出水一般,他轻轻地说着,嘴角漾开的笑容,如莲般绽放,清雅而醉人。

    “嗯,我们一起”连城点点头,望着他,亦笑容璀璨。

    由于刚下过雨,地面湿滑,天色也是灰蒙蒙一片,王府内各处基本无人走动。

    “洛小姐,你确定这里安全吗没有人会发现咱们在这见面”于凤朝四周围看看,小心翼翼地问。

    洛素罗倚栏而靠,浅笑道,“先不说今个这天气如何,就咱们二人站的这地,你觉得有人能找到这里吗再者,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你那些姐妹可都在屋里用晚膳呢,放心吧,没有人知道你我在这碰面。”

    闻言,于凤心下稍安,但身子还是往亭中一不起眼的角落挪了两步,而后看着眼前的绿衣少女,道,“洛小姐越来越美了,就是咱们女子看到,也只觉呼吸一窒呢”脸上带笑,言语极尽谄媚。

    “你可以变得比我更美,甚至可以拥有和顾连城一样的容貌,想吗”洛素罗微挑眉,眼里染上一丝浅浅的诱惑,“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你就可以成为熠亲王的女人,到那时谁还想你用过什么手段。”

    于凤有一丝心动,但她不要成为旁人的替代品,尤其是王妃的替代品,“不,我不要变成和王妃一模一样,我就是我,我要王爷喜欢上真正的我,而不是王妃的替代品。”用力摇摇头,她拒绝道。

    蠢货以为自己是哪个啊还妄想被那人真正喜欢上,真是愚蠢到家了洛素罗心里一阵鄙夷,脸上却没表现出丝毫不妥。

    “不愿意就算了。今个找你,我是来送这个的。”说着,她从袖中掏出一个尤为精致的长方形木盒,有成人巴掌那么大,“里面的东西你回屋再看,具体怎么用,我现在就告诉你。”眼神示意,于凤挪步,凑上前,待听她说完,于凤边点头,边低声道,“谢谢洛小姐,谢谢你这么帮我,我都记住了”没想到,她实在没想到自己会有贵人相助,这位洛小姐不仅人长得好,心地也这么好,事成后,她一定要再次好好感谢洛小姐一番。

    洛素罗摆摆手,一副云淡风轻样,“有什么好谢的我也就是被你一片痴情感动,才决定帮你一把,至于事情到时会不会成功,可就要看你自个了”顾连城,我答应小哥不会拿你怎样,但给你添点堵,没什么不可以吧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