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3章 :笑闹
    “这可不是打趣,我是真希望你婚后幸福!”招呼离影坐到近旁,握住她的手,连城眸光清亮,轻语道,“你嫁得太远,遇到事我和王爷,还有你哥哥肯定不能及时帮到,这就需要你用心守护你的婚姻,浇灌你和琛帝之间的感情,如此一来,你们的爱才能长久,才能永固,不是他人所能动摇的。而给宝宝做胎教,无疑有助于夫妻间感情增长,更能拉近父母和孩子间的感情,记住我说的这些,一定要记住哦!”

    离影听得认真,却还是一知半解,不由问,“王妃,这胎教有你说得那么神奇吗?孩子那么小,他能听懂咱们大人说的话吗?”

    “能的。”连城肯定地点点头,笑盈盈道,“宝宝四个多月就有意识了,他能感知到外界的声音,也能感知到母亲的心情,所以啊,我们怀宝宝时一定要让自己天天好心情。”言语到这,她将离影的手贴到自己腹部,接着语声含笑,与宝宝说话,“儿子,听到妈妈的声音了吗?离影阿姨要和你打招呼呢,来,动动你的小手,小脚丫!”

    她这正说着呢,离影忽然就美眸大睁,嘴巴半张,一脸的不可置信,她好惊讶,又觉得好神奇,宝宝真和她打招呼呢,隔着薄薄的衣物,她刚刚感知到宝宝有踢她,对,宝宝就是在踢她呢,她的手有感知到,“王妃,小世子有踢我,我……我感知到了!小世子好聪明,他一听到您的话,就和我打招呼呢!”她欣喜,她高兴,差点语无伦次。

    连城笑笑,“给宝宝做好胎教,可以让他变得更聪明呢!神奇吧?”

    “嗯!”离影重重地点点头。

    皇甫熠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从外面进来,就看到离影的手在自家娘子隆起的肚子上放着,微怔片刻,倒也没说什么。

    “离影见过王爷。”从连城掌心抽回手,离影忙起身,向其见礼

    轻颔首,皇甫熠道,“我今个进宫顺便替你向皇上请封,皇上的旨意当即就下来了!”说着,他就从袖中掏出一道明黄圣旨,递到离影手中,“是静安郡主。”

    “谢……谢王爷!”离影接过圣旨,脸上表情略显激动,她知道王爷这么做,是想她出嫁体面,让东旬那边不敢轻看她,跪地,她面朝皇宫方向叩谢圣恩,而后起身,抿着嘴儿侍立一旁。

    连城语声轻快,笑道,“离影,恭喜你了!”抬头,离影与她视线相对,轻浅一笑,“王爷,王妃若是没什么吩咐,离影就退下了!

    皇甫熠“嗯”了声,走向榻边。离影向二人各一礼,恭敬退离。

    “瞧你,不是说不惧寒冷酷暑么?看看现在这样子,脸上还红扑扑的呢,先去洗洗,换件衣服再到我身边来!”连城有些嫌弃地白男人一眼,可下一刻却已下榻,“你去沐浴,我给你拿干净的衣物。”

    皇甫熠暖暖一笑,柔声道,“我这就去沐浴,谢娘子大人体贴为夫!”

    “贫嘴!”连城“扑哧”笑出声,跟着又丢给他一个白眼,没再搭理自家的假仙相公。

    男人宠溺地笑笑,就径直走向温泉池。

    从柜子里取出干净的衣物,连城嘴角含笑,边走边道,“之前一直穿火红色,后来全是青色,你这人的喜好也真够单调的。”温泉池那边只传来细微的水花声,男人并没有接话。

    连城嘴角一勾,暗忖,丫的又要作怪了么?以为她现在肚子大,不方便是么?

    “喂,你别闹我哦!要不然我会给你好看的!”近来每次沐浴,都要和她一起,虽说那种事做得少,可丫的黏糊度却愈发渐长。

    穿过层层如紫雾般的纱幔,连城没有看到人,就是温泉池中也没有。

    躲哪儿去了?

    都二十出头的人了,真会玩!

    “出来吧,别胡闹!”说着,她转身朝周围的圆柱后瞅,结果也不知怎么的,脚下一个不稳,人就往地上倒去。

    就在这时,一有力的臂弯立马将她揽入怀中。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这要是摔倒了,可就糟糕了!”连城惊慌未定,连连拍着胸口。

    皇甫熠此时脸色煞白,刚刚那一刹那间他的三魂七魄险些被吓出来,是他不好,不该躲在圆柱后,等着一会抱起她一同沐浴。

    说来,这夫妻二人都有个毛病,那就是沐浴时不喜下人在旁伺候,于是乎,自打成亲后,二人多数都是共同洗浴,毕竟夫妻两个没啥避讳的。

    再者,这也是夫妻间的情 趣不是。

    皇甫熠喜欢这样的相处,连城倒是无所谓。

    “没事吧?”轻柔中带了丝微颤的嗓音扬起,皇甫熠拦腰抱起娘子大人,漆黑的眸中满是担心。

    连城笑着摇头,“没事,瞧把你吓得。”言语到这,她发现……发现男人已不着 寸 缕,就那么紧紧地抱着她。

    “你……你怎就……”无语啊,这丫的怎就……

    天热,为图个凉快,她穿得很薄,如此亲密接触,就不怕……

    “沐浴不都这样么?”男人的脸色逐渐恢复常态,笑着挤挤眼,“一起。”

    “不要。”某女断然拒绝。

    熟料,她手里的衣物已被男人抓起,接着随手一扬,就落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天热,洗洗舒服,我伺 候你。”男人凑近她耳畔,嗓音磁性而撩 人。

    连城轻捶他胸膛,瞪着这无赖的男人,哼哼道,“我一点都不热好不好,你放我下来,快些!”

    男人只笑不语,下一刻已步入温泉池。

    坐在台阶上,温热的泉水漫过他的腰腹,他修长的手指甚是随意的一番动作,连城身上已再无 遮 掩之物。

    “我可说好了,不能那样的。”脸上红晕扩散,她趴在男人紧致的肩上,低声嘟哝一句。

    皇甫熠边往她背上撩水,边道,“我知道。”他的嗓音微微有些沙哑,连城连连翻白眼——自找罪受。

    她在他腿上坐着,岂能感知不到他的变化。

    “你自找的。”她有些幸灾乐祸道。

    皇甫熠点头,“是自找的,娘子就不怜惜我?”他的语气有些可怜兮兮。

    没等连城说话,他又道,“距离生产还有三个来月吧?”

    “是呢!”连城回道。

    “时间过得有些慢啊!”皇甫熠怨念一句,温凉的吻已落至娘子大人白 皙优美的脖间……

    他轻放人儿坐到台阶上,自个蹲在她身前……

    “别……”连城眸光逐渐迷 离,只觉心跳得好快,倏地她回过神,阻止男人接下来的动作,“时间过得很快的,你起来!”

    皇甫熠目光灼热,在亲亲娘子的要求下不得不终止动作。

    挨着她坐好。

    连城眸中已恢复清明,看向他,柔声问,“皇上那么急召你进宫做什么?”伴言语出口,她的小手顺着他紧致的胸膛……

    “你……”很快,皇甫熠身体一颤,语声沙哑道,“我没事,你……”

    “这又没什么,只要你开心就好!”连城眨眨眼,略带些女儿家的娇羞,低语一句。

    皇甫熠也就由着她了,娘子心疼他,他若不领情,岂不太对不起娘子大人的好意了!

    某人心中所想,无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要是被他家娘子知道,哼,保准后面三个来月绝对再没有福利可享。

    好一会工夫过去,男人神清气爽,方揽着娘子大人道,“皇后有喜了。”

    “哦!”连城不觉得奇怪,病都已被她治好,按理说早该有了,这都过去两个多月了,才传出喜讯,看来皇帝的“功力”还是不够啊!

    “皇兄也是,膝下龙嗣一堆,至于高兴成那样么!”午后,皇甫熠本好好地陪在自家娘子身侧,不料宫里传来皇帝的口谕,要他立刻进宫,好吧,圣明难违,他去,结果呢?他一路快马加鞭赶到宫门口,继而跃下马背,疾步进入宫门,径直到御书房后,就告知他皇后怀上龙嗣了,已有月余,那一刻,他是真不知说什么好了!急唤我入宫,就告诉我这么个消息,当时下我就没好气地给他来了一句“就这事。”,皇兄倒好,一点都不生气,看着我笑得就像个毛头小子。”说到这,男人简单为两人清洗下,就抱起自家娘子走出浴池。

    “皇上高兴也是理所当然,他唤你进宫就是想和你一起分享他的喜悦,你该恭喜才是。”两人换好衣物,牵手返回榻边,面对面侧躺而卧,连城语气温柔,笑着道,“这也说明皇上和皇后感情好,于大周,于整个皇室来说,都是好事呢!”

    皇甫熠单手支头,不以为意道,“他们可是有个灵儿呢!”

    “那不一样。”连城眼波流转,摇摇头,淡笑道。

    “也是。”皇甫熠了悟,“希望皇后这次怀的是龙子,如此的话,大周也就安稳了!”

    连城却道,“也不一定。如果有人非得挣那把椅子,即便皇后这胎诞下的是龙子,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皇甫熠沉思片刻,道,“淑妃不是个安分的,但她的儿子却难成大器,老五倒是适合那把椅子,可他是皇后养大的,如果顾念亲情,应该不会乱来,至于那几个小的,母族不显,又不得皇兄宠爱,未来很难成气候……”顿了顿,他续道,“不过,这些都不是绝对的,毕竟皇后就算诞下嫡子,论年岁也忒小了,等他成人,中间变数太多,看来皇兄要保证嫡子坐上那把椅子,这往后可要不少费心呢!”

    “其实嫡子不嫡子的,于那把椅子没多大关系,只要心有雄才伟略,又勤政爱民,即便是庶出的皇子,也当得一国之君。”连城眼珠子一转,眸光狡黠,道,“你就没想过吗?”

    皇甫熠一时不解,“……什么?”

    “那把椅子啊?”连城眨着明眸,仔细看着他的神色变化。

    “你若想,我现在就进宫与皇兄说,明日咱们就可入住皇宫,登上那高位,想么?”皇甫熠漆黑的眸中有七分认真,三分玩味,挑起连城的下巴,“只要你想,我什么都能为你做,哪怕我再不喜,也会为你做到。”关于那把椅子的事,他没有对连城提起过,也不打算提及。

    但,她若真想他坐上那把椅子,那么他就有必要与宫里那位说说了。

    “切,谁稀罕啊!”连城摆摆手,笑容浅淡,甚是随意道,“你忘记我的身份了吗?要是我想,灵月现在怕是已经由我掌管,要是我特别想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那么别说是大周,就是这整个中原落到我手中,那也只是时间问题,你信么?”

    拿开男人的手,这回由连城挑起他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下颔,勾唇,嘴角漾开一抹邪魅的笑,“告诉我,你信么?”那笑还带了丝妩媚,带了丝性 感,妖娆。

    皇甫熠瞬间眸光炙热,握住她的手,靠近她,再靠近她,俯身吻上她的唇。

    好一番痴 缠过后,他揽她靠在怀中,二人四目相对,他很认真地道,“信!我信!我信你有那个能力,也信你能成为天下之主,成为一代女王!庆幸的是,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而我没有和你站在对立面,嗯,也不对,就算我与你是对立的,但最终我会臣服在你的脚下,任女王奴役,无怨无悔!”

    连城不可抑制地笑了,“就你嘴甜,就你会说话,真是的!不觉得肉麻么?”

    “我说的可是真话。”他实话实说,没什么可肉麻的。

    “好啦 不闹了!”抚着他俊美的脸庞,连城仰头道,“我呢,喜欢刺激,但也喜欢平淡,至于那什么女王,以及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一点都不在乎。”

    皇甫熠嘴角含笑,“我知道。”她是什么性子,他了解,而且很清楚。她可以寻求刺激,也可安于平淡,这样的她是与众不同的,在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一个她!

    “嘿!我什么样你都知道,你难不成是我肚里的虫子?”连城眼神促狭,出言打趣。

    将她的手贴在自己心口,他说,“我这里和你的紧紧地系在一起,所以,你是什么样,你又在想什么我都知道。”俊脸上笑容浮开,那笑非常宠溺也非常温暖。

    连城脸上一红,专注地看着他,问,“我很好么?”

    皇甫熠肯定地点头,“很好,非常好,如有来世,我还是你的夫,你也依旧是我的妻!”

    “来世我要做男人,换做我来娶你,怎样?”连城嘴角一勾,秀眉上挑。

    “成,来世我就做女人,只等与你相遇,相识,相知,好成为你的娘子!”他说得认真,逗得连城禁不住笑出声,“我说过么?我好爱你,好爱好爱你!”在他脸上“吧唧”亲一口,她笑得一脸幸福而满足。

    皇甫熠也笑了,笑容清雅如莲,唇角微扬,“说过,你说过……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你……”记得那晚她来王府,当着他的面问他是否有事欺瞒,他不说,不想要她担心,而她似乎猜到了什么,看着他,定定地看着他,流着泪一字一句说喜欢他,说爱他,说他不愿见她,那她就不见……

    那时她可能不知道,看着她滴落的泪水,他的心很痛,似要碎裂一般。

    她说了一个假如,说要他去陡峭,明知有危险的山崖上采一朵她喜欢的话,问他去么,他的回答是不去,因为他放不下她,放不下她一个人在失去他的痛苦中煎熬。

    所以他回答不去,跟着补充等她遇到更好的男人,那个人比他还要好,比他还要爱她,到那时,他会去采那朵开在陡峭山崖上的花,送给她……

    只因那时她已有更好的归宿,他离去已无憾!

    连城没再说话,皇甫熠这时抚着她隆起的腹部,嗓音温和,笑问,“宝宝今日可有闹你?”

    “宝宝一直很乖的。”连城眼里染上暖意,微扬下巴,嫌弃男人道,“你小时不乖,总闹腾母妃,就以为宝宝和你一样吗?”

    皇甫熠笑看向她,眼里温柔更甚,这令某女的小心肝不争气地快速跳了好几下。唉!她的定力还是不够啊!尤其是在他那样的眼神注视下,总是难以招架,绝美空灵的脸儿染上满满红晕,某女嘀咕道,“不许那样看着我,我又没说错,你小时候一定很淘气,要不然也不会初识我时,那样蛮不讲理!”她目光躲闪,皇甫熠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低笑出声,“娘子说的是,我小时候是很淘气,没少闹腾母妃。”说着,他叹息一声,“咱儿子这么乖觉懂事,看来全像六哥了!”

    连城没有出声,就听他续道,“六哥很安静,嘴角永远都挂着温润雅致的笑容,他也很聪明,十岁不到,就已熟读经史子集,每每父皇遇到难解的政事时,都会有意无意地问他,而他总会给出一个令父皇出乎意料,却又高兴的不得了的答案。”

    “是母妃告诉你的?”连城问。

    皇甫熠点头,又摇摇头,“有的是母妃与我说的,有的是我听宫人们私下议论的。”

    “他如果尚在世,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连城赞道。皇甫熠静默良久,方道,“是呢!不过,你可别想着能嫁给他,有我呢,就算他是我嫡亲的皇兄,也别想抢我的娘子!”他语声轻柔得不要不要得,听着好不傲娇。

    丫的这是在吃飞醋么?而且对象是他已故的皇兄,她不就赞人家一句么,真小气。

    某女虽这么腹诽着男人,但小心肝还是再次不争气地狂跳两下,她最受不得他一双用情至深的眼眸,以及用极尽宠溺的语气与她说话。

    躲着他的视线,心里却为他的温柔,为他的宠溺感到百般甜蜜。

    她,好没出息哦!越活越回去了,与情窦初开的小女儿家没两样。

    哼哼,某女以为自个很老吗?

    “好些日子没回侯府了,也不知我大哥,三妹,还有小骏儿他们可还好!”连城转移话题,不就之前的话再往下说,免得话到深处,勾起男人的心伤,“听说陆大哥定亲了,这是真的吗?”

    “宁远侯和侯府诸人都很好,他现在在军中任要职,嗯,陆世子也在军中供职,婚事是昨日定的,对方是翰林院刘学士之女,品貌尚佳,是门好亲事。”皇甫熠嗓音温和,慢慢叙说着,“婚期在十月中旬。”

    “那位刘小姐也真是好福气,能嫁给陆大哥这样的好男人做妻。”

    “我不好么?”

    “……”盯着男人,某女不解了,这和他有毛线关系?

    “你的陆大哥真比我好?”皇甫熠做小媳妇样,“是不是?”他可没忘记陆随云曾经是自个的情敌。

    连城明眸眨啊眨,嘴角一勾,“你很好,宇宙无敌,超级好!”

    “是么?”男人多云转晴,笑问。

    “当然是了!”丫的装吧,显然又吃飞醋了,却装腔作势,哼,碍于他男子汉的尊严,她就不拆穿啦!

    陆大哥,那个宛若清风明月般的男子,她与他也有过颇深的交集么?

    没印象,估计又在遗忘的那一段记忆里。

    皇甫熠满意了,娘子大人已忘却过往,那他就不与陆某人计较了,反正抱得美人归的是他,而且娘子大人好像对某人当初也没啥意思。

    有关陆随云的婚事,信阳侯原本打算好好计较一番的,熟料,他找陆随云商量,得到一句“孩儿的婚事,父亲做主就好。”,闻言,他心里总觉得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