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5章:大婚3
    洛逸轩清冷如月般的眼眸锁在她愤怒的脸上,一字一字道,“你、这、样、只、会、让、人、更、加、讨、厌!”他说得很慢,语气颇为冷漠。

    登时,洛素罗脸上的愤怒僵住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洛逸轩,看着她的兄长。

    好陌生,他好陌生,这还是她的小哥吗?怎会这么冷,这么……这么陌生……

    半晌,洛逸轩丢开她的手,一句话也没说,纵身跃下假山,回房而去。

    洛素罗目光怔忪,望着他渐行走远,直至消失不见的身影,眼里刚止住的泪水,再度簌簌掉落不止,她蹲在假山上,抱膝无声地哭着,月下,她就那么小小一团,显得无比凄凉孤寂。

    温泉池那边不时传来轻微的水声,连城平躺在*上,手抚身上的痛处,眉儿紧紧蹙在一起。

    疯丫头这个时候自虐,意欲何为?是不想她高兴,不想她好好过个新婚夜?

    是了,以疯丫头的性子,十之八、九是这样没错。

    皇甫熠沐浴过后,身上只着一件宽松如雪般洁白,如水如月华般柔 软光滑的长衫,乌发散落脑后,有那么几缕随意地垂在胸前。

    美男眉目如画,唇红齿白,宛若画中谪仙,清逸出尘,却又不失妖娆,然而,某女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皇甫熠皱了皱眉,是他魅力还不够么?对于自己的样貌和风采,他可是很有自信的,那……那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小女人美眸大睁,望着*顶,他都在*边站了好一会,她却没丝毫反应,这也忒打击人了!

    原本想好的……就要这么泡汤吗?

    他可不承认自己准备色 诱小女人。

    憋 了好久了,好想狠狠 地疼爱她一番。

    “有什么心事吗?”皇甫熠忍不住了,磁性撩 人的嗓音扬起,“今晚可是咱们的新婚夜,娘子没忘吧?”

    “啊?”连城蓦地回过神,眸光挪转,便看到男人神态慵懒,又不失妖娆,嗯,还带了丝清雅谪仙之气,在*边站着。

    妖孽啊妖孽!

    长发散落脑后,长衫随意着身,胸前大半肌肤 果露,尤其……尤其是那长衫也忒薄了吧,她怎么就能看清那下面线条流畅……

    咽了咽口水,连城在透过男人身上的长衫,看到两个小 红点,再到紧致结实的腰身,就不敢再往下看了。

    “你……你干嘛穿成这样……干嘛摆出这么撩 人的姿势……”错开男人满是柔情的目光,某女面朝里,侧身而睡,小声嘀咕道。

    皇甫熠轻轻掀开锦被,坐到*上。他柔情满满的眸中含着笑意,从容而优雅地躺在了自家娘子身侧。

    “夜里安寝我一直都是这么穿来着,至于娘子说的那个什么姿势,可是冤枉为夫了!”长臂伸出,揽亲亲娘子入怀,男人含笑的语气轻柔似水,“为夫魅力无边,刚刚只是很随意地在*边站着,并没刻意摆什么撩 人的姿势,从而诱 惑娘子大人!”

    连城的脸好红,哼唧道,“哼,以色 诱人很不好,真不知道你是从哪学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丫的嘴里没实话,倘若刚刚那一幕不是诱 惑她,她就……就怎样……

    我勒个去,姐这会词穷!

    其实……其实姐很欣赏……

    啊呸呸……顾连城你的节操呢?都碎地上了吗?

    某女心里捂脸,呜呜……没节操了,早没了,自从被丫的掳获芳心后,姐就没那玩意了!

    宴席尚未散去,虽说这主院与设宴的地方有些距离,但在这静寂的夜里,门外还是时不时传来热闹的声音。

    龙凤喜烛摇曳,偌大的新房里,处处彰显着喜气,放眼望去,满眼都是喜庆的红。

    “*上都收拾干净了?”想到送亲亲娘子回新房那会所行之礼,皇甫熠不由笑问。

    连城抬起头,与他含笑的黑眸相对,眨眨眼,“什么收拾干净了?”

    “桂圆、栗子、大枣,莲子……”皇甫熠话没说完,就见自家娘子脸上又是一红,嘟哝道,“不收拾完,难不成要垫着我啊!”想到一进新房,她和他被要求站在一起,他紧握着她的手,喜嬷嬷嘴里边念叨着吉祥话,边往他们二人头顶撒各样带有喜意的干果……那情景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二人目光相对,短暂过后,她转头,他也转头,嘴角隐隐漾开一丝笑意。

    她有看到,眼角余光有看到那丝笑意,很*溺,很温暖。

    可她当时却在腹诽——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喝过交杯酒,喜嬷嬷端来半生的饺子,他只让她咬一小口,就让喜嬷嬷端走,低声与她说,“孩子咱们都有了,那就是个意思,吃太多肚子会不舒服。”哼哼,最后还不要脸地说了句,即便不吃那什么半生饺子,他们也能生出很多孩子,因为他会非常努力,非常勤快地 交公粮!

    麻痹,听那话,丫的不是痞子还能是什么?假仙,哼!

    “娘子……”皇甫熠轻唤。

    某女真想翻个白眼,她就在身边好不好,就在他怀中正与他四目相对好不好,犯得着这么唤她么?

    她抿着唇儿,忍着脸上的灼烫,没有说话,一句话也没有说。

    皇甫熠定定地看着她红红的脸儿,看着她强装镇定,看着她明亮如玛瑙般的眼珠子不停地灵活转动,他笑了,声音低沉而柔和,“娘子,我就一点都不好看么?”

    “啊?”连城懵,不知男人话中是何意。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大手轻瞄着她的眉眼,她的鼻,他又柔声道,“娘子的眼睛都不往我身上放呢,难不成为夫真就一点都不好看?”

    我嘞个去!丫的这又开始启动诱 惑模式了,且逼着她说:你不仅好看,真真是太好看,以至于我不敢长时间与你视线相对,不敢被你那一双惑人的眼眸锁定,从而……从而扑上去,立马将你狠狠蹂 躏一番。

    心里虽这么腹诽着,连城脸上却除过淡淡的红晕,剩下的就是淡定,“好看。”

    挑起她优美的下巴,皇甫熠迫小女人与他四目相对,“不许躲闪,看着我的眼睛。”

    “干嘛?”连城小声嘟囔。

    皇甫熠在她唇上亲了下,低哑迷人的嗓音扬起,“真好看?”

    “嗯,很好看,我好喜欢,好想立马扑 倒你丫的!”连城傻兮兮地说出了心里话,她不知男人此时有启用醉幻魅瞳,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对男人没有防备的她已深陷其一双摄人的黑眸中。

    皇甫熠很满意自家娘子的回答,不光满意,一颗心也随之狂跳了数下。

    扑 倒他,小女人原来一直想着要扑 倒他,他的女人就是与众不同,那今晚就由着她了!

    黑眸一眨,他眼里恢复柔情蜜意,轻语道,“为夫等着娘子扑 倒!”

    连城大窘。

    什么?

    等着她扑 倒?

    她是很想那么做,可是她有那么说过吗?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某女长睫微垂,装糊涂。

    皇甫熠笑,“今晚可是咱们的新婚夜,我有问过杜院首,他说危险期已过,我们可以……”

    这事都要问人,傻啊?她懂医,自然知道前三个月过去,夫妻间可以那啥,真是个傻子,为这事还问杜伯父。

    某女心下狠狠鄙视男人一眼,依旧淡定道,“我是孕妇,一切得听我的,我说不行就不行,明白吗?”他身上的气息干净清爽,好闻极了,好贪恋这独属于他的味道。

    “娘子,为夫都忍好久了,若是娘子不好意思,就由为夫来吧,我会很小心的……”皇甫熠说着,双臂就已撑在某女两侧,半俯身,“就一次……”连城美眸大睁,身体微有些紧绷,男人自然感知得到。

    “别怕……”他轻喃一句,没有继续动作,只是爱恋地看着自己的女人。

    过了会,他慢慢……

    温热的气息萦绕在两人之间,他的呼吸宛若一片鸿羽,轻轻拂过她的肌肤,痒痒的,好不让人脸红心跳。

    “没有不舒服吧!”他动作很轻,尽力隐忍着,以免伤到她,伤到他们的孩子。

    连城摇头……

    “其实我没事的。”良久,待男人躺回自己的位置,连城小声道出一句。

    傻瓜,也太能忍了!

    知道他是为她好,怕伤到她和宝宝,可是这样的他,让她也心疼啊!

    被皇甫熠揽在怀里,听着他仍有些紊乱的呼吸,连城伸出手,抚上男人轮廓分明,俊美绝伦的容颜,柔声道,“你这样我会心疼的。”说着,她的手沿着他的脸庞,到他修长的脖颈,一路……

    “你……”倏地,皇甫熠身体僵住,漆黑的眼眸,随之瞬间灼热起来。

    下一刻,他握住自家娘子的小手……

    “谢谢你,小东西……”

    “傻瓜……”这有什么好谢的。

    皇甫熠笑笑,“只做你一个的傻瓜。”说着,他起身,直接用锦被裹住连城,径直往温泉池走,“累了吧,我给你沐浴,想睡就睡吧!”门外,郝嬷嬷听到屋里的动静,忙吩咐从宫里带过来的两名宫女进屋,“快些更换*褥,别让王爷和王妃沐浴过后久等。”

    “是。”叫茉晴,茉雨的两名宫女,低应一声,忙推门进屋。等到皇甫熠抱着连城从温泉池返回时,*上已铺好新被褥。

    连城已然入睡。

    皇甫熠将她放到*上,拉过锦被盖好,方躺倒人儿身侧,“好梦!”凑到人儿脸旁,落下一吻。

    连城是饿醒的,自从腹中多了个宝宝,她就时常感到饿。

    睁开眼,拿开搭在自个腰上的大手,她起身看向窗外。

    天还没亮,可她已经饿了,抚着咕咕叫的肚子,她戳戳皇甫熠的俊脸,“我饿了!”

    熟料男人不知是昨个太过劳累,还是怎么着,竟然没反应。

    某女怒了,好家伙这才新婚第一天,就这么不把她往心上放,这还能成?

    于是乎,某女凑到男人耳畔,磨牙道,“你儿子饿了!你儿子他娘也饿了,听到了没有?”前面她声音娇柔似水,后面不用多想,嗯,完全不用想,因为男人蓦地坐起,睁着睡眼道,“饿了?我这就给你去做!”说着,就见人已下*穿衣,连城脑袋当机,美眸圆睁,张着嘴,有些难以置信道,“你……你刚说什么?”

    他要给她做吃食?她没听错吧?

    天雷滚滚,如谪仙一般的高大上王爷,要进厨房给她做吃的?

    很难相信,真的很难相信,她肯定在做梦,对,一定是在做梦!

    某女揉眼,再揉眼,而后看向男人。

    却发现男人一脸歉然地看向她,宛若小媳妇一般,低声道,“娘子千万别生气,是为夫不好,不该睡得太实,以至于没听到娘子喊饿,不过娘子放心,为夫这就亲自下厨,给娘子做好吃的!”皇甫熠此刻的小样,看着好萌萌哒。

    连城觉得自己被雷了,累的不是一点半点,且深感画面太美,不忍再看。

    “喂,你没病吧?”抿了抿唇,她语气柔和道,“病了没事,让洛公子立马给你看看就好,千万别耽搁了,要不然……要不然我和宝宝可该怎么办?我不要守寡啊,嗯,不对,我还能嫁人,可是我不要拖油瓶啊,呜呜……”某女捂住脸假哭。

    丫的装,看谁会装,你雷我,我还雷你呢!

    “我咋就这么命苦呢,刚成婚老公就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

    皇甫熠装不下去了,因为自家娘子真真比她还能装,瞧现在的样子,双肩抖动,那鼻子一吸一吸,发出的哭声多么令人为之感伤,为之心生怜惜。

    “好了,我不装了,我只是想逗你开心嘛!”整理好衣摆,皇甫熠在*边坐下,好听的嗓音扬起,“我有学做菜煲汤的,嗯,还学了如何制作糕点,你若不信,等着看就好。”

    连城不淡定了,眨眨眼,确认道,“你真的会做菜,会煲汤,还会制糕点?你什么时候学的?在哪儿学的?你就不怕被人笑吗?你学之前和学的时候是怎么想的?”这一刻,她就与现代的媒体八卦记者没两样。

    皇甫熠揽她靠在自己怀里,然后拉过锦被将其裹住,这才慢条斯理,一脸微笑道,“我会做菜,会煲汤,也会制作些简单的糕点。昨日之前我方算是学有所成,统共学习一月。至于学习的地点,自然选最高档的地方了,那就是皇宫御厨房。我为什么要怕人笑话?我学习这些,是为照顾我的娘子,为她能有个好身体,旁人想笑就去笑吧。”还别说,皇甫熠这厮成婚前一个月,几乎天天往宫里跑,虽然每次时间不是太长,但宫廷御厨房没少被他祸害,嗯,好在这厮悟性极高,祸害几次后,还真学得有模有样,不光切菜,炒菜,煲汤顺溜,就是和面粉,制作搞点也蛮有模有样。不过呢,御厨大大们,还有皇帝,太后,平阳长公主就苦哈哈了,丫的每次做好一道吃食,就让人品尝,等到品尝结果出来,但凡火候欠佳啊,咸啦,没味啦,熟过啦,他都会重新再做,直至满意为止。

    初时,能吃到他做的吃食,皇帝,太后各位大老板很高兴,可慢慢的,老板们就暗自叫苦了,感觉他们就是那试吃的小白鼠。然,最最要说的是,老板们心里其实是很高兴滴,他们知道这是小九在和他们亲热,只不过方式有些特别罢了。

    没错,皇甫熠确实有此意,通过试吃他做的菜肴,和为数不多的亲人增进关系,他喜欢有亲人的感觉,他也没忘记过亲人们对他的好,对他无尽的包容,尤其是皇帝,多年来,一心一意为他好,哪怕被他误会,仍然坚持真心待他。

    皇甫熠在乎亲人,多年孤寂,让他倍感亲情可贵。

    所以他想做便做了,行动随心动。

    对此,皇甫擎还笑骂他不务正业,但眼里却是满满的*溺和笑意。

    “你这是要*我吗?”连城眨眨眼问。

    皇甫熠刮刮她的俏鼻,嗓音轻缓柔和,“看来我以前做的真不够好,让我家娘子没感觉到我的心意,现在我郑重说一句,从今个起,我要努力,非常努力*我家娘子!”

    “是吗?”连城眉儿上挑,勾唇道,“那我就等着了!”

    皇甫熠在她眉心印下一吻,起身道,“你再睡一会,我很快给你做几样可口的吃食端过来。”

    “好,我等着”躺倒枕上,连城笑米米地目送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约莫过去两刻多钟,连城感觉已无睡意,便朝门外唤茉晴,茉雨进屋。

    洗漱,穿戴这些活儿,最早是唤芙,唤雪两姐妹在连城身边服侍,后来为贴身保护她的安全,皇甫熠安排离影,绮梦随在左右,现在大婚了,一切阴谋诡计基本告终,连城便做出决定——离影,绮梦可以跟着她,但工作性质与魅五人差不多,就是在她身边当差,至于具体干些什么,待定。

    宁远侯府那边的丫头,连城没往这边带,一则那些个丫头对侯府的情况比较熟悉,做起活计得心应手,另一则,有那些老人儿在侯府照顾顾祁,顾宁,小顾骏他们,她放心。

    下人她不缺,光皇帝给赐的公主府中就有不少,而皇甫熠这个亲王,自然也不缺下人的。再者,大婚前,皇后从栖凤宫拨过来的嬷嬷,宫女,个个很能干,且没有乱七八糟的心思,她用着完全放心。

    连城是自信的,她看人的眼光向来不会有错,还有,她甚是肯定,以及断定,没哪个敢在她和皇甫熠面前耍滑头。基于此,她很放心做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米虫。

    茉晴,茉雨伺候她洗漱穿戴好,茉雨笑着道,“王妃,奴婢给您梳个时下最流行的发式吧?”连城闻言,先是一怔,接着微微一笑,道,“流行不流行倒不重要,我只要轻松,随意,

    满足这两点就OK!”她做出OK的手势,茉雨当时下就愣住,不知何意,但她不是个笨的,稍加一想,便笑着点头,“奴婢明白王妃的意思,就是简单,随意,舒服就好。”

    连城奖励她一个微笑,毫不吝啬地赞道,“你很聪明。”茉雨腼腆笑笑,恭敬道,“奴婢所言所行都只是奴婢的本分,当不得王妃如此夸赞。”

    “尽本分自然没错,但你聪明却也是事实哦,莫动不动妄自菲薄。”连城眉眼弯弯,笑着道,“我不化妆,也不涂抹脂粉,嗯这样就好。”看着镜中的自己,连城颔首,“你的手很巧,这个发式我喜欢。”

    小厨房外站满了下人。

    王爷亲自下厨给王妃做吃的?这世界是不是玄幻了?

    王爷还说,只要他在厨房,除过烧火的,其他人一律不得靠近半步。

    我滴个神啊,他们看到的,听到的是真的吗?

    答案不言而喻,且千真万确。

    你不想相信,不愿相信,除非剜掉自个的眼珠子,聋了双耳。

    汗哒哒,厨房外诸人除过离涵,任伯二人,无一不汗哒哒,无一不目瞪口呆,如同木柱矗立在那。

    香气飘飘,皇甫熠亲自端着个大托盘,满目含笑,施施然走进屋里。

    乌鸡糯米葱白粥、豆鼓蒸鱼、姜丝牛肉、鲫鱼香菇汤,还有一小盘别致的糕点,看着桌上摆好的饭菜,看着那卖相极好,堪比酒楼大厨做出的佳肴,连城先是不自觉地吞咽两口口水,跟着在桌旁坐下,拿起汤勺喝了口鲫鱼汤,立时,双眼冒星星。

    不错,嗯,很不错,好喝!

    真是他做的吗?

    放下汤勺,她眨眨眼,语带怀疑,“真是你做的?从配料到下锅?”

    皇甫熠尚未说话,郝嬷嬷就笑着道,“王妃,这可全是王爷自个做的,咱们院里的下人都可以作证呢。”活这么大岁数,她还是头一回看到身份尊贵,样貌宛若天人般的男子,如此*爱一个女人。

    古往今来,怕也就只有这一个。

    “不错,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我今早就多吃些。”连城看着皇甫熠点了点头,盈盈一笑,翘起嘴角道,“你该不会只会做这几道孕妇吃的菜吧?这要是天天吃下去,肯定腻得不要不要的,再有,宝宝生下后,我还有得吃吗?”她眨眨眼,再眨眨眼,看得皇甫熠一阵好笑,“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只吃这几道,也不会等你生了宝宝没得吃。”

    “这就好,开动吧!”说着,连城就开始用起饭菜来,可是为嘛她吃着吃着,有道灼热的视线总看着她,许久,当她准备再盛一碗乌鸡糯米葱白粥时,一只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接过她的碗放至一旁,随之磁性低沉,带着*溺的嗓音扬起,“你应该少食多餐,今早不能再吃了!”

    满是怨念地眸光抬起,便看到男人坐在她对面,正优雅地举筷用着饭菜。

    讨厌,为什么他能吃,她就不能吃?这是虐待孕妇么?

    接受到她满是怨念的目光,皇甫熠漆黑明亮的眸中染上一丝笑意,却没有说什么,也没停下用饭菜的动作。

    “我还想……”某女话刚一出口,就被男人好听的声音截断,“不可以。”稍顿片刻,声音的主人笑笑,又道,“我陪你一起少食多餐。”

    “哼!”某女显然很不领情。

    她知道孕妇要少食多餐,因为随着子宫的增大会挤压胃部,尤其是在后期更要注意,这样一来,少食多餐胃会舒服些,也有助于消化,利于营养吸收。

    奈何,奈何丫的做的菜好吃啊!无形中勾 起她的馋虫,让她看到桌上的饭菜就想动筷子。

    唉!命苦!

    宝宝,你妈我可真命苦,有木有?

    皇甫熠说到做到,吃个半饱后,放下碗筷,接过茉晴递上的绢帕,拭去嘴角根本就没有的油渍,起身朝连城伸出手,“走吧,我扶你到院里走走,然后咱们进宫去。”

    “真要每顿吃那么一点吗?”连城将小手放进男人的掌心,想打个商量,“在今早的基础上,再稍微加上一点点,成吗?”说着,她还做出一个一点点的手势。

    皇甫熠眉眼含笑,摇了摇头,语气轻柔道,“不可以。”

    “好吧!”连城宛若霜打的茄子,蔫蔫的低下头,转瞬,她不郁闷了,心道:你不给多吃,不让多吃,我可以自己偷偷做,偷偷吃,看你能怎样?

    总不能一直看着我吧?

    某女真相了!

    皇甫熠可是打定主意,天天陪自家亲亲娘子在一起,反正他又不用每日上早朝,也没有什么大事要做,在府里陪娘子大人养胎,等儿子出生这是他最最重要的事,旁的他不会想,也不会过问。

    走到院里连城没让皇甫熠搀扶,只是让他牵着自己的小手,沿着花径慢悠悠地溜达着。

    洛素罗天不亮就跑到小夫妻住的寝院门口,得到侍卫禀报,皇甫熠皱了皱眉,便吩咐那侍卫将人放进来,并吩咐郝嬷嬷给洛素罗安排住处,又叮嘱离影,绮梦务必盯好这个不安全的存在。

    气人,顾连城为什么就这般气人?自己在屋里睡觉,竟让……竟然一个如谪仙般的男人下厨房,这会儿吃饱喝足,还缠着男人不放,这是做给她看,让她知道他们夫妻有多恩爱吗?

    洛素罗站在一处位置比较高的凉亭中,远远望着皇甫熠牵着连城的手,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出寝院。

    他们要去哪里?是进宫吗?为什么要丢下她?不行,她要跟着他们,看他们能怎么办?

    拿定主意,洛素罗提起裙摆就往亭外走,伺候她的两个小丫头紧跟其后。

    “你们出府为何不叫我一起?”追上皇甫熠,连城二人,洛素罗瞪着眼,理直气壮道,“顾连城白天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这是她答应我的,不信你问她。”这句话她是对着皇甫熠说的。

    皇甫熠漆黑的眼眸半眯,凝向她看了一会,对站在一旁的离涵道,“再去准备一辆马车。”语落,他牵着连城继续朝王府门口走。

    “你不能不理我,不能对我摆脸子,你该知道,惹恼我于你的王妃没什么好处。”“你的王妃”四字,她咬音极重。

    皇甫熠瞬间脸色阴沉,“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回过头,深望洛素罗一眼,他冷冷道出一句。

    洛素罗心里顿感难受,他就一点不在乎她的感受吗?一点都不在乎吗?

    从头上拔下一支发簪,她喊道,冲着皇甫熠的背影喊道,“说你不会对我摆脸子,说你会好好与我说话,要不然我现在就死给你看!”眼眶酸酸的,可是她不要哭,不要在他面前落泪,不要他同情,怜悯,可怜她,既然已经恨她,就深恨吧!

    最起码这样他能记住她!

    皇甫熠和连城双双止住脚步,齐回过头看向洛素罗,就见其手握发簪,抵在脖间动脉处,一脸决然。

    “你这样的要求我觉得倒没什么,可你自个就不觉得有些太假吗?”连城眸光清透,定定地看着洛素罗,徐徐道,“熠可以给你好脸色,可以好好与你说话,可他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于你来说,是什么样的滋味,要我说明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