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2章 娶亲
    其实,就算他不在下人面前不这么放狠话,也无人敢乱传主子的是非。

    尤其是传连城的。

    他们敬畏二小姐,敬畏那被坊间传为神女,领军击败东旬大军的奇女子,因此,他们近些日子对连城的样貌即便心生疑惑,也没哪个妄加猜测,乱说是非。

    某女现在就是只米虫,啥心都不操,除了每日吃喝睡觉,就是偶尔在丫头跟随下,到花园中逛一会。

    美其名曰——养胎。

    无论是顾祁,还是顾宁,小顾骏,都乐于她这样。

    “二小姐,咱们该回院里了!”花园中,唤碧随在连城身后,低声道:“虽说这两日天气好,可是风大得很,要是受了风寒就不好了!”距离今冬第一场雪停,已过去一个来月,花园中腊梅盛开,阵阵冷梅香随风而过,落入鼻尖,别提有多醒神。

    连城有内力护身,外加披着纯白狐裘斗篷,一点都察觉不到冷,只见她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唤碧,微笑道:“你若觉得冷就回院里去吧,我在花园中再走走。”最近她心情极好,大哥在努力劝说下,终于与萧府结下姻亲,且已定下良辰吉日,迎娶新娘子过门。

    “二小姐,奴婢不冷,奴婢只是担心您着凉!”世子快要娶亲,主子高兴她知道,可也不能因为心情好就跑到花园里来吹冷风啊,这要是让世子和熠亲王知道了,还不知有多疼惜呢!唤碧心里寻思了一会,又道:“世子最近虽然忙着操办婚礼,可得了空,就着李木到主院来叮嘱奴婢几个,一定得劝住二小姐,别动不动就跑出屋到外面吹冷风。”搬出世子,主子该听她的劝回院里了吧?

    “你别愁眉苦脸啊,我不就是在花园里走走嘛,哪有那么弱不禁风的就着凉。”见唤碧盯着她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连城无奈叹口气,举起双手,做缴械投降状:“好了好了,我败给你了,现在就回院里。”说着,她就往主院走。

    “王妃!”

    王妃?是在叫她?连城刚走出没几步,身后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

    顿住脚,不等她回头,两抹纤细的身影,便倏然出现她面前。

    “离影(绮梦)见过王妃!”离影身上的伤最近才完全康复,而绮梦也是近期忙完皇甫熠交代给她的差事,回京向主子复命,却不成想,被皇甫熠指派,和离影一起到未来王妃身边伺候,以护其安全。

    连城澄澈的眼眸眨了眨,仔细打量起眼前两位美人儿来。

    身穿淡青衣裙的美人儿,双眸含泪,定定地看着她,好似与她很熟,好似有许多话要对她说,唇角抖动,慢慢的,单膝跪在了她面前。另一美人儿身穿火红衣裙,模样儿生得尤为艳丽却不张扬,不卑不亢向她见过礼后,就那么挺直腰身,眼观鼻,鼻观心,站在原地,默不作声。

    她们是皇甫熠身边的人?

    是了,如若不是,又怎会称她为王妃,并且有着不错的功夫。

    数日前,他有说过,会安排两个属下到她身边,贴身保护她的安全,当时她说过不用,丫的还是擅自做主把人给安排过来了。

    “王妃,都是离影不好,才害得你差点丧命在迷雾山,在此,离影请您降罪。”离影低头请罪。

    离影?皇甫熠在她面前似乎有提到过这个名字,塔瓦沙漠,迷雾山……

    连城回想皇甫熠曾对她说过之事,说她是如何离开庸城,又是如何穿过死亡沙漠,翻过迷雾山,到灵月去做什么等等。

    迷雾山上她遇害,差点死在一叫莫婉倾的女子手中,还有那会她是和谁在一起,他当然都有提到过。

    “起来吧,你没有做错什么。”知道离影是哪个后,连城收拢思绪,俯身扶离影站起。

    离影眼里泪水滑落,神色恭敬再次朝她一礼:“谢王妃宽恕离影!”

    连城笑着摇摇头:“既然过来了,往后你们就跟在我身边吧!”她可不矫情,丫的既然把人都指派过来,那她索性就收在身边用着。

    离影和绮梦极为恭敬地应声是,然后随在连城身后往主院走去。

    对于眼前这个新主子,绮梦是有一定认知的,因此在听到皇甫熠下达的命令后,她只短暂怔忪片刻,便接下这份新差事,贴身服侍连城。

    先不说连城在京中,乃至在天下百姓中的名望有多么高,单就那晚晓月楼里发生的事,都足以让绮梦为之惊叹,折服。

    那一刻,她只觉舞台上的女子,如星光般璀璨,无论是恣意舞动,亦或是凝向众人,淡淡言语,那女子身上皆流露出一股子无形的吸引力,将人的视线不自觉地吸引,怎么也挪转不开。

    尊主望着女子时的目光,看似淡漠,看似无丝毫感情,但她知道,他在隐忍,在压抑,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感爆发。

    他当时负手身后,紧紧握在一起,所以她绝不会看错。

    女子容颜清秀,舞姿时而轻灵曼妙,时而又潇洒张扬,狂 野 性 感。

    从舞姿中,她看出那正在舞动的女子,是个聪颖睿智,做事果决之人,事实上,正如她所料,那舞动着的女子确实是如此。

    尊主有着天人之姿,风华绝然,跟在他身边,为他做事,她从未有过怨言,哪怕多年来,他一次都没有认真看她一眼,她也无怨无悔,甘愿为其奉献自己的忠心,一生一世。

    他喜欢那女子,很喜欢,她不知因何事,他要避开,避开与那女子正面接触,甚至故作淡忘他们彼此间的感情,可是她知道一点,那就是舞动中的女子,与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也唯有那女子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睥睨天下。

    连城在前面走着,她感知得到一道灼灼视线在打量着她,更知道那道视线的主人是哪个,但她脚步未停,依然很是随意的朝前而行。

    她唇角微勾,一丝淡淡的微笑,挂在唇角。那笑容舒适而恬淡,不夹杂丁点不好的情绪。

    世子要大婚了,开了春,距离二小姐大婚的日期也就近了,为此,宁远侯府上上下下,除过某只米虫,皆忙碌不已。

    这一天,终于到了顾祁大喜之日。

    暖阳倾照,碧空万里无云。顾祁身穿大红喜袍,端坐在马背上,领着吹吹 打打,热热闹闹的迎亲队伍,向萧府远远而去,俊郎如他,不知乱了多少女 儿心。

    娶妻?说实话,自家里出事后,他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即便是现在,他都不知自己是如何被二妹,被那娇俏,时而古灵精怪,时而聪慧睿智,沉稳至极的小女子说服,以最快的速度请人到萧府提亲,随之过礼,定下婚期,再到今日敲锣打鼓,唢呐声响,上门迎娶。

    “大哥,你觉得萧姑娘如何?”嘴角噙笑,她满目期待地看着他。

    “很好。”他淡淡答。

    “那你请人前往萧府提亲好不好?”澄澈的眼眸眨了眨,她眸光更为期待。

    他不解:“为何?”

    “你该娶妻了啊!”她理所当然。

    他看着她,看着她一双明亮的眸中,那眸中清清楚楚写着“大哥,你的反应咋就这么迟钝涅!”,明明被他看得一清二楚,她却眨着纯真的眼眸,笑嘻嘻地与他四目相对,像是根本不知自己的小眼神已被他逮到。

    “不急。”心下笑笑,他神色温和,摇头道出一句。

    她眉儿挑起,眨巴着眼睛:“你怎么能不急呢?”

    “等安顿好你和宁儿,大哥再议亲不迟。”他眸中笑意涌现,温声说。

    “哪有兄长尚未娶亲,妹子就嫁人的道理!而且大哥不急,我急啊!”她不高兴了,嘟起嘴巴看着他。

    他知道她并没有真的不高兴。

    于是笑笑:“有的。”微顿片刻,他又说:“你急?你有身子,万事都不能急,知道么?”她急,他虽不知其意,但他没打算追问。

    “大哥,你看你马上就要做舅父了,可我要到猴年马月做姑母啊?”她表情颓丧,低声道。

    他笑容不变:“会让你做姑母的。”丫头这是要他娶亲么?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他娶亲,善良如她,总这么为家人着想,即便记忆缺失,爱护家人的心思却一点没变。

    她拿起帕子开始擦拭眼角,,肩膀随之还不停耸动:“我离开了,府里就剩下大哥和宁儿,还有骏儿,大哥每日那么忙,宁儿和骏儿还那么小,谁来照顾他们?我不想看到宁儿受苦,不想看到和骏儿小小年岁就担负太多,如果大哥娶了嫂嫂,宁儿就可以轻松些,骏儿呢也就能安心读书,我呢也就能好好安心养胎,来年给你生个聪明伶俐的小外甥……”

    知道她在装哭,但她出口之语却字字发自心底,心为之一软,他好一会,方道:“傻丫头,你想那么多做什么?现在你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腹中的孩子,高高兴兴地等着出嫁就行。”他轻声说着,眼角微泛湿意,仰起头,被他逼退。

    她不说话,低着头,肩膀依旧耸动不止。

    无奈叹口气,他妥协了:“你想让大哥娶萧姑娘?”

    “宁儿和骏儿也想。”她没抬头,轻声回她一句,片刻后,她又说:“萧姑娘很好,还是我的好朋友,她心思纯正,为人爽快,行事利落,有他陪伴在大哥身边,我放心,宁儿和骏儿也放心。”

    萧蓉,御林军副统领萧湛之胞妹,如果论家世,萧府和宁远侯府根本没什么比头,然,同为朝廷,为皇上效命,他了解萧湛的为人,是条铮铮汉子。有这么个出色的儿子,说明他的父母,家风都没甚问题,从这,不难看出萧蓉是个好姑娘。

    是啊,她确实是个不错的好姑娘!

    二妹奉旨率军出征,她不顾家人劝阻,追二妹到庸城,一起对敌,二妹失踪,她随着大军胜利凯旋而归,来到侯府,一看到他就泪流满面,自责不已,说是她没有保护好二妹,没有尽到朋友的职责,以至于令二妹生死未卜。

    他怎么能怪她呢?

    作为兄长,都没能陪在妹子身侧,没能为妹子出头,任那些歼佞之臣在朝堂上算计一个弱女子,他混账,他混账至极,又有何资格怨责她,怨责一个为朋友不顾惜自我安危的女子?

    许是出于朋友之谊,又许是她真的怨自个,后来的日子里,她隔三差五就来侯府,安慰三妹,陪着散心,说话,好疏解三妹的心伤。

    有她出入府中,三妹心情逐渐有所好转,他,亦是。

    他们皆相信,二妹不会有事,骏儿也不会有事。

    久久没听到他说话,她慢慢抬起头,眨着泛红的双眸,看着他说:“大哥,你不喜欢萧姑娘么?是因为她的行为举止不像大家闺秀吗?”

    原以为她装哭,不料,看到她泛红的双眸时,他的心微微一痛,他……他怎么能让她哭,怎么能害得她落泪?这要是被那个爱她胜过生命,高深莫测的男子知道,还不知要怎么心疼。

    而眼下,他自个已经很心疼了!

    “她很好。”他微笑着说了句。

    大家闺秀?呵呵,大家闺秀有多好?表面看起来个个娴雅端庄,温柔可人,实际上又有几个表里如一,秀外慧中?

    相比较那些如木偶,惺惺作态的大家闺秀,他倒是欣赏像二妹这样,洒脱自如,不拘小节,偶尔娇态流露的女子。

    萧蓉是她的朋友,两人之所以能成为朋友,说明她们脾性相投,彼此谈得来,相互欣赏对方的行事作风。

    娶这样一个女子做妻,倒也符合他的心意。

    至于是否喜欢对方,他现在说不上来,但他相信,随着时光流转,他会喜欢上,甚至爱上自己的妻。

    “那大哥要娶她吗?”她看着他,眼里再次聚满期待。

    他唇角勾起,含笑点头:“只要她尚未婚配,我就请人上萧府说亲,娶她过门。”

    “哇,太棒了!大哥,我爱你!”她突然就笑逐颜开,且蹦跳着到他面前,踮起脚尖,抱着他的脖颈,就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他当机怔住,而她却已松开他,欢快地走向书房门口,银铃般的笑声不时从她嘴里发出。

    “大哥你忙哈,我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三妹和骏儿去。”走到门口,她突然止住脚步,回过头,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音落,她盯着他明媚一笑,嘴里随之又传出银铃般的笑声。

    她走了,脸儿上没有一丝难为情,目送她娇俏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抬手抚上脸庞,抚上被她亲过的地方,那里似乎还有她留下的温度,以及她清新甜美的气息。

    他虽不清楚她为何要那么做,为何亲他一下,但他却明白,她的亲吻是单纯的,是纯粹的,不会夹杂任何暧 昧成分在里面。

    她或许是因为高兴,对,就是因为太过高兴,因为目的达成,才喜不自胜,抱住他亲了下,那是她最直接的情感外露,别的没什么。

    他笑了,抚着被她亲过的地方,笑得一脸无奈,宠溺!

    “真顽皮!”他眸光轻柔,低喃一句。

    为说动他娶亲,下的功夫倒不小,还装哭,让他不由自主为之心软。

    街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们,尤其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个个紧盯着顾祁不放,看着他俊郎的容颜,看着他坐在马背上的伟岸身姿,看着风儿中他随风飘动的袍摆。

    “顾世子好俊哦!”

    “那是自然,想当年宁远侯可是咱们大周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呢!”

    “有宁远侯和侯夫人那样的父母,顾世子生得俊俏那是自然了!”

    ……

    对于飘入耳里的议论声,顾祁似乎全然没有听见。

    他嘴角挂着浅笑,目视前方,就那么朝前行进着。

    萧府内外无不洋溢着喜气,萧蓉头戴凤冠,身穿大红嫁衣,坐在床边,脸儿上尽显羞涩。

    “蓉儿,娘说的话可都记住了?”萧母握住女儿的手,眉目慈和,柔声问。

    “嗯。”

    萧蓉点头。

    萧母看着女儿脸上的羞态,及眼里掩饰不住的甜蜜幸福,笑道:“娘的蓉儿真是个有福的。”

    “娘,我会幸福的是不是?”就算已经身穿嫁衣,就算知道他正骑着马儿,带着迎亲队伍来娶她,她还是似做梦一般,不敢相信能嫁给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梦想能变成现实。

    她喜欢顾大哥,真心喜欢着,可是以他们两府的家世背景,要嫁给他,那只能是梦想。

    然而她没想到,宁儿对她说的玩笑话,没过多久就成为了现实。那个丰神俊朗,气度不凡,令她心神荡漾的男子,他突然间就请人到她萧府提亲,且过礼,下聘等事宜几乎一气呵成。

    当时她就想,整个京城怕都是被他所行之事轰动了!

    后来听丫头们说,街上把他和她之间的婚事,传的那叫个精彩。

    有为他抱不平的,说堂堂侯府世子,定国公主胞兄,怎就看上个男人婆……

    有鄙夷她的,说她一个寒门粗俗女子,有什么资格高攀宁远侯府世子……

    还有的说,大婚后不久,她多半会被休出府,就算不被休,也会被顾世子冷落……

    街上的传言再多,再难以入耳,于她来说,却是一点都不受影响。

    因为她知晓他的想法,知晓他眼里的她是什么样的——她很好!

    连城不会骗她,她们是朋友,她让丫头给她送信,说让她尽管许下这门婚事,说他对她印象极好,还数次说她很好。

    基于此,在爹娘,大哥商议要不要应允宁远侯府的婚事时,她果断说要嫁,否则,就当姑子去。

    家人之所以有顾虑,就是因为两家门第相差太过悬殊,怕她日后会受委屈。

    受委屈?

    她怎么可能受委屈?

    顾大哥虽少言,但人很好。

    连城和宁儿,骏儿,他们亦很好,与他们在一起,她感觉不到一丝一毫被轻视。

    他们待人真诚,就是府里的下人,在看到她时,也是甚为有礼,从没有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萧母染着笑意的眸中,涌现些许湿意,她点头,眸光慈和,笑着道:“娘的蓉儿会很幸福!”将头轻搭在母亲肩上,萧蓉一脸幸福:“娘,你别伤心,我会经常回府来看你的。”

    “傻丫头,嫁了人就不能太过随意行事,难道你忘了娘这些时日对你说了些什么?”萧母虽是在斥责女儿,但言语里却没丝毫恼意。

    萧蓉挽着她的胳膊撒娇:没忘,我没忘,不过呢,宁儿曾对我说,他们侯府没有什么严厉的规矩,所以啊,我想婚后顾大哥一定不会阻止我多回府走动。”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由着性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知道吗?”萧母紧了紧女儿的手,叮嘱道。

    “嗯。”萧蓉点头。

    萧母这时长叹口气,道:“也不知你大哥何时能成家,再过个把月,他就二十有二了,像他这个年龄的,就是寻常百姓家的儿郎也已差不多都娶妻生子了,他倒好,我和你爹一提到请人到府上给他说门亲事,他给我们的就是一句“不急。”,问他可有中意哪家府上的小姐,有的话,咱们可以请人上门去提亲,他要么沉默,要么摇头……”女儿这就要出嫁了,儿子的亲事却是一点眉眼都没有,她急啊,可是光急也没有法子!

    “娘,大哥他……他或许已有心上人,只是觉得……”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