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6章 :动摇
    悠悠吐了吐舌头,小小声道:“我们本是要告诉哥哥的,可是他那么忙,根本就没时间搭理我和蓝薇儿,不过,离开时我有留信的!”怕连城不信自己说的话,她起身奏到连城身旁坐下,声音亲昵娇软,又道:“姐姐,我没骗你,我和蓝薇儿离开时,真有给哥哥留信,不信你现在就问蓝薇儿,我可没有撒谎哦!”长睫轻颤,她好看的眼睛眨啊眨的,看着好不讨喜。

    “顾小姐,公主所言属实,我们离开时是有留信给王子殿下。”蓝薇儿抬起头,看着连城低声道。

    连城微笑:“可即便你们有留信给殿下,但以你们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在陆地上久留。还有,殿下看到信,肯定很担心你们的安危,这可如何是好?”言语到这,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散去,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不行,我得先送你们到望月湖,然后再回京城。”到望月湖,就等于到了忘忧岛,她们一入水,游回岛上,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不要!”悠悠挽住她的臂弯,不停地摇着,“我不要回去,我要和你,还有洛哥哥玩!”连城没有吭声,她佯装受了委屈,吸着鼻子道:“我长什么大,都没看过人类的世界,这次好不容易出来,总得玩上一段时日,再说回忘忧岛。”

    “可你们并不适合在陆地上久留!”连城语声郑重,道:“再者,你们也看到了,人类的世界很复杂,如果不是遇到我,你和薇儿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洛霜身为女巫,肯定知道鲛人身上处处都是宝贝,如果她们真落到洛霜手中,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悠悠嘟起嘴儿,好一阵沉默,道:“我们有随身携带药物……”

    “……”连城嘴角动了动,沉吟道:“你们真不要立刻返回忘忧岛?”

    蓝薇儿肯定是想即刻回到她的王子殿下身边,但她不能丢下悠悠不管,所以,她低着头,抿着嘴儿不出声,候悠悠做决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五天,五天成吗?”举起小手,悠悠可怜兮兮地看着连城,撒娇道:“姐姐,我保证,我只在外面再玩五天,等见到洛哥哥,我就和蓝薇儿回忘忧岛。”先稳住这位漂亮姐姐再说。

    连城凝向她,唇角微抿:“真五天?”

    悠悠点头如捣蒜:“就五天,我若是骗姐姐,那我就是小狗!”

    “留下可以,但你们必须得听我的。”连城一脸严肃。

    “在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自然要听姐姐的了!”悠悠眉眼弯如月牙,笑得很开心。

    连城脸儿上的笑容重现:“你们的样子还能变变吗?”说着,她指了指悠悠和蓝薇儿那如海藻般的蓝色长发,还有她们漂亮的眼眸,“等咱们回到宫里,我会安置你们住进一座有很大湖泊的宫殿里,在那你们可以变回本身的样子。”宫里已无那两人的眼线,再有,近期她就会……

    “可以啊!”悠悠欢快的声音扬起,无疑拉回连城的思绪,“但我们为什么要变啊?姐姐,难道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不好看?”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里面满是不解。

    “你们什么样都漂亮!”连城莞尔一笑,轻语道。

    悠悠就不解了,既然她们什么样儿都漂亮,姐姐为何还要她们变变样子?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连城微笑着解释:“你们也看到了,在我们这,大家的头发和眼睛颜色都一样,唯独你们与众不同,这样一来,是不是显得你们很特别?”

    悠悠和蓝薇儿同时点了点头,就听她轻柔的嗓音又扬起:“如果是我,嗯,还有其他一些见过世面的人,看到你们现在的样子,只会说漂亮,说好看,但绝不会大惊小怪,将你们视作妖怪,出恶言打杀你们!”悠悠和蓝薇儿陷入沉思,连城绝美的脸儿上绽放出的笑容更为柔和起来,“可人类世界这么大,什么样的人都有……”

    没等继续道出后话,悠悠娇婉动人的声音响起:“姐姐不用多说,我和蓝薇儿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这是想保护我们!”蓝薇儿闻她之言,一双如海般湛蓝的眼眸,落在连城身上,她点头,认同悠悠之言。

    连城轻舒口气:“我们是朋友,所以,我得保护你们的安全!”就是放到现代,被有心之人发现她们,恐也不会有好结果,更何况是这落后愚昧的古代,尤其还有洛霜夫妇那种心术不正之人存于世,这于她们来说,无疑是危险的。

    郦京,洛府。

    “我就想不明白了,逸轩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为什么非得和太女搅在一起?”洛翱气愤地一拳砸在桌上,“如果不是看他躺在床上,尚未醒转过来,我真想将那小子给抽醒!”

    洛逸轩随同连城前往灵山一事,洛翱,洛霜皆已从岑洛口中知晓。

    他们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帮着外人与自家人作对。

    持一线希望,他们唤林叔到主院。

    就随口那么一问,二人顿如被雷击中<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他们原想着岑洛只是随便说说,毕竟他没进到灵山,不知山中的具体情况。

    “你究竟想怎样?”洛霜怒瞪向他,厉声道:“逸轩有什么错?是,他是和太女走在一起,是随太女一行前往灵山,可他之所以会这样,还不是你一手促成的?”

    洛翱被她这一指责,心火更为旺盛:“我促成的?怎就是我促成的?是他自个没脑子,非得和那孽障混在一起,与我们作对!”

    “不是你吗?”洛霜冷笑,声音尖利道:“你让我劝说他,以家族安危劝说他进宫,劝他去做什么太女夫,这才导致他有机会与太女相识,更令他知晓我们都在做什么。”想起儿子躺在床上,近乎透明的脸上已没什么生气,她的心就如刀绞一般,“逸轩从小就心性纯善,且一双眼睛好似早已看穿世事,要不然,他也不会时不时流露出悲悯的目光,这些你不是不知道,可你刚刚说什么,说要抽醒他,你去啊!你去把他抽醒,看他是否认同你我所行之事……”

    朝洛翱走近两步,她笑了,但那笑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你损失了毒人,我难道就没有损失吗?那两只巨蟒可是我静心培养的,还有吴明,他在我身边多年,还不是死了,可就算这样,我除过心痛,有的只是担心,我担心我的孩子,担心他有个三长两短,而你身为父亲,只是一味地愤怒,没想过他是否还能活过来。”

    “他死不了!”洛翱气急,直接吼出一句。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他心里真没孩子们,他一心只想着他的霸业,只想着复仇,好狠的男人,洛霜眸光冷然,盯向洛翱一字一句道:“我可告诉你,若是把我逼急,就别再指望我帮你,哪怕是一件小事,你也别妄想我会帮你!”

    洛翱张嘴大笑,半晌,他迎上洛霜冷冷的目光,讥嘲道:“你以为你现在还有退路吗?现在的你,和我就像是绑在一根线上的蚂蚱,谁也无从抽手,因为自姨母将你许给我那日,你我就注定要走同一条道!”

    “我现在的处境我心里清楚,但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让我的孩子有危险。”洛霜神色坚定,决然道。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没了我们,你觉得他们三兄妹还能活在世上吗?没有我们,你觉得洛氏一族,不,准确些说洛氏九族,能逃脱开女皇的惩处吗?”幽幽一笑,他走到洛霜面前站定,按住她的双肩,皮笑肉不笑道:“表姐,你醒醒吧,别再想着打退堂鼓,要不然,你只会自取灭亡!”

    将他的双手从肩上打落,洛霜眸光鄙夷,讽刺道:“是啊,我怎就忘了,如果我功亏一篑,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而你,却还有另一张皮罩在身上,表弟,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心中所想被人当场揭穿,洛翱的脸色立时变得难看:“要想大家都好,你就给我少说两句!”

    洛霜“呵呵”一阵轻笑,那笑听起来令人甚感毛骨悚然:“就大周目前的实力,将东旬、吕齐纳入自己的版图,那简直就是探囊取物,再轻松不过,所以啊,我劝你,还是多想条后路吧!”

    一把掐住她的下颚,洛翱目光阴狠,咬着牙道:“你疯了吗?非要这样与我作对!”

    “是……我是疯了,但这是被你逼疯的,最近……我总在想,我到底在做什么,我这么些年来,到底在做什么?”忍住下頷处传来的剧痛,洛霜反倒心绪平和,慢慢道:“我喜欢风清,但风清却喜欢连怡,追逐多年,我仍然换不来他的真心……我娘呢,明明有爹爹在身边,而且爹爹也是灵月数一数二的美男子,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很喜欢我娘,最后甚至为我娘放弃了生命,却到死都没将我娘的心挽回<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娘真傻,傻得去追寻自己所谓的真爱,将我爹的爱踩在脚底,生生错失,我也好傻,可我没她那么傻,会因为得不到而坠 入万劫不复之境。”

    “你不知道吧?这两日街上过往的行人,都或多或少发生了些许变化,嗯,我这么说,你可能还不明白,那我就直说了吧,那些曾信奉神之子,曾被我掌控的人们,他们眉心聚结的黑气,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如果我所料不差,你的幽门应该也出了状况。”

    松开她,洛翱双手负于身后,拧眉好一会没说话。

    洛霜看都没看他,坐回榻上。

    “是国师,他走出耀月宫,甚至走出了皇城!”停下脚步,他的双目紧锁在洛霜冰冷的脸上,“你现在这幅样子意欲何为?是打算坐以待毙,让对方将我们一举拿下吗?”

    “我累了,现在不想说话,你出去!”眼睑低垂,洛霜冷冷道。

    洛翱见状,语气转为缓和:“夫妻间吵吵架是常有的事,刚刚是我不对,不该在你面前说逸轩的不是,霜儿,我错了,你别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逸轩不会有事的,大夫不是说了么,他今个傍晚就会醒转。”

    回应他的,只有洛霜唇齿间慢慢溢出的三字:“我累了!”

    抑制住即将腾起的心火,洛翱陪着笑脸,在她身旁坐下,并伸臂将人揽入怀中,温声道:“霜儿,你曾与我说过,说只要服用巫祖留下的那一滴血,就会……”

    “你想要干什么?”猛地推开他,洛霜眸光戒备,冷盯着洛翱,“我几时对你说过巫祖的血?出去!你给我出去!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手指门口,她别过头不再看洛翱。

    良久,洛翱从榻上站起,理了理袍袖,而后望向她,目中暗芒一闪即逝。

    不说是么?

    哼!就这么大的府邸,他还就不信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离开主院,洛翱没有出府,而是径直去了岑洛住的院落。

    “有事?”看到他推门走进书房,岑洛扔下手中的书卷,眉头微蹙,淡漠的嗓音扬起。

    洛翱在椅上落座,与他四目相对:“两日后的夜里,我们就行动,但在那之前,你务必除去太女。”

    静寂的书房中无一丝声响,岑洛垂眸久久没有说话。

    “逸寒,你该明白我和你娘的苦衷,我们这么些年来所谋划的,无非是为你们兄妹着想。”也不管岑洛有没有在听,洛翱只是自顾自地说着,“等拿下灵月,咱们就回中原,进而拿回本属于你我父子的大周江山,最后再一统中原,这样的宏图伟业,你如果想它实现,就全力以赴,助为父成事!”

    长叹口气,他的声音转为低沉:“这么些年来,为父时刻都在想念你的祖母,想着她是否还活着,想着她当年为何要那么做,以至于为父不得不流落到灵月,过寄人篱下,看人眼色的生活。大周本就是我们的,皇甫擎是时候还给我们了!”为取得岑洛信任,洛翱将他知道的,这两日全都道了出。

    “决定了?”良久,岑洛抬眼,对上他的视线,“你拿什么要我相信,到时你会立我做太子?”

    洛翱先是点头,接着道:“我是你的父亲,膝下只有你们兄妹三人,逸轩的身体你是知道的,如此情况,你说我还有其他人选吗?”

    “子嗣可以再生<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岑洛凉凉道。

    “那也得我有那个精力。”洛翱面沉如水,回他一句。

    岑洛眸光微冷:“若事成,你必须下令伺候你的妃嫔服用避子汤!”

    “你……”洛翱的脸色变了变,嘴角抖动,没道出后话。

    他有寻最好的药方给珍儿调理身体,好有朝一日,能看到他们的孩子诞生,如果真有那一日,他会将那孩子视若珍宝,给他天下所有最好的。

    皇位……自然也包括在内。

    “你可以走了!”他心里怎么想的,岑洛毫不在意,是他的终究是他的,不是他的,最终也会变成他的。

    他的声音冷而疏离,洛翱闻言,想再说些什么,却看到他拾起书卷,又翻看起来,于是,他缓缓起身,走向书房门口。

    “逸轩和阿罗,我不希望他们卷入其中,否则,别怪我心狠!”就在洛翱的身影即将消失在书房外之际,岑洛清冷的嗓音自他身后幽幽传来。

    洛翱身体一震,停下脚步道:“他们与我们所行之事不会有任何干系!”那是他的儿子么?为何在那小子面前,他总感到有股子无形的压力,压得他气息不畅?

    还有,他实在看不出那小子心里在想什么?

    洛翱负手边沿着小径前行,边心里坐着计较。他觉得自己无法掌控岑洛。

    对,就是掌控。

    对于他的儿子,他都想竭力掌控,可想而知他的权欲心有多么的强烈!

    天边最后一缕晚霞散尽,洛逸轩终于自昏睡中醒转过来,“水……”他唇角动了动,嘴里发出一丝虚弱的声音。

    “公子您醒了!”竹芯高兴极了,眸中泪水滴落,冲着门口就喊:“林叔你快进来,公子醒了,公子醒过来了!”

    林叔一听她的话,倏地转身,就大步走进屋里。

    倒了杯温水,竹芯端到床前。

    “扶我……扶我起来……”洛逸轩看着林叔,语声艰涩道:“没事的,我可以!”以为林叔担心自己坐不起,他补充一句。

    林叔点头,扶他靠着软枕坐好。

    “把水给我。”伸出手,他看向竹芯。

    “还是婢子喂公子喝吧!”

    竹芯端着水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洛逸轩道:“我好多了,别担心!”睁开眼,他就知道这是回到洛府,回到他自个院里了,没在那晚死去,他并未感到惊喜,有的只是深深的悲悯<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活着,他还活着,可是多活几日又能怎样?

    “醒了!”岑洛挑帘而入,入目看到洛逸轩靠在镇上正喝水,轻浅的嗓音不由扬起。

    “嗯。”洛逸轩点头,将水杯递回竹芯手中,道:“你们去院里候着,没我传唤,不得进来。”

    林叔迟疑片刻,方应声是。见他转身离去,竹芯抿了抿唇,低声道:“公子您这刚醒转,不能太过劳累。”她言下之意,要岑洛莫久扰洛逸轩。

    “去吧,我无碍。”

    洛逸轩摆摆手,招呼岑洛在近旁的椅上落座。

    竹芯没法,只好向他和岑洛各一礼,然后垂着头走出屋门。

    “离开灵月,远远离开这里,不要再与这府中的任何一人有来往。”屋里只剩下兄弟二人,洛逸轩眸光悲悯,气息虚弱道:“你我虽是孪生兄弟,但我们并没在一起长大,听我的,离开这里,过你想过的生活。”

    岑洛却道:“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但我有自己的路要走,就算以前的我不是这个样子,但我喜欢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原来的一切已经不重要,否则,也不会被他遗忘,更不会只要他一用心去想,就会头痛不已,从这种种状况来看,他很排斥之前的记忆,对,一定是这样的,既然如此,那就彻底遗忘吧!

    “你就听我一言,好不好?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他们绝对成功不了,你又何必陪着他们一起走向灭亡!”洛逸轩轻咳两声,接着用力喘了两口气,方感觉舒服了些。

    “既已入局,就没有半途出局的道理,要想知道结果,唯有整盘棋下完才知道。”岑洛风轻云淡道。

    洛逸轩眸中悲悯之色加剧:“你真要和她作对?”

    “你指的是太女?”岑洛问。洛逸轩点头,就听他又道:“我和她并不熟。”

    “你会后悔的,若不听我劝告,你迟早会后悔的!”洛逸轩喃喃。

    岑洛摇头:“我从不后悔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洛逸轩心里是矛盾的,他一方面想告诉岑洛实情,另一方面又不想将事情道破,因为他担心岑洛知晓真相后,会痛恨母亲,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他是对母亲很失望,但那终究是他的母亲,若是她真被自己的儿子痛恨,这于一个母亲来说,无疑是个沉痛的打击。

    尤其是那个儿子从一出生就没在身边,作为母亲本就觉得对他有所亏欠,眼下好不容易见面,却还要利用儿子,这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怕都是难以接受。

    从而,痛恨母亲是必然的!

    可要是他不明说,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兄长走错路……

    最终,他紧了紧抹于袖中的拳头,一字一句道:“你喜欢太女,而且很喜欢,即便这样,你还要继续和她作对吗?”

    岑洛挑眉:“我喜欢太女?如果我喜欢她,脑中怎么没有她的身影?”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他续道:“或许她和我之间并没有多深的感情,要不然那晚也不会对我冷嘲热讽,更不会与另一个男人走的那么近。”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