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 > 傲世双骄,一妃连城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4章:不识
    冷冷一笑,洛霜凝向他:“我虽尘封了那孩子的记忆,但新的记忆他并没有完全接受,这几日,你难道没从他身上,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

    洛翱道:“他排斥与我们亲近。”

    “既然能看出,你就不怕我安排他出去做事,会引起他怀疑?”明知自己的孩子会被利用,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按着眼前这男人说的话行事,她,算是个好母亲么?错开洛翱的视线,洛霜的眸光渐变黯然。

    洛翱思索片刻,淡淡道:“质疑?他要质疑什么?我们多年来所筹划的,终了还不是属于他,如果他有脑子,就不会和我们继续这么别扭下去。”言语到这,他提步就往门口走,“我去和他说前往灵山一事,你还是将我之前说的话好好想想。”

    凝望他即将消失在门外的背影,洛霜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既已谋划多年,就万没有收手的道理。

    既然不收手,那么作为她的孩子就得面对现实。

    未来是属于他们的,灵月,乃至整个中原都将会属于他们。

    经过这么一番自我调适,洛霜心气顺畅不少。

    如果……如果他到时出尔反尔,不将天下交给她的孩儿,那么,她定会让他好看!

    眼里划过一抹森然之色,然后重回榻上坐好。

    灵山。

    为确保连城睡个安稳觉,皇甫熠外泄真气,将一行人全笼罩其中,这样一来,但凡周围有异动,他都会第一时间警觉,哪怕是一只轻盈飞舞的蝴蝶也不例外,更何况是凶猛的野兽?

    “你刚才在做什么?”晨阳透过树叶缝隙,斑斑点点,洒落在地上,皇甫熠睁开双眼,看到连城专注地看着脚边的草丛,不由轻声问。

    连城抬起头,对上他柔和的目光,微笑道:“我让这些小东西相互转告,帮我送信给大哥,三妹,说我已经救出俊儿,说我和你在一起,说我们大家都好着呢,让他们不要担心……”握住皇甫熠的大手,两人站起身,她声音变得轻柔,“你昨晚是不是一宿没睡?”

    说好夜里和他一起值警,她倒好,竟躺在他怀中一觉睡到东方破晓,实在不该!

    “我这不是刚醒转么!”

    皇甫熠眸光*溺,反握住她的纤手,继续往山外走。

    其他人紧随他们身后。

    “你是为让我安心才这么说的。”这片林子的情况,昨个歇脚时她就知道,可是夜里却寂静无声,早起,她看到大家伙个个精神饱满,想来都睡了个好觉,若不是他整晚以真气探查周围情况,让林中的猛兽心生警惕,没敢轻举妄动,说什么她都不信。

    如此做,多半都是为她能休息好。

    大傻瓜!这样的你,我如何能不喜欢,不深爱?

    皇甫熠闻言,紧了紧她的手儿,笑道:“别担心,我夜里真有休息的。”

    “嗯!”他不要她多虑,要她安心,她听着就是。

    一行人这次动身,直至正午方止步休息,猎取野物补充体力。

    待再次前行,就没再间歇。

    两日后的傍晚时分,终于出了灵山。

    “大家坚持一会,等咱们到了前面的镇上,就能好好歇脚了!”眸光由那些个女子身上划过,连城微笑道。

    “我们不累。”

    那些女子怯声回她一句,低着头都没再说话。

    连城闻言,对她们倒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挪向洛逸轩,问:“洛公子的身体可还好?”近些时日,她都强忍着不去关心他,不去关心这对她有过两次救命之恩的男子,他很好,真的很好,若不是因为他的父母,她会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是知己。

    可是真疏远了他,真对他淡漠以对,他虽没流露出丝毫不适,但她心里不舒服,总感觉对他有愧,甚至能察觉出……能察觉出他最近无一日心神舒畅。

    好矛盾的心情!

    心下长叹口气,连城淡然的眸光微转柔和。

    “无碍。”抬头,对上她稍显柔和的眼眸,洛逸轩先是一怔,这才浅声回了句。

    她对他的态度怎么变了?

    近些时日,她望向他的眸光总是淡淡的,可此刻,她的眸中有着真诚的关心。

    因何改变?她究竟因何缘由才对他的态度有此改变?

    洛逸轩想了想,没有丝毫头绪,但他眼角却渐显湿润。

    怕失态连城面前,他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而后,佯装不经意地与其错开了视线。

    能不被她视作陌生人,这于他来说已足够。

    他,还奢求什么?还想奢求什么?

    没有,从忘忧岛初见,到知晓她就是他曾救过一命的顾二小姐,再到今日,他对她从未奢求过什么。

    他只是,只是敬慕她的为人……

    对,只是这样……

    虢镇距离灵山十多里地,正常步行半个时辰就能到,但连城一行中牵扯有那么些个女子在,半个时辰肯定是无法抵达。

    “大约再有三里地,咱们就能到镇上,大家再加把劲!”夜幕已然落下,感到身后女子们喘气急促,步子越来越沉,连城停下脚,回头微笑着为她们打气。

    然,就在这时,一抹白衣带着一群黑衣人蓦地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前方数丈外。

    危险靠近,连城自是觉察到,随之将目光挪向为首的白衣人,这一看之下,淡然的神色霎时转冷,只听她道:“数日未见,没想到你竟和他们走到了一起!”今晚月色并不甚明亮,但连城还是一眼认出领头之人是哪个,“不对,我刚才说的话不对,你原本就和他们是一伙的,只是你在我面前一直不承认罢了!”说和丞相府没关系,说所有事他都没有参与,那她现在看到的算什么?

    是一个与他样貌相似的陌生人吗?

    心下一阵冷笑,但转瞬,那冷笑就被另一种情绪所替代。

    她……她还是不希望他站在对立面,不管之前对他说的每句话持何种态度,总之,她不愿有一日亲眼看到他是她的敌人。

    愿望是好的,现实却极为残酷。

    她失望了!

    他终究与那些人是一伙的。

    “我们认识?”岑洛没有即刻下令,所以他身后的毒人,只是紧握长剑,死死盯着连城一行看着,而他,则目光微闪,问出这么一句。

    他的声音没变,只不过不带有丝毫感情。

    眸中神光微动,连城讥嘲道:“岑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

    岑公子?岑公子是哪个……

    痛,头好痛……

    抬起手,在头上拍了拍,岑洛无法再想下去,因为无论他如何费力气去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且越是想下去,他的头越是作痛。

    近几日,他都有在想一件事——洛逸寒是他,真是他么?

    脑中虽有属于洛逸寒的记忆,可他就是觉得那不是真正的他。

    还有洛府,记忆中他出生,长大的地方,也与他格格不入,他很排斥待在那座府邸,很排斥那两人——双亲。

    他唤不出口,看到他们,他唤不出爹娘。

    他有想过,或许他不是洛逸寒,不是这个连他都感到陌生的洛逸寒,但记忆不会有假,如若他不是,那他又能是哪个?

    难道他是那女子口中说的岑公子?可是每当他对自己的身份生出怀疑时,头都会作痛,似是要裂开一般。

    痛感逐渐消散,岑洛凝向连城,一字一句道:“我不认识你,今晚你们全都得死!”

    “无需和他废话,咱们直接解决就是。”不等连城开口,皇甫熠看向她,双眸半眯,冷冷道出一句。

    他可没忘连城因何被莫婉倾又是毁容,又是喂药,最后还刺中腹部,丢下断崖,这笔账他要和岑洛,莫婉倾算,且要狠狠地清算!

    连城沉默,久久未语,她察觉出岑洛似是有些不对劲。

    即便再变,他也不会装作不认识她!

    他这是怎么了?

    洛逸轩在一旁站着,看清白衣人就是岑洛那一刻,他的心蓦地一紧,紧跟着,眼里染上痛色。

    抹于袖中的那只手慢慢收紧,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迟疑下去。

    兄长的心地并不坏,是母亲,一定是母亲做了什么,才致使他忘记一些事情。

    否则,他不会做违心之事!

    心中拿定主意,加之担心皇甫熠真会出手,洛逸轩眼里的痛色转为凄伤,轻语道: “我去对付他!”就是这么轻微的声音,但在静寂的夜里,连城几人都有听到。

    “公子……”林叔第一个反应过来,没等他喊出后话,洛逸轩已如一只巨蝶,纵身飞远。

    也就在他离地的瞬间,岑洛身后的黑衣人持剑朝连城一行猛袭了过来。

    森寒的杀意立时笼罩住这一片荒野。

    洛逸轩宽袖用力一拂,将迎面向他袭来的黑衣人倏地震了开。

    兄长无辜,不能死!

    凭着这个心念,他几乎将全身内力全然鼓动。

    “公子……”任伯紧跟在他身后疾驰。

    洛逸轩轻功不俗,内力也是有的,但由于身体原因,他并没休息过什么高深的武功,而此刻,他竟不顾身体安危,催动所有真气,欲与那白衣人交手,尤为重要的一点是,那白衣人的样貌与……

    林叔心中焦急不已,他隐约间似是知道了什么,可是他不能确定,因为他没听洛逸轩说过岑洛的事。

    身后长发如墨云一般在夜风中猎猎扬起,洛逸轩催动掌力,径直向岑洛发起进攻。

    “逸轩!”岑洛见他疾驰而来,并出掌击向他,不由腾空,向后快速疾驰。

    “你要往哪里逃?”为打消连城他们心中的疑虑,洛逸轩冷喝一声,身法变换,前行的速度再次加快,追向岑洛。

    他的轻功极高,岑洛的也不弱,瞬间,他们便已踪迹全无,就是林叔和竹芯,也朝着他身形消失的方向,疾速追去。

    连城和皇甫熠,任伯,为护住那些个女子,根本分不开身,只能眼看着洛逸轩主仆去追岑洛。

    两刻多钟后,解决完所有的黑衣人,连城轻舒口气,道:“也不知洛公子会不会有事,要不我去找找他。”

    “他能有什么事?”皇甫熠负手而立,声音微冷道:“他的身份在那摆着,岑洛就算再怎么不长眼,也不会随便出手伤他性命。”

    稍顿片刻,他续道:“更别说有他的人紧跟着,死不了!”

    连城眉儿微蹙,想了想,轻叹口气,道:“你说的也是。”

    耳边已听不到刀剑碰撞之声,洛逸轩追向岑洛的速度这才有所减缓。

    要离开了么?就要离开这纷纷扰扰,既留恋,又想即刻远离的尘世了么?

    他喘气急促,加之不时咳嗽,从而致体内真气紊乱,无法再运转轻功……

    “逸轩!”岑洛没从他身上感知到杀气,因此与他之间前行的距离并没拉多远。

    听到身后传来的咳嗽声不断,他脑中似是想到了什么,忙凌空转身,向洛逸轩看去,便发现那紧追自己的白影,竟向地面坠 落,顾不得多想,他以最快的速度,向洛逸轩飞去……

    接住了,接住了,不过好险,差点,就差一点点,他便接不到人。

    将洛逸轩放到一棵树下坐好,他有些生气道:“知道自个身体不好,为何还紧追着我不放?你这是要和我闹情绪吗?还有,你怎会和那伙人在一起?”

    “那伙人?什么叫那伙人?”掏出绢帕,拭去嘴角沁出的血丝,洛逸轩眸光悲悯而凄伤,“你现在以什么身份在和我说话?”话一问出,他嘴角禁不住掀起一丝苦笑,就在刚才,眼前之人已唤他的名,并且用那么熟络的语气与他说话,而他,这会儿还问出如此幼稚的问题。

    再有,就他心中所想到的,也不该犯白痴。

    “我是你大哥,你说我是以什么身份再和你说话?”岑洛与他四目相对,冷冷道:“两日前,爹让我前往灵山一趟,至于去做什么,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不就是要你杀和我走在一起的那伙人么,这有什么好隐瞒的。”洛逸轩唇角牵起一丝讥笑,“而且是娘用法子,让你一遇到太女他们就格杀勿论,对不对?”

    洛逸轩面露尴尬,轻咳两声,道:“娘不仅懂巫术,并且对蛊术也颇懂。”

    “她让蛊虫给你带路,识人,这才让你将我们堵在了路上。”洛逸轩说着,声音陡然变得悲凉,“爹娘在做什么,你是不是都知道?”

    岑洛颔首:“他们不是有意瞒着你的,而我也是几年前才知道,之前咱们身体不好,都一直待在府中养病……”

    洛逸轩截断他的话:“你和我一直在府里养病……”好母亲,他们兄弟真有一个好母亲,用尽手段,欺骗自己的孩子,难道就没感到一丝愧疚吗?

    眼前之人,他的兄长,他不久前才知道有这么一位孪生兄长,竟然被母亲利用巫术……

    别想了,想了只会心痛……

    “我如果……我如果说你我并没有一起长大,你信么?”身上好冷,好冷,洛逸轩的身子连连打颤,但他想在自己阖上眼前,尽最大努力,看能否唤醒岑洛之前的记忆。

    岑洛沉默,半晌,道:“你想说什么我知道,因为近几日,我忽然间就觉得困扰,我不仅怀疑自己的身份,更是觉得洛府与我格格不入,还有我对他们很排斥,但我的记忆里有你,有小妹,有我们三人的过往,这些又由不得我不信自己的身份,近段时日,我脑中很乱,但凡想些有的没的,头就开始作痛,想的越费力,头就会越痛。 ”

    深吸口气,他又道:“你懂医术,能不能告诉我,我这是得了什么病?”

    “太女有说什么你忘了吗?”洛逸轩语声虚弱,缓缓道:“我很想帮你,可我……可我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记住,我认识你……我认识你并没多久,别……别做错事……”

    “你怎么了?醒醒啊,你醒醒,把话与我说明白!”看到他眼睛闭阖,靠在树干上的身子往地上倒,洛逸轩情急之下,稳住他的身形,用力摇晃道。

    “住手!”林叔凌空而落,疾步走至洛逸轩身旁,“公子身有重疾,这么使劲摇他,会立时立刻要了他的命!”也不管岑洛的脸色怎样,从他手中接过洛逸轩,林叔慌里慌张地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小瓶,接着倒出一粒黑色药丸,就塞进主子嘴里。

    “林叔,公子……公子没事吧?”竹芯赶过来时,林叔已抱起洛逸轩,准备离开。

    她眸中泪水滴落,宛若断线之珠,林叔见状,沉声道: “公子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咱们得尽快赶回郦京!”

    语落,他深望岑洛一眼,而后招呼竹芯跟上,很快失去踪影。

    岑洛凝视着洛逸轩刚才坐的位置,直直地看了许久,方站起身,但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神色莫名,望着朦胧月色,似是在思虑着什么。

    皇宫。

    连怡躺在*上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她索性坐起身。

    “睡不着?”风清亦坐起,揽她靠在肩上,温声道。

    轻“嗯”一声,连怡眸中涌上忧色:“你说钰儿怎就还没回来,她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还有我担心洛霜已然发觉宫中有变。”

    风清握住她的手,言语肯定道:“有那小子在钰儿身边,她绝对不会有事。至于洛霜,以她的性子,要是已知宫中有变,能安分待在府中不有所动作吗?”

    “你所言句句在理,可我就是放心不下。”连怡微叹口气,喃喃道:“我很没用,不仅愧对先祖,更是愧对我灵月子民,任他们夫妇为非作歹,做下那么多十恶不赦之事!”如若她够有能力,就算没有国师坐镇宫中,灵月也不会落得今日之境。

    连怡心中在想什么,作为她唯一的夫,风清又岂会不知?

    他不仅知晓,也甚是心疼爱人。不是她能力不够强,而是以她一个寻常人,要如何与女巫斗?更何况,先皇在位那会,洛霜之母,上一代女巫就已对灵月生出不轨之心,否则,也不会拼着一死,也要与国师同归于尽,从而好毁掉整个灵月。

    “你做得很好,别怨怪自个。”静默半晌,他柔声道。

    “清……”二人目光相对,连怡苦笑:“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的能力。”

    风情笑着摇头:“我没有安慰你,我说的都是实话。”

    “是么?”清凉的泪自眼角涌出,连怡低泣:“如果我做得够好,就不会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风清没有说话,由着她道出心中压抑已久之语。“一个刚出生不得不远离故土,一个战战兢兢得在宫里长大,不仅被洛霜的女儿一鞭子抽晕,更是被逼离灵月,前往中原与大周和亲,说什么为灵月的将来考虑,说什么与中原诸国建立起友好关系,会让我国变得更加富强昌盛,全是鬼话,全是骗人的!”连怡的情绪渐变激动,“那时,我明知那些都是谎话,都是骗人的谎话,是他们为达目中目的,才逼锦儿离开灵月,却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我远去。我恨他们,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恨不得立时立刻就诛洛氏九族,即便这样,都不能解我心头之怒!”

    “你生气,愤怒,恨他们,我都能理解,但在我心里,在我灵月百姓心里,你是明君,所以,我不担心你会做出糊涂事!”

    “明君?糊涂事?”连怡轻笑出声:“我算什么明君?我算什么明君啊?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保护不了自己的百姓,座其位不谋其职,我不配主宰灵月!至于你说的糊涂事,到那一日,我就糊涂一回又能怎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